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爱屋不能及乌吗
丽如云锦2020-01-14 11:174,739

  三年之痛,七年之痒。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夫妻都要痒一痒?但是这痒也各不相同吧。有的因为情感危机、有的因为婆媳关系、有的因为经济状况……林静和支远的婚姻,也避免不了痒痒的。

  周末,春暖花开。林静想着带阳阳去公园逛逛,陪孩子踢踢球、放放风筝,中午再弄个野餐,多好的一个计划。但是支远就是不肯动,坐在书房里弄手机。

  “走啊,去公园。”林静在书房门口催着支远。

  “去哪里的公园啊?”支远一边答着话,一边弄着手机,动都没动。

  “说好的周末天气好都要带着孩子出去户外活动的,就去附近的湿地公园。”

  “没创意。”

  “你有创意说说,我听你的安排。”林静恨不得从沙发上把他揪起来,嗓门不自觉地大了起来。

  “听我的安排啊,那就在家呆着,哪里都不如家里好。”

  “你就是懒,借口。”

  ……

  最后,支远拗不过林静,还是出去了,但一路上尽说扫兴的话。“周末公园里都是人,去数人头有啥意思。”“难得周末在家休息一会,非要把人拉出来。”……

  春天的颜色是五彩缤纷的,满园的花儿,迎着金灿灿的阳光,绽放着美丽的笑脸。

  林静手把手教孩子放风筝:“一手拿着风筝,一手拿着风筝轴,先把风筝往上一抛,对,用力抛,抛高点;然后赶紧往前跑,赶紧跑、跑起来;哎呀,风筝掉下来,没关系,我们再来一次……”阳阳牵着线,在草坪上奔跑者,风筝随风飞起来了,大大的一只“老鹰”,展翅翱翔。阳阳高兴极了,兴奋地欢呼着。

  跑一会,累了,林静坐在草坪上休息,看着那个阳光下迎风奔跑着的童年,多么温暖,多么明亮!

  放风筝累了,林静又带着阳阳观察和认识公园里的花花草草,支远就在旁边坐着不动。男人不知道怎么会变得这么懒?除了工作,家务和带孩子,一点都不肯做。

  因为周末的户外活动、因为孩子吃饭挑食、因为孩子的学习生活……一次又一次争执,似乎都是因为孩子教育,但这些都不至于使婚姻关系出现裂痕。

  东西用着用着就旧了,人活着活着就老了,感情处着处着就淡了,难道人生就是如此!

  有一段时间,林静和支远的关系降到了冰点,两个人几乎没啥话可说。何去何从,无从抉择。

  其中最大的隔阂,就是支远对林静家人的态度。

  问题源来已久,林静心里总是有些疙瘩。

  因为林静来自农村,父母又不肯到城里生活。所以和父母就相隔两地,每个周末林静都会打电话给父母,节日也会问候父母或者寄些东西回家,寒暑假还要带着孩子回去看望父母。但是每次支远总是不大乐意跟着林静回老家,不是借口工作忙,就是说年假不好请。

  每年回谁家过年,更是一个难题。林静也作了妥协让步,多数是在支远父母那边过年,年后再回老家陪父母小住几天。

  去年年前阳阳吵着要回外公外婆家过年,林静和支远商量了几次,支远终于答应回林静老家过年。

  过年家人团聚总是很开心的事情。林静父母更加喜出望外,大包小包的年货备在家里:坚果、糕点、腊肠、鱼虾、炸的丸子、包的包子、自家杀的老母鸡、村上邻居家养的猪肉、牛肉、羊肉……现在是个物资不缺的年代,农村过年比城里还丰盛。

  大年三十,林静帮着妈妈做饭,阳阳和外公一起写春联、贴春联;初一去伯伯、叔叔家拜年,还可以观看舞狮子、舞龙等表演,乡下的新年比城里还热闹。

  过年期间,林静妈妈提起林栋打算开春买房子的事情。

  “你弟两口子,想开春在城里买个房子。”初二那天午饭,林静妈妈刻意地说起。

  “哦,好事啊!干脆去W市买好了,一家人在一起多好啊,到时候你和爸也去城里养老。”林静很是开心。

  “你们那边是好啊,但房价贵啊,买不起呢,还要去重新找工作。”林栋接着说。

  “工作好找,你们又不是事业单位,我们周边企业多得很。”林静希望弟弟也能到W市来,到时候父母就愿意跟着过来,父母的观念传统,养儿防老,只想跟着儿子生活。

  “好的,那,姐你回去帮我看看,价格合适的话在你们那边买房也未尝不可。”林栋很是高兴,人往高处走嘛,他也想着到江南去发展。

  听着林静和父母、弟弟的打算,支远什么也没表态,一本正经,冷若冰霜的样子让人看了不爽。

  年后回去的路上,支远就有点不开心了。

  “你让你弟到我们这边买房,他承担得起吗?现在房价一直在涨,一套百来平的房子至少也要100万啊。”

