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成绩
北夏2019-11-05 17:034,861

  中考后的暑假对我们来说,有些幸福,我们把所有时间都丢在了篮球场,假期的快乐几乎快让我忘记了我参加过中考这件事,那时候我们才刚刚开始学习打篮球,对篮球这项运动有着偏执的热爱,卜水尽管在学习上天赋不高,但在运动上却展现了比较过人的天赋。大家都是一起接触的篮球,可他的技术远比我好,总是赢我饮料喝,跟他打球我是没少交学费。

  在我们这个半城市半农村的城乡结合部,以前为贸易需要搭建的一个菜市场。不知道哪位英明的镇委成员在菜市场里安装了一副篮板。这一举措让我们这片篮球场地远近闻名。因为这算得上是附近十里八乡唯一的“室内篮球馆”了,一到晚上这里总是”人满为患”,大人们闲来无事总爱聚堆看年轻人打比赛,时常自己手痒痒了也上去玩两把。

  虽说初三就开始接触篮球,但过得几乎是不放假的生活,所以也没有太多的时间打篮球,现在难得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敞开了玩,所以我们还不拼了命的玩,每天都会在固定的时间段去篮球场,雷打不动的那种,非要把初三被用来补习的篮球时间,统统给补回来。不学习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总有“爱关心”下一代的好事长辈,在刚出成绩的时候在球场上“关心”,听说中考成绩下来了,你们都考上泉中没?

  在这个篮球场乃至整个镇上人们判别学习好坏的标杆是唯一的:那就是有没有考上重点高中“泉城第一中学”每一年当人们津津乐道的讨论完6月25号的高考成绩时,中考成绩又很给力的接住了高考成绩的余热,让大人们聚堆的“东家长,西家短”,得以更丰富的话题。

  平日里负责打扫菜市场的杨大爷,嘴里叼跟“猴王”媚笑颜开的看着正在打球的我们这一伙人。就缓缓的“关心”了那么一下大家。

  我目光瞅卜水的一瞬间,球场上就只剩了我跟卜水,刚才还4v4呢,底下排着队等着接波呢,可就这一句话,能量比的上导弹了。

  “一群没出息的东西,打完回去查成绩不一样啊,搞得都以为自己能考上一样”发怒的卜水对着那群光膀子披着衣服,着急忙慌的背影喊道。

  “得!咱两斗牛呗”我也无奈道。

  “你两不着急回家查查成绩怎么样啊?”果然看热闹的从来不嫌事大,不恶心一下年轻人,誓不罢休。

  “500分重点班,都查过了。”卜水没好气的回应着。

  噗!我听到这个分数实在没忍住。

  卜水自己也没忍住笑了。无趣的大爷没有讨道多少乐子,泱泱的叼着还剩的半截猴王,摇着扇子继续坐在了他的摇椅上,收音机开的巨响。

  玩的人都走了,剩下我两心里也毛毛的,没多大兴趣再玩下去,斗了十个球就匆匆回家了。

  夏天的天气说变就变,刚才还骄阳似火,瞬间就乌云密布了,紧接着滂沱大雨就倾盆而下了,幸亏脚底溜的快,要不妥妥的落汤鸡。

  我赌卜水回家跟我一样,管他打雷下雨呢,第一件事肯定找爸妈要手机,然后一个人偷偷的查成绩。

  那会网络不像现在这么任性,引领中国科技潮流的还是“诺基亚、摩托罗拉”,更何况在我们那里有网络你也不一定查得到,那时候有一档比较火的电视频道,我们叫“点播台”就是电视屏幕右上角一串“豹子号码”的电话,你打电话可以任意点播节目的那种,有流行mv、动画片、电影、、、总之呢,是应有尽有,只要你舍得花电话费拨打点播。

  听说挺贵的,屏幕上没人点播时它就一首马天宇的“该死的温柔”循环播放它的选择目录,以供大家选择,在这种不要脸的循环模式下“该死的温柔”成了我第一个学会的“流行歌”。偶尔它也换口味让大众尝尝鲜,听说有时候火爆的电话都打不进去,我对这种事情是“嗤之以鼻”的,认为脑残才会做这种事情,尽管我自己也经常守在电视前面沾这种“脑残”的光。

  事实证明,你脑不脑残有时候还真不是由你自己决定的,因为你有可能被强制脑残了。点播台强大的业务能力霸气的接手了中考成绩查询这项业务,我要么去学校查成绩,要么按人家的中考成绩查询号码老老实实给人家打过去。

