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等闲变却故人心
丽如云锦2020-01-13 15:325,457

  生活如何难熬,时间总是无情地流逝。寒假回老家,高中同学组织了一次聚会。

  生命是个短暂的旅程,父母是陪你上车的人,但是陪伴多久谁也无法预知;孩子是你带到车上的人,但是你也不能陪伴他们到最后;爱人是中途和你一同乘车的人,一路磕磕绊绊互相包容才能走到最后;同学朋友只会陪伴你一站两站,人生无常,有些缘分也是见一次少一次。

  本来不喜欢参加这种聚会活动的林静,因为素薇的生病,倍加珍惜每一次相聚的缘分,所以这次决定要去。

  看功成名就的同学高谈阔论,跟角落无声的同学默默举杯,也许这也是不可多得的体验吧。

  工作离开家,寒暑假回来陪伴父母,很少去县城逛逛玩玩。

  这十多年,家乡的变化很大。县城里到处高楼矗立,房地产公司满大街发广告推销商品房。原来遍地跑客的“小飞龙”三轮车,现在已经被颜色一致的出租车取代。

  家里的三间瓦房几年前也被推倒重建,现在是二层白墙红瓦的小楼,整个乡村都变了模样。

  林静先是带着阳阳回到家里,阳阳的到来,让外婆特别高兴,立马拿出早已买好的零食,“款待”阳阳,从来不买水果的父母,还从卧室搬出两大蛇皮袋的水果,让阳阳挑自己喜欢吃的。陪伴父母吃晚饭、聊家常。

  “林栋最近有没有打电话回来?”

  “没有,他工作忙。”

  “林栋现在也是工作稳定,你们就不要到处挣钱了,也该歇歇了,身体健康最要紧。”

  “能动时候还是挣点钱,尽量帮帮林栋,成天闲着也是闷得慌。”

  “拦也拦不住你们,不过也要劳逸结合,多注意身体。”

  “会的。”

  第二天,天朗气清,这是一个暖冬,处于淮河边缘的城市,年初的气温竟然达到了二十多度,难道这就是全球气候变暖的缘故吗?穿什么衣服,成为每天早晨纠结的问题。

  林静去参加同学聚会,订在县城里的一个酒店,场面很大,同学到的很齐。四桌人满满的。班长还刻意做了席卡,平常关系要好的排在一桌。

  林静竟然和成伟排在了一起。

  “再美好也经不住遗忘,再悲伤也抵不过时间。”

  时间真是无所不能的超人。曾经刻骨铭心的爱情,现在却是云淡风轻。原来觉得不爱了,就只有恨。许多年之后才发现,原来爱的对立面不是恨,而是冷漠。恨,说明还爱着。

  林静以为见了成伟会恨、会尴尬。但事实却是一笑而过。就像歌词里唱的:

  十年之后

  我们是朋友

  还可以问候

  只是那种温柔

  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

  “Hi,好久不见。”成伟主动过来打招呼,就像久未谋面的老朋友,他的招呼是真诚的,只是笑容有些僵硬。

  气氛中有那么一丝尴尬。“好久不见。”林静微笑着回答,不知道下一句该说什么。

  “最近还好吗?”显然成伟是刻意来搭话的,这些年不见,真的不知如何开口。

  他眼前的这个女人,似乎还是十多年前的样子,“淡白梨花面,轻盈杨柳腰”。眉目温婉,恬淡从容,嘴角上扬勾勒出一派山明水净。一身粉紫色的圆领高腰蕾丝拼接连衣裙,衬得她更加白皙,身材还是那么纤细,胸部似乎更丰满了;恰到好处地露出了锁骨,温婉又不张扬。

  “挺好的。”林静随口而出。她忽然想到当时分手时候说过的话:一定让他知道放开我是他的损失,一定要过的幸福、活出精彩,让他后悔去吧。”

  “这些年,经常想起你,但是不敢联系你。”成伟在小心翼翼地试探。

  “谢谢挂念。不过我好像忘记很多以前的事情了。”林静刻意地说了“忘记”二字,意在告诉成伟不要再谈以前,那些年的感情早已消逝在时光里。

  “你还是在学校时候的样子,一点都没变,十几年如一日,还是那么年轻漂亮。”不知成伟是刻意恭维,还是发自内心的忏悔?“回忆万万,一笑令媛。”曾经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怎奈何“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自己当初怎么就忽略了她这恬淡而不娇柔的美呢,也许只是被物质蒙蔽了双眼!

