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序
觉音2020-01-05 08:463,321

  清晨,阳光调皮地从窗帘的缝隙溜进来,像双小手在我脸颊上嬉戏,昏暗的房间静悄悄,唯有我辗转反侧的摩擦声。每次下班都难以入眠,都要这样挣扎几个小时大脑才能渐渐归于平静,待到睁眼醒来,清晨已变黄昏,接着便是头晕脑涨。这就是上夜班的痛苦。

  叮——

  手机铃声响起。

  我暗暗咒骂,这个时候的电话只能是单位的,其他人已被我设为勿扰。我想等它自己停,可还是在快要结束时接了起来,电话那头传来冰冷的女声:“早上九点,开会。”我叹了口气哦了一声,对方马上挂断。看看表,七点二十四,下班回家才两个多小时,我在床上也失眠了两个多小时,可又要回单位,有时候真的不想再干了,但我的命运又不是我说了算。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就这样躺着吧,反正也失眠,反正一会就要起床,就这样吧。

  又过了一个小时,我穿戴整齐,来到小区西南角8栋的108室门前,看看四周无人,身子一晃便走了进去。

  路上的行人哭天哀地,目光呆滞、行动迟缓,混杂着打骂声、呵斥声,此起彼伏。我早已厌倦了这样的场景,便加快脚步,像阵风一样飘过。唯有路边红灿灿的花连绵不绝,映成一片看不到边际,是这里唯一的风景。我很喜欢这花——彼岸花,有花无叶,细长血红的花瓣自然弯曲,自然包裹,守护着一个空,人生就是这个空,也许彼岸就是这个空。

  远远地看见座座高台,高台后隐隐坐落着巨大的城。我绕过高台,越过黄色的护城河,来到城门前。城墙高大坚固,在远处也只能仰视,近处更是看不到尽头,只能隐约看到墙头上兵甲林立,戒备森严。整座城东西南北各有八道城门,东南北为进,西为出,每面的中间两道城门最大,高十丈,宽八丈,其它六门依次向左右均等缩小。门前刀兵铁甲,气氛肃严。之前还鬼哭神叫的人排队走到这里,都低头碎步,战栗不已,管你是达官显贵还是贫弱贱民,来到这都一视同仁,不得放肆。

  城门按需要开放,或多或少,只有中间两道门从未开过。今天东西南北每边只开了两道门。我来到这也只有放慢脚步,一步一个脚印规规矩矩踏进去。门口的兵卒看了我一眼也没过问,我整了整衣襟,望了望门后八十八米长的通道,平静一下心神走了进去。

  各位可能已经猜到了,没错,这里是冥界,这座城便是冥城,也叫地府或丰都,而我,是一名鬼差,一名末流鬼差——回魂师,一名做了两千多年的回魂师。

  人死后头七会回魂,我的任务便是押着鬼回魂。以前呢工作很简单,押过去再押回来,最近十几年,地府改变思路,一改以往简单粗暴的规矩,具体到我的工作,便不只是简简单单的押解,还要尽量满足鬼的各种各样的心愿,好让他们能少点怨气,平静释怀地去投胎。所以问题来了,鬼的要求千奇百怪,可你还不能简简单单驳回,能办到的要尽力去办,不行的还要苦口婆心向鬼解释,只要鬼没怨气横生,你还不能打骂。这样一来你既要防着鬼耍诈溜掉,还要防着鬼因心愿未了升级为厉鬼逃脱,不管哪一种你都脱不了干系,轻则停职停薪,重则沦为更低级的鬼差,比如在冥河做划桨人,在冥城某个公园做看门人等等等等。为什么说是末流鬼差呢,因为我的工作在地府中是被人最看不起的,最下等的,最辛苦的,具体详情以后我会慢慢道来。

  寥寥数笔道不清这其中曲直,还是说说我自己吧。两千多年来,我看着身边的同事个个升职,有的早已不是差而是官,还有在十殿阎罗旁做秘书的,也有的惹了祸出了事现在连人也看不到了。而我,呵呵,也经历了一些大风大雨,也有过一些机遇,结识了一伙朋友,认识我的给个面子还能叫我一声“羽哥”,可由于种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使我现在成为了整个回魂押解队,哦,不对,现在叫回魂守护队,简称回魂队中为数不多的几个元老级人物。元老归元老,还是要听官使唤,一个电话就让我乖乖回来开会。

  狭小的房间内摆着张方桌,十几把方凳,方桌端放在屋中央,方凳零零散散放置于房间各处,白的渗人的墙壁上挂有冥界二帝画像。这便是我们这个小分队的办公室。回魂师人数众多,建制随人间时代不同而改变,由最初的什伍之制,到后来的团队火制,再到后来旗制等等,现在呢,有总队、大队、分队之分,日常事务都是以分队为单位,每分队有十几到二十几人不等。我们分队十八人加上一分队长一秘书,共二十人。

