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舞扇的公子
花枝舞2019-11-14 12:002,243

  雪飞客栈中

  黑蛋才不管陆怡君中不中意自己,只希望她不要出事。希望她开心,只要看到她开心,自己就开心。

  走到门前,黑蛋轻轻的敲门,低声叫道:“陆小姐,陆小姐,你睡下了?”

  这样反复叫了两次门,里面也没反应,黑蛋心想:“怡君定是这几天累着了,睡的很沉。不如我就坐在门口帮她守门吧。”

  想罢,黑蛋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坐靠在门上,打起瞌睡来。

  正在黑蛋咽着口水,梦到和陆怡君一起大口大口的吃着馒头、烧饼和包子,爷爷没有吃到,大呼小叫的向自己扑过来的时候。

  自己向后飞起来了,有如神界的仙子!轻松避过。

  他正在梦中得意忘形之际。

  门从里面拉开了。

  黑蛋被摔了个人仰马翻,四脚朝天,他面朝天躺着,马上就被人扶了起来。

  他刚想说一声:“多谢”。

  就被人用布条勒住嘴,从背后被人抱住。

  之后,开始被三四个壮汉拳打脚踢。

  他忍着疼从人缝里看到,陆怡君被两个老妈子架着,也用布条勒住嘴,正在挣扎。

  当自己被打得鼻青脸肿、全身瘫软的时候,被人架了起来,向屋子外面走去。

  他头晕目眩之际,脑中跳出一个念头:“爷爷算的还真是准,这个道貌岸然的掌柜,当真不是好人。”

  这七八个人架着黑蛋和陆怡君出了客栈大门,只见一个公子、一张小桌、一把躺椅,挡在了门口。

  一位公子半躺在躺椅上,拿起小桌上的酒壶给自己斟了一盏酒喝下,从小桌上拿起一把纸扇,啪一下捻开,边摇边笑道:“几位,这是要带着我的客人去哪啊?”

  那公子正是独眼的客栈掌柜。

  他穿着一身白色修身,直领对襟长衫,下配白裤白鞋。头发高高盘起,用一只金箍箍着,箍上镶着一个黄金包着翡翠的金包玉。眼罩也是白色的,唇边两撇胡须,一丝不乱,整齐的向两个方向延伸,微微一笑,那胡子就会上翘,看起来十分风雅帅气。

  为首的壮汉一脸凶相,说道:“劝你少管闲事,小心拆了你的店!”

  独眼公子“啪”一声收起扇子,攥在手中,坐起来又给自己倒了一盏酒喝下,依然带着微笑,说道:“呵呵,我劝你还是少做坏事,小心肿了你的头!”

  那凶脸壮汉双手立起,向前一摆,说声:“上”。

  那些身后跟着的阿猫阿狗们,应声怪叫,举着拳头向独眼公子冲了上来。

  只见,独眼公子向后一躺,躲过了前人的一拳,用脚踢中了后面一人的小腹,再借躺椅的惯性,坐起用扇子点向第三个人喉咙。

  这时,第一个人反身过来,又是一拳,独眼公子又躺下躲过,脚下一用力,躺椅转了一个圈,撞在了那人的腰上,把那人撞向了客栈门口,一头扎进那凶相脸的怀中。

  独眼公子笑笑,拿起酒壶又给自己斟了一盏酒,这几个动作,一气呵成,恰到好处,潇洒自如。

  凶相脸一惊,不想在这里遇到了如此高人,抱拳道:“没想到,掌柜的原来是位高人,今天绑的这两人是一双私奔男女,在下受其父母之托方来此。主家怕败坏名声不敢张扬,才命我们夜间行事。在下考虑不周未告知掌柜,还请高人原谅则个。”

  说罢,拿出了一袋银子,双手恭敬的放在门口地下。又说道:“这点意思,还请高人行个方便。”然后一招手,想带着人溜着边走。

  独眼公子,呼的一下站了起来,飞上前来拿着扇子拦住了去路,道:“若是如此,便让他们父母明儿来领人,今夜风高月冷的,别冻坏了主家小姐的身子。”

  凶相脸眉头一皱,说道:“那就照高人说的办吧。”嘴上是这么说,他却从袖子中翻出一把匕首在掌中,向独眼公子刺去。

  独眼公子像早料到一样,侧身躲过,手上的扇子一下打在了凶相脸的头上。

  凶相脸忍住疼,反手又是一刀,独眼公子又侧身躲过,用扇子穗扫过他的眼睛。

  凶相脸吃疼,紧闭双眼大叫一声,乱出了一脚侧踢。

  独眼公子向边上一闪,用手勾住他的脚踝向身后一带。

  凶相脸一下大劈叉的坐在地下,仿佛还伴着一声闷响。

  黑蛋寻思着,这是不是就叫:“瞎扯蛋。”

  独眼公子拿着扇子“啪啪啪”三下,狠狠打在了凶相脸的头上。

  凶相脸捂着眼睛和头,原本粗重的嗓门变得尖细了,求饶道:“高人饶命,高人饶命。”

  独眼公子将一只手背在身后,将扇子啪一下打开,边摇边笑着,对着架着黑蛋和陆怡君的那四个人。

  问道:“你们谁的头上还想尝尝我这扇子的滋味啊?”

  四个人对视一下,齐刷刷的把手放了下来,松开两人。上前架起凶相脸跑了。

  独眼公子抬起脚,勾踢起门口的钱袋子。

  钱袋向长了眼睛一样,飞向了凶相脸的后腰,给他打了一个趔趄,要不是被人扶着,肯定扑在地上。

  边上有人捡起了钱袋,一群人跑的更快了。

  独眼公子不屑一顾,反身上前,双臂穿过陆怡君的面颊,和她脸对脸,眼对眼,解开她嘴上的布条。

  陆怡君没有躲闪,用一双大眼睛与他对视,眉目之间秋波翻涌,含情脉脉。

  独眼公子轻声说道:“抱歉,让小姐在敝店中受惊了。”

  待布条解开,独眼公子向后退了一步,细细观瞧。

  陆怡君双手放在身侧向他行了一个蹲礼,抬起头来,说道:“多谢英雄出手相救,敢问英雄贵姓。”

  由于准备就寝,陆怡君已不再是男人装扮。

  一袭黑发如绸缎一样光滑,披在一只肩上,另一边空着,露出白白的脖颈。

  细长的眉毛如远山一样微微弯着,悬在一双杏核圆眼上,睫毛长长地卷着,随着说话一扇一扇的。

  一张小嘴上翘着,微微开合,露出贝齿,嘴唇被粉白如玉的肌肤,映的红润光泽,上薄下厚,不禁想人让尝上一口。

  独眼公子眼睛真勾勾的望着她,双手缓缓抬起,向陆怡君抱拳一揖,道:“在下姓尚,单名一个衍字(YAN三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异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异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