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剩女恨嫁促闪婚
丽如云锦2020-01-07 16:314,327

  一日三餐带孩子,忙碌的生活让三姐妹的聚会越来越少。

  难得周末空闲,林静带着孩子,约素薇、佳欣一起聚聚。

  几年之间,城市变化很大,让人应接不暇,各种综合体拔地而起,道路上汽车越来越多,人们的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生活品质要求也越来越高。世界充满着矛盾,物质越来越丰富,精神却越来越匮乏。

  很多城市都像暴发户,把自己的家当都装点在面子上,一副高大上的样子:衣冠楚楚、仪表堂堂。但是当你走进他的内心世界,却发现他肚子里没有一点墨水和底蕴。

  寻找有一点墨香的地方,哪怕只是表面呢,迎合一下女人们小资的内心。

  几个人约在万达广场一起吃午饭,林静负责车接车送,选一家小清新的餐厅,布置的十分别致,以书籍为装饰品,随手可以拿起的书籍,是不是觉得饭菜里有一股浓浓的墨香味?每个包间都以河流命名的:亚马孙河、尼罗河、长江、密西西比河、黄河、额尔齐斯河、湄公河、刚果河……她们提前订了包厢,密西西比河,点几样家常性的小菜:烤鱼、糖醋里脊、日本豆腐、干锅花菜、蓝莓山药,每人再来一份甜点,简单好吃,适中不浪费。

  “我要结婚了。”素薇上来就丢了一颗重磅炸弹,投在林静和佳欣的波心,掀起了一阵狂风巨浪。

  “保密工作做的挺好啊,跟我们都不说了,两个月前不是还单身来着。”佳欣心直口快,迫不及待地说。

  “你这是闪婚啊,不像你的风格。”林静一口甜点差点噎着,喝了一大口水说。

  “男方什么条件?怎么认识的?什么时候的事情?”佳欣一连串连珠炮似的,一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上个月同事介绍的,理工男,工程师。”素薇一脸的幸福,边说边打开手机给朋友们看照片,林静和佳欣把头凑了过去,照片里的男人戴着近视眼镜、眉清目秀,小长脸,大长腿,是素薇的菜。

  “人长的不错,挺嫩的,但好像比你小啊。”佳欣有点担忧,她从不看好姐弟恋。因为在她心中,男人都是“好色之徒”,十个九个喜欢年轻的,而且“好色”的程度,跟他的条件成正比。

  “姐弟恋啊!”闪婚+姐弟恋,素薇让林静再一次大吃一惊,不过还是祝福好姐妹,三字头的女人,找男人不难,但找到好男人确实不容易。

  三十往上的单身男,就剩三种:第一种是离婚的,条件好坏都有,多数可能还带着孩子;第二种是老实巴交的矮丑穷;第三种就是寥寥无几的漏网之鱼,像那些高富帅、钻石王老五,不过人家还想找二十多岁甚至十几岁的小姑娘呢。而且男人的喜好真的很“专一”,他们永远只喜欢一种女人——年轻貌美的。

  “是的,比我小三岁,三十岁,不过他挺细心周到的。”素薇说着她的小男友,眼里写满了浓情蜜意,大概这就是爱情的样子。

  “只要你自己喜欢就好,我们俩都真心替你高兴。遇到爱情,年龄、学历、经济等都不是问题。女大三、抱金砖,你俩成了之后,肯定是财源滚滚啊。”林静在心底祝福素薇,希望她有一个好归宿。

  今天的聚餐主题就是素薇的婚姻,剩女+闪婚+姐弟恋,结果幸福与否,还要走一步看一步。

  几个好姐妹谈着心,孩子们老早吃好饭,去饭店外面玩去了。

  回家的路上,阳阳一声不吭,小嘴嘟着。

  林静从汽车后视镜里看着儿子,关心地问:“儿子,今天玩的不开心?”

  “刚开始挺开心的,后来就不开心了。”阳阳嘟囔着小嘴巴。

  “为什么呢?”

  “我不喜欢皮皮弟弟。”

  “为什么呢?”

