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奉子成婚不得已
丽如云锦2020-01-07 16:164,481

  欢喜冤家,就是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相识,不吵不热闹。

  佳欣和张怀忠,大学同班同学,四年一直吵吵闹闹,一天吵架M次,一年分手N次,就是这样的一对大家都不看好的恋人,竟然也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据佳欣所说,他们开学报道第一天就认识了,那天是9月9号,她说是个天长地久的好日子,所以印象特别深刻,这个认识也是因为一次争吵。

  火车站去学校的19路公交车上,肩并着肩、脚跟摩擦着脚跟,真是拥挤不堪。佳欣一手拉着车上的拉环,一手扶着拉杆箱,狭窄的空间和司机每次用力过猛的刹车,让她一直紧蹙眉头。

  一个男生提着一个超大的行李箱,上来一放箱子,轧到佳欣的脚了,一路颠簸让她已经集聚了半天的怨气,这个导火索一下子点爆了她:“神经病啊?轧到我脚了没看见吗?!”

  “对不起、对不起,太赶了,确实没看见。”那个胖胖的男生立马把箱子朝旁边挪了一挪,满脸堆笑地看着她,并态度诚恳地道歉,只是他的普通话里飘着一股子河南梆子的味道。

  佳欣恶狠狠地瞪了那个男生一眼,没有再次作声,就这样憋着一肚子气到了学校门口。

  那个男生竟然跟她一起下车了,肯定是一个学校的校友,佳欣听着后面那只箱子“个咋个咋”摩擦地面的声音,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这时候,男生主动追了上来:“同学,你也是这个大学的?我是今年的新生,你大几?”

  “大一。”佳欣回道,这次声音是平和的,还有点歉意。

  这就是佳欣和张怀忠的第一次见面,后面熟识是因为同学的生日会。

  party最后,宿舍同学把蛋糕涂了佳欣一脸,甚至涂到她眼睛里了,所以弄得她眼泪哗哗的,张怀忠以为她伤心的落泪了。

  一群同学之中,张怀忠反应最为迅速,第一个拿起餐巾纸,擦掉她眼睛上的蛋糕,但脸上的奶油擦不干净,在佳欣去洗手间的时候,他去饭店服务台问了好几个服务员,竟然要到了洁面乳,然后让女同学送给洗手间里的佳欣,这个时候,他则在外面一直等着佳欣出来。

  就是这个细心打动了佳欣。

  他们两人这是属于日久生情吧。后来朝夕相处,佳欣发现张怀忠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脾气好,能够容忍她的神经质。辛尼说过“好脾气宛如晴天,到处流放着光亮。”张怀忠的好脾气就是最吸引佳欣的地方。

  佳欣父亲脾气非常暴躁,还经常酗酒,一喝多了就在家撒泼打滚:打老婆、砸东西。所以佳欣儿时的记忆里出现的总是:酩酊大醉的父亲,被打得头破血流的母亲,还有摔在地上乱七八糟的桌椅柜凳和锅碗瓢盆,让人无处立足的家……在家暴环境长大的佳欣,特别希望找到一个好脾气的男人,张怀忠就正好契合了她的这个择偶标准。

  父亲对女儿择偶观的影响特别大。一个负责任又体贴的父亲,本身就是女儿的择偶标准;而一个脾气暴躁不顾家庭的父亲,女儿往往会选择和父亲相反性格的男人托付终身。

  佳欣就是希望找一个好脾气的男生,虽然她痛恨自己的父亲,但不得不承认,她多多少少继承了父亲的脾气秉性。

  而林静呢,她择偶的标准就是:有爱心、责任心、事业心;加上浓情蜜意、诗情画意。哈哈哈,这就是她心中的“三心二意”好男人!这也是受她父亲性格的影响。

  林静父亲是一个没有责任心的人,老实木讷却又不求上进,他似乎没有什么烦恼忧愁,每天吃了上顿,从不考虑下顿,对于家人朋友,他的感情总是淡漠的。母亲说林静小时候半夜发高烧,叫爸爸带她去医院,爸爸不情愿地从被窝里爬了起来,慢吞吞地穿上衣服,背着林静去了大队卫生室。因为家里还有弟弟,不能没人照顾,母亲在家里焦急地等了半个多小时,父亲背着林静回来了,放下林静,啥话没说就脱衣睡觉了。母亲问:“医生怎么说,不用挂盐水吗?”父亲慢吞吞地说:“卫生室没法看,让去乡医院。”母亲一听火了:“那你还钻进被窝干嘛呢,还不赶紧去乡医院。”父亲翻了一个身,平淡地说:“黑灯瞎火的,又没有自行车,没法去。”母亲气的跳了起来,破口大骂:“我就当你死了吧。”母亲只好求助隔壁的叔叔,一起帮忙把林静送去乡医院。啊哈,这就是林静那个遇到啥事都不慌不忙、云淡风轻的父亲。

