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半夜窃失马斧打千面狼
金鹏2019-12-16 14:492,194

  对此,白胜早有定计,只是他不知,他招惹的龙,是地头蛇压不住的龙。

  晁盖见到掌柜进来,吩咐晁义看坐,晁盖喝了一口茶,也不着急盘问,与掌柜拉了些家常,使掌柜放松了警惕。

  “掌柜的昨天可听到什么动静?”晁盖随意问道。

  “动静?不曾听闻,昨儿早早便睡了。”掌柜的装糊涂道。“客官可是有什么事?”

  “昨晚我们的马匹被人盗了,不知掌柜的知不知情。”晁盖看似随意的说。

  “什么?竟有这等事,这些贼人当真该死,只是这件事咱也不知,客官不如报官吧!”掌柜义愤填膺的说道。

  只是这掌柜说话时候,声调不自觉的调高,肩膀微耸,眼神像是极力表现着什么。

  晁盖前世是一名缉毒警察,深刻的研究过犯罪心理学,掌柜此时的动作,正是说谎的表现,晁盖已经可以确定,马匹的丢失和掌柜的脱离不了关系。

  晁盖朝糜胜使了个眼色,糜胜当下便醒悟过来,抓起那玄铁大斧,便往掌柜边上的桌上砍去,直将那木桌砍得四分五裂,糜胜怒目圆睁,大喝道;“该死的蟊贼,还敢给爷爷装?说,你把咱的马匹都藏到哪里去了!”

  晁盖也拍案而起,厉声呵斥道;“快说,我那二十几匹马都在哪里!”

  这糜胜长得凶神恶煞,恍如张飞在世,这一声呵斥之下,这掌柜的心中发虚,一晃神便道;“哪有二十几匹,只有十三匹……”

  这才开口,掌柜的便意识到不对,说漏嘴了,随即便止住了嘴,愣在当场。

  “果真是你,快说,你将马匹都带到哪里去了!”晁盖冷笑一声,说道。

  “不错,快快从实招来,否则爷爷我一斧头劈了你!”糜胜瞪着那铜铃般大小的眼睛,脸上横肉一抖,看上去凶悍无比。

  “这……”掌柜的眼珠一动,叹气道;“也罢,咱认栽,咱带你们去。”

  这掌柜的详装恭敬,领着晁盖几人便往客栈外走,刚出房门却偷偷朝迎面楼下打扫的店小二使了眼色。

  “好汉,就是这儿了。”掌柜的将晁盖三人领到了城外的一处荒僻处,那掌柜满脸堆笑,

  指着前面一栋茅草矮屋说道。

  “前面带路!”晁盖早察觉这掌柜的有问题,不过这三人艺高人胆大,也不畏惧什么手段。

  “好咧,虎子,人来了!”掌柜的冲着草屋一声大喊,霎时,草屋的大门便被人从里头一脚踹开,四十余名提着长刀的大汉乌泱泱从草屋内翻涌出来,掌柜的见状,连忙朝着人群跑去。

  晁盖冷笑一声,却也不做阻拦。

  跑到人群中,掌柜的顿时便有了底气,张狂的笑道;“嘿嘿嘿,你们这几个该死的鸟人,马就是爷爷盗的,你能奈我如何?也好叫尔等知晓爷爷的名号,爷爷乃是千面狼白雄,死在爷爷手下,也不算辱没了尔等!来啊,给咱砍了他们!”

  四十多名手下拿着长刀木棍便扑杀过来,晁盖、糜胜几人,那个不是武艺高强之辈?几人冲入人群,与那些喽啰混战起来,晁盖夺了一把长刀,在人堆中拼杀,一刀一个,真如砍瓜切菜,而那糜胜,手中一把八十斤中的开山大斧舞得“呼呼”作响,那个能挡?不多时,便杀得一众喽啰胆颤心惊,纷纷败下阵来。

  掌柜白雄见晁盖几人如天神降世,魔王重生,已是被吓得两腿发软,扑腾一声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几位好汉,小人上有老……”

  糜胜走上前,将大斧一横,架在那白雄肩上,八十斤重的大斧,差点将那白雄压趴在地;“哼!你这腌臜货,快快从实招来,瞎了你的狗眼!你可知这是何人?这便是那人称当世孟尝,山东关羽,义薄云天的托塔天王晁盖,晁天王!”

  “什么?”白雄大惊,晁天王的威名,这曹州境内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他明白自己这是踢倒铁板了,也不敢在耍什么花招,便将马匹的去向一一招来。

  原来,这十几匹马全被白雄连夜送往登鼓山上,买给了那盘山龙张新。

  “天王爷爷,小人都交代完了,不知……能否饶小人一命?”那掌柜白雄战战兢兢的说。

  晁盖不带丝毫感情的说;“我听说居陵县有三恶,恶虎恶龙与恶狼,你既是三恶之一,岂能轻饶了你?糜胜兄弟,打断他双手,叫他不能在为恶!”

  “好嘞!”糜胜一听,顿时呵呵一笑,举起斧柄,使力往白雄双臂砸去,只听一声嚎叫,白雄疼得晕了过去。

  回到客栈,晁盖几人回到客栈,拿了兵器,便领着十二名护卫,加上糜胜、酆泰,直奔那登鼓山而去。

  这晁盖一行也是艺高人胆大,登鼓山上聚了三四百山匪,晁盖一行不过十五人,却也丝毫不惧,且不说晁盖有万夫难当之勇,糜胜、酆泰有降龙伏虎之力,单是那十二护卫便个个能以一当十,自然是不惧一群乌合之众的。

  登鼓山离此地不过十里,一行人很快就走到了登鼓山山脚下。

  这登鼓山丛林密布,高山险峻,实在是易守难攻之处,难怪这盘山龙张新能在此逍遥,连官府也不敢过问。

  “嘿嘿,又有架打了,哥哥,待会让俺冲前头,俺非得把那张新的头给砍下来,俺倒要看看他是龙是虫!”糜胜摸了摸手中的斧刃。狂热的说道。

  “糜胜兄弟莫要冲动,待会还是听哥哥吩咐。”酆泰在一旁劝说道。

  “不错,糜胜兄弟稍安勿躁,咱们先礼后兵,若是那张新愿意归还还好,若是不愿,咱在打上山去也无妨。”晁盖点点头说道。

  一行人走了不远,便有七八个登鼓山上的暗哨从林中跳出来,拦住晁盖等人的去路;“你们是什么人!上山做什么?”

  糜胜脾气最火爆,抢先开口道;“少他娘的废话,快去通报!就说托塔天王晁盖来访,速速将咱的马匹送下来,若是晚了片刻,休怪俺这手中大斧不认人!”

  “托塔天王晁盖!”一听糜胜的话,这些喽啰都是大惊失色。

继续阅读:第6章:横脸和尚崔成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水浒之乱世枭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