  “是吗?我觉得自己老了不少呢。不过整天在校园里和朝气蓬勃的孩子在一起,心态很好。”

  “你和学生在一起肯定经常会被误认为是同学吧。”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夸人了?”林静笑着说,很爽朗、很自然。

  时光不仅会改变人的容颜,也会改变人的心境,真是要谢谢时光的厚待,让她现在能够如此坦然,如此云淡风轻。不过被误认成学生的事情,在校园里确实是不止一次地发生过。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成伟也笑的很开心。

  一番酒后,班长醉意阑珊,非是要大家说说当初的那些初恋和暗恋,他端着酒杯从这桌窜到那桌,一个挨着一个地敬酒,到了林静这桌,他满身酒气地凑近林静说:“美女,你知道吗,当初班里好几个男生都暗恋你,也包括我,但是没办法啊,我们不敢和学霸抢,让成伟这小子占了便宜。”

  林静没有接茬,一笑而过。

  成伟拉住班长的胳膊把他拽了过来:“行啦,不要看到美女就往上凑,小心回家跪搓衣板,来,我陪你喝一杯。”

  人生的聚,有期限;人生的散,却是必然。同学热热闹闹地聚了、散了。

  在昔日的校园里逛了一圈,当年两层楼的教室已经被高楼取代,那个宿舍还在,只是焕然一新了。

  记忆在时光中参差交错,峰回路转。宿舍电路老化引起的那场大火,是林静终身恐惧却又温暖的记忆。当时林静正在睡梦之中,梦见道路上处处都是盘曲的大蛇,正当她闻风丧胆、仓狂逃窜的时候,有人推醒了她,是素薇,她一边大喊“着火了”一边拉着林静往外跑。当时火势刚起,素薇尿急,挽救了整个宿舍的生命。但是冬天夜晚的室外冻的人人瑟瑟发抖,林静被素薇强拉着跑出来都没来得及穿外套,素薇用自己的外套包裹着林静,互相取暖,像蚕宝宝一样,现在回想起来,还能感觉到当时的温度。后来大家找了值班老师,拉了电闸,打了救火电话,火势是扑灭了,宿舍也烧的面目全非。第二天,学校给大家换了宿舍,发了新的被褥,大家在劫后余生里继续拼搏。

  十几年之后,学校的一切物是人非、触景伤情,在同学们爽朗的笑声里,林静想起和素薇在校园里的点点滴滴,心里有些隐隐作痛,她俩的宿舍还在,她俩一起飘荡的秋千还在,她俩傍晚读书时围着的那棵河边垂柳还在……但是,今天她不在,她好害怕,害怕失去她。

  同学聚会之后,林静又回到家里,陪伴父母,陪伴阳阳。

  平常给父母多少钱,他们都存了起来;买多少件衣服,他们都压在了箱底。很多时候,子女所能给的一切,恰恰是他们最不在乎的;而父母最在乎的,却可能是我们最难付出的。陪伴就是最大的孝顺。

  晚上,她收到成伟的短信:“多少次想联系你,但没有勇气面对你,现在你真实地出现在我面前,我才发现我根本无法忘记你。对于过去的一切,我想说声:对不起。”

  林静不知道回复什么,也许根本无需回复。

  “我离婚了,孩子跟对方。这些年一直吵吵闹闹,最后还是离了,只是对不起孩子。放开你是我今生最大的错误,遗憾的是我却无法弥补这个错误。现在只想恳求得到你的原谅,让我们再做回朋友,可以吗?”

  看了信息,林静心里五味杂陈、千丝万缕,躺在床上,想了很久,她还是回复了一下:“过去的事情我早已忘记,所以也不存在什么原谅不原谅。原来我也以为自己不会再爱了,但事实证明这个世界除了亲人,谁都可以离开谁。我要感谢你放开我,让我遇到现在的爱人、有了现在的家庭,我很满足目前的生活状态。”

  林静的话外之音很明显:现在的生活状态很好,家庭美满幸福,不想被打扰被改变。

  成伟不知是心存愧疚还是知难而退,确实没有死缠烂打,只是隔三差五问候一下。

  “最近怎样?”

  “昨晚梦见我们还在学校里。”

  “节日快乐!”

  ……

  都是些无关紧要的,所以林静也不一一回复,高兴就回复一句,不高兴就避而不答。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春间二三月,微风轻轻地吹佛着,毛毛细雨无因无由地洒落着,千条万条绿丝绦,尽情地摇摆着她们的曼妙身姿。

  春天的江南真的很美好,如果没有过敏的话。花粉飘扬的季节,咳嗽又犯了。林静随意发了一条朋友圈:“肺都要咳出来了,喉咙痒,眼泪流,怎么治?(附加一个抓狂的表情)。”

  相比恋爱时候,支远对林静的关心,现在对林静的小毛小病几乎视而不见,林静有些伤心落寞,最需要关心的时候,老公却不闻不问。

  “咳嗽好些了吗?”成伟这个时候却冒出来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你想要的不来,不该来的却来了。

  “过敏性咳嗽,一到春天就犯,一两个月才能好,已经习惯了,没有大事。”

  “哦,真是令人心疼,记得你高中时候就咳嗽。”

  “现在季节变换,特别注意保暖、出门裹着丝巾、戴着口罩,还是避免不了咳嗽,令人讨厌。”

  “保持心情舒畅,多吃蔬菜多喝水,增强体质才行,你太瘦了。”

  “肠胃不好的人不长胖,从未刻意保持身材。”

  “令人羡慕的好身材。”

  “吃药了吗?过敏性咳嗽要脱敏治疗的。”

  “吃了,不严重,谢谢关心。”