  相信很多人都是选择了打电话,因为这种操作不论成绩好坏自己的脸面都可得以保全,你说你个成绩经常掉尾巴的,你屁颠屁颠的跑去学校找老师查成绩,估计老师都得佩服你,为了避免听到“你自己什么情况你不知道?你觉得你考得怎么样?”等等那些学渣专用话以及专用语气、专用表情。这群花钱的主流群体是学习成绩中游水平以下,简单点说:你觉得考不上“泉一中”的都算,所以点播台是我们的不二选择,我相信那些学霸级别的肯定是在点播台查完成绩后,才跑去学校看的成绩单,为的估计就是老班那张谄媚的脸跟那点恶心的夸奖。

  雨是越下越大,我是越打越心急,可越是着急越是打不进去,总是在占线,我着急的双手握着手机瞪着天,打不进去总得怨点什么,那就怨天喽,无聊的看着门外的雨水顺着路沿往前冲,一脸的无奈,心里正发慌呢,我就看见蹬双拖鞋的卜水打着雨伞踢着水进我家来,偷偷摸摸绕过我爸妈房子,直接来我房间。

  “怎么样?查了没,你啥情况?”卜水看起来比我还着急知道我的成绩。

  “查了,500分”

  “去你大爷的,500分你至于刚才那副死鱼脸,说真的到底咋样?”卜水愣了一秒,就爆出了他的口头禅。

  千万不要以为卜水很关心我,那纯属扯淡。我两一直学习成绩半斤八两,我也就比卜水强那么一丁点儿。从小到大,这一片倒是有那种别人家的孩子,就年年拿奖状,品学兼优的那系列。可无奈我两就喜欢我互相比较,两家大人也喜欢比较我两,所以只要我两的成绩相差无几,哪怕就是倒数第一回家挨揍也无所谓。所以历来考试,卜水都很“关心”我的考试成绩。我现在都没想明那天我两是怎么想的,两个学渣竟然那么紧张中考的成绩的好坏。

  大概人就是这样吧,尽管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但是心有不甘的报着那么一丝希望,那怕是绝望,也还是希望亲耳听到那最后的判决。

  “没呢!电话打不进去,你查了?”

  “没,这不找你来了,一起查,一起查”

  经过我两坚持不懈的两个手机不停的拨号,终于打进去了。

  “您好!欢迎您致电泉城市中考成绩查询系统,请在嘀的一声结束后输入您的准考证号按♯号键结束”。

  准考证号为0511165894的考生,您的中考成绩为:数学108 语文96 英语76 理化98 政史81 总分459分。

  “我曹,你他妈没输错准考证号吧?这是你成绩吗?”卜水眼睛瞪的跟牛眼睛似的感慨着,一脸的不相信,完了,完了,打死我也考不下这分数,历史上也没这记录啊”别说卜水我自己也楞住了,这算什么?超常发挥?可这也太长了吧!

  我这才反应过来,当然不能表现的太过于兴奋,因为卜水同志还“生死未卜”呢。

  “到你了,打吧”

  “我要不,还是不查了吧?”

  “放屁,迟早的事,来吧!”我拿手机递给了挠头的卜水。

  在我身上的奇迹没有出现在卜水身上,卜水总成绩400分,泉一中的分数线参考往年分数线不太可能低于420分。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尽管我们都以学渣自居,尽管我们都早已经选好了技校,可那是一起,可现在情况要发生变化了。这不在我们计划的范围内,我等来的是奖励,而卜水却是真真正正的判决。

  “你他妈还是牛啊!这成绩泉一中没跑了啊”卜水真诚祝贺我,可我还是出了他的强颜欢笑。

  “没事,大不了我不去了,多大点事儿,好兄弟就得一起混,放心,我跟你一起去技校。”这是我能想到唯一缓解当时氛围跟安慰卜水的话。

  “说什么呢?都考上了干嘛不去,脑子有坑啊,你说不去,你不怕你爸妈卸了你狗腿啊?”

  “我觉得咱两是不是有点自大了,人分数线还没出来呢。咱两就在这里YY,感觉、、、”

  “哈哈哈哈,也是哈,哈哈哈哈,行了,不说了。我回家了啊,下午找你。”

  雨小了很多,但仍然淅淅唰唰的下着,望着卜水离开的背影,我竟然第一次因为考得成绩好而有些难过。

  我把成绩告诉我爸妈,他们激动的差点没哭出来。我妈高兴地当即让我爸冒着大雨去买菜,而我爸竟然没有片刻的犹豫,拿了雨伞就冲进了雨里,全家因为我的成绩决定立马改善伙食,我特能理解爸妈的心情,因为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他们这个儿子竟然能考上高中。一直在担心这个暑假结束后我的前程问题,现在,二老心里的石头终于算是落地了,我妈激动的边做饭边絮叨着要去庙里还愿。

  我只能功臣一般的坐等着吃饭,同时在想该怎么面对卜水,考了个好成绩,竟然让我有了一种深深的负罪感。老觉得自己不仗义,有点对不起卜水,可这真的怪我吗?

