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主动出击
觉音2020-01-12 01:362,235

  下午,我开着我那辆捷达车和余菲一起来到了西郊。身为鬼差的我为了有些做人的感觉,我还是买了辆车,也没什么特别要求,只要耐用就行。

  这个城市的西郊和南郊一样有钱人居多,这里有句流传很广的话是西贵南富,西边住的多是些有身份地位的人。正如周家,已经不能用别墅来形容了,若规模再大点可以称为庄园。当我把捷达车开进周家时,看着周晓阳那副轻蔑的表情我心里很满足,他不就是想以他的富贵刺激我吗,呵呵,我倒要让他看看,我就是个开捷达车的,可身边的美女就是“我的”。想到这,我竟不由得笑了,看来鬼差也有不可告人的心理。

  下了车我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里依山而建,周围的建筑稀少,每户本就较大,户与户之间距离很远,放眼望去,只能远远看见偏东边还有座别墅。周晓阳热情地迎接我们,身后跟着个男人,看样子应该是管家。我们走过园林,进入了正北边朝南的别墅。

  我在别墅前停下看了看,这里绝对有鬼魅存在,我能感觉到有股巨大的力量包围着这里,别墅的上方晴空万里,但却有团和周晓阳身上一样的黑气弥漫在别墅四周,身为鬼差的我都感到阵阵压抑。我偷偷折了片左臂上的柳叶,轻轻扔了出去,这是我放的路引。

  其实早上和余菲分开后,我便去找了长孙逸茗。我向逸茗说了情况,并请他做外应,我去赴会,然后会放路引给他,若真有什么事他便来接应。逸茗听后笑着说:“我可只管降鬼哦,情敌我可不能帮你解决。”

  整座别墅是中式风格,古朴的装饰却透露出主人的高贵豪华,这与周晓阳身上的那种效仿西方绅士的风格却有点不搭调。面对这样的豪华,我却浑身觉得不自在,从我踏进这里的一刻起,我就知道这里存在的可不是个小货色,整个屋内的黑气更加浓重,这不单单是厉鬼之类的散发出的黑气,更有股邪气充斥在四周。这个世上并不只有鬼这一种污秽存在,还有很多形形色色的其它东西,照这里的情况看来,就算是厉鬼,也肯定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厉鬼,甚至说不定是比厉鬼更危险的其它东西,我暗暗紧张,多亏我提前找了逸茗,不然若真有变故,我一个人不一定应付得了。我们参观了这个富家公子的家,我努力表现出一副毫不关心的样子,余菲面对这样的豪华做得很好,她既表现出欣赏,又保持了足够的涵养,也许她的吸引人之处就在于此。

  “这里是我父亲休息的地方,他身体不好,不便见客,不好意思。”周晓阳指着二楼深处说道。我沉下了脸,因为整个别墅的黑气来源就是这里,我能感到有股强大的邪气扑面而来。余菲自然是感觉不到,她忙说:“哦,是我们不好意思,当然不能打扰伯父休息,去别处吧。”周晓阳点了点头,我狠狠地看了他一眼,皱起了眉头,他被我看得很不自然,瞥了一眼楼深处,忙做了个请的手势道:“我们去三楼吧。”他的这个举动使我明白他是知情的,他肯定知道他家有古怪。

  我暗暗思忖,莫非这周家老爷有问题?周家的企业在本市可是知名的,也没听说周家人出过什么事,按说这里被这样重的邪气包围,早就家破人亡了,可周家人上上下下至少看起来都没什么事。难道他们本身就不是人?不可能,如果不是人我绝对看得出来,我虽是一名小小的回魂师,但也是名两千多年的鬼差,还没有什么障眼法之类的能瞒过我,况且他们若真是鬼魅,何必与我这个鬼差打交道,躲都躲不急呢。或者周家在养鬼魅?我暗暗吃惊,若真是这样他们也太大胆了些,这个世上是有些人出于某种目的养鬼,但养邪气如此之重的东西我还是头一回遇到,养鬼好比吃毒药,讲究的是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而这的邪气就是付剧毒药,能有什么问题需要使用这剧毒?周家背后肯定有高人指点,而且不是一般的高人。

  用餐之后,我们在一楼一间会客室聊天,我时刻保持着警惕,时不时严厉地看看周晓阳,这样做其实就是想让他不敢有什么异动。

  “去找一下刘叔,让他把我那瓶97年的罗曼尼康帝打开拿来。”周晓阳对着门口侍立的佣人说道。不一会儿,之前那个管家模样的男人端着个圆盘进来了,盘里摆着一瓶红葡萄酒和三个已经斟好酒的高脚酒杯,他依次将酒杯放在我们面前,然后对我们点头示意便离开了。

  周晓阳又对佣人说:“你们先去吧,我和朋友聊会天。”然后举起酒杯向我们示意道:“余菲,你们不用太拘束,我们老同学难得一聚,来,这可是97年的罗曼尼康帝哦,白先生,一起吧。”我摇摇头道:“不了,我开车。”余菲举起了酒杯说:“他要开车就算了,我们喝吧。”

  之后周晓阳便和余菲聊了很多上学期间的事,我却时刻警惕着,早知道这里这么邪我就不让余菲来了。期间周晓阳时不时劝我喝酒,一开始我没理会,后来却突然一个激灵,殡仪馆那个冤死鬼说他在周家喝酒喝多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后便感觉不对劲,现在这个周晓阳一个劲地劝我喝酒,似乎很是关心,一般主人接待客人,客人不喝酒那肯定要上果汁饮料,起码也要倒杯茶啊,可这周晓阳只是不停地劝我喝酒却连杯水也不上,莫非这酒有问题?想到这我立马端起酒杯尝了一口,不好,果真有问题!我对洋酒没什么研究,但两千多年来,我的灵体早就获得了一项能力——对毒物特别敏感,尽管一般的毒物本身并不能对我造成什么伤害,但我的灵体却能马上感觉出它。在我喝下酒后,我的余光再次看到周晓阳的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我看了一眼余菲面前的酒杯,已经被她喝了一半,不禁皱皱眉,这酒里并不是什么取人性命的毒药,应该是一种迷药,不久后余菲便会昏昏欲睡。这个周晓阳要干什么?我又看了一眼他身后的黑气,他应该不是单单想做一些龌龊之事,说不定有着更坏的目的。我心里快速盘算着对策,决定先欲擒故纵,但余菲这酒肯定是不能喝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人不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人不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