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不过是重头再来
丽如云锦2020-01-20 09:055,900

  素薇走了,佳欣反思了自己以前浑浑噩噩、作天作地的生活,决心以后好好开始生活,珍惜眼前人。

  佳欣开始学着温柔,不是说坚持就可以改变自己吗,她每天克制自己不发脾气,林静教她一个方法,每发一次脾气就给自己手臂上套一根橡皮筋,并狠狠地弹自己一下。

  第一天,因为皮皮看电视没节制发了一通脾气,因为张怀忠忘记买洗发水发了一次脾气,因此套了两根皮筋;第二天,吸取了第一天的教训,没有套皮筋;第三天,又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因为张怀忠喂饭没给花花穿罩衣发了一次脾气,套了一根皮筋……

  一周下来,套了5根皮筋,这样坚持了一个月,真是脾气越来越好了,佳欣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会变得这么温柔了。

  佳欣想着躲在老公的避风港里,她以为自己变得温柔体贴一些,张怀忠就会回归家庭。表面上,张怀忠也似乎回归了家庭,除了上班,晚上很少出去应酬,除了出差,周末就在家陪着孩子。

  佳欣对目前的生活状态很是满足,渐渐也淡忘了张怀忠曾经出轨的事实。

  但是事与愿违。一天佳欣接到一个陌生电话,一个女人约她见面,佳欣觉得莫名其妙,想要拒绝,但女的在电话里说:“要想知道张怀忠是什么样的人,就必须见面谈。”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一个和你朝夕相处的枕边人,却是一个让你忽然感觉陌生的人,那种感觉是多么可怕、多么可恨!佳欣恨的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张怀忠从单位拽出来狠狠地暴揍一顿,但是理智还是阻止了她。

  佳欣打电话给林静求助,问 “要不要去”,林静说“当然得去啊” ,看着佳欣畏畏缩缩的样子,林静说陪她一起去面对。

  在一个咖啡店里,佳欣见到了那个打电话的女人。那个女人不算漂亮,中等身高中等身材,齐肩的长发,染了棕褐色的,没有什么特别的,走在人群中就会被湮灭的那种人。当然啦,张怀忠那条件也是一般,多么出众的女孩也不会来做他的小三。

  令人惊讶的是,那女人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也许比花花小不了多少。

  林静的直觉,这个孩子就是张怀忠的,眉眼和张怀中一个模子拓的。

  “是你打电话给我的吗?”佳欣没有坐下就问。

  “是的。”那女人远比想象的淡定,原来做小三的女人不仅有一张厚厚的脸皮,还有一颗强大的内心。

  “你找我什么事情?我又不认识你。”佳欣这是明知故问,上次人家都说了张怀忠的名字。

  “你不认识我,我认识张怀忠啊。”那女人一点也不甘示弱,眉宇间带着一丝挑衅。

  “认识张怀忠的人太多了,找我干啥?”

  “找你谈谈你们的感情。”

  “我们的感情,用不着一个外人来谈。”佳欣就像一头被激怒的狮子,随时随地准备撕咬对方。

  “我确实是一个外人,又不完全是一个外人。”不知道那个女人哪里来的底气和勇气,难道现在的小三都这么嚣张了吗?

  “你看你都有孩子了,还来插足别人的感情,破坏别人的家庭,有意思吗?”林静接过话题,既然这个女人没有挑明孩子的身世,林静也不想去戳穿。

  “我觉得有意思啊。”真是人至贱则无敌。

  “你也要为你的孩子想想啊。他长大后要知道他妈妈是这样的人,怎么抬头做人?”林静决定换个方式,心平气和地谈。

  “我就是为了我的孩子着想,才来找你们谈的。”没想到对方总能接住,过招拆招,遇到高手了!

