第十六章 北方来使
非她2020-02-10 23:082,288

  谁也没想到,昨夜还是洞房花烛夜,今日里就又在街上见到了袁今夏抓贼。

  大杨拍了拍袁今夏的肩膀:“你家大人就这么放你出来抓贼了?”

  袁今夏一脸疑问的看他:“为什么不呢?大人早上也上朝去了啊。”

  大杨觉得他就不应该问这话,袁今夏,那是能和平常女子相比的吗?这看似娇小的身躯蕴含的肯定是无限的力量啊,应该被担心的,不应该是陆绎吗?

  “咳,昨个夜里…感觉怎么样?”大杨想要问问昨天在洞房该走完的礼节走完了吗,有没有手忙脚乱忘了哪步,却被袁今夏误会。

  袁今夏看着他“和善”的笑容总觉得猥琐,直接上脚打算踹大杨一脚,却被大杨未卜先知的躲过:“我说袁今夏!你怎么成了亲反而更暴力了呢!我真是太心疼陆大人了!”

  袁今夏转头盯着他,这话什么意思,她暴力?趁他现在不备,袁今夏马上又是一脚,这次大杨没有躲过,腚上结结实实挨上了这一脚,但是一想到她刚大婚,杨越忍了,不和她计较了!

  杨越气冲冲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布袋来,里面包着上官曦早上出门时给他做的夹了菜的窝头,袁今夏看他吃的香,自己肚子里饿的咕咕叫,郁闷的问了句:“上官姐姐有没有给我做啊!”

  以前早上去案发现场,上官曦可是也会给自己做一个的啊,怎地现在都没有了?

  杨越看着她:“她也没想到你今儿个还会出来啊!”

  袁今夏瘪了瘪嘴,没得吃就没得吃吧,一会儿去馆子里吃好的。

  杨越看她这气鼓鼓的模样,心里觉得好笑,于是轻轻的撞了一下她:“诶我说,你现在好歹也是公主了,还抓什么贼啊!”

  袁今夏不理她,走路的步伐更快了,杨越赶紧追上:“你都不知道,昨个我爹在你们酒宴上还给我说,以后啊,别让公主殿下,您,再参与这种,粗活了!”这话一下就把袁今夏给说急了:“啊?师父真这么说啊?不是吧?我哪儿是什么公主啊!你可不能听师父的!我要破案!”袁今夏双手环于前,咬着嘴唇看起来气哄哄的。

  杨越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那你可放心,我还不了解你吗?没事干你不得闲死,放心,有我大杨在,就少不了你的活。”袁今夏听后哭笑不得,怎么觉得这话也不是句好坏?

  杨越一口把窝头塞下,口齿不清的说道:“话说,你真准备让夏家的那些被流放的人回京?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儿危险啊?”袁今夏听完侧着脑袋想了想:“夏家是他们的家,让他们回来无可厚非。在外这么久了,应该回家了。”

  大杨赶紧拉住她,焦急的说道:“但是你和陆绎……陆绎可是陆家的啊!”

  即使陆家现在在徐阁老和张阁老的帮助下,洗脱了之前的罪名,可是有一点儿,却是怎么都无法改变的,那就是陆炳曾参与谋害今夏的祖父,夏言这一案中,这对于整个夏家来说,那依旧是血海深仇。

  袁今夏可以选择冰释前嫌,那那些被流放受尽苦难的夏家人呢?他们会和陆绎冰释前嫌,接受陆绎吗?

  袁今夏不说话了,走了良久才说道:“我爱陆绎。我们不会分开。但是夏家也是他们的家,所以我不会赶他们走的,他们流离失所良久,夏家是现在留给他们唯一的归途了,我不能因为一己私欲就独占夏家。大杨,别担心了。张阁老说的好,事在人为,我相信啊,真爱可以打败一切。”

  杨越不说话了,他知道袁今夏有多倔,认定的人和事,都不会改的。

  “算了,劝不住,只能支持你了。”杨越说道。

  袁今夏侧脸看着他,嘴角扬起,拍了拍大杨的肩膀,感谢此生有这样的兄弟啊。

  两人说话间,就来到了今早报案人所说的松山树林下,却发现此处早已被藏蓝色飞鱼服的锦衣卫所包围。

  “哇,你跟你家大人真是形影不离啊!”杨越打趣道。

  袁今夏懒得理他,这个吃早饭不想着自己的叛徒!

  于是开开心心的提着朴刀就小碎步向陆绎跑去,“大人!”然后俏生生的站在陆绎面前。

  陆绎原本阴沉的双脸也因为袁今夏的出现而有所缓和,“我就说你会来。”

  今早赶到这儿的时候,岑寿还跟在他说,他觉得今早袁今夏一定会睡个懒觉,怎么可能出现在这儿。

  然而事实就是这么打脸,袁今夏不仅来了,还来的挺早。

  “吃了吗?”陆绎问她。

  “没呢~哪像有些人,一个人吃独食!”说完袁今夏的眼神还不定的往某杨那里看去。

  “查完这个案子,带你去吃好吃的。”陆绎捏了捏袁今夏的脸蛋,触感很好,但是好像真的瘦了。

  “咳。”岑福站在陆绎的身后轻轻咳了一声,想要提醒一下陆绎,现在可是在案发现场啊,能不能不要这么公开宠媳妇,让他们这群连媳妇影儿都没见到的人可怎么活啊!

  “来看看,尸体在这儿。”陆绎拉着袁今夏的手走到了尸体身边,袁今夏看着这倒地身亡的人,问道:“兵部会同馆副使,薛邵明?”虽然薛邵没有穿着官服,但是她认得薛邵的脸。

  轻轻的松开了陆绎的手,袁今夏蹲下仔细查看附近的痕迹,“狮子?”然后发出不可思议的惊呼,这尸体附近竟然是狮子的爪印。

  “京城里来了狮子?”这事她怎么没听到。

  “北边那边朝贡的使臣正在往京城里赶,听说这次的贡品里,就有一头似是浑身火焰的红毛狮。”陆绎比袁今夏早来这里,自然是看到了这狮子的爪印。

  而且他作为陛下现在的心腹大臣,也知道一些袁今夏不知道的消息。

  袁今夏愕然:“何日到京里?”

  陆绎沉吟,“信上说的已至安保,明日便可进京师。”

  说完两人对视一眼,明日才可进京师,为何今日这狮子就已经在京师作祟?

  “近年来我朝与北边常有摩擦,此番北边进京献礼,陛下可不希望出现任何差错,况且这薛邵明正人是负责此次接待北方使团的人,怕是有人要从中阻碍此次献礼。我们务必在明日使团进京前查清此案,方可避免因此而产生的纷争。”陆绎正色道,此时非同小可,陛下也十分重视,不然也不会在他大婚第二天就让紧急召他入宫。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是人是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婚后小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