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心若不伤便无恙
丽如云锦2020-01-25 15:333,386

  感觉自己在一点一点好起来,林静看到了希望,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笑容。对于支远,心里也柔软了许多,她不放弃自己,也没有理由放弃婚姻。

  她决定和支远好好谈谈。

  “有些话憋在心里好久了,最近我也一直在反思,过去的生活我不想再继续了!”

  “你什么意思,我们不是过的好好的吗!”

  “那是你觉得的,我不怎么认为。”

  “我不赌不嫖,你说哪里不好了?”

  “难道只有出轨的婚姻才会出问题?”

  “没出轨,没家暴,挣钱回家,这样的婚姻能有什么问题?你怎么越来越矫情了呢?”

  “你认为我是矫情?”

  “那就是跟车库里那个男人有关?”

  “你不要往我头上扣帽子,我和那个男人没有见不得人的关系,结婚这些年,我问心无愧!”

  “你没出轨,我没出轨,我们为什么不能过了?”

  “我觉得我们的婚姻病了。”

  “我看你是无病呻吟。”

  “我就是无病呻吟,我不想每天伺候你吃、穿,每天洗衣做饭拖地,还被认为理所当然,甚至被指责做的不好,你不觉得你数落我的语调里,都打着官腔吗!”

  “哪个女人嫁人不做家务?”

  “别人家的男人都是甩手掌柜吗?”

  “我没做过饭?”

  “你不要以偏概全。你知道儿子穿多大码的鞋,穿多少号的衣服?你知道儿子喜欢红色还是蓝色?你知道儿子喜欢喝什么牌子的牛奶?你知道儿子的围棋老师住在哪里?你知道儿子班主任老师姓什么吗?……”

  “儿子确实是你带的多,我承认,你辛苦了!”

  “你知道我妈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吗?新年里节日里你给我家里打过电话吗?”

  “你打不就代表我打了吗?”

  “我问候我父母,那你能照顾你父母吗?”

  “我们每周都去看望他们,不是挺好的吗!他们需要我照顾时候我肯定会照顾啊!”

  “他们什么时候是需要你照顾的时候?你爸做胃穿孔手术,是我天天送饭的吧?你妈做子宫肌瘤手术,我是天天陪护的吧?你呢,你领导生病你有时间照顾,你父母生病就没有时间了吗?”

  “人情世故,迫不得已啊!”

  “是的,你把最好的一面都给了外人,而把最差的嘴脸给了家人,因为你觉得家人不会记恨你,父母会包容你,妻儿会谅解你。”

  ……

  这个炎热的夏季,躲在乡村的院子里,每天在家陪着父母,创作自己的小说,晚上难得没人打扰,每天写到十一点,进度很快。

  阳阳每天趁爸爸上班的时候,打电话给妈妈汇报一下家里的情况:“爸爸已经会烧许多菜了,红烧肉、鲫鱼汤、煎牛排、宫保鸡丁、蘑菇肉片、炒青菜、金花菜、土豆丝,很多很多啦”;“爸爸今天带我去商场买了鞋子”;“今天他还拖了地板”;……

  知道支远的变化,林静心里有了一丝的安慰。

  她这些年无论怎么闹,都没提过离婚,千百次在心里不想过了,千百次在心底否定这样的生活,千百次想着抛弃一切重头再来,但总是咬牙负重前行。

  她也希望男人事业有成,但是她不想被家人忽视。她想着给时间一点点时间,让过去过去,让开始开始。

  也许她就是太念旧了,习惯的东西舍不得丢。

  不管时间过了多久,你仍是我最想念的那个人。

  这次的离家出走,她不知道能坚持多久,他能改变多少?

  正在林静走向康复的时候,八月初,支远忽然带着阳阳来了,林静爸妈很高兴。

  “老婆,可以回去了吗?我请了年假,机票都买好了,新疆!兑现带你们去旅行的承诺。”

  “妈妈,我觉得爸爸的病治好了,他会做很多家务了,我这个医生的奖励呢?”

  “什么医生?阳阳还会治病啊!”外婆接过阳阳的话茬。

  林静没说什么,第二天早晨,乖乖地随着支远回去了,父母整了一后备箱的农产品:“面粉、大米、南瓜、丝瓜、长豆、茄子,还有自家的葡萄和旁边果园里买回来的西瓜、梨子。”

  回去的路上,风景和来的时候怎么不一样了?车窗外的天空是蓝的,晶莹剔透的蓝,像一块蓝丝绒的巨布,林静真的想扯一块下来,给自己做一身摇曳的旗袍。

  到了家里,支远开始收拾行李,这些年一直都是林静收拾行李,支远坐着旁边袖手旁观,终于轮到林静做一个幸福的袖手旁观者了。

  林静看着支远一件一件把衣服挂进衣橱里,问道:“你是如何想明白的?你真的愿意为家庭改变吗?”

