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成全与分离
觉音2020-01-06 13:462,253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突然间感到生活的无聊,总是在重复,每天重复着昨天的事,重复着上周的事,重复着上个月的事,甚至重复着上一年的事。两千多年来我就是这样过的,有时都不知道现在是何年何月何日,只知道上班,休息,再上班,再休息。我时不时会收到一些信息,那是我将要帮助回魂的鬼生前的资料。人间的科技在发展,地府也随着发展,现在我们都是用平板电脑接受信息,当然,阴间的网络是独立的,一般不会和阳间混合,所以我的手机也有两部,阴间一部,阳间一部。以前听到消息提示音,我恨不得将平板扔出去,现在早已麻木了,无神地看两眼便扔在一边。但是今天,我的眼睛却盯在平板上久久无法移开,因为信息里出现的是一个熟悉的名字和一张熟悉的脸。

  李欣妍,女,生于××年××月××日××时,卒于××年××月××日××时,死因交通事故,家庭资料……

  她是我在人间认识的为数不多的人之一,也是我的好友张航的妻子,他们去年结的婚。

  我的大脑渐起波澜,时光的齿轮回到三年前,深夜,我一个人游走在这座城市,也许鬼差只属于黑夜,没工作的时候我仍喜欢一个人远离喧闹,找一处灯红酒绿照不到的地方感受夜的深沉,夜使我沉静,孤独使我清晰。远远地,我看见前边江岸栏杆上隐隐坐着一个女人,默默地注视着江水,仿佛在哭泣。是要自杀吧,我心想。尘世的事我不便多管,正要离去,突然一道白影出现在那人身后,我定睛一看,是个溺死鬼,浮肿的身体,湿漉漉的头发一缕一缕搭在头上,他正趴在那女人身后喃喃着什么。不用猜我也知道,这是在找替身,他肯定在给女人低语:跳下去,跳下去……女人是听不见这句话的,但她的情绪会更加低落。

  唉,我轻叹口气,还是走了过去,也许这女人其实并不想死呢。我站在溺死鬼身后,他竟然没有感觉到我,我用手指轻轻点他两下,他回过头本想发作,一看是个鬼差,吃了一惊,又嘿嘿一笑消失不见,只是他那肿胀的大脸上横七竖八的五官着实令我恶心。我摇摇头,正在思索要不要劝劝这女娃,突然感到身旁传来一阵风,只听一声大喊:“干什么!”我竟然被一脚踹翻,抬头一看,只见一男子恶狠狠站在女子旁盯着我,手扶着女子,大声喝道:“你干吗要推人家,想谋杀吗?”女子吓坏了,双手不自觉抱于胸前。

  我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无奈地苦笑:“谁说我是要推她了,我拉她不成吗?”

  “我看见了,你在人家身后指指点点,就是要推!”男子年龄不大,脸上还脱不了稚嫩。

  我摇摇头,摆摆手道:“随便你咋说。”说罢就要离去。

  这时女子开口了,短暂的惊慌过后便是女人特有的歇斯底里:“都别管我,我家里人不管我,男朋友不管我,我和你们不认识,你们凭什么管我!”

  我心里一阵乱骂,合着你们也不认识,现在倒好,你成了见义勇为,我成了坏人,呵呵。

  女子边说边扭动着身体,看年龄也不大,就好像小孩给大人撒娇。男子忙从身后抱住她,想抱她下来。阴差阳错,栏杆本就很窄,女子这一闹,男子这一抱,女子屁股一滑,还真溜了下去,那下边可是涛涛江水啊。男子哎了一声,费力地抱着她,她的身体已经悬在半空。

  我无奈地摇摇头,赶忙去救,一把拉住女子,向下一看,原来是那溺死鬼在作怪,他正拉着女子的一条腿拼命往下拽。我气不打一处来,因为你,我被人误会,现在还想着找替身,那你当初自杀的时候想过现在么?我一个翻身,一手抓着岸边,也悬在半空,对着溺死鬼嘿嘿一笑,他一个激灵,正想逃走,早被我另一只手扭住狠狠扔进江里。然后我向上拖住女子的腿,一个使劲,上岸了。

  “好玩吗?”我也上岸,假装喘着粗气问女子:“你真掉下去,江水现在已经把你肚子撑破了,人都找不到了!”

  女子哇哇哭起来。男子也吓坏了,坐在地上半天不说话。我将他两带到路灯下,找了个座椅坐下来,等二人平复了心情,女子才慢慢道出了原委,原来女子交往了个男朋友,家里人反对,她不顾家里人执意要和男朋友在一块,结果交往了两年,男友却变了心,女子想不过,便坐在江边想一死了之。路灯下,我看清了女子的长相,很清秀,也很单纯,那男子却一直盯着人家看,从他稚嫩的眼神里看出,他动心了。我微微笑笑,也许这就是缘分。我知趣地准备要走,男子追了上来向我道歉,要加我微信,想交个朋友。我想了想,也行吧。

  这男子叫张航,而这女子,就叫李欣妍。他们从此相识,相知,相恋,直到结婚。

  可如今,欣妍却以这种方式离去。

  我回过神,看时间是昨晚十一点多出的事,我那时已经上班,现在是早上七点,我正准备睡觉,看来肯定是睡不了了。我急忙打开手机,果然,张航给我发过短信:欣妍出事了。我拨通了张航的手机,电话那头的他显得很疲惫,我装作不知情,他说欣妍出了车祸,现在在医院昏迷。我洗了把脸,抖擞精神,去了医院。

  欣妍安静地躺在病床上,插着氧气管,浑身是监测设备。张航疲惫的脸上还挂有泪痕,他说:“医生说虽然还有呼吸和心跳,但醒过来的几率很小。”说完便仰起头不愿让泪落下。我拍了拍他的背,安慰道:“没事,一定会醒的。”其实我早就知道,欣妍是醒不过来了,她的灵魂已经去了冥界。

  万物皆由阴阳幻化而成,人也一样,气聚而生,气散而灭,死亡本就是阴阳分离重新组合的过程,在我们看来,阴阳一旦分离不再结合的状态便是死亡。欣妍虽然还有医学上的生命体征,但灵魂已经回不来了,所以也就是死了。

  我在医院陪了会张航便离开了,我不忍看到躺在病床上的欣妍,不忍看到痛苦的张航。他们比起三年前成熟了许多,张航脸上的稚嫩早已不见,欣妍也早不是一有挫折便寻死的女孩,命运成全了他们,也分离了他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人不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人不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