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夏言遗孤
非她2020-02-10 18:052,238

  陆绎看到上官曦手上的账簿,心里稍安,于是问她:“婚礼采购的如何了?支给你的银子够用吗?不够再找我拿。”

  上官曦抱着祁幸,轻轻的拍着祁幸,也没说钱够不够,看上去好像有些话要说。

  “陆大人,我有一事,这几天想找你商量的。”上官曦终于开口了。

  陆绎问她何事,上官曦才说出来:“我知道你,着急想娶今夏,但是这也太急了吧?这采纳、纳币请期都不弄了?直接就准备迎亲拜堂啊?”

  陆绎听到她的话,挠了挠头,确实是不准备弄了,于是把自己顾虑说了出来:“你知道的,我们陆家和今夏之间……我是有顾虑的,夏家现在不能设祠堂,也不能立牌位,所以我想着,前面的采纳和纳币请期,不若就算了……”

  岂料陆绎此言引起了上官曦的强烈反对:“陆大人!话不是这么说的!今夏现在好歹身后还有袁家!袁家夫妇养她多年,也是有恩情,该走的礼节还是要走的。”

  “况且,若是这些该走的礼没走,今夏日后不会遭人笑话吗!”上官曦把自己的想法全部说了出来。

  陆绎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觉得上官曦说的没错:“此事是我思虑不周,就按你说的办吧。这几天就拜托你了。”

  上官曦听到他的话才露出笑脸,然后直接打开手上的书折子,上面圈了好几个良道吉日。“你看,这上面都是我选出来的好日子,腊月初八,十六,二十二,都是好日子,也凑的紧,既可以让你快快娶到今夏,也能让该走的礼节走完。”

  陆绎看到上官曦连日子都帮自己规划好了,当即揖手鞠了一躬:“多亏有杨夫人担待了。”

  上官曦合了折子,无奈的摇了摇头,“过来人,帮你们指点一二还是可以的。”

  陆绎再次拜谢上官曦:“幸而有你们帮忙。”

  上官曦被他这一两拜弄的有些脸红,谁见过陆绎这么谦逊阿!“好了,我自己也待袁今夏为妹妹,你们的事,我肯定得管的。不跟你说了,幸儿我抱走了,交给你另一个任务,务必在两日之内找到一个主婚人,听到了吗?”

  陆绎立马保证肯定可以做到,事实上他心中已经有了人选,看来又要去拜见徐阁老了。

  既然祁幸已经交给了上官曦,陆绎现在也解脱了,便决定进宫一趟,看看皇上到底找袁今夏什么事。

  上官曦看着陆绎抬腿就走,孩子和亲事全扔给自己,当下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真是欠这两人的。

  话说另一边,袁今夏跟着李公公进了宫,一路上目不斜视,在这宫城内也是收敛了点儿性子。

  大殿上,皇上已经等袁今夏良久,但是奇了怪,他一点儿也不生袁今夏的气,反而很是期待。

  袁今夏进了大殿叩首,皇上让她起来回话。

  这是皇帝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袁今夏的容颜,百官宴上看她抚琴时就已觉得惊艳,今日再细看她五官,也是被这一身铺头服掩盖不住的精致讨巧。

  “可知今日为何叫你上殿来?”皇帝的语气轻松,倒是没有平日里看着的那么威严。

  袁今夏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臣不知。”

  皇帝看她娇俏可爱的模样,没忍住单手撑在桌上,身子前倾,好像是想离袁今夏更近一些,然后开口说道:“朕听闻袁爱卿是夏言夏阁老的遗孤。”

  袁今夏听到皇上的话,然而不卑不亢的回到:“是的。”

  这不卑不亢的神色反而让皇上眼前一亮:“袁爱卿倒是一点儿也不怕。”

  袁今夏笑了笑:“圣上贤明又仁厚,莫不是今日提起我祖父,是想要帮我祖父平反?”

  皇帝托着下巴看着她:“你说的没错,我是打算给你祖父平反,你可有证据证明你祖父的清白?”

  袁今夏心中一喜,直接双腿下跪,双手叠于面前:“回陛下,陆炳死前,曾将可替祖父沉冤得雪的证据交予我手中!不日臣将证据呈上,还请陛下做主,为臣之祖父平冤昭雪!”袁今夏将头深深的扣了下去,为等这一天,她等了太久了。

  陆炳说的对,先帝为人自负,不会承认自己的错误,但是新帝不同,新帝自登基一来,一直是在昭雪平反,扶正祛邪,如今要是能帮夏言翻案,真的是了却袁今夏心中最大的遗憾,也不再愧对列祖列宗!

  皇帝听到确实意外,夏言被诬陷,这里面少不了陆炳做的那些烂事,却没想到临终了竟然把证明夏言清白的案宗给了袁今夏,再联想袁今夏为陆绎多年奔波,这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系,倒让皇帝有些不解。

  “听说袁爱卿与陆爱卿的关系甚好啊。”皇帝问道。

  袁今夏也不回避:“三年前便已定终身。”

  三年前是陆绎说要给自己一个“交代”而入狱的日子,那一天她就告诉陆绎,她不要他死,她要他娶自己,用这一生的疼爱来做一个交代。

  皇帝轻轻的咦了一声,“他说要娶你,你怎知他真的能出来?”

  袁今夏抿嘴一笑,“他说了,君无戏言。”

  “一句君无戏言,你就等了他三年?”皇帝诧异。

  “再三年,我也等。十年,我也等,三十年我也等。”袁今夏说这些的时候,目光看起来格外平静。

  皇帝看着她的眼睛,若有所思。

  “若是朕说,朕可以帮夏老平反,但是与之对应的条件是你要入宫为妃呢?”皇帝的话无异于一道惊天大雷差点儿把袁今夏活活劈死。

  她结结巴巴的问道:“陛,陛下,您在开什么玩笑?”

  皇帝看着她这眸子都快吓得掉来,还有结结巴巴的语调看起来红唇还在轻轻的颤抖,忽然感到好玩儿,“君、无、戏、言、啊!”

  皇帝的话听得袁今夏都快哭了,这皇上的心思真比皇宫里的宫墙还再绕了十八弯,完全猜不透这皇上的心思啊。

  袁今夏磕磕巴巴的回道:“那、那就不平反了……”

  这回轮到皇帝沉默了,袁今夏你这是怎么回事?刚刚的不卑不亢、果敢坚毅呢?这变化也太快了吧,如此回答,让皇帝很难办啊。

  【ps。这个皇帝,很神奇。皇帝的原型穆宗就是个很神奇的皇帝!】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人生初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婚后小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