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凉城(4)
岁小狼2020-01-06 09:582,250

  西山的商道叫做阳关,关口就在大瀑布中腰的后面。大家便把爬上大瀑布的那段路叫做阳关道。

  交易的地点就在关口。但是只有货物能过去,押货的人从来只能在关口外面,也就是大瀑布的这侧等着,等那边交易的货物送出来。

  阳关刚开通的时候,隐商们——也就是做阳关生意的人,都是挺谨慎小心的。他们在阳关口交易的时候,甚至是低头顺眉的静立着:眼观鼻鼻观心,目不斜视,大气不敢出,就这么安静的原地等着。

  但是日子久了,交易次数多了,人的胆子也会大起来。这个时候,原先因为恐惧和谨慎而压制住的好奇心就再也不甘保持沉默了。于是,时常有好事者想要亲自跨越大瀑布,去阳关关口那边看看。

  然后这些人就再也没有回来。

  倒不是说他们进了大瀑布后生死未卜什么的,而纯粹是他们直接顺着大瀑布掉下去了,摔死了。

  明明货物出入有如一马平川的大路,宽的、重的、绑在带轮小车上的,都是推一把,就能平平稳稳的过去。但人一踩上去,就是妥妥的跳瀑布自杀——关口距离底下的沟涧有四五十米,沟涧里黑突突的顽石林立。

  好在交易开始之初,西山的飞瀑景区已经关闭,所以这些事故空凉城的普通人是不知道的。但是政府始终无法坐视不理,于是他们在阳关口的这头又加设了一道关卡,有点像海关边检这类的设置,只是检查的内容有些不同。

  这道关卡由空凉城的治安管理部门负责,道上的隐商们习惯称之为警务属。

  尚啟开始走阳关道是在警务属设立之前。而且,他是亲眼见过有人能跨越阳关口如履平地的。一切要从那个改变他人生的夏夜之后说起。

  在那个让他激情四射、对未来充满憧憬的夏夜之后,他干劲十足的四处打听了好长一段时间。但现实给了他一个挺冷漠的回复,那就是毫无进展。

  无奈之下,尚啟决定自己进西山找找。他走过山民居住地,绕过已经封闭的景区,往西山深处寻去。他努力辨识地上的痕迹,企图找到隐商们曾经通过的那个方向。

  古时候的传言并非作假,山石很滑。尚啟好几次不小心踩在了松动的滑石上,然后被裹挟在一堆大大小小的石头里,一路滚落到坡下的谷地,压折了一大片枝条,摔得全身上下灰头土脸的,找不着北。但万幸的是,他没怎么受伤。

  滚落几次之后,尚啟有些迷路了。但要直接放弃寻找货源,转而找寻返回的路,他又有些不甘心。就这样,他一直拖到干粮吃尽,满天星斗——那个时候在海拔较高的地方,夜晚还是能看到繁星的。

  饥渴难耐的尚啟借着夜光看到边上有一片小野果林子,一个个龙眼大小,嫩红色的,长着他没见过的模样。尚啟不懂医,也不识百草。理智告诉他饿个一两天不会死,但吃错了东西是可能会死的。可是肚子不争气的咕噜着,唾液也不管不顾的分泌着。

  尚啟蹲下来与低矮的果树平视,自我安慰说就当望果止饿吧。但刚蹲下,一个暗红色的乒乓球大小的大野果子就跃入他的眼帘。尚啟明显感觉自己的胃部一抽,唾液加速加量分泌。

  那个大果子刚才就在那里,只是它的色泽在夜晚不显眼,外加果木都很矮小,尚啟一眼没注意到。而且似乎周围的树上都没有这么大个的,就这独一份似的。尚啟挪不开眼,舍不得弃,忍不住伸手摸了上去。

  果皮入手是很光滑温润的舒适感,一点凉意都没有。就好像温好的黄酒又稍稍放凉了,正是入口的最佳温度。尚啟不自觉的摘下了果子,往嘴里塞去。

  就咬开汁水含在嘴里,不咽下去。嗯,应该没事。

  “你索性把剩下的半个也吃了吧!”

  脆生生的童音突然在尚啟身后响起,紧挨着他的背后,就从他的头顶上方传来。

  尚啟惊吓之下本能的想起身远离,却发现腿蹲麻了,于是反而往前摔趴下去。护住剩下的半个大果子往地上一撑,他又本能的想要出声,这才突然发现口里的汁水已经被咽了下去。

  那小男孩大概尚啟胸口的身高,穿着普通农家的衣服,眼神却是出奇的透亮。尚啟左右环顾的一圈,没发现什么住家。

  “你家在附近?怎么这个时候出来?”

  “嗯,就住那边。”小男孩说着往某个方向一指,“那,瀑布那边!”

  尚啟顺着小男孩指的方向看了看,看不清。好像有条很细小的白练,也许那就是瀑布,可是好远的样子。

  “那么远?你大晚上的跑出来那么远,家里人不担心?!”尚啟不自觉的以长辈的身份关心起陌生的男孩。

  小男孩咧嘴一笑,指了指边上的野果林子,然后盯着尚啟手里剩下的那半个大果子,幽幽的道:

  “这些,是我种的。”

  尚啟闻言一阵尴尬,全然忘了刚才他还在担心会不会中毒,只觉得是偷吃了别人家果子被抓了个现着。他低头看了看还淌着汁水的大果子,正想说他可以给钱。

  “这个,是果王。这片果园里所有的树加在一起,一生只能供养出一颗果王。果王成熟后,这些树都要死了。它们已经活了十几年了。”小男孩又指着尚啟手里的果子说道。

  尚啟顿时感觉手里抓的是千斤铁杵,额头冒出了冷汗。这个,好像就不是钱的问题了。呵呵,呵呵呵……

  尚啟巴巴的将剩的半个大果子递给小男孩:“还剩一半,虽然被我咬过了。”

  小男孩后退了一步,摇摇头道:“我说了,你索性都吃了吧,半个是没有用的。”

  “没有用?它应该有什么用?”尚啟闻言感觉后背也冒汗了,冷的。

  “对你没用,对我有用。”小男孩继续摇头,“嗯,对你也不会有坏处,放心好了,吃吧。”

  尚啟想说他听着发毛,他不想吃了,他想扔了它。但是当着主人的面,把人家辛辛苦苦养了十几年的果子扔了,是不是不太好?

  “吃吧!”正当尚啟一手僵硬的抓着果子不知所措时,小男孩又上前拍了一把,果子就被生生塞进了尚啟的嘴里。

  “一会儿用你的血补偿我就好了。”

继续阅读:空凉城(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色玄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