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生命是如此脆弱
丽如云锦2020-01-19 10:226,801

  这一年多的时间,似乎有一辈子那么漫长,素薇经过了无数次的化疗,她的头发脱了又长出了,长出了又脱光了,这个时候的头发就像韭菜一样,也是一茬一茬的。

  最近她的身体和面部有些浮肿,面色也蜡黄蜡黄的,眼窝深陷,嘴巴干裂的似乎要出血。明明瘦的皮包骨头,但是浮肿使她胖了一圈。

  化疗不仅没有杀死癌细胞,反而耗尽了她的体力和心力。

  医生已经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案,他们建议素薇在家休养。

  素薇的妈妈每天给她煮一些汤水喝,说是老家长得一种什么草,可以治疗癌症。现在只要听说有治疗癌症的偏方,素薇妈妈都会千方百计去求来弄给素薇吃。

  反正只要有一点点希望,大家都不想放弃,素薇自己不放弃,家人更不会放弃。

  信息时代,让隐私无处遁形,诈骗分子也像空气一样无孔不入,而且手段越来越高明,业务越来越广泛,甚至会为你量身定制“服务”。

  不知从哪里得到的信息,有好几个医疗机构打电话给素薇,说他们医院可以治好她的病。其中一个是广州的什么医院,林静也没有听过,上网一查倒是各个网页都充斥着他们的广告:最先进的设备、最顶级的医生,一副包治百病的样子。

  这个广州的医疗机构跟素薇说:“我们这里引进了国际最高端的仪器,能治你这个肿瘤,但是名额有限,一个月内只能接收一个病人,而且这个月底正好从德国请了专家,你若不来,名额就要给别人了。你要来的话就要抓紧时间,只要带30万元,保证能够治好你的病。这个专家在德国治好了很多例和你一样的病例,因为仪器价格高昂,专家来一次费用很贵、又不能看很多病人,所以费用相对高些。”

  病急乱投医,虽然大家一听就知道是骗局,但在生死边缘苦苦挣扎的素薇相信了,这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怎么能不抓住??!她还有多少未完成的心愿,还没来得及陪着女儿长大,还没来得及陪着老公白头,还没来得及给父母养老,她必须治好自己,这就是一项必须完成的任务。

  可是30万不是小数目,孙宇浩的妈妈第一个提出了反对意见:这肯定是骗钱的,上海大医院也没听说过有这种医疗水平。

  所有人都知道是骗子啊。但一向头脑清醒的素薇这次真的迷糊了,这也可以理解,这一年多的治疗,她感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虚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离自己越来越远去,身体是自己的,但又不是自己的,因为她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那种绝望与沮丧,让她每天都活在死亡的恐惧里,夜里一次又一次的被噩梦惊醒,一次又一次地躲在被窝里偷偷哭泣,她不想离开这个令人眷念的世界,不想离开心爱的家人和朋友,看着朵朵那肉嘟嘟的小嘴巴,一生都不愿离开她啊。

  每天被禁锢在病体里,只有思想是自由的,但正是这自由的思想,让她寝食难安、夜不成寐。她每天想着:如果自己离开了,朵朵怎么办?宇浩肯定会再娶一个吧,后妈会对朵朵好吗?她或许再也听不到朵朵叫妈妈、再也看不到朵朵背着书包上学的样子,不知道她以后会找一个什么样的男人结婚生子……父母怎么办?白发人送黑发人,会是多么伤心欲绝、凄入肝脾……放不下年幼的孩子,放不下年迈的父母,放不下她钟爱的男人。

  她多么渴望健康、渴望生命,她甚至祈求上苍让自己快快好起来,只要能够好起来,她会好好地抚养孩子、赡养父母;多多地做善事,力所能及地帮助社会上需要帮助的人们;她不会再去追求金钱、也无所谓什么房子车子票子,这些统统都可以不要,只要健康地陪伴家人,其他的一切都可以放弃。

