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同学聚会
觉音2020-01-10 02:152,071

  余菲的这次同学聚会我感觉更像是相亲,单身的女人自然最受欢迎。其实来的人并不多,毕业后整个班留在这座城市的有一半,这次也只来了这一半中的一半,就那么十多个人。余菲的到来在男人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但当他们看到余菲身后的我时,都大为失望,纷纷投来敌意。我只好微笑着装作若无其事。

  也许同学聚会永远是成功者的聚会,来的都是些过得还不错的,或者自认为过得还不错的。所有人中最炫耀多彩的便是一个叫周晓阳的男人,余菲悄悄告诉我他是一个富二代,家族资本雄厚,在本市都是排前几名。这个周晓阳浑身名牌,不管是发型还是穿着在灯光下都闪闪发光,他侃侃而谈,似乎对每个人都很热情,但他的谈吐却好像总是在炫耀着他家的财富,好像自己就是那么高人一等,听说同学聚会他就是发起人之一,而费用也全由他出。

  其实在我第一眼看到周晓阳时,我便沉下了脸。尽管他衣着华丽,神飞气杨,但他的脸隐隐发黑,整个身体也被一层黑气所笼罩,这说明这段时间他身边有脏东西存在,而且很可能是厉鬼之类的。我四下看了看,所幸这个会场并没什么污秽。

  余菲是周晓阳最为关注的人之一,而我自然也就成了他的眼中钉。

  他晃动着酒杯,斜着脑袋看着我,脸上挂着挑衅的笑容:“余菲可是我们的班花啊,哦,不,是校花,你可真——幸——运!”“真幸运”三个字拉得生长,说着举起酒杯向我示意,我也笑着端起了酒杯。他继续说道:“请问你在哪高就啊?”

  我打着哈哈说道:“就是在公司里做个小职员。”

  他更加歪着脑袋道:“公司里的小——职——员?”

  余菲这时发话了:“哦,他的工作具有保密性质,不便多说。”

  周晓阳立马接话道:“保密?难不成是特工?”脸上却显然一副嘲讽的笑容。

  我呵呵笑笑,说道:“不是不是,我这样的就是给人家跑腿的。”

  还是余菲机灵,马上转移话题:“唉,晓阳啊,我记得上学时你对葡萄酒就有研究,这次的酒也是你选的吧,不错哦!”

  这可激发了周晓阳极大的兴趣,便滔滔不绝地说起来。余菲偷着向我使了个鬼脸,我会心地笑了。

  整个聚会,来向余菲献殷勤的很多,我呢也就识趣地给他们留下足够的时间和空间,事后余菲却抱怨起来:“让你来就是替我挡这些的,你倒好,躲在一旁自个清净。”随着时间的流逝,聚会上人们酒越喝越多,话也就越来越多,有的直接说:“只是男朋友而已,又没结婚怕什么,谁都有机会!”这话当然是说的我,虽是背着说但声音很大。我独自喝着酒笑笑,眼睛却时不时看看周晓阳,灯光下他身上的黑气像火焰一样晃动着。

  聚会结束后,周晓阳提出送余菲回家,全然无视我的存在,余菲自然是拒绝了,面对停在门口的豪车,余菲挽住了我的胳膊对周晓阳说:“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们想自己走走。”

  周晓阳只好无奈地说:“那好吧,不能强求你。不过我想请你过几天有空来我家做客,我家新请了名厨师,手艺很好,希望你能来尝尝。”说完看看我,又说:“哦,当然,白先生要来也可以。”我笑笑没说话,余菲说道:“改天再说吧,拜拜。”

  转过街角,我看了看四周没有余菲的同学,便轻轻拿开了还被挽着的胳膊,我偷偷看了一眼余菲,她脸上露出丝苦笑。我知道她在想什么,也知道她为什么要我和她一起来参加聚会,她在同学中不给自己留半点余地,向每个人都自豪地宣示着我就是她男朋友,其实就是想对我表示她的决心。我明白在她对我的每个笑容背后都隐藏着极度的企盼,有时我都不敢直视她的双眼,我很愧疚。我真想告诉她不是她做得不好,而是我不能,如果命运不这样安排,我只是个活生生的普普通通的人,我们只是在无限的轮回中相遇相知,那么我早就倾尽自己的所有来回报她。但我不能告诉她真相,我怕她承受不了,我不愿她见到轮回中她所不知的恩恩怨怨、是非丑恶,我怕她在知道真相后仍不放手,我更怕自己也终会牵上她那双不该牵的手。两千多年来,同样的事发生过很多,每次我都是用同样的方法逃避,或者装傻,或者拒绝,也有过几次我不得已说出了实情,知道真相的她们有的避而远之,有的却毫不在乎。现在面对余菲,万一她获知了真相,我也不知自己是希望她会避开我,还是希望她初心不改。我只能像现在这样,继续做她的朋友,又保持距离,也许有一天她会死心,但如果真是这样,我也不知自己是喜是悲。

  我们走在繁华的街道,夜幕早已降临,繁星点点,星空下灯红酒绿,尽管我不喜欢现代的城市,太过喧闹,但夜色下的街角也自有它的静谧。余菲轻轻地说道:“对不起了,今天让你受排挤了。”我淡淡一笑:“没什么,又不是真的。”她沉默了,低着头默默走路。我真不忍心这样,正想着拦辆出租车尽快送她回家,她却仰起头看了看夜空,叹了口气,仿佛想通了什么事一样说道:“我知道你什么都明白,听过《心墙》这首歌吗?你的心也有一道墙,让我看不明白,我不知道是我做得不好,还是你本就有一个心结打不开,不过我会坚持,我会像歌里说的那样,为你的心打开一扇窗。”说完她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我,夜风吹过她的长发和衣角,是那样的美。我们就这样静静地站着,她看着我,我看着她,如果此刻我能给她一个拥抱,那一切都完美了。

  可我不能。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葬礼中的蹊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人不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