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风云将起
非她2020-01-09 09:522,205

  “若不是张阁老求情,陆某怕是今日还在牢中了,张阁老,陆某敬你。”陆绎举起酒杯来,张居正也举杯,二人说了良久,从三年前的事说到了三年后的今天,这其中的几经波折和如何化险为夷,听得陆绎是手心都捏了把汗。

  “陆指挥,你有良人啊。”张居正忽然发出感慨,说的是袁今夏为了救陆绎出来,三年来从未放弃过希望。

  不过他也很佩服陆绎,也能全心全意的相信这袁今夏可以救他出来,要知道,那时袁今夏不过六扇门里一个小捕快,谁能想到她真能请的动徐阶和张居正为陆绎求情呢。

  不论是顺了他和徐阶想要为当年下狱的那些人昭雪,还是当今圣上革弊的决心,总之她坚持下来了,谁都可能说出放弃或者丧气话来,唯独她没有,咬着牙默默的坚持着。

  若不是当时他和他的老师徐阶被她坚毅而有神的目光打动,那陆绎在下狱时就已难保。

  “我记得那时你刚入狱,我就在京中听到了袁姑娘的名头,那一阵为了帮你打点牢中上下,少受点儿苦,袁姑娘可是几乎要把京城附近的贼人抓了个遍,倒是维护了好一阵的安稳啊。”张居正对袁今夏夸奖道。

  袁今夏有些不好意思,“阁老,都是过去的事,不提了不提了!”她就是今日事就说今日的,过去的苦吃过就算了。

  陆绎偷偷从桌子底下抓住了她的手,紧紧地握着。

  “对了,陆指挥,皇上派你查的案子,有眉目了吗?”张居正忽然想到,陆绎现在身上还背着皇上给他的七日之界呢。

  陆绎抿嘴微笑,“就差个尾巴没抓到了。”

  张居正听后,果然向他投过赞许的目光:“素闻陆指挥和袁捕头破过不少案子,想来这四件也难不倒两位。”张居正说完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又说道:“不过这朝堂有些事,莫要逮住尾巴就使劲儿拽,容易被反咬。”

  陆绎听后也是一笑:“张阁老看的通透。”

  两人这里又谈到了国家大事上,“皇上现在推行大开国门的政策,可谓明智至极啊!”张居正摸着胡子看着陆绎,陆绎也回到:“陛下重视海防,如今在戚将军、谭将军还有俞将军的努力下,沿海倭寇基本已经肃清。陛下又大开关禁,抚恤商人,如今商贸活动也愈加频繁,正是一片大好形势。”

  张居正见陆绎对皇帝推行的政策也十分支持,内心欣喜。

  “不知陆指挥可听过皇上提起的其他条例?”张居正的眼神看着陆绎,陆绎的耳朵一动,大致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

  “陛下罢除一切斋醮,又加强对官吏的考察,让整个朝堂,焕然一新啊。”陆绎微笑的说道。

  张居正听到陆绎的话,明白陆绎是支持新法的,于是又说道:“除了这些,我这里还有一些想法想跟陛下禀告,不若今日先和陆指挥探讨一翻,若是还有不足,陆指挥也能帮我指点一二。”

  陆绎受宠若惊,“哪里说得来指点,有幸倾听张阁老的新政,是陆某和今夏的荣幸。”

  张居正拿起一只筷子来,放在桌上,“我这想要新推行的法,叫一条鞭法。”

  袁今夏问:“何谓一条鞭法?”

  张居正回:“所谓一条鞭法,总括为一县之赋役,量地计丁,一概征银,官为分解,雇役应付。”

  陆绎和袁今夏听了张居正的解释,反而没有回答。如今天下赋税制度繁杂,若是可以如此这般改法,自然是好的,可是这其中想要施展……必定会牵连无数势力,其阻力之大,不可想象。

  袁今夏想开口,却被陆绎摁住了。

  陆绎代她开口:“张阁老的新法既可以简化征收手续,又可提高农耕的积极性,可。”

  避而不谈能不能实施。

  张居正看着陆绎的模样,笑了,“既然陆指挥觉得我这法子可行,就好。”完了又补充了一句:“成事在天,谋事在人。”

  陆绎没在接话,张居正也转了话题,谈起了黄河水患。

  陆绎大惊,“不是由督察院右佥都御史,潘季驯潘大人总理河道吗?”这是他入狱前听到的传闻,怎么现在黄河又没人治理了?

  张居正轻叹一声:“那是嘉靖四十四年了。过了一年,他成功接浚留城旧河,可是同年,又因丁忧辞官。”

  如今黄河在泛,张居正遍看朝堂上下,也无一人可用。

  “若是季驯还在,我便想派他督修黄河,让黄河不再南流入淮,让弃地转为耕桑,让漕船也可直达京城。”张居正的语气是遗憾的,但是他的想法无疑的好的。

  想想,要是此事真可成,便可新增无数耕地,还可促进漕运。

  明朝以孝治国,丁忧三年自是难以夺情。

  “丁忧期罢,陆绎愿为阁老效犬马之抱,请潘大人出山。”陆绎揖手。

  三人再谈几盏茶的功夫,夜便深了,陆绎带着袁今夏向张居正告别,罢辽张居正送他们到门前,三人拱手分别。

  回去的路上,袁今夏显得心事重重。

  “怎么了?”陆绎看了她一眼,难得看她好好的走路,没有活蹦乱跳的,不过这样的袁今夏,也让陆绎格外的担心。

  袁今夏拉起他的手,轻轻的说道:“时云变换,将来未测。”她没有范文正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广大胸怀,只想跟着陆绎安稳的过一辈子,如今朝中的局势,让她嗅到了危险。

  今日在张阁老的家里,就待着这么一会儿,袁今夏就已经敏锐的感受到了张居正想要做些什么了。

  但凡新政,新法。

  哪一次不是伴随着血的洗礼和朝堂厮杀才能推行下去。

  张居正想拉拢陆绎推行新政,可是但凡牵扯其中,岂是可以随便抽身而退的,一步之差,便可能是粉身碎骨。

  陆绎听到她的话停了下来,趁着月色静静的看着她被夜色笼罩了半侧的小脸,忽然看出了她疲惫。

  “风雨缥缈,我做为你遮风挡雨的树。尽管在我树下栖身,不必担忧其他。”陆绎轻轻搂过袁今夏,在她额头落了一吻,“快些回家吧,祁幸要想我们了。”

继续阅读:第十章 深夜造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婚后小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