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横脸和尚崔成道
金鹏2019-12-16 14:492,170

  晁盖之名,传遍了整个山东,这些喽啰自然也知晓,当下便不敢怠慢,匆匆奔上山去。

  此时那盘山龙张新正与手下一干人等饮酒庆贺,庆贺那低价买来的十几匹马,有了这些马,他们山寨的劫掠范围有可以扩大不少,毕竟马匪可比山匪要厉害多了。

  就在这时,忽听哨子来报;“报!寨主,大事不好了!山下来了一伙人,约莫有十三四个,为首的自称是托塔天王晁盖,说是要寨主速速归还马匹,否则就要攻上山来。”

  “什么?托塔天王晁盖?”张新一听,惊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归还马匹?难不成那马匹是晁盖一行人的?”张新来回走了两步,自言自语道。

  “大哥,怎么办?我听说那晁盖武艺非凡,在江湖上的名声大得很,这马匹还是不还?”张新手下的二寨主,焦面鬼贾元担忧的说。

  “还?还个屁!他晁盖有些本事,咱盘山龙也不是浪得虚名,来人,点齐人马,随我下山,我到倒要看看这晁盖是不是真如传闻中那般。”张新一声令下,手下喽啰纷纷行动,不多时便聚集了两百多号人马,浩浩荡荡朝着山下奔去。

  不多时,晁盖便见到了来势汹汹的一伙人,为首的身长八尺,铁面虬髯,虎背熊腰,手中提着一杆长枪,端的是威武不凡。

  晁盖知道,此人便是那盘山龙张新了。

  同时一母所生,两人简直天差地别,那癞头虎满头疖癞,容貌丑陋,身长也不过六尺,武艺更是稀松平常,如何能与这张新相比?

  “那位是晁盖?”张新走上前,目光扫视了一眼,朗声说道。

  “我便是!”晁盖走上前,应声回到道。

  张新打量了一眼晁盖,只他器宇轩昂,相貌堂堂,立在眼前恍若一尊天神,不由得高看了一分,心道;这晁天王果然不凡,一般人怎能有这样的气度!

  张新雅不愿与晁盖交恶,索性便想着来个死不认账,于是抱拳行礼道;“早闻晁天王乃是难得的英雄好汉,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不知今日天王来此为何?”

  听到这话,晁盖冷笑一声,张新这是明知故问。

  晁盖却还是拱手回理道;“哪里哪里,张兄弟也是威武不凡的好汉子。今日我上山来不为别的,只是为了那十几匹,还请找兄弟归还我等马匹,晁盖感激不尽。”

  这张新乃是贪婪之辈,吃到嘴里的肉怎么可能吐出去,当下便开始装糊涂道;“晁天王找马怎么找到我这里来了,我这山寨又不是马厩,怎么会有晁天王的马呢?”

  “直娘的,你这浑球,还给老子装蒜?那白雄都招了,你还有什么可说?速速将马匹换来,否则,休怪爷爷的斧头不长眼!”那糜胜乃是个火爆脾气,看张新这般装蒜,哪里还能忍,提起斧头便是痛骂。

  张新眼睛一眯,冷笑道;“我若是不还呢!”

  张新自信,晁盖等人,总共不过十五人,而他却是领着二百多手下,这晁盖能奈他如何?

  “找死!来来来,爷爷今天就送你下地狱,好让你与你那死虎弟弟团聚!”糜胜大怒。提着大斧便要冲杀过去。

  “什么?你说我弟弟死了?是你们杀的?”张新一听这话,顿时面色一沉。

  “不错!你那劳什子弟弟是不是叫什么张觉?欺男霸女,为祸一方,让俺们一棒子敲死了!”糜胜哈哈一笑说道。

  这张觉是张新唯一的亲人,平时对他宠爱有加,听到弟弟被人杀死,张新哪能不怒,一声大喝,便冲杀过来。

  “晁盖,今日我宰了尔等,用尔等的头颅,告慰我弟弟在天之灵!拿命来!”

  “来得好!”糜胜一声大喝,手中拿着开山斧迎了上去。

  这张新是使枪的好手,手中一杆长枪舞得精妙异常,然而在晁盖看来,这枪法还是有些稀疏平常,论枪法,整个大宋朝能叫得上名号的,也唯有林冲、董平了,对这两人,晁盖早有向往之心。

  张新与糜胜两人交战在一起,两人你来我往战了二十个回合,然而糜胜的勇猛其实这张觉能比的,他那双臂足有千斤巨力,八十多斤重的开山斧,在他的手里舞得虎虎生风,不出三十个回合,张新便已经吃不消了,反观糜胜,却依旧气定神闲,连呼吸都没有什么变化。

  “贼子,死也!”糜胜战至三十个回合,糜胜抓住了张新的破绽,一声暴喝,卯足了劲,一斧劈下,张新手中的长枪被这一斧劈落,连虎口都被糜胜的巨力震得发麻。

  “不好!我命休矣!”

  兵器一落,张新便知,自己要交代在这里了,只见那糜胜再度发力,一斧朝着张新脑袋砍来,张新瞳孔一缩,眼看就要死在这大斧之下。

  就在这时,林中突然飞来一柄禅杖,将糜胜的斧头撞开,暂且保下了张新一命。

  “住手!”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那树林中突然跳出来一名壮汉,脑袋锃亮,身穿灰色僧袍,做和尚打扮,却全无半分慈善,反倒是满脸横肉,目露凶光。

  “阿弥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几位施主何必致人于死地?”那和尚对着晁盖等人行了一礼,说道。

  晁盖正寻思着眼前这人是谁呢。水浒中有名的和尚并不多,最著名的便是那花和尚鲁智深,可这和尚并无刺青,自然不是鲁智深。

  “崔大师!救我!这几个贼人不由分说便来攻我,实在是那凶残恶人!”没有谁想死,张觉看到这大和尚,宛如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连忙喊道。

  崔大师?原来是他!

  晁盖当下便明白此人是谁,生铁佛,催成道。这催成道也是水浒中小有名气,虽然是和尚,却心狠手辣,身上业障无数,后来才被鲁智深在瓦罐寺杀灭。

  “你是何人,胆敢阻俺!”见张新被人所救,糜胜大怒,眼看就要持斧相向。

  “贫僧催成道,见过诸位施主。”生铁佛催成道作了个揖,接着说道;“天王慈悲,这张新是我一位好友,还请天王饶他一命。”

继续阅读:第7章:逃之夭夭催成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水浒之乱世枭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