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为父为母
非她2020-02-10 21:203,457

  前尘往事:

  嘉靖四十四年,严世蕃入狱,严嵩倒台,是陆绎给袁今夏的一个交代。

  陆家对不起夏家,对不起袁今夏,他便这样给了她一个结果。

  狱中,袁今夏摸着他的脸,落泪而泣,“我不要这样的交代,你若真想给个交代,便出来娶我。”

  曾经京中意气风发的少年郎,曾经青衣潇洒的女捕快,为何又要被这样的仇恨所蒙蔽。

  陆绎,我在等你归来。

  还记得扬州你为我挡雨的那天吗?为我挡一辈子的雨吧。

  那年寒冬,大雪纷飞。陆绎立于牢门之外,一道粉色的倩影像雪中的脱兔一般跑来,飞奔入了他的怀中。

  拥抱良久才分,两人相视一笑,袁今夏搂上了陆绎的胳膊,在雪中抱着他行走,不论眼里还是嘴角,笑意总是掩饰不住的。

  “大人,从今天起,我们再也不分开了。”袁今夏的头死死的靠在陆绎的肩上,生怕他再离他而去。

  “好!”陆绎的嘴角也是笑的,这一次,不负青天,不负她。

  “那以后我养大人吧。”袁今夏朝着陆绎眨了眨眼睛,一脸的调皮。

  却不料陆绎直接说道:“就你这点儿俸禄,还不够吧?”

  “那?”袁今夏有点儿为难了,好像……确实养不起陆绎啊!

  “放心吧。皇上已经特设我官复原职了。”陆绎笑着说道,眼睛弯弯的,心里甜甜的。

  袁今夏听陆绎这么说,一下子激动了不少:“那大人可不可以给我涨点儿俸禄啊?”

  陆绎看她这模样,捏了捏她的脸蛋:“等你嫁过来。家里的银子,全归你管。”

  袁今夏一听到这,眼睛都亮了:“真的?”转而又是激动的说道:“谢谢大人!”

  陆绎握着袁今夏的手,看着她头上飘落的雪花,忽然对她说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袁今夏愣了一下,才看到两人头上的雪花,又是笑道:“我们,白头偕老。”

  陆绎想着,要尽早将袁今夏娶了回来,谁料皇帝竟在岁末驾崩,进入国丧,在朝为官着,三年国丧不宜婚嫁。

  正文:

  隆庆元年末,连落三日大雪,房头瓦舍,大街小道,全都银装素裹,路上难见一人。

  不过,这再冷的天,也会有人不辞牢苦的努力抓贼,比如每天都喊着自己穷到叮当响的六扇门女捕快,袁今夏。

  一袭青衣,一顶瓜皮小帽,一把朴刀还有腰间的一把七寸火铳,就是这位名动京城的夏爷的标志。

  今日虽然大雪,但是袁今夏一早就得到消息,追捕了五天的大盗佟一刀有在城西破庙附近出没。

  于是一路上雪踏轻燕,甩起刚刚从陆绎那里学来的轻功便开始了又一场追逐。

  “哼,让你再跑一会儿!我夏爷可不是那么好甩开的!”说罢袁今夏一甩额前的碎发,脚尖再次点地,如乳燕展翅一般跳上了别人家的屋顶。

  一路追着前面的黑影快速奔去。

  只是离开此处没多久,她就再次回到了这里。

  “咦?好像有哭声啊?”袁今夏站在屋顶上,抻着耳朵细细的听着,似是听到附近有小孩微弱的啼哭声。

  “那里!”袁今夏一转头就确定了哭声的来源,一个雄鹰展翅,便跳下了房子,终于在一旁的一颗歪脖树下隐隐看到了一个小雪人。

  飞快的走进一看,竟然是一个快被雪埋住的婴儿。此时的婴儿双脸通红,泪眼朦胧,连哭声都在逐步减弱。

  袁今夏哪里看得了如此场景,立马弯腰从雪中救回了婴儿,一摆自己身后的斗篷,把婴儿藏在了自己的鹿裘里。

  “天杀的,哪个人如此残忍,竟然在雪天弃婴!”袁今夏一声怒吼,除了惊起几只还未去南方过冬的飞鸟,再无人应答。

  想到这附近只有自己刚刚站在房顶上的那户人间,会不会是那户人家弃的孩子?

  于是飞快跑去,还没到屋前,就看到屋子的门并未上锁。

  袁今夏站在屋外大喊了几声,也无人应答。

  走近屋里,炭盆已无热度,只在桌上留下了一张纸。

  袁今夏拿起,才知是这孩子父亲所留,孩子出生时母亲难产而亡,这父亲又是个没有担当的,竟然撇下了孩子在雪地里一个人逃回了老家。

  可怜的孩子,若不是今日遇到了袁今夏凑巧在此捉贼,不是要在这冰天雪地里一命呜呼了吗?

  袁今夏疼惜的看了眼孩子,怕是在这雪地里已经冻坏了,拖不得了,什么捉贼,改日再议吧。

  谅那小毛贼也逃不出她袁今夏的手掌心。

  怀里的婴儿哭声减弱,怕是再不回去请大夫,就要一命呜呼了。

  袁今夏飞身点地,踏雪无痕。

  回到陆府的袁今夏刚进前厅就直接甩下了自己斗篷,看到站在前面的小翠直接问道:“大人呢?”