  童年的家庭回忆就是父母无休止的争吵,父亲不知悔改的嗜赌,母亲恨铁不成钢的辱骂。母亲逼着父亲挣钱养家,父亲干活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挣钱本事不大还要私藏一部分打打麻将,为了打麻将,父亲经常趁着母亲不在翻箱倒柜寻找家里的余钱,母亲则像防贼一样到处转移阵地藏钱。一次,父亲把母亲准备好的孩子开学学费300元钱,都偷去赌输了;更有甚者,母亲给父亲200元钱,让他上街买点东西然后一起去看望生病的外婆,结果他也拿去赌输了,关于父亲的点点滴滴,在母亲那里就是罄竹难书。父母一吵架,母亲就不烧饭了,全家忍饥挨饿,所以林静很小学会了烧饭,烧好了再偷偷给父亲拿去一份,无论父亲怎么不着调,她对他始终也没有心存怨恨。

  原生家庭对孩子性格的影响真是潜移默化又深远持久的,不过这影响是个有选择的过程,有的人选择趋利避害,有的人选择破罐子破摔。所以,同样家庭环境出来的两个或多个兄弟姐妹,也会形成截然不同的性格。

  大学里,没有柴米油盐的磕磕绊绊,女孩的小性子,男孩子耐心哄着,这个时候,吵吵闹闹是小情趣。

  也许佳欣某天因为周末爬山没到带够矿泉水而发了一顿莫名的邪火,怀忠只好在山顶花五块钱买一瓶,然后百般讨好地送到她面前,这次小争吵也就过去了。

  也许佳欣因为怀忠下午踢足球晚了没有占到学校报告厅的前排观影位置而愤然离场,怀忠只好乖乖地跟在屁股后面出来,小心翼翼地赔着笑脸,然后发誓下周一定早点来占到最佳观影位置。

  谈恋爱时候,女孩的小脾气、小矫情,男孩都可以容忍,但结婚之后就不一样了。

  一直坚持先买房后结婚的佳欣,最终还是裸婚了。为啥?因为她未婚先孕了,只能奉子成婚。大学毕业后,佳欣和怀忠都留在了本市工作,一个做人事,一个做销售,都是新职员,每人工资三五千块,除去租房等吃用开销,所剩寥寥无几,省吃俭用存买房首付,但还是没攒够。

  佳欣和怀忠,毕业之后就开始同居,每次都做好防护措施,两人都觉得是万无一失的。但是这次,月经超过一个星期了,一直经期很准的佳欣有点心绪不宁,买了试纸一测,果然中招了,立马冲到卧室掀开张怀忠的被子,对着他大喊:“张怀忠,你快点给我起来。”

  怀忠惊得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亲爱的,怎么了?”

  佳欣用手指着他:“你说,你是不是背着我对安全套动了手脚了?”

  “怎么可能?你的指示是没房子不结婚、不生孩子,我哪敢违抗啊?”

  “那你也给我起来,说吧,现在怎么办?”佳欣拉掉张怀忠的枕头,把他从床上拖了起来。

  “什么怎么办?”

  “我怀孕啦!”佳欣怒不可遏地叫道,把验孕棒甩给了他。

  怀忠坐直了身体,仔细地瞧着验孕棒,说:“不会吧?”

  “怎么不会,上面两道杠,清清楚楚。”

  怀忠忙讨好地拉着她坐下,柔情蜜意地说:“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都听你的。”

  佳欣甩开他的手,一扭屁股:“听我的,那就打掉。”

  “打掉啊?!亲爱的,你听我给你分析一下啊,你看我们和林静一般大吧,工作也四年了,林静孩子都两岁了吧。如果我们这次不生,等买好了房子,现在都是期房,买房到拿房还要一两年,拿了房子还要装修,装修了还要散味道,怕甲醛啊,影响身体健康,这样弄好,估计最快也要三四年吧,那时候,你都三十多了,而且孩子也不是说有就有的,说不定下一个孩子来的时候,你都高龄产妇了。这样和林静家孩子差多大,十多岁啊,她孩子上高中,我们才上幼儿园,她家孩子结婚,我们才上中学。哎!永远赶不上趟!”