  “就是不喜欢他。”

  看来儿子真是生气了,林静安慰道:“说出来,妈妈帮你分析一下,看看皮皮是不是令人讨厌的孩子。”

  “他往我脸上吐口水,还打我脸。”阳阳说着,阴沉着脸,眼里还噙着泪水。

  “啊,那阳阳确实应该生气,妈妈也能理解你的心情,皮皮这个行为确实太不文明、太不道德了。”

  阳阳两手叉在胸前,气愤地说:“哼,我以后再也不想跟他一起玩了。”

  “他吐你口水,打你脸,你应该还手,好好教育教育他。”

  “佳欣阿姨不是你的好朋友吗?你让我还手,会不会影响你和佳欣阿姨的友谊?”

  看着孩子知道站在妈妈的角度考虑问题,林静觉得特别欣慰:“首先呢,阳阳是个团结友爱、特别有涵养的孩子,这一点妈妈很高兴啊。但是呢,别人错了,欺负你,你应该合理地反击,我们不主动欺负别人,但是也不能任人欺负;在外面有人打你,该还手还是要还手。至于妈妈和佳欣阿姨的友情,不会因这件事情改变的。”

  “哦。我还手了,不过我还是很生气,以后不想和他玩了。”

  “好的,妈妈支持你。我们要选择和品行好的孩子在一起交往,‘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过我们也可以想想,能不能帮助佳欣阿姨,好好地教育皮皮弟弟,帮助他变好。”

  “妈妈,什么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就是告诉我们要和品行好的孩子一起玩,接近好人可以使我们变好,接近坏人会使我们变坏。‘朱’在古人的话里是朱砂,朱砂是‘红色’的,靠近它会变红;‘墨水’是黑色的,靠近它会变黑。”

  “我懂了。我们要‘近朱者赤’,不要‘近墨者黑’。皮皮弟弟就像‘墨’,我不想和他一起玩了,要教育你去教育吧。我看他也教育不好了。”

  “皮皮还小,应该还是可以教育好的,就看佳欣阿姨怎么教育了。”

  缘分这个东西,真是难以捉摸!有时候它总是遮遮掩掩、躲躲藏藏,不肯与你见面;有时候它又蹦蹦跶跶、大大方方地跳到你眼前;真是“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元旦节,城里到处喜气洋洋、张灯结彩,素薇也迎来了正式的家长见面。孙宇浩,素薇的男朋友,带着她回他的老家商量婚事。

  孙宇浩是单亲家庭,父母在他小学时候就离异了,父亲再婚又组织了新的家庭,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

  素薇之前和父母商量了一下,父母的想法:男方给点彩礼,象征性的,也不要多,18800,图个吉利。18800元在当今这个时代,确实不是什么大钱,素薇妈妈确实不是狮子大开口。

  对于素薇家里提出的彩礼问题,孙宇浩妈妈听了素薇的转述之后,她是这样回答的:“彩礼没问题啊,但是办酒费用就只能由女方出了。”

  孙宇浩妈妈的这个说法实在可笑至极,按照中国传统习惯,婚宴酒席一直都是男方主动承担的。她这个话外音明摆着:“要彩礼,没门!”

  对于孙宇浩妈妈态度,素薇当时没说什么,回家后还反过来做她父母的工作,说什么只要两个人好好过日子,彩礼、嫁妆什么的都是次要的。既然女儿都不要彩礼、不要嫁妆了,父母也只好尊重女儿意愿。两家家长很快也见了一面。

  家长见面之后,结婚日子是定下来了,其他的一样没有落实。彩礼没有,婚礼怎么操办也是未知数,戒指婚纱啥的也是毫无着落……就这样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素薇就要把自己嫁了,难道剩女真的这么恨嫁吗?!

