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身体发出的信号
丽如云锦2020-01-10 10:014,838

  春天迈着轻轻的脚步来了,城市卸下了厚厚的冬装。但即使卸下厚厚的冬装,素薇的脚步也并不轻盈,林静在约好的饭店门口,看着她远远的、大腹便便的走过来:怀孕了!原来她是奉子成婚,但是因为相识时间太短,就和孙宇浩发生了关系,素薇有点不好意思开口,瞒了林静和佳欣。

  素薇嘴角含春、眼睛放光地描述着她的婚后生活,大概这就是爱情的样子,看来林静的担忧是多余的。幸福就是一种感觉,她的感觉对了,别的任何条条框框都成了累赘。

  小两口整天亲亲我我、你侬我侬的。当然这些都取决于素薇的好脾气,对老公温柔体贴,呵护有加,把老公当孩子一样照顾得无微不至。

  晚饭后,宇浩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素薇在厨房洗碗擦台子。

  “老婆,我想吃个苹果。”宇浩头也没抬地对素薇说。难以想象,一个大男人,吃个苹果还要喊老婆,自己有手有脚干什么用的?

  “哦,等会吧,我洗好碗就帮你削。”素薇说着放下手中的抹布,把一水池的碗搁在了一边,她冲洗了一下手,立刻去帮宇浩削苹果。

  “给,苹果来了。”素薇不仅削好了苹果,还切好了放在盘子里,插上叉子,端到宇浩手里。这样的情景,每个家庭都在上演,但多是母亲对她幼小的孩子。

  宇浩边盯着手机,边接过果盘,啥话也没说,继续玩他的游戏。

  晚上睡觉前,素薇帮宇浩热了一杯牛奶,放在床头。宇浩喝了牛奶,杯子放在原地。那个孤独高傲地立在床头柜子上的杯子,宣示着它主人在家里的崇高地位!

  素薇顺手拿走了牛奶杯子,温柔地催促宇浩洗脚。“老公,洗脚睡觉了,不要再玩了,眼睛要休息了。”

  “哦,知道了。”宇浩嘴里说着知道了,手里的游戏还在继续。

  “快点、快点,都快十一点了。”

  “哎呀,再玩一会,就一会会,这局快要胜了,关键时刻,哇靠,遇到的都是猪一样的队友,对手太强了。”

  “哎呀,洗脚水都给你倒好了,不去洗水就冷了啊。”

  “好的,别烦了。就一会了,倒计时了,马上赢了。”一局结束,宇浩不耐烦地放下手机,走去卫生间,洗好脚,洗脚水也没倒,臭袜子放在旁边的凳子上,自顾自回房间睡觉去了。

  素薇起身去了趟卫生间,倒了洗脚水,洗了臭袜子,然后回到卧室、关灯睡觉。

  人家说女人是一天的公主,十月的皇后,一辈子的操劳。可是作为十月怀胎的皇后,素薇却要这样精致地照顾老公,孙宇浩是怎样做到心安理得呢?!

  这就是新婚小夫妻的生活日常,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是幸福的开端,还是不幸的开始。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别人还真管不着。鞋适不适合自己,只有穿在那双鞋里的脚知道,有时候磨破了脚渗出了血,只能自己忍受着疼。

  素薇去超市采购,购物车都是老公爱吃的零食:巧克力、坚果、酸奶、薯片……烧饭也是一样,都是做老公爱吃的菜:青椒牛柳、番茄炒蛋、红烧猪蹄、油爆大虾……家里的大事小事,宇浩都不用操心,这样的小日子当然是甜甜蜜蜜的。这样的甜蜜,是素薇无微不至付出的结果。

  三个姐妹都有了自己的娃,是该庆祝的事情。

  怀孕七八个月的时候,素薇整天觉得腰酸的不得了。她问林静:“静啊,你怀孕时候觉得腰酸吗?”

  “酸啊,不过感觉不太明显,只是夜里睡觉,怎么都不舒服,斜卧不舒服、平躺更不舒服,不痛不痒的,但就是不舒服,说不出的感觉。”林静答道。

  “当然酸啊,我是酸的厉害,恨不得立马生下来。”佳欣接着说。

  “怪不得呢,我每天腰酸的直不起来,有时候猛一立起来,都要用手撑一下,要不直不起来;直起来之后,迫使自己挺直背,横竖都是难受。你们也是这样的,那看来是正常的。”素薇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没有必要瞎忧虑。

  “不过你要觉得腰特别难受的话,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林静关心地说。

  “没事的,可能是宝宝太调皮了,在肚子里折腾妈妈,先苦后甜嘛,生出来一定是个乖宝宝,哈哈。”

