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婆婆终究不是妈
丽如云锦2020-01-17 09:286,486

  四个阶段化疗之后,素薇在家呆了一段时间。三个朋友旅游归来,素薇的心态平和了一些,过了一段短暂时间的“正常人”、“普通人”生活。

  “普通人”的人生,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长一张普通的脸蛋,上一所普通的学校,嫁一个普通的男人,生一个普通的孩子,然后过普通的一生。

  “正常人”的生活,没有很多钱却也不用为一日三餐而担忧,没有很高职位却也能享受公民应有的权利,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却也有在病床前端茶倒水喂药的人,不奢望长命百岁却也能经历人生的各个阶段……

  但是这种“普通”和“正常”,有时候也是可望而不可求的。去医院复查,噩耗接踵而来。检查结果显示:肿瘤扩散到了肺部。

  这个结果犹如晴天霹雳,素薇此时就像掉进了深渊里,她拼命地往上爬、拼命地往上游,可她发现自己竟然不会游泳,甚至连一根救命稻草都抓不到。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只是她怎么也看不见岸。

  生病的每一天都生活在黑暗里,白天也如黑夜一样,看不见一丝光明。

  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发现窗外的世界失去了色彩,天空是灰的,树木是枯的,花草似乎已经全部凋零。

  看着孩子肉嘟嘟的粉嫩笑脸,素薇一次又一次燃起生活的希望;面对不断恶化的病情,她又一次又一次被拖进深渊里。

  “久病床前无孝子。”何况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丈夫、婆婆?

  素薇工作十多年,省吃俭用,按揭买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总价60多万,首付15万元,贷款50来万,每月还贷3000多元。

  孙宇浩一无存款,二无房产,结婚的房子还是女方的。

  这样的两房,住着素薇一家三口,再加孙宇浩妈妈、素薇妈妈。

  有时候素薇不去医院,妈妈就会回老家几天,忙忙家里的农活,然后带大包小包的农产品过来,节约一些开销,极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回乡下的山头去采集一些“草药”,这是农村人认为的可以治疗癌症的“仙草”。素薇妈妈把它视为灵丹妙药,平常让素薇爸爸在家采药晾干,回老家就大包小包背过来,在一个老母亲的心里,这背的不仅仅是“草”,而是女儿的“命”。小心翼翼地熬着一锅又一锅的汤,看着女儿一口一口地慢慢喝下,女儿每喝下一碗,她就像看到了一寸黎明的曙光!

  虽说有医保,但化疗药物很多是外国进口药,需要全部自费。这几个月已经花去了几万元,素薇每月的工资还贷之后就没有多少结余了;至于孙宇浩嘛,结婚至今基本就没见过他的工资。

  其实在素薇生病之前,孙宇浩就辞去了工作。因为几次迟到、早退被领导大会上批评了,他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又觉得领导尖酸刻薄、工作时间死板、工资没有生长空间……反正他有一千个一万个辞职的理由。

  孙宇浩一心想着自己创业,但没有认真考虑过创业的成本、家庭的状况、特别是创业需要的精神品质。

  创办公司,没有资本。硬着头皮问素薇能提供多少资金,素薇说只有1万块。他又向自己的母亲讨要了2万块。3万块,能做什么?孙宇浩只好面对现实,说开个饭馆,但3万块钱,最多开个早点铺。

  素薇建议孙宇浩开个早点铺,但是孙宇浩说早点铺的钱是一毛一毛挣出来的,累死了,还挣不到大钱,他不要。就这样,孙宇浩的创业计划还在搁浅中,素薇就病了。

  面对素薇的病情,婆婆的脸色也越来越不好看,每天都像在冰箱里冻过一样,越来越冷淡。开始还是嘘寒问暖,安慰素薇好好治病,她会带好朵朵让她无后顾之忧。后来一次又一次的化疗,婆婆的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虽然不吵不闹,却总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让人心情压抑。

  由于经济拮据,素薇又不愿意向亲戚朋友多开口。平常化疗后她的伙食也是和家人一样,没有任何特殊待遇,看来她只有在这点上做到了“正常”和“普通”。

  身体虚弱的素薇化疗回家,偶尔还会和孙宇浩去超市采购,到了超市,她自己不舍得买,也不考虑化疗后需要补充什么营养,首先给朵朵买奶粉、米粉、面条、肉松、尿不湿……然后还选择老公爱吃的零食,最后稍微带点荤腥回家。

  婆婆熬好排骨汤,竟然第一个端给儿子吃。当素薇平淡地诉说着家庭的琐碎,像是说着别人家的事情,林静听的却是怒火中烧,每一根汗毛都充满了怒气,恨不得立刻跑到素薇的那个家里,把那对母子狠狠地教训一顿,但是,但是她不好表现出来。清官难断家务事,自己又有什么理由去评判别人的生活方式呢?

