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猫逗耗子
非她2020-01-16 10:293,598

  袁今夏没骗公孙竹,接下来他们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佟天青虽然畏罪自杀,但他肯定在凤舞楼里还留有证据,而现在陆绎和袁今夏的任务就是找出他勾结倭寇的证据来。

  凤舞楼里杂物众多,陆绎遣了锦衣卫们四下寻找,自己则与今夏一起来到了佟天青的房中。

  佟天青的房间,陈设的很简单,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张桌子,四把椅子,一个财神爷的神龛,就再无其他装饰。

  “大人,我猜这佟天青,肯定会把密报藏他房里的,不如我们比一下啊~看看谁先找到密报!”袁今夏晃里晃荡的走着,没点儿正型。

  陆绎弹了一下她的脑门,说道:“自从你跟圣上打赌赢了,现在对着赌博你也是越发上瘾了!”

  袁今夏哼唧一声,赌一赌,一两变千金啊,于是她又问道:“赌不赌?”

  “赌注?”陆绎反问她。

  袁今夏咧嘴一笑:“谁输了,下个七日谁给祁幸换洗尿布!”说完伸出了右掌,陆绎伸手一拍,“允了。”

  袁今夏激动的跳起来打了个响指,接下来七天洗不洗尿布就看今晚的表现了!

  她快步跑到佟天青的床前,一寸一寸的摸着有没有什么机关,可惜把被褥都拆了,也没有发现什么密报。

  反而是陆绎那边,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先是坐在桌子那儿给自己倒了杯茶在喝,之后就是在屋中随便转悠。

  袁今夏站在床前,累的是一头的大汗,可恶的陆绎反而漫步走过来,温柔又贴心的递上了帕子,接着问了句:“夫人,要不然,看为夫的?”

  袁今夏接过帕子,闷声擦着额头上的汗,她就不相信了,以她聪明无比的小脑瓜,会找不到佟天青藏的密报?

  几乎搜遍了全屋,现在就剩下了神龛……

  袁今夏想了想,还是开始慢慢的向神龛挪步,不过这步伐走的是要多沉重,有多沉重。

  某大人就跟在袁今夏的身后,看起来跟放弃了赌注一样,带着一抹诡异的微笑一直跟着。

  袁今夏是万分的不想动神龛的,这可是财神爷啊,袁今夏可不想得罪财神爷让自己下半辈子的财运走了霉。

  再三鞠躬,袁今夏才伸出自己颤抖的双手,小心翼翼检查了一下前面摆放的蜡烛了贡品,发现都没问题。

  看着财神爷的神像,袁今夏咽了口唾沫,颤颤巍巍的准备抱起财神爷再看看。

  陆绎抱着刀站在她身边,挑了挑眉,对她说道:“你这么怕作甚?”

  袁今夏转头看他,一脸的不满:“大人,不许这么跟财神爷说话!”

  陆绎没管她,直接就把财神爷的神像举起来看了,“我才是你的财神爷,不如好好拜拜我。”

  这一举动吓得袁今夏差点儿是魂飞魄散,“祖宗,别,别闹!”

  陆绎带着坏笑的放下了财神爷,袁今夏赶紧对着财神爷拜了又拜,陆绎看着袁今夏这小财迷

  的样子,忽然在考虑要不要把家里的钱财都交给她来管,让她感受一下家财万贯的快乐?

  不过神龛是检查完了,也没见密报。

  袁今夏低头看着底下柜子里散落的蜡烛,若有所思,没过多久,就蹲下来,一根一根的掰着蜡烛。

  陆绎也跟着她蹲下,看着她神色专注的掰着蜡烛。

  “密报封在蜡里?果然是个好想法!”陆绎半蹲在一旁,撑着绣春刀,双手搭在刀柄上,枕着绣春刀柄看着袁今夏。

  袁今夏来不及跟他说话,这蜡烛可是袁今夏最后的希望了,可惜,掰完了所有蜡烛,也没见到密报。

  袁今夏生气的一屁gu坐在了地上,“什么嘛!他难道没有放到自己房间?不应该啊!佟天青是一个很小心的人,放到别的地方他肯定不放心的!”

  陆绎侧着头,眨巴眨巴眼睛。袁今夏看着他,觉得十分的可疑,于是问他:“大人,你怎么不找?”

  陆绎看着她,轻轻的说道:“小傻瓜,因为,我已经找到了啊。”

  袁今夏怒目而视,“什么??”

  陆绎一反手,指尖便夹着一张纸,放在袁今夏的面前好好晃了晃,“是这个吧?陆夫人,洗七天尿布吧。”

  袁今夏看着这张纸条,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怎么会……大人你早就找到了!却不告诉我!”

  陆绎晃了晃脑袋,对她说道:“要是早就告诉你了,你还怎么体验寻找密报的愉快感觉呢?”

  袁今夏怀疑的看着他,明明是他想多体验稳操胜算的感觉吧!