  小翠也是一惊,看着袁今夏这风风火火的跑来,怀里还带着一个婴儿,扔到太师椅上的斗篷还在震下了一团雪,哪儿见识过别人家的姑娘如此行事的。

  “在,在书房。”小翠赶忙回到。

  袁今夏听到面露喜色,飞快奔向书房。路遇岑福的弟弟,和岑福一起,已经是陆绎左膀右臂岑寿,对着他大喊着说了声快请大夫便推门而入,“大人,大人!”

  陆绎此时正在看书,远远的就听见了袁今夏轻快的脚步声,刚抬头打算揶趣她,就看到了她手上的孩子,“怎地蹦出个孩子来?”

  袁今夏进来赶紧把门关上,抱着孩子就蹲在炭盆旁给他取暖。

  陆绎一看这架势,赶忙起身走过来给袁今夏搬了个椅子,让她别再蹲着,太累。

  “这孩子?”陆绎面带疑问。

  袁今夏转头神秘兮兮的说道;“陆绎,你要当爹了。”

  陆绎眼皮一跳,这还没成婚洞房呢,孩子来的也太快了吧。

  袁今夏瞅他这神色,忽然哈哈一笑,“骗你的!我刚去城西抓贼,竟然看着小孩被弃在雪中,于心不忍,就抱了回来。这么一个小生命,他的父亲竟然就将他仍在雪地里!我怕这孩子就要去随他母亲了!”

  说完眉头皱起,眼眸含光,娇嗔的说道:“大人,我们把他养着好不好?”说完她轻轻的抖了抖肩,配合着自己的秋水剪眸,怕是要把陆经历给融化了。

  不过陆经历明显是对袁今夏的撒娇有了深刻的抵抗,一点儿也不为所动。“不行,我未婚,你未嫁,凭空冒出一个孩子来,多招人口舌!”

  袁今夏知道陆绎说的在理,但是如此可爱的小娃,又刚刚经历这样的磨难,怎么能让袁今夏不心生悲悯。

  陆绎知道,袁今夏从小被袁大娘收养,实际上也是一个孤儿,常常被人骂着野种……面对此情此景,心中肯定有更多伤情。

  不过,他说那话,也不是不想收养这个孩子,他陆绎,还能怕多这一双筷子不成。

  于是他半蹲在袁今夏和孩子的面前,目光正对上袁今夏的眸子,一只手握住袁今夏的手,真挚的对她说道:“今夏,嫁给我吧。与我成婚,为我之妻,养儿育女,白头偕老。”

  袁今夏看着陆绎熠熠生辉的眸子,还有这如同魔音一般在自己脑袋里不断回响的这段话,脑袋嗡一下就失了控。

  与我成婚,为我之妻,养儿育女,白头偕老。

  陆绎他竟然趁着孩子在,向她求婚!

  袁今夏的脸上瞬间便爬上红霞,可是这还在国丧期呢,先帝驾崩一年,虽说已有不少大臣破了丧禁,可是陆绎不一样。

  陆绎是圣上特赦的犯人……实乃救命之恩,先帝崩殂不过一年,若是他二人成婚,就怕有人会骂陆绎忘记先帝之恩。

  袁今夏无奈的张口道,“还在国丧期,不妥啊。”

  陆绎此刻眼眸低垂,有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无助感,“我知道的,今夏。可是我不想让你再等了。”

  他在狱中时,袁今夏便等着他,如今官复原职后还被新皇升为了正三品的锦衣卫指挥使,可是即使获此殊荣,他却不能给袁今夏一个婚礼……

  国丧三年,难道还要再等三年吗?

  还好,至少她还在他的身边。他们没有走散,没有错过。这就够了。

  “那孩子……”袁今夏皱着眉,想着对策,孩子的父亲想要冻死孩子,寻到了也不能给他了,身边成婚的也就杨越(等于杨====岳)和上官曦了,可是上官曦已经生了两胎了,现在两个孩子,再加一个也忙不过来啊!

  袁今夏只好求救的看着陆绎了,就等她家大人给她指条明路了。

  陆绎看着这脸蛋被冻得通红的小娃儿,轻轻的抚摸了一下他的脸蛋,“留下吧。”

  小孩孤苦,遇上袁今夏已是不易,送给别人也不知孩子日后是否会受欺负,不如留下吧,今后还能与他和袁今夏的孩子搭个伴。

  “真的吗!大人!!我好开心啊!”袁今夏听得直接凑过去亲了一下陆绎的脸蛋。

  亲完之后,陆绎愣了,袁今夏也愣了。

  袁今夏忽然就害羞的不成,抱着孩子就打算逃了,谁知道忽然被陆绎追上,拉着她的手,又是一吻。

  “袁今夏,盖章了。你是我的了。”陆绎的看着袁今夏,眼里却是笑意。

  袁今夏抱着孩子,却还是说了声嗯。

  袁今夏是陆绎的,谁能说不是呢?

  【ps。本文为电视剧《锦衣之下》的结局续写,全程高甜,锦衣奶奶速来!马上成婚,等不及的宝宝请直接跳向15章!另外,等于杨====岳,这个名字是敏感词,与大人物同名,不能用了,我这边用杨越代替哈!杨越=大杨。】

继续阅读:第二章 圣上赏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婚后小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