  上苍似乎没有听见她的祷告,她时而抱有希望,时而又陷入绝望,一边哭泣一边坚强,一边绝望一边幻想。

  所以现在,发现任何一根救命稻草,不论它是真的还是假的,也不论它结实与否,素薇都想拼着命地抓住。

  家人说了那是骗局,素薇不愿相信;家人不会说你的病没治了,治不好了,于是就每天敷衍着素薇,说正在筹钱,筹到钱立马就去广州。

  素薇想牢牢地抓住这根救命稻草。婆婆开始反对,后来竟然想明白了,同意素薇去广州看病,她对孙宇浩说:“小浩,既然素薇想去广州治病,我们应该砸锅卖铁支持她,不如把房子卖了,卖钱给她治病,我们不能耽误她的病情啊。”

  孙宇浩听了他妈妈的建议,觉得很有道理,和素微商量着说换房治病:“素薇,我们肯定支持你继续治疗的,哪怕有一丝希望,我们也不会放弃,所以我想把现在住的房子卖掉,换一个偏一点的小区,这样可以腾出30来万给你去广州看病。”

  素薇点头同意了,孙宇浩立马把房子挂到了中介,注明急卖。同时又让中介推荐偏远一点的小区,房价差个两三千元一平方的,加上贷款多贷一点,凑个30万还是可能的,他的计划相当周全,无懈可击。

  这房子一挂出去,中介带了好几拨人来看,孙宇浩对外说是换大房子,已经交了定金,急卖,客户也相信了。有一对小夫妻看上了他们的房子,因为装修的还比较新,可以拎包入住,而且总价还比他们看到的同等地段同等户型的房子便宜10来万,这对刚需族来说还是蛮有吸引力的。最终这对小夫妻订了这套房子,交了10万元的定金。

  孙宇浩把银行卡里的10万元定金给素薇看,说可以去广州了,说他已经跟广州的医院咨询过了,先带10万元过去,然后再凑剩下的20万,医院也同意了。素薇听到这个消息欢欣鼓舞的,似乎看到了希望,计划着去广州治病,忙着收拾自己的衣物、预定去广州的票。

  但是还有一个难题摆在他们面前,那就是和人家签了卖房协议之后,你必须把房子的贷款先还清了,才能网签,买家才能顺利贷款,顺利过户。可是贷款还有40来万呢,怎么还啊?

  卖家只给了10万定金,即使不带素薇去广州,也还缺口30万。这个时候向谁借钱都不好借。孙宇浩那边的同学朋友肯定借不到,只能向亲戚借点;素薇那边肯定不能去借,素薇家人并不知道卖房的事情。

  看着孙宇浩为贷款的事情愁眉不展,他妈妈拿出了10万元的存折,对儿子说:“妈只有这么多,本来就是攒着给你结婚买房的,你先拿着,妈再去亲戚朋友那给你借点。”

  其实这个钱借到没多久就能还,等卖家余款到账了,就可以还给人家,所以孙宇浩妈妈答应去亲戚家借点,东拼西凑又借来了10万。

  现在还差10万,孙宇浩妈妈建议向林静借。孙宇浩犹豫之后听从了他妈妈的建议,打电话给林静。

  “林静,忙吗?有点事想请你帮忙?”孙宇浩有些难为情。

  “哦,不忙,你说。”

  “素薇后面不是还要去化疗嘛,钱上比较紧张。” 隔着电话,林静都听出了他的忐忑不安。

  “说吧,大概要多少?”

  “能不能借我们10万。”

  “10万?”