  孙宇浩妈妈为什么这么强势?不仅仅是素薇年龄大于她儿子。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这个林静也是后来才知道,上次聚会素薇没有说出全部实情。原来他们相亲之后没几天就发生关系了,然后一次就中了头彩——素薇怀孕了。

  双方父母见面之后,素薇把情况避重就轻、捡好避陋地跟林静描述了一下。

  林静还是婉劝素薇要慎重再慎重,婚姻就像围城,进“城”之前还是需要考虑周全,毕竟婚姻不仅是一辈子的事情,还是两个家庭的事情。选择前,一定要慎重;选择后,一定要理性。两个人相处才两个多月,结婚是不是有点仓促了?不过既然是素薇自己的抉择,作为朋友的林静还是会支持的。对于素薇的婚姻问题,林静的忧虑应该是理性的,具有预防性的。

  对于林静的劝说,素薇没说什么。有时候生活已经帮你作出了选择,生活中就像有一股巨大的波浪,推着你往前走,你只能随波逐流。

  那年冬天下了一场大雪,皑皑白雪,盖满了屋顶、铺满了马路、压断了树枝、隐没了红砖绿瓦、枯枝黄叶,把城市变成了银装素裹、粉妆玉砌的童话世界。

  在三十三岁那年,在那个冰天雪地的季节,素薇的婚礼如期举行了。没有婚纱、没有仪式,就简单的请了几桌饭,林静本想着给素薇选个婚纱,但是素薇说不办婚礼,两个人相爱不在于形式,而在于内容,就是单纯的请客吃饭。

  “风后暖,雪后寒。”在那个吐气都泛着白色的早晨,个个穿着羽绒服、戴着帽子、裹着围巾,冻手冻脚又热情洋溢地去参加素薇的婚礼。

  吃完酒席,佳欣和怀忠着急回去带孩子。林静让老公带着阳阳先回去,他们父子俩买了电影票要去看电影,林静想和素薇再好好地聊一会。

  “彩礼给了吗?”林静关切地问。

  “我主动说不要彩礼了。”素薇微笑着说。

  林静有些急切:“为什么呢?那婚礼程序怎么也没有准备?一生就一次,总需要一些仪式感来回忆的。”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那些物质的东西都是无关紧要的。而且我想简单一点,不想大操大办。”素薇这个说法明显是自我安慰,甚至是自我麻醉。哪个女人不想穿上圣洁的婚纱?哪个女人不想有个终身难忘的婚礼?哪个女人不喜欢仪式感?

  “戒指是他给你买的?”林静看着素薇手上戴着一枚铂金戒指,钻小的几乎看不见,她握着素薇的手问。

  “不是的,我自己买的,一人一个,他今天穿的那套西装也是我买的。”素薇摩挲着手上的戒指,微笑着说。

  林静看出来了,她的笑容里有些苦涩。林静真的不敢相信眼前这人,还是她认识十几年的素薇吗?女人三十多岁就要降低要求吗?还是有情真的能饮水饱?“戒指不是应该男方买吗?为什么要你买?”

  “他没有多少积蓄。”素薇边说边转着手上的戒指,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不敢看林静的眼睛。

  “看来这场爱情里,你是更爱的那一方。”

  林静知道:爱情里卑微的那一方,注定是输掉的那一方。

  素薇这些年一直供弟弟上学,弟弟上完大学,又读研究生,学费都是素薇出的。素薇的父母真是幸福,生了这样一个孝顺女儿,把父母的责任都抢来承担了。前两年,素薇自己还按揭买了一套小两房,当时首付两成,十万出头,这是她省吃俭用工作好几年的全部积蓄,另外每月贷款2000多,她当时说房子是买给弟弟结婚用的,但因为孙宇浩没有婚房,现在这个房子成了自己的婚房。

  工作这些年,素薇节衣缩食,时时以“静以修身、俭以养德”来约束自己,对自己十分苛刻: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朴素的连她妈妈都嫌弃老土,那个衣着打扮还滞留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身上那个包的年龄估计和林静家的阳阳差不多大了,社交活动也很少参加,就这样耽误了自己的爱情。现在全心全意投入爱情,就像洪水决堤,覆水难收!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孙宇浩除了有一份工作,一副较好的皮囊之外,就是一个三无青年:没车、没房、甚至连存款都没有。也不知道他这几年工作的收入都用到哪去了?关键问题他还有一个离了婚、把儿子时刻攒在手心不放、视儿媳为掠夺者的妈妈。在林静的眼里,孙宇浩并不是素薇的灵魂伴侣,对于素薇的婚后生活,她充满了担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