  “首付总归能凑出来的啊,我爸妈这些年省吃俭用,应该有些积蓄,我弟夫妻两个应该也有些积蓄。”

  “那他们在这边没有工作,能贷到款吗?”

  “他们夫妻两个总归是先到这边找好工作,再买房子的啊,这边的工作好找,他们做的都是技术活,企业里缺人的啊。”

  “工作是好找,就是贷款不一定贷到那么多。”

  “他们买房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要是乐意就借他一点,以后慢慢还。”

  “我们房子贷款还没还清呢。”

  “他们也没说要借钱,你就先不要操心了。”

  关于林栋买房子的事情,支远没有主动说帮忙。林静也不想去和他沟通,私下里借了20万给弟弟。

  “岁月沧桑无尽头,生活淡薄如流水。”结婚几年以来,支远对林静家人不冷不热的态度,让林静心里凉凉的。所以再遇到关于家里的事情,她就不愿意跟他说了。这种隔阂让林静对支远的感情有些淡薄。

  俗话说“爱屋及乌”。可是支远对她的爱,总是狭隘的。他心里有的只是林静这一个人,从来没有林静的家人,平常他从未问候一下林静的父母,也从未关心过林静家人的生活。他这样的寡淡态度,让林静有些心寒。

  房子买好了,林栋夫妻特别开心。非要请姐姐和姐夫吃饭。在饭店订了一个包间,还买了两瓶老酒。

  林栋一高兴就喝多了,把20万块钱的事情说漏了嘴。

  “谢谢姐夫,要不是你慷慨解囊,借了20万,我们估计买房还要等一段时间。啥也不多说了,都在酒里。”林栋说着,举起酒杯,就一口干了。

  支远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迟疑了几秒钟,然后脸色就阴了下来,他什么也没说,也一口干了,然后放下杯子,继续闷头吃菜。

  林静借钱给林栋的时候,为了给支远在自己家人面前留下好印象,就说是支远借的。她以为林栋平时话不多,也不会和他姐夫瞎叨叨。

  没想到这就露馅了,本来嘛,支远不知情,她的私心也没打算要林栋还这笔钱,以后林栋挣大钱了,有能力就还,没能力就不用还了。毕竟父母供自己上大学不容易,帮林栋就是帮父母,因为父母心里最在意的还是儿子的幸福,儿子幸福了,父母就觉得幸福了。

  酒桌上,支远还是礼貌应对。嘴里说着“不用客气、不用谢,都是一家人。”

  回家路上,支远阴沉着脸,一声没吭;到家后,他态度立马大变,红着脸,涨粗了脖子,瞪着眼睛对林静粗鲁地喊:

  “我觉得你心里只有你父母、你弟弟,你弟借钱这么大事,也不跟我说一声。”

  “我心里如果没有这个家?孩子都是谁在抚养教育?!还有你父母,逢年过节,谁给他们买的东西?你爸住院,谁天天去送饭的?你妈住院,谁天天伺候的?这些还不都是我吗。”林静觉得支远说这话很不公正,很伤人心。

  “你确实是爱孩子,和我父母相处也算融洽,可是对我呢?”他的语气稍微低了一点点,这个家里,支远看似强势,却也依赖林静。

  “你吃的饭谁做的?你穿的衣服谁洗的?你享受这家里的舒适环境,卫生谁搞的?”为什么男人始终把女人的付出当作理所当然?林静一点不甘示弱。

  “谁家女人不做家务?”

  “你的良心到哪去了?!”林静恨不得说你的良心给狗吃了,但是她没骂出口。

  “反正你心里就是想着你家里,总是贴补你家里,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我想着我家里有什么错吗?父母把我培养成人也是不容易的。我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好吧!”

  “那你也不能自说自话就把钱借给你弟了,我估计你压根就没想让他还吧?”