  听见林静疑问的语气,孙宇浩立马改口说:“哦,你要没有,我再想别的办法。”

  “没事,你也不要想别的办法了,我想办法凑给你就是。”

  就这样,孙宇浩把40余万贷款还了,当时给素薇看了一眼的10万元卖房定金也用了进去。

  这边宇浩素薇计划着去广州,那边卖家也在申请贷款,因为是公积金贷款的缘故,审批得比较快,贷款下来,买家又打了剩下的30万余款,另外60万公积金贷款,等房产过户之后,会从办理贷款的银行直接划拨到素薇的账上,这个房子卖得相当的顺风顺水。

  同时中介又带了孙宇浩看了偏远小区的一套房,80多平的两房,二手房,比现在自己住的装修稍微差点,但是可以拎包入住,而且比这个差价2000多元一平方,正好符合孙宇浩的预算。现在手头只有卖家付的30万余款,买的房子交了定金10万,剩下20万。

  不过等卖家60万贷款打过来,手头共有80万,还掉借的20万,付掉余下的首付款30万,还余30万呢。

  孙宇浩这笔账算的丝毫不差,素薇看病的钱确实给倒腾出来了,来来回回也不过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

  这个时候,孙宇浩要把他妈妈的10万还了,他妈不要:“我存的这点钱,本来就是给你买房用的,先放你那用。不过,妈有个想法,你看素微这个身体状况,跑来跑去也吃不消,我觉得这个新买的房子就写你一个人名字好了。你手头还结余的30万正好给她看病,暂时不动。”

  孙宇浩说这不太好吧,他妈妈说:“妈不是不懂法律,这个婚姻法规定了婚后财产都是夫妻共有的,虽然只写你一个人名字,但是素薇也有份的,我只是担心她的身体状况,不想她跑来跑去办手续累着,毕竟买房子手续也要跑好几趟的。”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妈,还有一个事情,我现在没有在公司上班,贷款不好贷啊。”孙宇浩担忧地说。

  “哦,这倒是个事情,不过上次听那个中介小张说,这个工资证明,他们公司也可以帮忙做啊。”

  “哦,那就放心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看病的钱也有了,广州的机票也定好了,孙宇浩准备带素薇去广州看病,他明知道那个医院不正规,肯定也没那么高的技术水平,但他不想让素薇失望,就当瞎猫碰碰死耗子,走一步看一步吧,实在看不了就当带她去旅游了,他现在的想法就是豁出去了。

  听说素薇要去广州看病,林静和佳欣过来,一直把她送到机场。

  在广州医院住了一个多月,一天一万的速度,30万元也花光了,医生说是采用国际最先进的质子疗法,已经完全扫除了癌症病灶,验出来的各项指标也趋于正常了,让素薇回家静养,不出半年就能像正常人一样上班。

  素薇开开心心地在家休养了一段日子,一段时间里,似乎病真的好了。

  但是忽然一天,素薇的病情却急转直下,危在旦夕。紧急送到医院,医院检测各项生命指标都不正常,说癌细胞已经侵蚀了身体的各个部位,而且身体的各个器官持续在衰竭。

  素薇陷进了梦魇里,掉进了黑色的深渊,一丝光亮都没有,什么都看不见。只听见耳边有朵朵的哭声,不停地喊“妈妈”、“妈妈”,但她怎么挣扎都看不见,也抓不着……

  经过一番抢救,素薇暂时恢复了意识。但医生说癌细胞已经侵蚀了身体的每个角落,包括大脑,家属有什么事情要趁早安排。

  这次昏迷之后,素薇的意识忽然清醒了好几天。她说广州医院肯定是骗人的,那些指标都是编出来的。

  素薇把家人全部叫来了一起,包括孙宇浩、孙宇浩妈妈,自己父母和弟弟俊峰,她是在跟大家作最后的告别了。

  素薇拉着宇浩的手,泪眼迷离地说:一定要带好朵朵,如果有一个人会能像我一样爱她,那就让她忘记我,把家里我的所有物品都扔了,或者藏起来;如果没有这么一个人,那让她不要忘记妈妈的样子,让她知道妈妈在天上变成一颗星星看着她、陪着她、爱着她,让她不要害怕不要孤独。