  这个阶段不是应该孙宇浩好好照顾素薇吗?为什么素薇还这样把孙宇浩当儿子一样养着?这样的婚姻怎么可能获得幸福?

  肿瘤扩散之后,素薇又去上海医院检查了一下,医生给出了再进行四个疗程化疗的建议,说这次是靶向给药的精准治疗,效果或许会好些。

  对于生命的渴望,素薇一次又一次忍受化疗带来的虚弱、恶心、呕吐、脱发,甚至杀死健康细胞的副作用。她逼着自己吃饭,吃多一点的饭,即使吃完就到厕所吐掉,她也不能认怂!绝对不能认输!

  一边看着女儿可爱的笑脸,一边忍受病魔的折磨;素薇一次又一次的渴望,却又一次又一次的陷入绝望。

  怨天尤人、哭泣无助,现在的她就像大海里的一叶浮萍,在无边无际的大海里漂呀漂,漂呀漂,望不见边际,看不见希望,连海市蜃楼都没有,似乎做任何努力都是无济于事,老天听不到她的祈祷,波涛汹涌的海面上,始终找不到停靠的避风港。

  世界上有多少个无可奈何,不能拥有自己的健康,应该是最无可奈何的那一个吧。

  面对家里的经济状况,孙宇浩妈妈提出了卖房计划。也许是心血来潮,也许是蓄谋已久!

  那天吃过午饭,婆婆带了一个陌生男人来家里,这个男人明明剃着寸头,却穿着长布衫;高高瘦瘦的,带着一副圆框的黑边眼镜,如果不看他的穿着,你一定以为他是坐在高级写字楼里拿着高级薪水的精英人生。只见他手里拿着一个罗盘和一把尺子,不仅把家里的每个角落都仔仔细细地瞧了一遍,还不停地量来量去的。

  素薇看着很是奇怪,这个男人不像是一般的客人,一般的客人最多看一下房子布局和装修状况,然后夸赞一下,你家的房子装修的真不错。

  男人看过之后,转身对素微婆婆说:“阿姨,你家这个房子风水不太好啊,你看:第一、从你家这个客厅阳台往前看,正对着前面两栋楼之间的狭窄缝隙,这就形成了天斩煞,房屋面对天斩煞,不仅运势不畅,还损害屋主健康;第二、大门与阳台在一条直线上,前通后通,人财两空,而且经常有穿堂风拂过,容易令所住之人得疾病,严重影响身体健康。”

  “啊,这样子的啊,怪不得呢!”婆婆惊讶地说,一副虔诚膜拜的模样。

  “是啊,阿姨,这个风水之术,不可全信,也不能不信,刚才我所说的,犯了一条就是大忌了,您家这房子,还犯了两条,具体怎样我也不好再多说了,天机不可再多泄露啊。”

  “哦,好的,谢谢你啊,大师,我送你出门。”婆婆恭恭敬敬地送大师出了门,还千恩万谢地给了600元的劳务费。

  等婆婆回来,素薇忙问:“妈,您没事怎么想起看风水了啊?我们这栋楼这么多人家,都是同样的户型,大家不都住的好好的吗。”

  婆婆回答道:“别人家是住得好好的,但是我们家不一样啊,你看,你在这房子里也没住多久,你身体健康就受损了,我也是为了你的健康着想啊。”

  “哦,妈,那您想的还是挺周全的,谢谢妈。”素薇不好多说什么。但是婆婆忽然给房子看风水,不可能只是为了自己的健康吧。

  晚上孙宇浩回来,一家人吃晚饭时候,他妈妈就开始旁敲侧击了。

  “小浩,我今天请了大师来给我们家房子看了风水,他说我们家房子犯了两个禁忌。”

  “是吗?妈,哪两个啊?”孙宇浩边吃边问,根本没放在心上。

  “我想想啊,大师说的太专业了,不过很有道理。哦,好像是这样说的:一个是阳台对着前面两栋楼的缝隙;还有一个是,阳台和大门在一条直线上,对,应该就是这两条,大师说这两条都不利于身体健康。”

  孙宇浩听了之后,放下筷子,抬起头朝阳台外面看了一眼,若有所思地说:“哎呀,妈,别说啊,这大师还真有点水平,我们家阳台确实对着前面两栋楼的缝隙啊,住了这么久我竟然没有发现。我本来不相信这些东西,但是我们家素薇不就生病了吗,莫非还真有点关系!”