  “你也不关心我家里的事情,我怕我跟你说了,你会不同意。”

  “你总是这么想我的。”

  “事实不就是这样吗?过年时候问你,你就没有借的意思,现在你又因为这件事跟我大吵。”

  “你要这么想我的话,以后也别跟我说你家里的事情。还有啊,你藏私房钱,我也可以藏私房钱,以后各管各的钱好了。”支远这是要划清界限的节奏?

  “好啊,那以后各管各的,我家里的事情我自己管,你家里的事情你也自己管,好吧?”既然你跟我划清界限,我也不能占你便宜!林静心里憋着一口怨气,还有那可怜的自尊心又膨胀了起来。

  说道各管各的,林静想起支远父亲生病,做了一个胃穿孔的修补手术,都是自己忙前忙后地照顾,而自己的父母远在几百公里之外,即使生病了也照顾不上,拿钱只是想弥补自己无法在身边照顾父母的愧疚。

  那天支远父亲腹部忽然剧烈疼痛,疼得立不起来了,支远妈妈给儿子打电话怎么都打不通,林静接到电话第一时间把公公送到了医院,然后陪着做X线、CT、心电图、腹腔穿刺等一系列检查,最终医生确诊为胃穿孔,需要手术。

  当时医生跟她说:“从各项检查的指征看,您父亲这个情况是胃穿孔,需要进行手术,您是他女儿吧?这个手术需要家属签字。”

  看看,医生都把她误认为是女儿了,林静打支远电话还是打不通,问一下婆婆,婆婆同意做手术,所以林静就签了手术同意书。支远直到他父亲手术后才通上电话,然后才来到医院。

  术后一周,林静每天学校和医院两头跑,可以进食之后,开始只能吃流质易消化的食物,比如粥、豆浆、汤水,还不能油腻;不能吃刺激胃酸分泌和粗纤维的食物如葱蒜、韭菜、芹菜、豆芽等;不能吃过甜过酸过咸过硬过冷过生的食物。

  林静只好网上边查食谱边做饭,每天送饭,同住一个病房的李伯特别羡慕,不断夸奖:“你家女儿真好!”

  支远父亲说是儿媳妇,李伯竖起大拇指说:“那你家这个儿媳妇算是找到了!”

  林静对支远的家人,和支远对林静的家人,这么一比较,林静的心更寒了。各管各的最好,有本事就不要让她管他父母的事情。

  林静知道,在借钱这件事情上,她确实是做得不够妥当,没有事先征求老公的意见,但是平时老公对她家人的冷漠态度,让她渐渐把自己家里的事情藏在心里,平时总是偷偷地贴补家里一点。

  这次吵架之后,支远把自己的工资卡要了回去,林静也赌气坚持各管各的钱。不依附于男人,是一个女人最起码的自尊,这就是林静的底气,谁怕谁?

  这次偷偷拿钱给林栋买房,确实是林静做的不对,林静也知道是自己不占理,但就是坚持不想妥协,倔强不肯低头。

  两个人不冷不热地过了几天,周末是支远妈妈的生日,林静在网上订了蛋糕,一早上就催着阳阳去爷爷奶奶家,支远只好跟着。

  到了爷爷奶奶家,十点钟蛋糕准时送来了,支远才想起来今天是他妈妈的生日。

  阳阳拎着蛋糕到奶奶跟前:“祝奶奶生日快乐!”

  奶奶乐得合不拢嘴,眼角皱纹都在微笑,夸奖阳阳真懂事。

  阳阳说:“蛋糕是妈妈买的。”这孩子总是护着妈妈。

  看着爷爷忙着择菜,准备烧饭,阳阳忙说:“爷爷奶奶,今天不要烧饭了,我妈说已经在家附近预定饭店了,今天你们就吃现成的吧。”

  听到儿媳请客外面吃饭,支远爸爸赶紧放下手头理了一半的菜,陪着孙子玩去了;支远妈妈笑的像一朵花,赶紧上楼换衣服,专门穿了一件大红色的外套。

  以前支远爸妈生日都是在家里吃面,今天还是第一次收到了蛋糕,还有孙子陪着一起过,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支远不声不响地跟在后面,虽然夫妻俩没说多少话,但是看出来他心情大好!

  “对不起!”“我错了!”随着岁月的流逝的,一起消逝的还有我们越难越开口的这些字词。

  孩子从小我们就教育他错了要主动道歉,要学会说“对不起,我错了!”但是年龄增长了,特别是面对我们最亲近的人,我们却越来越难以启齿。

  有时候,说不出口,就行动起来。

  晚上睡觉,支远主动向林静示好。这一篇就翻过去了。但是支远对于林静家人的态度,还是一成不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