  然后她又目光望向众人,用微弱的声音说:房子一半给朵朵,朵朵和爸爸一起生活;一半给爸妈,养老。

  素薇父母饱含泪水,拉着女儿的手,点头答应。他们没日没夜地守着女儿,基本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总是害怕睡着醒来之后,就失去女儿了。

  素薇脸色煞白,嘴唇干裂,她用力挤出一丝微笑,气若游丝地说:“大家都不要伤心,热爱生命,好好地过自己的生活。”

  林静去看望素薇,她交代了很多事情。素薇交给林静一本日记本,里面记录了朵朵来到这个世界一年多每天所发生的事情,以及以后每个生日她对朵朵的祝福。

  素薇最割舍不下的还是朵朵,她想让林静帮忙录一些视频给朵朵。素薇让她妈妈把自己最漂亮的衣服从家里拿来,一件亮紫色的毛衣裙,她想精心打扮一番。

  林静给她穿上漂亮的衣服,又给她苍白的脸上多扑了一些腮红,看起来有些血色;给她干裂的嘴唇先涂上保湿的唇膏,再抹上口红,看起来红润一点。她真的太瘦弱了,尽管素薇表现的非常坚强,但是林静每一个动作都小心翼翼的,摸着她干巴巴的皮包骨头的身体,害怕一不小心就弄折了她的胳膊或手指。

  精心打扮的素薇,用尽了最后的全身力气,在朵朵不同的人生阶段,都录下了一些叮咛嘱咐的话语。上幼儿园时候、上小学时候、谈男朋友时候、结婚时候、生孩子时候……

  “朵朵,你上学了,上学的孩子,就懂道理了。在学校,要听老师的话,老师会像爸爸妈妈一样,爱护你。老师教的知识,要认真听讲,学到了很多知识,长大了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朵朵,你已经长大了,妈妈可以告诉你了,妈妈去了另外的世界,但是妈妈一直在你看不见的地方看着你长大。你哭了,妈妈跟着伤心;你笑了,妈妈跟着开心。现在你可以谈朋友了,一定要找一个对你好的男孩,他可以没钱,但不能没品;这个男孩,一定要有责任心,懂得关心你,承担家庭责任。”

  “朵朵,你现在已经足够强大,因为你有了自己的孩子,懂得了一个母亲的心情。女本柔弱,为母则刚。妈妈从此不再需要担心你,你一定会是一个好母亲。”

  素薇录一段、哭一场,但是为了在镜头下保持平静,保持微笑,她一次又一次调整自己的情绪,一次又一次重新录制,就是为了想让朵朵看到妈妈最美好最健康的一面。虽然她的语速很慢,声音很低,但是尽量做到了不停顿,这就是母爱的力量,能够克服身体的极限,用尽最后一丝力量,只为爱你!

  临了,素薇也特别嘱咐林静,如果在朵朵还不懂事的时候,就有一个人代替她去爱她,就不要让她看这些了,让她无忧无虑地长大;但如果没有,就让她知道她也是有妈妈爱的孩子。

  做了这些事情,素薇的身体越来越虚弱、意识越来越迷糊了,偶尔醒来也不会言语了。她面色灰黄、眼窝深陷,眼神越来越暗淡空洞,什么内容都捕捉不到了。生命就像黄昏的余光,瞬间没入了黑暗!

