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清冷的大殿
觉音2020-02-21 22:482,245

  其实黑白无常面貌是丑陋了点,但也不是民间流传的那样带着高帽,吐着长舌头,只是白无常确实脸很长很白,瘦高个,黑无常方块黑脸,壮矮个,两人也确实是一个白衣一个黑衣。

  我又急忙作揖。

  “羽哥性情中人,不必在意这些小结。”白无常道。其实这话是说给穆英听的。

  “弄!”黑无常总是简短性总结发言。

  我呵呵笑笑。

  说罢,二人朝我作了个揖,便一跳十步远得下山去了。

  三位大神了,还有两位,是不是都要出来相见。

  这次出来的,却是长宫。

  他步态轻盈,背着手,叫了声:“穆英。”

  穆英急忙转身低头道:“鬼王。”

  “你先去吧,日后再做商量。”

  “是。”

  穆英看了我一眼,化作白光而去。

  又和长宫见面了,四目相对……

  “进殿说吧。”长宫轻声道。

  我们一同进了殿内。

  大殿雄伟高阔,却异常清冷,感觉呼吸都有回音。据说当年长宫入主此宫,拒绝了所有冥兵神差守护,他说清静可以使他冷静,只是在门口留下两位战神,还是冥界二帝要求的。

  殿内深处中央,有一座高台,我能想象长宫立于此处发号施令的场景。高台下左右两边各站一人,便是剩下的两位大神——冷月和转轮。冷月掌管冥界一切日常事务,转轮,顾名思义,掌管生灵轮回。冷月年轻些,三十多岁,生于战国,生前据说是一国国师,和我一样也有两千多年鬼差生涯了,转轮看起来五十多岁,成熟稳重,相貌富态,东汉时人。我突然想起来,这两位平常也是在这座殿内,因为他们管理的事务主要是在冥界,不像黑白无常和穆英,要在阴阳两间行走。

  只听长宫对二人说道:“你们先下去吧,日后再议。”

  两位大神点了下头,转身朝内殿走去,没正眼看我一眼,只是那冷月在转身一瞬间斜睨了我一眼,弯弯的眼睛真如一轮弯月,泛着寒光。

  偌大的殿内,只剩我们二人。

  一个高高在上,却背负滚滚红尘,一个无权无势,却一生逍遥自在,可轮回却将这二人紧紧束缚,无法挣脱,似是二人的每次交集,都是造化的弄人。

  “千年了,你从不踏入此地半步,如今必有要事吧?”还是长宫打破了寂静。

  “私事,但还是由你而起。”我淡淡地回到。

  接着,我便大概向他说了下经过。

  “五行珠……又是因为五行珠。”长宫听后喃喃道。

  “若不是千年前,你将五行珠拿出地府,也不会有今日之事,也不会有人对它垂涎欲滴。”

  长宫不言,只是闭上眼轻轻仰头,似是在回忆万千。

  许久,我问道:“五行珠的事,地府可有人知道?”本来我是想问妲己的事还有谁知道,只怕惹得长宫伤心,便隐去不提。

  长宫摇摇头:“拿走五行珠,已是地府大忌,我自当为冥界竭尽所能,恪尽职守,又岂能将此事诉于他人。”

  “你不是安排了鬼差守着妲……守着她吗?那鬼差岂会不知?”我很想搞清事情的真相,当然要从源头问起。

  “那是我的亲信,况且也只知道有一个她,连是谁都不知情,更何况五行珠?你们和她在天成潭起了冲突,也是那鬼差报与我的。到现在为止,知道五行珠真相的也就只有三人,你、我,还有长孙逸茗。”

  我陷入了沉思,我想以长宫的风格也不会将此事讲与别人,毕竟五行珠可是地府之物。我和逸茗与妲己大战,他迫于无奈只好现身,形势所逼加上真情流露,只能向我们和盘托出,况且这之后他也收回了五行珠。那此事到底如何被人知晓?

  “世间自有高人,精通堪舆风水,也许是有高人看破了天成潭的玄机。”长宫道。

  我想想也是,做鬼差这么久,也遇到一些高人中的高人,前不久欣妍出事时,还不是有个中年男人就是个高手。想到这,我突然灵光一闪,当时不是搞不懂中年男人为何要演一出借尸还魂吗,毫无动机可言,我和他见过面,他知道我的身份,不,是他早就知道我是谁,早就知道张航身边有个我,事后张航是不是又遇到了他,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如果真是如此,那他从一开始就是在为取得五行珠做准备!

  我努力摇摇头,想摆脱无休止的思绪,毕竟这只是我的臆想,尽管我能肯定张航是幕后黑手之一,但还无法证实我其它的猜测。现在最重要的,是接下来怎么办。

  我望向长宫,他仍静静地站在高台之上,此时此刻,不知他有何感叹,毕竟他千年前的选择,造就了如今的局面。我轻声问:“不管到底是何人所为,接下来怎么办?

  长宫长叹一声,背着手,微微摇头:“白羽,莫要被红尘牵绊。”

  我冷笑,你长宫岂非如此?你为了一女人,不,一女鬼,争得鬼王之位,取走五行珠,现在又来告诫我莫被红尘牵绊,真正牵绊的人是你长宫才对。这些话我并未说出口,但我脸上的冷笑和不屑,他应该能看出何意。

  只见长宫轻轻一跃,跳下高台,落地无声,我们双眼正对,再无高下,他轻声问我:“你去过地狱吗?”

  我摇头,不知他想说什么。

  “我心灰意冷之时,就会去每个人的地狱看看。”

  他的话没错,众生业障不同,所感地狱即不同,所谓地狱,即是每个人的妄业所织而成,各有因缘,各自不同。所以长宫称为每个人的地狱。

  长宫继续说道:“我去过八十八地狱,十八地狱,无间地狱,阿鼻地狱,众生在那里,为自己昔日所为,尝受万般痛苦。就连尘世的亲人为其供奉的食物,到了嘴边也会化为火炭,不得入食。”长宫闭上了眼,似是不想回忆起这种种。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每次去,我都会朝拜地藏王菩萨,每个人的地狱里,他都在,为地狱众生讲经说法,为一个个苦难的灵魂送去甘露。他对我说,所谓的业障,即是虚妄,众生执迷于虚妄,由妄因生成妄果,再在这地狱里感受苦难,如若放下虚妄,放下妄念,便会化地狱之火为清凉。”

继续阅读:第五十六章 等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人不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