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圣上宣召
非她2020-02-10 18:042,227

  陆绎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害什么羞啊,两人连温泉都泡过,这算什么!

  于是又点上了蜡烛,袁今夏恢复了视线,不过刚能看见,就看到了连腰带还没系上的陆绎在无限靠近自己,一双绝美的脸上狭长的眸子,像猎人一样盯着自己。

  放大,放大,再放大。

  “大,大人!!你怎地出来了!!”袁今夏吓得大叫,差点儿就从凳子上摔下去了,陆绎看她这怂样,嘴角邪魅一笑,又把她从凳子边缘给捞了上来,退后了一步,当着她面把腰带系上了。

  袁今夏想把头别过去,可是这双眼睛把就是不听使唤的盯着陆绎,还…吞了口口水。

  陆绎好笑的看着她,又趴到她耳边问了一句:“怎么了?还没告诉我,在张齐卧房里发现了什么呢。”

  袁今夏这才幡然醒悟,怎么又被陆绎的美色所诱惑了呢!

  轻轻掐了一下大腿,袁今夏才能保持灵台的清明,快速把她在张齐枕头下发现的那封信得内容告诉了陆绎。

  陆绎轻轻的点了点头,“你是对的,那封信拿走也没有,反而会打草惊蛇。”

  只是他没想到,怂恿张齐做这件事的人,竟然是郭朴,他与郭朴无冤无仇,郭朴又为何要煽风点火的让张齐陷害他呢?

  “张齐的妻子是严嵩伯父家的女儿,夫妻两人本来就伉俪情深。严家倒台,张严氏竟然吐血抑郁而死。这张齐,失了夫人又失了靠山,再被郭朴这么一挑唆,难怪这么恨你!”袁今夏说道。

  陆绎冷笑一声:“不过庸碌无为之辈罢了。严嵩在时,都提不起他来。如今严嵩早已倒台,看他还能蹦多久!”

  这整件事背后,真正要去思虑的,无非是郭朴这么做的动机。

  “对了,你明日回六扇门,莫要因此而与刘成斌置气。”陆绎又想了想,今晚算是和张齐“和谈”了,袁今夏那边就不要再交恶了。

  刘成斌是谁?刘成斌就是今日白天陆绎在桥头用一袋银子换回来的名字。刘成斌是张齐的外甥,六扇门内捕快,通晓城内明庄暗市,轻功也还不错。

  所以今日袁今夏根据这些线索,推断的人就是刘成斌。而刘成斌为何这样做?自然是让人想到了他的舅舅,严家的女婿,张齐,这才有了刚才两人夜探张府的那一幕。

  袁今夏肯定不是拎不清的人,自然是点了点头,同意了陆绎的看法。

  “还有一事,在张齐的卧榻下,我还发现了一个还未上递的奏折,上面署着张齐的名,看起来不日就打算上递。”袁今夏又说到。

  “哦?”陆绎好奇,这封折子是什么内容,莫不是又要说他?

  “是弹劾徐阁老的折子。”袁今夏说道。

  陆绎一愣,“弹劾徐阁老?”

  “对。”袁今夏肯定。

  “是何内容?”陆绎再问,袁今夏立马把看到的内容悉数告知陆绎。

  陆绎揉了揉太阳穴,“这弹劾的理由真是匪夷所思,可笑至极。不必管他。”

  “此事不必再与阁老说吗,暗箭难防,让阁老提前有所准备也是好的。 ”袁今夏有点儿担忧。

  陆绎想了想,宠溺的说道:“明早上朝前,我与阁老说。天色太晚,快去歇息吧。明日睡个懒觉,六扇门那边我帮你告假。”

  袁今夏欢呼一声离开了陆绎的卧房,陆绎则一人点灯在书桌前坐到了天快亮,才翻身睡了一会儿,没过多久又起身准备上朝。

  下朝回来,陆绎正一手抱着祁幸,一手拿着诗经在给他念书。

  倒不是因为陆绎要从小培养祁幸知书通礼,只是因为祁幸一听这些书,没多久就会乖乖睡觉,实在是哄娃利器。

  不过没念多久,就听到岑寿来报,皇上身边的李公公来了。

  李芳走进来的时候,就看见陆绎这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持书的在这前厅里转悠,看起来别提多慈祥了。

  李芳身型一滞,“陆大人…这是…”再一联想到他今日去袁家给袁今夏宣旨觐见,就被告知袁今夏最近一直住在陆府,这孤男寡女的…李公公一下就想歪了:“这是您和袁姑娘的孩子?”

  陆绎看着他,笑而不语,算是厚颜无耻的承认了。

  李公公转念一想,这陆绎刚从牢中出来就抱上了孩子,看来虽未成婚,这日子过得也挺好。

  陆绎看着李公公那变换的神色,就觉得他跑偏了,但是也不纠正,任由他的思想自由发挥去罢。

  “李公公来找我?”陆绎问。

  李芳赶紧把自己心里的画面捣腾灭,想起自己开的正事:“咋家这次来是宣袁姑娘进宫的。”

  陆绎拍着祁幸的手一慢,心里开始寻思皇上找今夏是何事。

  “陆大人,不知道袁姑娘可在?”李芳又问了一遍。

  陆绎知道抗旨是不可行的,于是转身给小翠说道:“快去房里喊夫人起来,让她别再睡懒觉了,穿戴整齐,准备入宫面圣。”陆绎说完这饱涵歧义,让人浮想联翩的话后,转头微笑的看向李芳。“不好意思啊李公公,今夏她收拾的慢,麻烦李公公再等等。”

  李芳也不能说什么,只好等着,过了一会儿,袁今夏出来了,听说圣上要见她,还换上了朝服。

  “那个,李公公,走吧。”袁今夏也不知道圣上找她干嘛,总之她没有作奸犯科,见圣上她也不怕。

  临出门的时候,陆绎忽然对着她的身影喊到:“今夏!”

  袁今夏回头,“嗯?”

  “没事…我在家中等你回来。”陆绎的语气听起来有点儿委屈。

  袁今夏挠头,今日这是怎么了?陆绎吃错药了?走在路上想了想,没想通,索性不想了,开开心心的面圣去了。

  陆绎在家抱着孩子,是越想越着急,不停的踱步,把刚睡着的祁幸都给晃醒了,哇哇的大哭着,整得陆绎又手忙脚乱的哄孩子。

  这时因为正在忙陆绎和袁今夏婚礼采办,而最近一直住这儿的上官曦听到孩子的哭声闻声而来,手上还拿着一个小本和笔,看起来这几天是够忙的了。

  上官曦接过哭闹得孩子,拍了几下,祁幸就不再哭了,上官曦抱怨道:“怎地刚刚还哄的好好的,现在就哭成这样。”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夏言遗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婚后小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