  今天我来得早,随便找了个靠墙的凳子坐下,来得更早的几位刚入行的向我打招呼:“羽哥好。”我轻轻点了点头,也说了声“好”,之后便靠着墙小睡。陆陆续续都来齐了,九点整,分队长和秘书进来了。分队长入行六百多年,入行时是一四十岁中年人,以后容颜不变,你始终能看到他中等身材偏胖身体上那张布满横肉永远阴着的脸,走起路微晃着肩膀,脑袋也随之稍稍偏摆,他右手夹着文件夹,左手砰一下将门推开,半低着头,晃着身子走到方桌前坐下。分队长身后跟着一女人,是我们分队的女秘书,高挑的个子,喜欢穿齐膝包裙,永远是一副高傲的神情,与我们这些末流鬼差说话总是微抬下巴,看都不看一眼,尽管她也算是末流鬼差,早上的电话便是她打的,她坐在了分队长旁边。办公室安静了,都等着分队长说话。分队长翻了翻文件夹,看了看,才缓缓说出两个字:“点名。”秘书便用尖细的声音点着我们的名字,都到齐了。分队长又等了一会儿,又看了会儿文件说道:“今天开会主要是说一件事,昨天晚上,八十六分队的一名鬼差上班时出了差错,不仅没能消散鬼的怨气,还让鬼变为厉鬼,自己也能力不佳,处置不当让鬼跑了。经过上级讨论,决定对该鬼差先做停职停薪处分,降鬼队已经出发寻找逃脱厉鬼,找到之后再根据情况对责任鬼差进行处理。上级要求通报全回魂队,以做警示。”我心里冷哼一声,所谓的根据情况,就是要看鬼逃脱后有没有惹出祸害,还有就是要看这鬼差的关系如何,有后台,有靠山就另当别论,否则,哎……

  之后便是分队长对我们提出的工作要求,这些话我都听了无数遍了,我只等着赶快开完,回家补觉,要知道我今早五点才下的班。

  “白羽,你是我们分队元老,你可要做好表率哦。”分队长突然说了一句,并斜眼看着我,句末那个“哦”拉得生长。我嗯了一声点点头。我早知道他会点我名,每次都这样,其实就是不放心我。两千多年了,我经历过上百任分队长,我一不拍马屁,二没关系,所以我也一直做这行两千多年没有升职。曾经也有好几任分队长和我私交不错,但由于种种原因,我只能两千多年重复着相同的工作。现在的我什么都无所谓了,干好自己低级的差事,不要出事就行,至于尽头,听天安排吧。

  好不容易开完会,我一闪人便不见了。我们的工作是在深夜,轮班制,从子时至卯时,也就是从晚上十一点到凌晨五点,之后开始休息,一直到第四天晚上子时再来上班,中间做做调查。每次下班,我都无比的疲倦,都会一觉睡到黄昏。我们的薪资是冥币,但可以通过鬼市等种种方式获取人间货币,现在这个时代就是人民币。加上之前几百年管理的混乱,如今我在人间也算小有财富,拥有几套房,自己住一套,其它出租,在人间的生活可以说是没问题。其实并不是每个鬼差都可以在人间生活的,主要是降鬼队、回魂队等几个部门出于工作的需要才可以,回魂师需要了解人间各种形势和情况,需要体会人间疾苦,有时必须去调查工作对象生前的情况,所以就必须和人间有往来,而散落在各处的降鬼队成员——降鬼师就更不用说了。至于我们在人间的身份问题,不用我们考虑,地府会做安排,每十五年会分批更换一次,因为我们从入行开始容颜便不会改变,十五年换一次差不多。我比较幸运,人间身份一直叫做“白羽”,我喜欢这个名字。当然,我们在人间也有严格的规范,不许违反人间法律(特殊情况除外),不许组建家庭、不许干涉人间事物,不许妨害他人,也不许拯救他人等等,总之一句话,你在人间只是为了工作,至于世人自身的发展变化我们不做干预。其实我一直在想,我存在于人间,肯定会对世人产生影响,比如认识了我的人,尽管我不去管他们的善恶生死,但认识本就是一种影响,只是程度轻重罢了。用一句话概括,就是最小限度的影响,最大限度的工作,就看你怎么把握这个限度了。因此我们在人间的身份都是些无足轻重的角色,比如我,除了有张身份证,有几套房供我生活,便没有工作,没有亲人,生活中可有可无,这便是我。

  好了,不多说了,我继续睡觉了。以后我会为大家讲讲我工作中遇到的各种诡异离奇又不乏感动的事情。

继续阅读:第二章 刘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人不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