  对于成伟的嘘寒问暖,林静都是礼貌应对。

  结婚就是一生一世的承诺,她不想搞什么暧昧,心中的道德律告诉她:身体与心灵都不能越雷池半步。

  也许这就是男人与女人的不同,男人用下半身思考,受激情驱使;女人用上半身思考,由理性支配。

  不过,有些温暖还是令人感动的。只是“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没有人会永远在那里,令你熟视无睹。”有些事情只能成为追忆,已经失去的,就留给回忆。

  生日到了,父母忘记了,支远也不曾记得,只有成伟发来了“生日快乐”,这就是温暖的感动。但感动也抵不过他曾经带来的伤害。

  过去的一切终将过去,不再重提,也不想回忆。

  时间的巨人,早已悄无声息地做了一个乾坤大挪移,把你的感情扭转了方向。毕竟,我们能真正拥有的只有现在,不念过往、不畏将来,这才是明智的选择。

  林静伤感的是支远忘记了自己的生日,结婚了、有孩子了,一切只剩柴米油盐了,没有生日蛋糕、没有情人节玫瑰、也没有结婚纪念日,这就是平淡真实的生活。

  这些年,支远似乎从不记得老婆的生日。开始的时候,林静倔强的不肯提出来,暗自伤心;后来说服自己放下无畏的自尊,想什么就说出来,所以故意、刻意、有意地厚着脸皮提醒他说:“还有几天,我生日快到了,你准备送我什么礼物?”支远听了不作声,生日那天做多也是请一顿饭,或发一个红包。

  男人的浪漫就像昙花一现,无比短暂,在婚前难得绽放一次两次,婚后就会消失不见。

  歌词里不是唱过吗:“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男人据此是不是理所当然的认为:我都陪你一起慢慢变老了,你还要什么生日礼物、情人节礼物,你们女人是不是太贪心了?!

  那么女人们是不是也可以说:我也陪你慢慢变老了,我为什么还要忍受怀孕、生产的痛苦?为什么还要每天给你洗衣、烧饭?你们男人是不是也太贪心啦?!

  难道生活的琐碎就是浪漫的对立面?还是生活的琐碎本身也是一种浪漫的本质?有那么一段时间,林静很介意这两个问题的关系,但久而久之,也就放下了,释然了,生活帮她选择了后者,姑且把浪漫理解成平凡简单的生活吧。

  也许婚姻的本质就是不断地妥协。

  上次同学聚会,同学们帮素薇凑了一笔医疗费用。当然,成伟出了不少力,也许是为了林静,也许单纯是同学情义。

  素薇是个特别害怕麻烦别人的人,关于她生病这件事情,除了林静、佳欣这两个同学,其他高中同学一概不知。

  看着素薇现在的经济状况,林静想着如何帮她一下。

  同学聚会的时候,林静把素薇生病的事情跟高中的班长说了一下,一直乐于助人的班长立马提出来:给素薇捐款。

  为了隐瞒素薇,成伟重新建立了一个QQ群,把同学们召集起来,只是没有拉素薇进来。

  成伟还在群里写了一份倡议书,情深意切,大家看的眼泛泪光,纷纷捐款。成伟说把善款打到林静的银行卡,林静建议:先汇总到班长那,然后转给自己,这样账目清楚一点。

  班级里除了几个没有加进群里的同学,每人少的500,还有1000、2000、甚至5000的,最后班长把汇总的数额打到林静这边,林静又加了自己的一些心意凑满了五万块钱。

  回到W市,林静赶紧把钱取了出来,然后和佳欣一起到医院去看素薇,给她把钱带了过去。

  素薇开始不肯接受,后来林静做通了她的思想工作。

  “这是班级同学的心意,不是我一个人的。你若不接受,同学们肯定心里不好受的。”

  “一千、两千、甚至几千块钱根本不会降低任何同学的生活质量,但这笔钱对于你和家庭来说却非常重要的。”

  “你总不能看着朵朵不喝奶粉,不垫尿不湿吧?”

  “再说以后同学有事我们也可以去帮助他们啊,同学不就是用来互相帮助的吗?”

  “你赶紧治好病,这样我们才可以安心,朵朵才可以天天见到妈妈。孩子长的太快了,马上她估计都会走路了,春暖花开季节也要来了,你得尽快好起来,带她去郊外踏青。”

  ……

  经不住林静和佳欣的轮番游说,素薇最后接受了这笔钱。

  很多时候,我们会觉得钱能解决问题,所以拼命地挣钱、存钱,以备不时之需。

  也有人说过“凡是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财大气粗的人,习惯了用钱去解决问题,很多问题也会因为有钱而迎刃而解。钱能让你住的舒适、吃的丰盛、穿的奢侈;多少爱人因为钱的捉襟见肘而分道扬镳,多少人还在为一个三餐而奔波劳碌,为偿还房贷而节衣缩食,甚至为小小的虚荣出卖自己身体(裸贷)。

  钱能解决的事情,即使你付不起,起码还有希望。

  事实,有些问题,钱也无法解决,比如人品,比如感情,比如生死……

  给予素薇钱上的帮助,只是大家自我安慰的理由,其他的都只能听天由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