  “哎呀,妈相信大师说的,你也相信大师说的,那你们的意思是怎么办?搬出去吗?”朵朵坐在奶奶的怀里,素薇正在一勺一勺地给朵朵喂粥,听到这里,素薇放下手中的小碗,接上他们的话茬说。

  孙宇浩觉得这是个好主意:“素薇,你这个倒提醒我了,搬出去,是对的。”

  “搬出去,我们住哪儿啊?”

  “要不我们把这个房子卖出去,再买一套怎样?看看有没有比我们这房子单价低一点的,二手房,装修好的,这样我们不仅可以直接住进去,还可以结余一点钱给你看病呢。”

  别说他这办法确实是一个成熟的想法,合情合理!但是对于孙宇浩提出的意见,素薇没搭话。

  “我觉得小浩说的有道理。大师也说了,风水之术,不可信其有,也不可信其无。我们是宁愿信其有,也不能信其无。”孙宇浩的这个想法正中他妈妈的下怀。

  “素薇,你觉得我的想法怎么样啊?”孙宇浩迫不及待地问素薇。他接过素薇的勺子,示意素薇吃饭,自己来喂孩子。

  “我不知道,反正我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瞎折腾。”素薇不知道怎么回答,放下筷子回屋去了。

  对于孙宇浩和他妈妈这忽如其来的想法,素薇从未考虑过,看病这几个月,家里经济是紧张的很,但她从来没动过房子的主意。

  暑假开始了,林静放假后第一时间去看了素薇。她以朵朵周岁生日压岁钱的名义给了素薇一个红包,又给朵朵买了奶粉、衣服。

  “暑假我要回老家陪父母一段时间,所以提前约你出来吃饭。”林静尽量不想让素薇看出她的同情与怜悯。

  “好高兴哦,我好久没有出来了。中山路变化好大啊,地铁都通了这么久了,我还是第一次坐呢,今天和你好好聊聊。”

  林静可以理解久病宅家的素薇此时此刻的心情,这么几个月一直家里、医院,估计都快认不出外面的世界了,现在的世界瞬息万变,一月不出门,外面就会让你眼花缭乱,出来走走,透透气,心情或许会舒畅些。

  她们找了一家西餐厅,吃牛排与披萨,环境也相对安静一点,便于聊天。

  “最近感觉怎么样?”林静关切地问。

  “还可以,就是咳嗽厉害。”

  林静知道,素薇的这个癌细胞,正在侵蚀她的肺部,以后,或许还有更多的部位。想到这些,不由得暗自心伤!

  “下个月去上海治疗?”

  “是的。”

  “安心治疗,不要考虑别的。”

  “嗯。我婆婆说我们现在这个房子风水不好,她还带了风水大师来看的,想卖了重新买。”

  “孙宇浩也这么想的?”听到素薇婆婆这个说辞,林静一下子就看穿了她婆婆心里打的小算盘,她婆婆真是比孙猴子还精。

  “他也想卖掉,他说买单价低一点的,还可以挣一些中间的差价,这样我看病就有钱了。”

  “如果买新房子对身体也不好啊,再说你现在经常住在医院,哪有时间看房子啊?”

  林静第一反应就是孙宇浩和他妈妈想谋取素薇的房产,但她不好直接说出来。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的。”

  “你现在要是缺钱,随时和我说啊。”

  “你已经帮我很多了,还有同学们上次帮助我的钱,我们现在还勉强能应付。”

  “那对于卖房,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我啊,和你想法一样啊,我身体这个状况,还有朵朵这么小,根本没时间弄这些事情。不过宇浩的想法也有道理,买一个单价便宜的,确实可以挣一个差价,也不是‘挣’,就是能结余十万八万的,这样的话,一来我看病,二来宇浩不是想开店吗,也可以多一点本钱不是?”

  “哦,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啊,不管怎么样,你自己做决定,我肯定站在你这边。我的建议就是各方面利弊都考虑周全,特别重要的一点,这套房子是你的婚前财产,属于你一个人的;如果重新买就是属于婚后财产,这一点是你要权衡清楚。我知道你把爱情看得很重,也一直相信爱情的美好,但是谁能保证爱情里就一定没有一点私心呢?”

  “我知道你的担忧,不过宇浩应该不是想分这个财产吧。他对我还是挺好的,蛮细心的。”

  “他的好体现在哪里?”