  “你相信我,我确实反思了自己,你不在家的这段日子了,我深刻反省了自己。特别是有一件事,你知道我们单位的小陈吗,他老婆抱着孩子跳楼了!”支远手里拿着一个衣架,停下手中的活,认真地对老婆说。

  “啊,太可惜了,为什么啊?小陈肯定痛苦死了!”林静想着自己那些暗无天日、画地为牢的岁月,庆幸自己没有走上这一条不归路。

  “说是产后抑郁,小陈好久都没恢复过来,后悔没有好好留意他老婆的情绪。

  那天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对我的震动特别大,我忽然想到你,是不是也抑郁了?想起你生产时候经常哭泣;你朋友和学生去世后,一直闷闷不乐,夜里一直失眠哀叹,我忽然觉得特别后怕,我怕失去你!”支远说着,放下手中的衣架和衣服,走到老婆身边,把老婆搂的紧紧的。

  林静没有搭话,眼睛有些湿润。

  新疆旅行回来,支远确实改变了许多,下班准时回家,尽量减少应酬,和妻子一起买菜做饭,还会陪着儿子读书、玩玩具。他在尽力扮演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爸爸。

  九月的清风,像一双神奇的丹青妙手,拂去了夏季的炎热狂躁,画出了山水的五彩斑斓。

  那天早晨,林静手里拿着一根验孕棒,轻轻地放在支远面前。

  支远一看,“啊!”兴奋地抱着林静亲了一下,再亲一下。

  “妈妈,什么事情这么高兴?我的乐高还没买呢?”阳阳闻声而来。

  支远放下妻子,高兴地说:“乐高一会爸爸给你买。妈妈还有大礼物送你呢?”

  阳阳兴奋地拉着妈妈的摇着她的手:“什么礼物啊?”

  支远抱起阳阳:“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爸爸, 哪里有林妹妹?”

  “你妈肚子里。”

  “哦,没意思!爹不疼妈不爱,又多了一个妹妹来讨债。”阳阳挣脱爸爸的怀抱。

  支远和林静听了哈哈大笑:“人小鬼大,你这句话哪里学来的。”

  “爹不疼妈不爱,我书里看来的;多了一个妹妹来讨债,我编的。”

  “儿子啊,编的好,还押韵呢!但你真不喜欢妹妹吗?”支远收起笑容,认真地问儿子。

  “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不喜欢。”

  林静蹲下来,眼睛看着阳阳说:“阳阳,妈妈跟你说啊,爱不是加减法,并不多了一个妹妹你就少了爱;相反,爱,看似付出,但也是收获;你看,现在你有三个人爱了啊,爸爸妈妈、还有妹妹。”

  “哦,真的吗?那我还是挺喜欢妹妹的,你快点把她生出来吧。”

  “什么时候生出来,妈妈是快不了,你再等几个月,下一个春天来的时候,妹妹会跟着春天一起来。”支远拉着阳阳的手,对他说。

  林静的小说写完了,联系了高中的同学王文泽,听说他在出版社工作,让他帮忙看看能不能出版,王文泽很热情,让林静给他拜读一下大作,读了之后,立马拍板说:“好啊!林静,这就是生活的故事啊,正是我们所需要的。”

  深秋,虽然没有繁花似锦,只有草枯与花谢。

  生活偶尔烦恼,偶尔不怀好意,但是抑郁的心情,已经随风而去。

  搀着身边的大宝宝,带着肚子里的小宝宝,林静去佳欣的花店,那个送花的男人,带着一脸的憨笑,正在帮她把花一一整理好,林静笑着说:“送花的还管插花,真是服务周到啊!”

  佳欣笑着回答:“他愿意就让他做吧。”

  “买花的钱都省了,这就是开花店的好处。”

  “我也给你省了,喜欢什么花,一会带几束回去。”

  佳欣还跟她说:“前几天逛街碰见孙宇浩了,那天在步行街买奶茶喝,递给我的竟然是孙宇浩,惊得我差点没接住。看那样子,和那老板娘成一家了,因为我听见那女的在背后喊他老公。不过,他现在也算圆满了,终于实现了开店的梦想。那个老板娘看起来比孙宇浩大好几岁,浓妆艳抹的,和素微绝对不是一个类型;老板娘一看就是精明强干的人,奶茶店经营的风生水起,每次路过都排着长队。”

  女人的心情就像花一样,有春意盎然,也有枯败凋零,需要经常的精心的打理。

  晚上回到家,下了一场狂风暴雨。

  林静坐在阳台上,望着对面的湖水和山峦,在心底对自己说:今天下雨,明天刮风,后天太阳就会出来。生活就是这样,不可能事事如意,人生总归要经历风风雨雨,身体会病,心理会病,爱情婚姻也会病,病了就去面对,就去医治,微笑和希望,就是最好的灵丹妙药。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伤,生活无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