  在我一直深深的愧疚时,卜水一身丹佛掘金队的3号球衣,就摇摇摆摆进我家来。

  “go go go ,巴斯尅特保!,巴斯尅特保!”

  我差点没感动哭。没事了?我心里大大的疑问。

  “别奇怪了,泉一中我也去。哈哈哈哈。”他一脸得意的笑

  “嗯?”

  “我爸说了,我成绩还可以,这成绩能上泉一中了。我爸都说了,你说这还能有什么问题啊?哈哈哈哈哈”

  哈,结合他的分数,我瞬间就明白了,凭他家殷实的家境以及我卜叔的人脉,泉一中差个几十分应该不算什么问题,有个叫“money”的东西足以弥补那成绩上几十分的差距,厉害点,上百分,也没问题。这样看,卜水已经成功的为我卜叔省了好大一笔钱了,那还有什不满足的呢。后来我才知道这群人还有个合情合理的名称叫:“补录生”。

  只要还能一起混,我才懒得管他是怎么进的泉一中,我就算,万一差个几分,分数都考这样了,我家老卜怎么滴也不会让我再去技校了。

  分数是出来了,我们也有把握去一中了,可录取线我们还不知道啊,能不能最后上重点高中还取决于这道黄杠,能为我们家老卜省的钱,该省还是要省的,毕竟我家老卜可没我卜叔那么财大气粗。

  烈日暴晒,在我的生拉硬拽之下,卜水才及其不情愿的跟我来到我们镇中,看泉一中的录取分数线,对,这就是重点中学的第一个特殊性,及其懒,它没有电视上别人家学校的什么高大上的通知书,它嫌麻烦,各镇中公告栏一贴白纸算是完成了本学年的招生任务。大概内容就是分数在424以上的包括424于8月15日提前在泉一中交国家规定学费800元,其它住宿费、学杂费等开学之后再上交各班级负责人。成绩介于380~424之间的补录生待9月1日正式开学后,再交取相关费用。

  “相关费用”不愧是重点中学,措辞确实严谨,的的确确都是相关的费用。不过也能理解,总得给发挥失常的同学机会是不是?我看着卜水说道。

  “嗯,确实有因为考试紧张或是身体原因发挥不出正常水平的同学存在,比如我哈,重点学校就是不一样哈,这点都考虑到了,不错不错”看着一脸认真吹牛的卜水同学,我真想揍他。

  “行了啊!相关费用更不错”

  “哈哈哈哈”

  因为中考优秀的战果,这个暑假我就显得格外轻松了,没有人再来过问我有关于成绩的事情,因为在这条街道上消息口口相传的速度相当惊人,还没有半天的功夫,就在录取线还没出来的时候,整条街谁家孩子考上了。谁家孩子没考上,具体多少分,整个街道基本已经全部知晓。

  自从成绩出来后,每次刚出门去打球或者打完球回家,路上总能碰见那么几个长辈,难免象征性的夸奖几句,我也得像个重点生的样子,礼貌性的回应着。

  这一系列的变化还真让我有些不适应,我还是更习惯他们见了我就批评几句的样子,现在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倒让我有些手足无措了,幸运的狗屎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踩的,就莫名其妙的借着这一脚狗屎,瞬间变成了我讨厌的“别人家的孩子”,不过这“别人家的孩子”感觉上还真挺不错的,至少没有闲言碎语再敢提醒我“学点好的,别一天乱混,不务正业”

  考上泉一中我不得不承认运气的成分沾了一大部分,这导致我一直都特别想查查自己的中考试卷,不会是哪位阅卷老师一不小心改错了卷子?又或者是哪个学霸同学脑子短路将名字写成了我的?

  可不论过程是怎样的离奇,结果还是很合我心意呀,意外之喜,何乐而不为?

  为此我还特地总结了一个“卜氏中游定理”。简单说就是“不论做什么,你都要始终让自己的能力处在一个偏中上游的水平,那样的话,在最后的关键时刻,你才有逆袭的可能。”我为自己的不要脸精神深深的自豪着,并发誓要将我这个“卜氏不要脸定理”深刻坚持贯彻在各个领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