  “我检查、住院都是他跑前跑后,带着我各个医院去检查,安排住院的各项事宜,手术后也是他和我妈两个人在轮流照顾我。”

  “他能对你这么好,我们还是欣慰的,不过这也是作为一个丈夫的职责所在。”

  “下月他陪我去上海治疗。”

  “哦,这样也好,孙宇浩总比阿姨懂的多些。他们公司还挺人性化的,给他这么多假期。”

  “他辞职了。”

  “因为陪你看病吗?那他确实还不错。”

  “不是现在辞职的,好长一段时间了,在我产假的时候就辞职了。”

  “一直瞒着你?”

  “我几个月前知道了,但我父母不晓得。”

  “那你们一家人的开销以及你治疗费用都靠你一个人的工资?”

  “是的。”

  “怪不得你经济拮据呢。他为什么要辞职?”

  “老板一直让加班,设计的产品不过关,有时候迟到早退的,被领导会上点名批评了,并扣除了奖金,他就觉得面子上过不去了,不想干了。”

  “就是因为工作累,老板苛刻就辞职不干了!那他也得找好下家再辞职啊,毕竟有一大家子的责任要他担着呢,到底是面子重要还是饭碗重要?这么多年的书读下来,就教会他‘面子’两个字吗?懂不懂什么叫‘责任’?”林静听了一肚子火,但她不能伤她的心啊。

  “他不想在公司做了,说给别人打工太累了,钱还少。”

  “那他想做什么?能做什么?自己做老板吗?为什么不想想你和孩子?这个家庭的责任男人总要担起来吧?”林静听了这些,心里已经怒不可遏,但又必须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林静终于明白:比素薇小三岁的孙宇浩为什么没有嫌素薇大,他自己根本不成熟,无担当,说难听点,他就是一个没断奶的孩子。既怕吃苦,又想挣大钱;小事不屑做,大事做不成,好高骛远、眼高手低。也许他们家当初就是看中素薇的房子,看中素薇勤俭持家的好脾气。

  “他想自己开个店。”

  “那他有开店的启动资金吗?”

  “没有,我还有结余的一点钱,给他一半,一共两万来块,给他一万,我跟他说了,不够的话他自己想办法,他妈又给他两万块。”

  “你给他你的存款,你看病呢?还有这三万块能开什么店?”看来孙宇浩这毛病,不仅是他妈给惯的,素薇也没有好好引导,也许她也引导不了,因为她根本Hold不住他。

  “我弟弟跟着他们博导做了一个项目,一年老师分给他三万块钱。我弟把这钱都给我了。”

  “弟弟真不错。”

  “我不想用我弟弟的钱,我准备留给他以后结婚用。”

  “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学会了照顾别人,却忘记了心疼自己,心里一直都是家人、家人,现在就该想着如何治好自己的病,钱以后还可以挣,现在这钱用在你治疗上就是最超值的。只有治好自己的病,以后才能更好地照顾家人,所以你现在爱惜自己,就是对家人最好的回报。”

  “我弟已经谈女朋友了,说不定很快结婚了,需要用钱。”

  “你弟一博士生,以后挣钱大大的,你就不用操心那些了,这些年你供他上学,也是特别辛苦的,现在他回报你一点也是应该的嘛。”

  “看吧,需要用再说。”

  吃完饭送素薇回家,到门口林静又叮嘱了一下:房子考虑清楚啊,到底要不要卖。

  前面都是在医院或素薇家里看她,在医院有素薇妈妈陪着,她不想让妈妈担心;在家里有她婆婆坐旁边,她不想让婆婆听到;今天两人单独出来,她才对林静说了这些家庭问题,这些问题看似琐碎,却也暗流涌动。

  一个生病的人,心里却永远只有老公、家人,她总是不声不响地替别人担心,却从不担心自己。不知是太过伟大,还是可悲可叹!超市买老公爱吃的喜欢吃的,天冷了给老公暖脚捂被窝,从看病经费中挤出钱来给老公开店……

  经过这次畅谈,林静不仅为素薇的身体担忧,也为她的生活担忧。当初这个姐弟恋的隐患,现在全部一一暴露出来了。真是“叛荡识诚臣”、“日久见人心”。

  闪婚时候,她根本不了解孙宇浩的为人和他家庭的成长环境,现在又一味地包容甚至纵容他,作为一个病人扛起来整个家,让一个健康强壮的大男人在那无所事事。

  哎!她这命真是苦不堪言!

  可是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也许不置身其中,你并不能真的体会其中的滋味!旁观者清,到底有没有道理?个中滋味只有自己体会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