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笑纳文书
非她2020-02-10 18:002,219

  陆绎带着自己北镇抚司的仵作来了六扇门,一踏进六扇门内就听到里面哄笑声和哀嚎声夹杂在一片,不知发生了何事。

  袁今夏这忍不住凑热闹的性子,扔下陆绎和张仵作就快步跑了进去。

  “你们在干什么呢?”一个跨步她便越过门槛,只看见里面七八个人分成两派,一派欢天喜地,一派哭天抢地。

  大杨看见今夏进来了,忍不住打趣道:“还不是因为他们几个打赌,看昨儿这四个案子会不会移交给北镇抚司,喏,你看童宇把文书都给陆指挥备好了。”

  杨越朝着童宇努了努嘴,今夏也是看到了他手上那明晃晃的四个文书,一个箭步冲上就抢了过来,还向着童宇一抱拳:“多谢童铺头慷慨送文书,夏爷我可就不客气了!”

  袁今夏向来是不喜欢童宇的这阴险狡诈之辈的,先前陆家得势,他便削尖了脑袋的往北镇抚司里跑,后来陆家失势,就再也没见他夸过锦衣卫了。

  如今又来,还想攀上陆绎?啊呸,她才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呢。

  袁今夏收了这四张文书,还在他的面前扇过来闪过去的,童宇的脸色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不过再怎么想,袁今夏也是陆绎的人了,童宇就全当是孝敬陆绎了吧。

  “大杨,不够意思啊,他们打这种必输的赌为什么不叫上我?不然我今天可能就要发了!”袁今夏一点也不因为自己是当事人而对此赌避嫌,反而想着失去了一次狠宰这帮臭小子的机会。

  “好了,陆大人都在这里站许久了,速速带着大人去我们的验尸房啊。”杨越翻了翻手示意大家赶紧散去,该忙什么活就忙什么活去,别一天往这儿一聚,看起来跟六扇门没什么活一样。

  袁今夏嘿嘿一笑,收起文书,拉着陆绎往里走去,陆绎和杨越互相一抱拳,便跟着袁今夏进了里面。

  有了北镇抚司的仵作加入验尸,这速度一下子就快上了许多。

  袁今夏一个人靠在验尸房的门边,扔着汤婆子玩儿,想要凑近凑凑热闹也被陆绎给挡了下来。

  现在一个人站这儿无聊的发昏。

  没等多久,仵作们将四人的尸体验完,恭恭敬敬的将卷宗写好躬身递给了陆绎。

  陆绎刚展开卷宗,就感觉背后的光线一暗,有一只袁今夏靠了过来,蹦跶着想看卷宗。

  陆绎侧过身子来拉低了卷宗,好让袁今夏也能看的到,袁今夏看到陆绎的动作,嘿嘿了一笑,“有眼色。”

  卷宗上写明了这四人的死因,第一人是城南菜市街的菜牙子,死因为冻死。

  最让人难以理解的是,死亡的时候赤着上身,反而像是火火热死的。

  不过袁今夏遍览六扇门所有案宗,什么疑难杂案没见过?

  这雪中冻死的案子,在这儿都不算稀奇的了。

  再看第二案,被挂在城西的牛大壮,死因正是有人用匕首正面捅死了他,根据匕首进入牛大壮身体的方向,袁今夏可以肯定,凶手身高,不会五尺左右。符合牛大壮弟弟的体型。

  第三案,是挂在城东的刘成伟,脑袋磕地上,碗大的一个疤,死后竟还破了相。

  而最后一案,是里面唯一的女子,青楼名妓孙思思,根据张仵作的判断,是自缢而死。

  “各位,今天验尸辛苦了。另外,我还有一事不明,不知诸位可否为我解惑。”陆绎合了卷宗,看向两位仵作说道,语气冰冷,让在六扇门待了半辈子的老李打了一激灵。

  北镇抚司这位本就是陆绎的手下,对陆绎的品性倒是了解的,冷言冷语是正常的语气,若是开起你的玩笑,怕是才会大祸临头。

  可是六扇门这位老李,那是一直在北镇抚司锦衣卫的阴影下活着的啊。

  要是以前,锦衣卫的人动不动就会来此,直接暴力的就把他验了一半的尸带走,一想到那些红色飞鱼服配上的寒光绣春刀,这老仵作心里就有些打怵。

  更何况现在站在他们面前的,是有着“活阎王”一称的陆绎呢,别看陆绎外表俊美无双,但是他的狠辣也是无人不知。

  “大人,您若觉得案卷上哪里有问题,尽管问我们便是,不必客气,不必客气……”六扇门的仵作老李也是被陆绎的客气吓得够呛,真怕自己哪里没检查到,惹了这活阎王,被他一刀就给抹脖子一命呜呼了。

  “若是要将这四人的尸体分别挪着京城东南西北的西角,其他三位还好说,那这牛大壮的尸体呢,是怎么做到不让血迹留到沿途的路上?关于这点,你们可有什么见解?”陆绎拿着卷宗,双手后背,整个人英姿挺拔,多亏了他那张偏秀气的脸,才不会显得像是个关老爷。

  “额……这……”老李也是没想到,陆阎王关心的是这点。

  “从西域传来的裹尸布即可做到。这布面上面即使盛满了水,也可做到,滴水不漏!”张仵作拱手弯腰,立马就给出了答案。

  陆绎沉吟了一下,才缓缓点头,“此事莫要再跟别人提起。”

  张仵作允诺,老李则是胆寒,这守了陆阎王的秘密,不会出事吧?

  陆绎一转头,着在不断的尝试着突破他的封锁,想要去不远处躺着孙思思的架子,一睹这个以诗词闻名的青楼名妓是何模样,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着“看一眼,就看一眼,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刘啊!”

  陆绎皱着眉头,一手拿上案宗,一手环上了袁今夏的腰,直接把她拦腰抱走。

  任凭袁今夏如何咋呼,陆绎自是岿然不动。

  袁今夏觉得这样太丢面子了,好歹还在六扇门,作为六扇门的二把手,她袁今夏也是要点儿排场的!

  “喂,大人!快把我放下来!小爷我要自己走!”袁今夏左摇右摆的样子像只小鸭子,让躲在大厅屏风后面看热闹的众人忍不住纷纷捂嘴偷笑。

  陆绎低头看了眼袁今夏,还是把她放了下来,“乖,听话,嬷嬷说还要给祁幸买新衣裳的,再不去裁缝铺的门可要关了哦!”

  一说到这儿袁今夏使劲儿拍了下脑袋,怎么就把这么重要的事儿给忘记了呢?什么青楼名妓,她可不管了,小祁幸才是她的宝!

继续阅读:第七章 西市黑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婚后小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