  “你的孩子你自己养好就行了,找我干啥?”佳欣已经沉不住气了,几次想站起来,都被林静拉住了。

  “你的孩子享受母爱父爱,但我的孩子享受不到父爱,所以我来找你商量。”这个女人总是不急不躁,哎,不得不感叹此人内心的强大。

  “商量,这个词用的太好了,你和我之间有什么好商量的?法律也不会保护你的权利,对,不应该用权利这个词,你作为一个小三,在我这能有什么权利?”佳欣恨不得破口大骂,但又不得不控制自己的情绪,她在心底告诫自己千万不能被这个贱女人打败,搞得自己像个泼妇一样。

  “即使我没有权利,但我孩子有啊,孩子是张怀忠的,张怀忠得担负起父亲的责任!”这个女人总能为自己的行为找到合情合理的借口。

  佳欣听到“孩子是张怀忠的”,气的直哆嗦,她脸色铁青,紧咬嘴唇,两手紧紧地握着桌子上的杯子,怒火正炙烤着她的心扉,随时都可能喷射而出。

  “真是想不明白你,你好好的一个姑娘,为什么非要找个有夫之妇?社会上单身的男青年有的是啊?”林静想知道,这些第三者的逻辑到底是什么?

  “社会上男青年是不缺,但是十个九个都是穷光蛋啊,凭我的条件,要找一个有房有车温柔体贴的男人,也不是很有胜算。”这个社会怎么了?为什么有些女人总想摘取别人的胜利果实呢?

  “无耻!不要脸!”佳欣实在忍不住了,“啪”的一声把杯子拍在桌子上,然后站起身来,指着对方的鼻子破口大骂。

  “一个巴掌拍不响,你家男人要是没问题也没我什么事?”这倒是实话,已婚男人出轨,罪魁祸首就是男人自身,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不负责任的男人才是真的无耻下流!

  “那你现在的诉求是什么?”林静想知道对方到底想要什么。

  “我的诉求,简单啊,就是要张怀忠承担起父亲的责任。”这个女人看似给孩子争取权利,说到底还是给自己争取权利。

  “一对臭不要脸的!狗男女,不得好死!”佳欣的情绪完全爆发了,满脸通红,怒目圆睁,眼里燃烧着怒火,立马想要冲上去暴揍对方。

  “行啦,你消消气,先坐着。事已至此,还是回家好好处理你的家务事,和这个外人确实是没什么好谈的?” 林静拉住怒火中烧的佳欣,害怕她们真的打起来,到时候有理的成没理的了,虽然网上那些暴打小三的视频让人大快人心,但是她不想佳欣因此变得被动。

  “还有你,也先回去吧,张怀忠的为人我们也了解了,至于如何处理他们的夫妻关系,这个事情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你有什么诉求直接找张怀忠本人吧。”林静立场很明确,态度也很强硬,劝那个女人回去,她从佳欣这里得不到什么。

  “那我等你们的消息。”女人带着胜利的姿态抱着孩子走了。

  这场闹剧中,她确实是胜利的一方,最受伤的人是佳欣。遇人不淑,十多年的感情不敌对方一夜欢愉。

  那女人走了之后,佳欣实在憋不住了,崩溃地嚎啕大哭,鼻涕眼泪一大把。

  林静赶紧结账,拉着她走人,在公共场合,人家都看着呢,不能让外人看笑话了。

  虽说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但是这样的不负责任的男人还要他干什么?等着过夜吗?

  离婚是对孩子伤害很大,但是没有爱的家庭也不是孩子健康成长的庇护所。

  离,跟这个背信弃义的男人必须得离,让他净身出户,跟那女人过去吧,这么脏的女人都要,这个男人让人觉得恶心!

  终于有人接住这个不仁不义的垃圾人了,作为女人你应该庆幸!

  不过无论林静如何规劝,佳欣就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着,诉说这十几年的点点滴滴,张怀忠的好,张怀忠的坏;对张怀忠的爱,对张怀忠的恨!最无辜的就是孩子,生在这样一个不幸的家庭,遇到这样一个不负责任的爸爸,但是谁的出生能够选择呢?!