  三月的霏霏细雨,纷纷如絮。素薇离开了我们,连绵的阴雨,像是在为她哭泣,孙宇浩没有把素薇遗体带回新买的房子,直接放在了殡仪馆。

  林静、支远;佳欣、怀忠;还有附近城市赶来的几个同学,成伟也来了,一起去送素薇最后一程。

  “只恨当时形影密,不关今日别离轻。” 此时此刻,林静终于明白了王国维为什么会恨“形影密”,她握着素薇的手哭了半天,眼泪流干了,嗓子哭哑了,但是她不得不坚强起来,帮着孙宇浩里里外外地张罗那些仪式。

  即使生的时候对你轻描淡写的那些人,也要在你死的时候给你画上一笔隆重的色彩。

  葬礼上,俊峰,素薇的弟弟,和孙宇浩大打出手。

  因为孙宇浩妈妈提议海葬,她说孙宇浩肯定还要再娶的,百年之后是不可能和素微葬在一个墓穴里的。这个乡下老太太,看起来个头小小的,连中学都没上过,但是连最近才提倡的海葬都能脱口而出,看来她在心里早就预设过了这一天。

  俊峰一听这话,怒火窜到了头顶,冲上去就给孙宇浩一个拳头。

  孙宇浩踉跄了几步,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庞,没有还手。

  素薇妈妈悲痛欲绝,撕心裂肺地哭了好几天,她一边哭诉着女儿命苦,一边坚持她的传统观念——墓葬。作为母亲,她掉下的不仅仅是眼泪,每一滴都是她的心头血。

  最后,林静和同学们只好出来调解。

  林静眼泪汪汪地搂着素微妈妈的肩膀,轻声细语地对她说:“阿姨,阿姨,我知道现在最伤心的莫过于你,我们谁也无法替你承担失去女儿的痛苦,毕竟你养育了素薇三十多年,谁的感情也没有母亲深。但是人已去了,我们还是要节哀顺变。”

  素薇妈妈蓬头垢面,眼睛红肿,鼻头也红红的,她泪眼朦胧地点头答应着,也不言语。

  “阿姨,我想素薇在天之灵不想看着您这么伤心,她是个非常、非常疼爱家人的人,她最大的希望就是家人都保重身体,这是她的愿望,我们应该遵照她的意愿,是不是?”

  “嗯,我知道的。”素薇妈妈声音嘶哑地应着。

  “阿姨,我和素微十几年的交情,肯定也不会站在孙宇浩家人那边,但是孙宇浩妈妈提出的这个海葬问题,素薇以前确实跟我们提过一次。那是在素薇还没有生病的时候,当时在素薇手机上跳出这个新闻,她拿给我和佳欣看的,当时她随口一说‘百年之后也要这么做,追随她最敬爱的周总理。’可以看出她还很赞同这个环保的理念,不过最终还是要由您决定,毕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一切应该听从父母的安排,只有您,生养了她,才有真正的决定权。”

  “可是,可是,我们清明想扫扫墓,去哪扫啊。”

  “哦,阿姨,这个不用担心,有一个地方,可以放着逝者的牌位,上面刻着名字,就像我们在香港电视剧里看到的那种。”

  “海葬,我们以前听都没听过,但是小静,你的话我是相信的,只是我一时也没了主意,等晚上全家人商量一下再说吧。”素薇妈妈哽咽着说。

  晚上,素薇父母和弟弟认真仔细地商量了一下,特别是俊峰,想着姐姐生前的性格和脾性,他也想明白了,让姐姐走的安安静静,才是对她最大的爱!一家人纠结了半天,决定同意孙宇浩家人的意见。但是他们不想跟孙家人交流,希望林静去传话。

  素薇妈妈拉着林静的手,对她说:“唉,小静,既然小薇也赞同这种方法,就依了孙宇浩他一家的意见吧,我们家也不想闹得不愉快,更不想让小薇走的不安生。请你帮忙和他们说一下吧。”

  陪着素薇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大家都是心力交瘁。

  龙应台说:“人生的聚,有定额,人生的散,有期程,无法索求,更无法延期。”“花开就是花落的预备,生命就是时序的完成。”

  人,来时是自己哭;走时是家人哭。还有一套一套复杂的仪式,在你来时,自己不懂;在你走时,自己不知。

  也许,这些仪式就是活着的亲人对这“定额”、“期程”的“索求”和“延期”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