  “你说得头头是道的,那你的意思是生下来,拿什么生啊?”佳欣现在也安静了下来。

  “生孩子嘛,拿什么生,拿我们对他的爱啊。”

  “别跟我说这些空的,烦死了。”佳欣不耐烦地出了卧室,怎么办,是没想好,但是上班还是要去的。

  最终,佳欣和怀忠还是登记结婚了,过年在怀忠老家办了婚礼,年后回城里又请了同事朋友吃个饭,简简单单。

  结婚之后,佳欣倒是遇到了房地产行业的一次低谷期,经常接到房地产中介打来的电话,走在路上也尽是遇到中介发广告的,那些卖房的都跟你说:“现在还不买房子,房价以后肯定会涨的。”“买房的最佳时期就是现在。”“你今年存的首付不买房,明年只够首付的零头了。”……

  佳欣听了中介这么说,也有点心动,周末和怀忠也去看了两个新楼盘。一个中心区,要6000多元一平,而另一个在偏市中心二十多公里的地方,只要3000多元一平。

  佳欣询问林静的意见,林静说:“现在可以买,现在不买,以后首付更难凑了。”

  “那你说我买哪个地段呢?”

  “那要看你们的经济承受能力了,而且你也要和你家张怀忠商量一致啊,我只能给意见,不能替你决定。”

  第二天,佳欣打电话说他们还是决定买偏一点的地方,3000多元一平,90多平,总价30万多一点点,首付20%,7万就可以了。不过他们只存了5万块,需要林静帮忙凑2万。林静二话没说,借了两万。

  因为租的房子只有一个房间,又有房贷的压力,佳欣生完孩子之后,自己带了几个月,断奶之后,就忍痛把孩子送回老家给公公婆婆带了。

  第二年,拿了房子,简单装修一下;到了年底,终于搬进了自己的小家,可以接孩子过来一起住了,这时二人世界变成了四口之家,家里多了一个带孩子的婆婆,家庭矛盾立马升级。

  媳妇嫌弃婆婆做家务慢,饭菜做多了做咸了,衣服没有及时洗,宝宝的尿布太久没换变成了红屁屁……

  婆婆看起来很温顺的性格,表面不声不响,翘首以盼等待晚上儿子下班回家,倾倒一天的苦水……

  这下好了,婆媳矛盾变成了夫妻争吵:

  怀忠指着佳欣鼻子:“我妈不是你的佣人、不是你的保姆。”

  佳欣辩解道:“我没有把她当保姆。”

  “你不停地使唤她做这个做那个,不是保姆是什么?就是家里请个阿姨,你也还得有个称呼、给个笑脸,让她有休息的时间,这是对人起码的尊重。你不仅对我妈指手画脚的,而且连个称呼都没有。”

  “我怎么不尊重她了,就是嘴巴不甜而已。”

  “有些事情你就不能自己搭把手做了吗?为什么什么事都推给我妈呢?她那么大年纪了,身体也吃不消的,她不欠你的。”

  “她也不是帮我一个人带孩子,孩子也你张家的种啊。”

  “你要觉得我妈做的不好,你就让她回老家,有本事你自己带孩子操持家务,她还落得自由自在。”

  “我不上班,你一个人还得了贷款养的了家吗?”

  “你带孩子,我就是累死也不会把你和孩子饿着,放心吧。”

  “好,那我明天就辞职不干了,从此你养家糊口吧。”

  “不干就不干,吓着谁了!”砰的一声,张怀忠把房门摔得震天响。

  原本宁静的夜晚,夫妻俩却吵得热火朝天。城市就是这样,灯火通明的夜晚,你从窗外望去总是万籁俱寂,一片平祥和的景象,但是又有多少家在正在上演悲欢离合不如意。婆婆抱着孩子躲在卧室床上,一声不吭。也许,她已经司空见惯了。

  但是说辞职,自己带孩子,佳欣也只是气头上话赶话,第二天仍旧上班,毕竟一个月还有2000多元的房贷。而且孩子从小一直跟奶奶睡,夜里就要奶奶,不愿意跟爸妈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