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续命
觉音2020-01-12 20:482,219

  就在我回来的那一刻,整个笼子剧烈地晃动起来,就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左突右撞,周家人吓得直接向后退。我一个翻身站了起来,大喝一声:“长孙逸茗,还不进来帮忙!”

  我的起身大喝着实令周家人吃了一惊,全都张着嘴巴愣愣地望着我,只听“啪”的一声,笼子撞倒了蜡烛,撞翻了香炉,又重重地摔在地上,奇怪的是并没有翻倒,还是立于地面,但却停止了晃动。

  正在周家人惊魂未定时,灯亮了。只见门口站着一白衣人,一手按在墙壁的开关上,一手疑惑地摸着后脑,脸上是令我印象深刻的微笑,他见所有人都望着他,说道:“我看这里有点暗,开下灯。”没错,他就是长孙逸茗。

  短暂的惊恐过后,周晓阳歇斯底里地喊叫:“你们是什么人?你怎么进来的?你怎么会醒来?”我和逸茗没有理会,逸茗径直走到我身边指着笼子问:“就是这东西?”我点点头,他又转过身对着周家人说:“这里面是什么?”惊讶和恐惧过后便是极度的愤怒,周晓阳更加大声地吼道:“我在问你,你们是什么人?”逸茗却淡淡地回应:“我在问你,这里面是什么?”受到无视的周晓阳气急败坏地准备冲过来,这种时候年龄大点的人最冷静,只见刘叔一把抱住了周晓阳说道:“少爷,等一下,先不慌。”坐在轮椅上的老者也平复了心神说:“晓阳,不要冲动。”周晓阳只好攥了攥拳头,气哼哼地看着我们。

  我拉了一下逸茗,向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朝墙壁和天花板上看。他却说道:“我早看见了,又是这种金符。”之前进门时光线暗淡,我只看到墙上和天花板上好像画着什么东西,现在开了灯才看清楚,原来是一道道金符,四面墙壁和天花板,就连地板上都画满了长长的金符,好似一条条绳索将这个房间捆住,金符的样子很熟悉,和之前画于欣妍身体上的金符很像,但不完全一样,好像是威力更加大了些。

  这时老者说话了,他语速很慢,显得很吃力:“两位小哥,这里毕竟是我们家,总得让我们知道你们是什么人,我才能回答你的问题吧。”

  我说:“我们是什么人并不重要,但我们清楚你们在这里搞的什么名堂,这笼里的东西吸人精魄的吧?”

  周晓阳大吃一惊,问道:“你们是警察?”

  “呵呵,当然不是。”逸茗回道。

  我继续说:“你们以前做的事不用我们追究,但我们既然来了,那这种事就不能再发生。你们还是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吧,这笼里的东西你们见过没有?”

  三人互相望望,还是老者说道:“看来你们和那位真人同样是修行中人。”

  这时周晓阳开口了,他问我:“姓白的,你不是已经喝过酒了吗,怎么这么快就醒来?”

  我摇摇头,这小子抓不住重点,现在谈论这个有必要么。还是老者明白,他拉了一下周晓阳,对我说:“这个已经不重要了,看来你们是早就计划好的,对不对?”

  我说道:“您老还是说说怎么回事吧,你们为什么要用这东西吸人精魄?”

  老者叹了口气,沉思片刻说道:“我早就知道是在作孽,哎。”

  那个管家开口了,他想阻止老者:“老爷……”

  “没事,纸包不住火,这两位小哥我看对我们并没什么恶意。”老者打断了他。

  刘叔道:“还是我来说吧,老爷您休息。”

  之后刘叔说出了原委,而一旁的周晓阳却始终忿忿地看着我们。原来这老者便是周氏集团的董事长,他们周家从周晓阳祖父开始创业,到了老者这一辈做到最大。尽管事业兴旺了,钱越赚越多,但周家人却越来越少,老者的两个兄弟先后去世,他的结发妻子也在几年前死了,而差不多五年前,老者也患上了癌症。虽说周家钱多,看病不是问题,但也只能延缓疾病的发展,到了现在,已经是病入膏肓。大约两个月前,就在老者奄奄一息时,周家遇到了一位中年男子,他向周家说了个法子续命,便是吸人精魄。他在周家做了些布置,将这个像鸟笼子一样的东西摆了进来,并要求周家每隔一段时间便要找人来供笼里的东西吸精魄,而老者也借着此时吸入精魄来延寿。中年男人离开时交代过,它吸一半,留给老者一半,但不能吸完,否则被吸的人会立刻死掉。

  “所以你们就下药,让人以为是喝多了酒,几日后浑浑噩噩地死掉,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是不是?”我问道。

  他们不说话了,只有老者叹息道:“哎,作孽啊。”

  周晓阳恶狠狠地说:“该知道的你们也知道了,也该你们说说为什么要来我家。如果你们想报警,随便,你看警察是相信你们的鬼话,还是相信我们周家告你们非法入侵。”

  我没理会周晓阳的威胁,只是对他们提到的那个中年男人很敏感,据他们的形容和墙上的金符来看,很可能和张航遇到的中年男人是同一人,但现在由不得我多想,还有个邪物等着我们处理呢。

  “呵呵。”逸茗笑道:“我们才不管你们的事呢,随你们如何作恶,但我们来了这,这个东西必须得带走。”说着指了指地上的笼子。

  “休想!”周晓阳怒道。

  我沉下脸问道:“你知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果真是什么上仙么?”

  “不知道,也不用知道,只要它能救我父亲就行!”周晓阳又有些歇斯底里。

  逸茗叹了口气道:“哎,无知者无畏啊。这里面的东西可不是什么善茬,说不准现在正听着我们说话,寻找时机反扑呢。”

  刘叔这时也说道:“两位小哥今天若真要拿走此物,我们周家也不会让你们得逞,别忘了,周家可不是能轻易得罪的。”

  逸茗听罢大笑,周晓阳凶恶地说:“笑什么笑!就凭你们斗得过我们周家么!”

  逸茗笑得更厉害了,我也忍不住笑出了声,逸茗强忍着笑说道:“好吧好吧,那就让你们看看这笼子里到底是何物。”说完便停止了笑容,左手亮出短剑,右手飞快地揭开了笼子外的黑布。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舞动的火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人不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