  婚姻真是一个可笑的制度,两个人互相抱怨、互相算计,却还要捆绑在一起互相折磨!不过理性下来,这个婚姻如果确实是没办法继续下去了,还是应该尽快打破这可笑的桎梏,越快越好!人生苦短,拖来拖去浪费的是彼此的生命,没必要在一个垃圾人身上浪费时间。还不如快刀斩乱麻,从头再来。

  爱不在了,放手才是最明智的抉择。

  劝了半天,佳欣稍微冷静了一点,擦干眼泪说先回家接孩子放学了。

  说起这个郑美玲,就是张怀忠那个小三,在一个商场做售货员,中学文凭,人长的是没什么特色,主要是嘴甜,会说。男朋友谈了一个一个的,和张怀忠勾搭上之后,就把老家已经过了彩礼并谈婚论嫁的男朋友甩了,理由是性格不合,事实是嫌他打工挣钱少。

  对于生孩子这件事,张怀忠本人也是云里雾里的,怀孕这事张怀忠是知情的,当时两人私下商量的结果是把孩子打掉,然后断绝关系,张怀忠给了2万元的打胎费,主动要求陪着郑美玲去医院,但郑美玲说自己回老家打胎,顺便在家养着,有家人照顾,身体恢复得快,对于分手也答应的爽爽快快的,连分手费也一分没要。

  张怀忠信以为真了,还很感动她这么通情达理,两人确实好长时间没怎么联系,没想到一年之后郑美玲竟然抱着孩子回来了,看到孩子的张怀忠完全懵掉了……

  但是自己作的孽,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在家庭和情人之间周旋,搞得张怀忠焦头烂额!

  刚挂完老婆的电话,问要不要回家吃晚饭;又接了情人的电话,要求他晚上一定回去吃晚饭!去哪边吃晚饭?去哪边睡觉?时间如何分配?

  天天为这些烦着,身体恨不能劈成两半,每天谎言一个接着一个编……

  有两个家要养,对于薪水不算高的他,经济和精神都是亚历山大,搞得他每天除了睡眠,就想着如何弄钱,之前热衷的那些男欢女爱也提不起兴趣了。

  工资卡放在老婆那里,只能额外去挣钱,从奖金、差旅费、销售提成里弄钱去养郑美玲母子,一个月租房加生活费5000元还是入不敷出……

  钱是问题,人更是问题,每去郑美玲那里吃一次饭,都要对老婆谎报加班,甚至有时候一天还不得不吃两顿晚饭;每去一次郑美玲那边睡一次觉,都是对老婆谎报加班或者出差,甚至前半夜睡在情人那后半夜睡在老婆那。

  以前面对郑美玲,还激情澎湃,现在对老婆和情人都是完成公事,像是交公粮一样,还不敢懈怠,怕女人疑心。

  郑美玲以前信誓旦旦地说不会破坏他的婚姻,现在天天逼着他离婚,张怀忠是敷衍完这边,再去安抚那边。

  人家是怕后院起火,他是前院和后院都起火了,快把他烧的体无完肤了。现在也根本想不明白要跟哪个女人继续过的问题,只是被女人牵着鼻子走,哪个女人愿意离开自己都行,随便哪个都行,情啊爱的,他也不想体会了,只剩下生活,甚至是生存!

  郑美玲下了最后通牒,说他再不和老婆离婚,她就要主动找上门了。

  张怀忠每天答应着晚上回去就和佳欣提离婚,但面对一双孩子围着团团转地叫着爸爸,爸爸给我讲故事,爸爸陪我玩玩具,爸爸累了我给你捶捶背……话到嘴边,还是开不了口。

  没想到,郑美玲是说到做到,第二天就找佳欣摊牌了。

  最终,佳欣和张怀忠还是离了。房子和花花归佳欣,皮皮跟着爸爸。

  现在,佳欣又要带孩子,又要上班,只好求助父母过来帮忙带孩子,然后她专心挣钱养孩子。

  世界是永恒变化的,人心更是如此!

  爱情不等于婚姻,但婚姻里必定有爱情。人生最幸福的事,就是家人健康、知己两三、盗不走的爱人。既然被盗走了,那肯定就不值得你爱了。

  一次佳欣周末去接皮皮,张怀忠开的门,胡子邋遢的,感觉很憔悴的样子,身上的衣服还是离婚前佳欣给他买的。他们现在住在租的房子里,那女的已经带着孩子住了过来,四口人租了两室一厅。

  佳欣没有跟他说话,接了皮皮就走了。

  后来皮皮告诉妈妈,说他爸爸又买了房子,三室的,首付30多万。

  张怀忠是净身出户,除了拿了一辆车,平时工资卡都给佳欣保管,家里存款也给佳欣了,现在竟然买了房子,看来这个男人还真是留了一手。

  佳欣约林静见面,说:“你看张怀忠,现在怎么这么穷困潦倒的样子,穿着邋里邋遢的,头发都白了。”

  “你不会还心疼这个男人吧?”林静问道。

  “我惦记他干啥啊,都是别人孩子的爸了,不值当。”

  “那就好,女人啊,就应该把自己的日子过得敞亮一点,把自己收拾得精致一点,让那男人后悔去吧。”

  “他过得怎么样,我是不关心了,只要不虐待皮皮就行。我听皮皮说,他爸买房子了,你说他哪里来的钱?”