  “太过分了!看我一个人傻乎乎的在哪儿找了半天!”袁今夏一下抢过陆绎指尖夹着的纸来,打开一看内容,上面写着:“寅时,京师码头红头小舟见。务必护狮无恙。”,看完合上,确实是密报,陆绎没有逗他玩儿。

  陆绎侧着头咯咯一笑,逗耗子玩儿,其乐无穷啊。

  “在哪儿找到的?”袁今夏咬牙切齿的问道。

  这次找密报,简直就是她捕快生涯的污点。

  “茶壶里。”陆绎给出了答案。

  袁今夏不敢相信的站起身来,马上去检查茶壶,果然,这茶壶是两层的,只要把里面那层向右一拧,即可打开夹层!

  “大人,你、你、你、你不会是想偷懒就这么好运的找到了吧?”袁今夏拿着茶壶,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整个人都是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

  陆绎站起身来,看向袁今夏,用气死人不偿命的声音说道:“要想知道这个答案,得用其他交换才行。”

  袁今夏听完不怒反笑,轻轻的放下茶壶,对他说道:“大人不想说就不说了,妾身又能拿大人怎么办呢?就是大人男子汉大丈夫的,总不会老是欺负一个弱女子吧?”

  陆绎认真的看了看袁今夏,这一身夜行服穿的,也一点也不像弱女子啊。

  “你指的是你什么时候是弱女子?”陆绎问她。

  袁今夏语塞。

  想了一想,袁今夏又说道:“什么时候,大人还不知道吗?”

  陆绎露出了一副我明白了的样子,“夫人,不要总是说这些让为夫害臊的话来,夫人……还是很可以的。”

  袁今夏吐血,大人你一天天的都在说什么奇奇怪怪的事啊!

  ——————————————————

  各位小可爱们~下一章就要上架啦~

   上架来得猝不及防,但是也看到了你们对我的支持。

   其实我也和大家一样,是个追剧的少女,每天就守在手机前等着更新,每次边看边嗷嗷的叫着,看到一点点甜甜的地方就开心的不得了。

   后来就有了这部《锦衣之下:新》,故事的开头其实是衔接的电视剧的结局的,继续61今夏的婚后甜蜜时光~

   别的不说,咱们就要够甜!生活都这么苦了,好歹追剧追文也要甜一点,不是吗?

   现在每天更新,也是顶着母上大人的巨大关切在偷偷给大家码字啊。

   前一阵又和母上大吵了一架,哈哈,她问我写这能赚多少钱?我说一章几分钱吧,如果看的人多了,可以保证自己的温饱。

   她嘲笑我,给我规划的路线不走,现在每天守在电脑前荒废一天。

   我不明白这有什么好嘲笑的,我以自己热爱的文学养活自己,有什么值得嘲笑的?

   或许我对不起她对我的期望吧,没有走上她给我规定的道路。

   但是我也有自己所热爱和想坚持的东西,我也想开始自己内心对梦的追寻。

   就像她说的,为什么我还写着十几年前被她撕掉的那些书的内容,为什么我这么大的一个人还要买那么多漫画回来。

   为什么我不能像一个正常女孩结婚生子,相夫教子。反而是每天都抱着电脑在那儿敲敲打打。

   她不明白,这是热爱。

   和十几年前,我抱着被撕坏的漫画书站在她面前哭不一样。

   现在的我抱着电脑,不会哭了。

   因为现在我终于可以写自己喜欢的东西了。

   终于有一天,我也会因为自己笔下的人物甜蜜而甜蜜,因为他们的磨难而难过。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关注我,看到了我的简介。

   我说,出走的小青蛙,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王国。

   哈哈,其实是四年级的时候写的一篇作文,里面说,一只小青蛙背着行囊出走,越过山川,趟过河流,去追寻自己心中梦想的国度。

   没想到这篇作文在大赛上获了奖。

   这是从小到大,老师唯一的一次表扬。

   我知道我喜欢写作,我就是这只青蛙,走过河山,最终停到了自己梦想的国度。

   所以不理解又怎样呢。

   就像那些曾经被撕掉的书,他们永远刻在了我的脑子里,可是家人已经不支持我了,你们支持支持我好不好?

   有人说上架了,就不看了。

   可是你们知道吗,其实每一章只要0.1元,也就是,一毛钱。

   曾经的我愿意省下饭钱去买喜欢的小说和漫画,我想你们也是的,如果你和我一样相信文字代表一个人的内心世界,无论是获得了国际大奖的书籍还是我这样籍籍无名的小作者带来的小说,都是可以给你们带来欢乐,带来情感世界的充实,那就够了。

   不需要你们跟我一样饿肚子,一周只需要两三块钱,求求你们了,一周省下一瓶水钱,陪我走到这个故事的结尾吧。

   如果有活动什么的,你们也不要忘记领代金券啊~开通文学会员的话,基本可以免费看全站所有书的~

   此后的每一天,陆绎和今夏,还有非她,都在等你回来继续看他们的故事。

   看着你们夸我,等我更新,我这腰也不酸了,背也不痛了,连母上的话都敢无视了。

   或许他们眼里,我还是个不入流的作家,但是能不能让我看到,在你们眼里,我,值得你们的订阅?

继续阅读:第二十八章 舟上来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婚后小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