  不得不佩服素薇的阿Q精神。比起佳欣把喜怒哀乐写在脸上,与素薇相处就是特别轻松舒适,因为她会把所有的情绪都藏起来,对谁都是笑脸相迎。

  到底哪种性格好?谁也说不清。喜形于色的人,有人觉得是爽朗直率,也有人觉得是幼稚不成熟,这种人自己的情绪容易得到释放和排解;不喜形于色的人,有人觉得是温和内敛,也有人觉得是心机比较重,这种人把情绪垃圾都埋在心底慢慢发酵,其实自己心理压力很大。

  不过,不管别人怎么看,我们做好自己就行,除了父母亲人,我们不是为别人而活的,更不是活在别人的语言里的。

  佳欣和素薇,两种截然相反的性格,林静则介于她们之间。

  性格决定命运。应该还是有些道理的。独立坚强、敢想敢做的人,容易成功,因为他们为了目标会执着前行、锲而不舍;冲动任性、不肯吃苦的人,容易偏执,因为他们遇到事情就会怨天尤人、半途而废。不过,人的很多性格也是兼而有之的。

  有些人比较胆小,身体一丁点不舒服就往医院跑;有些人比较隐忍,不到躺下的那一刻坚决不去医院。身体的信号,不论是你自己的,还是别人的,都不能忽视的。人的话语会欺骗你,人的表情会欺骗你,但身体的内在信号却是对你忠诚的。

  身体的很多信号,我们真的不能疏忽大意。比如,素薇,这个怀孕期间的腰酸背痛,其实潜藏着大大的危机。

  秋天总是令人伤感的,昨天还生机勃勃的绿叶,一夜之间就变得枯黄枯黄的。这是一个多事之秋,素薇病了,林静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坐月子期间,大家还在一起欢声笑语的。看着粉嫩柔软的宝宝,素薇的心都暖化了,母爱的光环特别伟大,感觉她比林静和佳欣都更加享受做母亲的幸福。

  宇浩很是开心,生了宝宝,似乎长大了一些,也学着抱孩子、喂奶瓶、换尿布。宇浩的妈妈来帮忙带孩子,一家四口住着两居室,忽然拥挤热闹起来。

  现在刚过了产假不久,宝宝还没断奶了,素薇就病了。

  公司的常规体检,体检报告还没出来,医院是专门打电话给素薇的,让她去医院复诊。

  接到医院的复诊电话后,素薇问了办公室同事,同事们都说没有接到复诊电话。那只有自己接到复诊电话,素薇有点忐忑不安。立马打电话给林静。

  林静正在阳阳的房间看书,她为了给孩子营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在孩子作业的时间,自己读书。有电话进来,林静轻轻地走回自己的卧室,关上房门,然后接听了电话。

  “静,医院让我去复诊,你说是不是我得了严重的病?”

  “医生说你得了严重的病了吗?”

  “医生没说,就是建议我去复诊?”

  “哦,既然医生都没说,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什么时候去复诊?我陪你去。”

  第二天,林静陪着素薇到了医院,医生说腹部超声的报告显示素薇的身体里长了一个“蜜瓜形”的肿瘤,而且这个肿瘤已经十多毫米了。

  医生真会选词,甜蜜香糯的蜜瓜,成了肿瘤的形状,本来对蜜瓜充满的好感,一下子就荡然无存了,但你还找不到比这恰当合适的词语。

  医生说怀疑是肾上腺肿瘤,跟人体的激素分泌有关,询问素薇平时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素薇说平时就是觉得腰酸背痛,但是不明显,以为是怀孕导致的。医生说那可能和这个肿瘤也有关系。

  最后,医生建议素薇去市第一人民医院再仔细检查一下,最好做个加强CT或者核磁共振。

  因为市人民医院的B超、CT等都要预约,所以当天去了也取不到号,只能先预约挂号,明天再去做检查。

  从体检中心出来,素薇就一直心神不宁的,走下门口的台阶,一脚踩空了差点摔了下去,林静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她,发现素薇有点魂不守舍的,林静赶紧牵着她的手,发现她手冰冷的,还有点哆嗦,问她要不要现在回家,素薇说想出去走走。

  于是,两个人去了海边,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坐了下来。

  林静握着素薇的手,说:“别担心啦,即使有个肿瘤,拿掉就行啦,你看这个‘度娘’上说‘肾上腺长的肿瘤多数是良性的,小的话都不要处理,大的话才要做手术。’”

  素薇也不接林静的话茬,她望着海平面说:“我就想啊,要是绝症怎么办啊?朵朵还小呢,不可以失去妈妈的;还有我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一定特别伤心;对于宇浩也是不公平的,他还年轻,我带给他的却是一段糟糕的婚姻生活。”

  林静用力搂住素薇的肩膀,轻轻地晃了一下,说:“哎呀,你胡思乱想什么啊?医生都没说你得了绝症,我们不要自己吓唬自己了,好吗?”