  “哪里来的,你是明知故问,肯定是背着你存的呗,否则那女的没房子能跟他过?”

  “没想到他这么卑鄙,小人!”

  “处了十多年,你都没认清一个人,我也服你。不过也别跟他烦了,你也不想看着皮皮流落街头吧?我只是担心他这些钱里有没有些灰色收入,还是规规矩矩一点好,不要弄得以后皮皮没着没落!”

  “我不烦了,也不想管了,关我屁事!现在生活挺好的。”

  “我也觉得,你看你气色都变好了。不过也可以善意提醒一下,你总不想以后出事了皮皮跟着受罪吧?”

  男人出轨时候总觉得前妻不好,这就是被时间打败的爱情,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让他们开始忽略枕边人的种种美好,不停放大枕边人的种种缺点,结果就会越来越讨厌妻子,走上不归路。

  但是一旦和小三生活在一起,他就会发现小三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好,她没跟你结婚时候总说:“我不想破坏你的家庭,只要你爱我就行。”“我不贪图你的钱财,只要你对我好就行。”一旦结婚了,肯定立马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小三,本身就是道德败坏的人,一个道德品质高尚的人,不可能做第三者。所以没结婚之前的那种温柔体贴、那种不计较得失十有八九都是装出来的,一旦上位成功,立马会换了一副嘴脸。

  她们为什么做小三,还不是贪图享受,直接篡夺别人的胜利果实,不想陪着一个年轻男人从无房无车的情况下艰苦奋斗、同甘共苦。能够做小三,心里惦记的钱财肯定比感情多,所以她的爱好,她的朋友、她的包包,都可能胜过这个男人。所以这种人自然不会是勤俭持家的妻子,她们十指不沾阳春水,整天吃喝玩乐,只知道花钱不知道挣钱,不爱烧饭、不爱打扫卫生,家里弄得乱糟糟的也是正常。

  结婚前的任性是可爱,结婚后的任性就是蛮不讲理。结婚前打扮花枝招展的,男人说你漂亮,结婚后每天捯饬自己,男人就说你败家。久而久之,男人当然会怀念勤俭持家的原配,因为原配心里有他、有家,当初嫌弃原配的所有缺点,现在在小三身上有过之无不及地被放大。

  所以啊,那些和小三结婚的男人,未必都过得称心如意的。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从你背叛家庭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听林静这么一大通的分析,佳欣觉得非常有道理,怪不得张怀忠现在邋里邋遢的。

  事实也像林静猜想的一样,当初张怀忠嫌弃佳欣的坏脾气,这个原本温柔体贴说话柔声细语的郑美玲,现在嗓门比韩佳欣还大。

  因为张怀忠有出轨的前科,现在她把张怀忠的钱控制得死死的,每次给皮皮买点什么东西,都要看她的脸色;她不仅把他的钱控制死死的,还把他的时间控制死死的,下班半小时不到家就不停打电话催,有人请客吃饭必须视频汇报,因为兜里没钱经常吃别人的,别人也不太愿意叫他一起吃饭了,自己也觉得脸上没面子。

  现在两个孩子,全靠张怀忠一个人工资,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的。还好房子归了佳欣,佳欣没有要他付花花的抚养费。

  郑美玲在家带孩子不上班,张怀忠妈妈只能回老家独自生活了,老人的生活费也不给。

  郑美玲,比起韩佳欣能花钱多了,也不管男人挣钱养家多辛苦,每天带孩子出去玩,不回家就在外面吃,还办各种美容卡、健身卡,张怀忠现在要还贷、养家,真是心力交瘁,那点工资,哪能过得丰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