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冲突
觉音2020-06-09 06:372,177

  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溢出的那点在杯里打转,缓缓从顶端落下,人世间的恩怨情仇、酸甜苦辣,就如这杯中残羹,慢慢在风中消散,本以为早就散尽,回头一闻,余味犹在。

  这里的人短短几十年寿命,阴差到前,丝毫不觉,喝着悲欢离合,饮着生老病死,一个个看似疯狂的灵魂背后,都是一颗颗孤独的心。而我这个“活”了两千多年的鬼魂,却不知何时是头,人死为鬼,鬼死又为何?

  阴风依旧,吵闹依旧……

  不远处,慢慢走来几个嬉皮笑脸的小伙,一路打打笑笑,来到冷面摊坐到我们旁边一桌,其中一个男人手抄着兜,猥猥琐琐走到寡妇旁,点根烟道:“丫子,和以前一样。”说罢,点了烟的手竟掐了下寡妇屁股。一行人哈哈大笑,对着那男人喊道:“人家都当妈了,还丫子呀,哈哈哈哈……”

  那寡妇也不恼,也许生活的压力只能使她强作笑颜,边下着面边说道:“明白,张哥!大碗冷面加生啤,隔壁脆骨排骨牛肉全上。”说完又对着隔壁烧烤摊喊道:“李哥,老规矩。”一旁的烧烤摊老板也应和着:“哥几个来啦?马上烤,全肉!”

  我摇摇头,斜眼看了那“张哥”一眼,只见他印堂发黑,两眼无神,空有一干瘪的躯壳,外强中干,也许纵欲过度,身体早就被掏空。

  白无常抿口酒冷笑道:“即便不大限将至,也要行凶险之路。”说的自然是这张哥。

  接下来,我们身边更嘈杂了,新来的那伙人吵吵闹闹,看来是在哪喝了酒过来的,全都偏偏倒到,脏话淫语不断。

  黑无常皱皱眉,很是反感,白无常也没了笑容,端坐着身体。这两位爷生前可都是正义凛然,自是见不得这种市井混混。姜宇也算机灵,忙对二位爷说:“要不我陪二位爷去别处转转,我们换个地方继续喝?”

  白无常一摆手,对着姜宇微微笑道:“不用,看看。”

  黑无常一口喝尽杯中酒,也道:“善恶自有报,看看。”

  我暗暗感叹,这两位爷酒量太好,一杯接一杯,晕都不晕一下。

  我看了眼不远处的勾魂师,他们仍静静伫立,目不斜视,举着招魂幡,似是世间一切喧闹都与他们无关,只等那灵魂出窍,勾着便走。

  “啪”,酒瓶狠狠砸在我们身边,碎作一地。我忙转头,却见旁边桌一男人恶狠狠对着我们道:“看看?看什么看?什么报应?老子让你知道什么叫报应!”

  原来这种地摊本就不大,两桌之间空隙很小,黑白无常和姜宇的对话不巧被听了去,才有的这一幕。

  姜宇一愣,忙看黑白无常一眼,二位爷仍端坐不动。他看我一眼,我明白他的意思,鬼差不好理会世间繁事,况且若惊着这两位大爷,也不好收场,他也不好劝说,只能指望我。

  我摇头笑笑,倒不是笑姜宇,只是笑那男人的无知,这可是黑白无常啊,一挥手,你的魂就飘了。但也只好对二位爷道:“要不,我们换个地方?”

  黑白无常还没搭话,那伙人已开始吵吵起来。

  “咋的了?”看起来是大哥的男人问道。

  “咒我们!”摔酒瓶的男人答道。

  “吃豹子胆了!”另一名男人喊道。

  只见调戏寡妇的那男人站起身,两步走到我们身边,随手抄起一啤酒瓶,指着我们问道:“谁咒的?谁咒的?”

  烧烤摊、冷面摊渐渐安静下来,都观望着我们,两个摆摊老板有些着急,怕影响生意又惹出事端,烧烤摊老板急忙过来劝道:“大哥,都老熟人了,喝酒喝酒。”

  男人却朝烧烤老板喊道:“滚,你算老几!”接着继续大叫道:“谁咒的?”

  我们都静静地坐着,黑白无常更是气定神闲,只是那姜宇稍有些着急,我也能理解,他自是不想让二位爷在他们地盘惹上事端,忙起身,压低了男人举着酒瓶的手,笑呵呵道:“大哥,误会,误会。”

  男人更是嚣张,借着酒疯把姜宇推到一边,又是一声“滚!”

  姜宇皱起眉,右手攥了把拳头,又慢慢放开,依旧笑呵呵说道:“大哥,今晚几位大哥的酒我包了,也算交个朋友。”

  “看不起我们?”摔酒瓶的男人也站起身,指着姜宇道:“谁要你包,也不看看我们是谁?”

  姜宇没了笑容,他知道今晚这是碰上事了,躲不过。也不管他和徐安一伙人在这边陲小地搞什么名堂,毕竟是鬼差,堂堂降鬼师,自然不怕这些事,还稍有些正气。只见他沉下脸问道:“赔礼也不是,掏钱也不是,那要怎样?”

  一伙人稍一愣,也许是没想到姜宇竟如此不惧,全都站起身,恶狠狠对着我们。

  冷面寡妇一见这场面,急忙跑到女儿身旁,带着小女孩走进街边小铺,交代女孩待着不动,又急急跑过来,嬉笑着拍了举酒瓶的男人一下道:“张哥,咱喝酒,不跟他们一般见识,好酒好肉给几位哥上齐。”说着就要拉男人坐下。

  男人转头色眯眯对着寡妇道:“不急,办了这几个,哥就陪你喝。”说罢又对着我们吼道:“几个土包子,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地儿?”

  我有些不耐烦,这几个光在这吼,倒是动手啊。我看了黑白无常一眼,黑无常圆睁双眼,手握酒杯,白无常拉下脸,见我在看他,无奈一笑。我以前听过黑白无常的事迹,很久以前,地府管理还不是这么严格,这两位爷常在世间打抱不平,这要换做以前,估计他们早就教训这几个小子一顿了。

  我摇摇头,对着那几个男人冷笑道:“谁的地儿?上有苍天,下有幽冥,天地之间,你说是谁的地儿?”

  几个男人骂了声娘,操着东北腔,各种脏话喷涌而出,其中一个掏出手机打电话叫人。我又摇摇头,丫的,都没胆动手啊。

  两千多年来,我认识的朋友有很多也是这种痞子形象,但都是敢作敢当,雷厉风行,对这种自以为是英雄好汉,其实狗屁一个的存在我真不屑一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人不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人不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