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150万
觉音2020-01-05 08:462,316

  回去的路上,我们什么话都没说,我带他走得很快,一会儿便到了地府城门休息室,明天他将在鬼差的带领下进入十大阎罗殿,这的休息室按照人的善恶分为几个档次,刘叔算是在比较好的休息室里,其实休息室的名字也是最近十几年才改的,以前叫做自省室,意味着审理之前自己对一生的省悟。

  工作完成了,我准备去找下一个回魂鬼,刘叔却突然开口了:“小哥,请等一下。”我转过头看着他,他不好意思地说道:“能不能再帮我一个忙,我知道小哥您是好人,我也不想麻烦你,但我也只有找你帮忙了。我死了,我的公司应该会给我家做赔偿,公司对我一直不错,赔偿应该不会少,但我就是不放心,你能不能帮我打听一下具体会赔多少,我也就安心了。”我犹豫了一下,按理说我的工作已经完成,我是可以不理睬的,但看到刘叔那一双期盼的眼神,我还是答应了。

  过了几天,我去了刘叔生前的公司。

  我查过刘叔的资料,他所在的公司不算小,有好几家厂房和仓库,我找到了公司总部,化装成清洁工走了进去,这是最不起眼的角色。

  刚刚踏进公司大门,就见一伙人火急火燎地走了出来,个个怒气冲冲又似乎在躲着什么。我发现这些人里面有刘叔的妻子和女儿。刘叔的妻子个子不高,身材微胖,头发散乱地披在脖颈处,圆睁着眼,大摆着双手,大跨步走在最前面,她的女儿紧跟其后,高跟鞋,紧身裤,走起路来就是在用鞋跟磕地板,一样的风风火火,好像要去打架。她们身后还跟着几个人,有男有女,经过我身边时刘叔的妻子使劲推开了我,我一个没注意竟向后退了两三米。突然听到公司里面传出声音:“别走!快拦住他们!”只见又有两个男人跑了出来,正是他们在大喊。可之前那伙人头都没回走得更快了,出了门便上了一辆面包车。我疑惑地看着他们离去,后面那两男人冲出大门想拦停面包车,面包车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疾驰而去。两男人气喘吁吁地说道:“哎呀,这叫什么事啊,这可怎么办!”说完又看向我道:“叫你拦住他们的啊!”我摊开双手表示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叹了口气又急急忙忙走了进去,我悄悄跟了上去。

  两人走进一会议室,里面还有好几个人,我停在会议室门口向里张望,蓦然看见,刘叔那宝贝儿子正坐在轮椅上,还是那一副扭曲的表情,我这才发现就连他的头也无法自行挪动,只能歪着脑袋上仰,两只眼睛呆呆地看着天花板,五官的扭曲使他上嘴唇和下嘴唇不在一条线上,但还是一张一合,却没发出一点声音。

  我愣住了,但还是隐隐猜到了是怎么回事。公司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从他们的议论中我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刘叔生前人缘不错,与领导同事相处得很好,尽管是一名高级技工,但公司机器出了问题他总是第一个冲上去抢修,为公司做了很多贡献。他死后,公司也很悲痛,好在这家公司还算有实力,老板也算有良心,准备向刘叔家赔偿120万。可刘叔家开口就是少于两百万不谈。几次协商不成,今天终于爆发,来了一伙人抬着刘叔儿子进了公司放下就走,等到公司反应过来,那伙人已经开车走了,便是刚才那一幕。

  “都别看了,回去上班!”一名中年男人对人群说道。人慢慢散了,只留下几个商量着怎么处理这事。我先跟人群一同散去,接着去储物间拿了拖把,在会议室门外装作拖地,没人注意到我。

  刚才让人群散去的中年男人看起来应该是名领导,他拨通了电话,按了免提,许久,电话才被接起,但没人说话,中年男人对着电话说道:“你们什么意思,快回来把孩子接走。”电话那头冒出一妇女的怒吼:“你们不赔钱这娃就归你们养了,我们养不起!”说完就挂了电话,我猜这应该是刘叔的妻子。再打过去便一直不接,后来索性直接关机。

  我心中唏嘘不已,赔偿多少我不做定论,但通过这种方式要钱也未免太心狠了吧。

  公司急得团团转,又怕孩子在公司出什么事,便派专人守护。突然有一人说道:“这算不算遗弃,报警吧。”警察来了,询问了情况,也问了孩子几句,也不知他听不听得懂,他只是重复着几个字:“爸——爸——死——了。”没有眼泪,但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绝望。

  我听不下去了,扔掉拖把向外走去。一名路过的人对我喊道:“喂,你怎么回事,拖把要放回去!”我没理他,他追了出来,但我已经不见了。

  事情后来的处理过程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大概过了一个月,我又去了公司,打听到这件事最终结果——150万赔偿。

  深夜,我望着刘叔家,思考着要不要进去看看,我不知道刘叔活着时他的妻女对儿子怎么样,但我估计很可能是阴阳两套,刘叔在家一套,不在家又一套。可怜了刘叔对妻子的信任,对女儿的爱戴,更可怜了对儿子的呵护。一阵风吹过,我还是进去了。家里多了几样摆件,但明显脏乱了不少,刘叔妻子一个人睡在一间屋,女儿不在,另一间房里,刘叔儿子依旧躺在轮椅上睡觉,身上还是一个月前的衣服,已经很不干净了,还有几处破口,远远地便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我叹了口气,准备离开,人间的事我不会干预,正要转身,却看见刘叔儿子那张歪嘴微微扬起,露出一个舒心的微笑,我想他肯定是梦见爸爸了。

  我找到了刘叔,他已经在奈何桥头徘徊了很多天,看见我高兴地问我好,我知道他是一直在等我。我告诉他公司抚恤金150万,他开怀地笑了,他没想到会这么多。我没有说其它的,更不会告诉他事情的经过和家庭的现状。之后,刘叔安心地喝过孟婆汤,踏上奈何桥,我知道他带着遗憾和安慰结束了这一生。

  半年后,我接到了刘叔儿子的资料……

  我的工作目的就是让鬼尽可能地放下对一生的执念,安心转世或者接受地狱惩罚。刘叔的案子很简单,但对我感触很深,尽管两千多年来我早已麻木。接下来要讲的案子,可就不那么顺利了,再之后我还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事情,甚至有的还差点让我万劫不复,作为鬼差的我都堕入了无尽的离奇诡异中,就让我慢慢道来吧。

继续阅读:第四章 弱女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人不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