  “哎,你说命运怎么可以这样捉弄人呢?要是真有佛祖多好,我就祈求他保佑我,让我抚养孩子长大,让我给父母养老送终,让我再陪伴宇浩一段生命旅程,哪怕再多十年二十年也行。”素薇说这段话的时候,心都是发颤的,眼里包着泪水。

  “唉,看来我的安慰是苍白无力的,要不要我们找个地方发泄一下,去吃饭也好,去唱歌也好,去运动也好……你喜欢做什么,我都陪着你。我还从来没去过酒吧呢,要不我们去喝酒?”

  “喝酒啊,好吧,一醉解千愁。”素薇故意拉高了自己的声量,给自己的打气,她抹了一下眼睛,没让眼泪掉下里。

  林静带着素薇,第一次去酒吧,找一个静吧。要一杯什么酒呢,两个人都不懂,就让店员推荐一下,一人一杯,味道怪怪的,这就是鸡尾酒吗?度数不高。

  一个短发的女歌手,身穿黑色的西装背心、三七分的短发、涂了很厚重的眼影,林静第一眼有些不太确定她的性别。但一开嗓子,林静更加肯定她是女歌手,她用嘶哑、低沉的声音唱着《稳稳的幸福》,加上她那个冷寂的表情,比陈奕迅伤感:

  我要稳稳的幸福

  能抵挡末日的残酷

  在不安的深夜

  能有个归宿

  我要稳稳的幸福

  能用双手去碰触

  每次伸手入怀中

  有你的温度

  我要稳稳的幸福

  能抵挡失落的痛楚

  ……

  这是多么应景的一首歌,却是高不可攀的幸福。这个不能触手可及的幸福,听得两个人泪流满面。这大概就是语文老师所说的情景交融吧,这个稳稳的幸福,就是素微现在想牢牢抓在手心里的东西;但有时候,幸福就像沙子,你就抓的越紧,却漏得越多。

  喝了一杯酒,素薇感到身体发热,头脑晕晕乎乎,似乎忘却了刚刚还在忧虑的问题。但是喝完了一杯酒,素薇就提议要回家了,想着宝宝还在家呢,想到宝宝,她奉劝自己,医生还没诊断呢,不能自己吓唬自己。她不停地给自己打气,但还是不能调整那慌乱的心跳节奏。

  林静叫了代驾,她把素薇送回了家,宇浩和他妈妈都在家,天色很晚了,林静没有久留。

  晚上,哄着宝宝睡了,素薇给宇浩看了体检报告,宇浩看到肿瘤的字样,安慰素薇不要担心。还说自己肝上、肾上都有囊肿,没事的,不要自己吓唬自己。

  第二天,宇浩带着素薇去了市人民医院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增强CT、血检、尿检,医生看了报告就建议她住院治疗,说这个肿瘤比较大了,必须拿掉。素薇问医生这个肿瘤是不是恶性的?医生说,一般都是良性的,不要有负担。听了医生这么说,素薇稍微心安了一点。

  素薇说今天住院还不行,她要去单位请假,并交接好工作才行。

  她总是这样一丝不苟,一切都循规蹈矩,即使是请假,也要亲力亲为。但是医生就建议他们先把住院手续办好,今天正好有个床位,明天来了不一定有床位。

  医院总是人满为患,生病手术还要排队等床位,排队的规则是让社会变得简单而有条理,但是等待时间过长也会加剧人们的焦虑,之所以看病都要排队,还是因为医疗资源的不足导致的,必须依赖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来解决。

  傍晚下班前,素薇去公司请了病假。然后回家安排朵朵,忽然要给朵朵断奶了,她没还有准备好,去超市采购奶粉,晚上就教奶奶如何冲奶粉:先开水烫一下奶瓶,然后倒好150ml左右的热水,冷到三四十度,滴在手背上不烫手了,最后放5勺子奶粉,摇匀,喂宝宝吃。第二天去医院前,再次叮嘱婆婆三四小时喂一次朵朵,朵朵就是她心里最大的忧虑。

  第一次和女儿分离,也许是一周,也许会更久。即使是短暂的离别,也让素薇百爪挠心的难以忍耐。

  做母亲的总是这样矛盾,一边抱怨着带孩子折磨人,一边不愿意放手让老人来帮忙带孩子;宁愿“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也不愿“逍遥自在,去去来来无挂碍。无忧就是最大的福,但人生在世,谁能真正做到无忧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