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独眼的掌柜
花枝舞2019-11-14 12:002,120

  三人抬腿走进客栈,小伙计迎上来牵过毛驴,大喊一声:“贵客一位。”

  黑蛋将独轮车停进客栈,背着爷爷,跟在陆怡君身后。

  另一个伙计迎上来,对陆怡君说道:“这位公子里面请。”眼中仿佛根本没看到黑蛋一样。

  黑蛋也不在意,心道:“哪个地方的伙计都是势利眼啊。穷苦人何必将穷苦人还分成三六九等,互相看不起呢,我黑蛋不会如此,陆怡君更是不会。”

  一路之上,黑蛋一直练着爷爷教的神功,腿力确实见涨,想来他这回没有骗自己,药可能是有毒,但是绝对可以强身健体。

  唯一的负面影响,就是饭量见涨。原来一顿饭只吃二三个馒头,现在一顿能吃二十个。

  还不饱,早就将陆怡君带的干粮也吃完了。

  两人没有像陆怡君一样先进房休息洗漱,急迫的坐在厅里,叫起饭菜来。

  夏爷爷刚开始看水牌,黑蛋就大叫道:“先来十碗面条。”

  等到面条上来,黑蛋又吸又嘬,吃的汤水横飞,满脸都是。

  夏爷爷这几天,和陆家小姐磨破了嘴,是又哄又吓,也没管用。此时只是一边喝着水,一边生着闷气。看着黑蛋那如飞龙吸水似的吃面丑相,也懒得去理他,索性也不看他,开始用自己以前混江湖的眼力观察着周围众人。

  他发现,这家客栈的掌柜,有些古怪。

  那掌柜看上去三十岁上下,留两缕胡须。皮肤白皙,面目清秀俊朗,却不怒自威。面上有一道刀疤,用眼罩罩住,应该是毁了一只眼睛,那单目却敏锐异常,烁烁放光。

  此人举止大气,动作清雅,语音平和,客栈中伙计们大呼小叫,结帐收钱事务繁多,他却信手拈来。

  夏爷爷感觉到此人绝不是客栈老板这么简单,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

  正在琢磨着此人的时候,门外来了一个乞丐,拿着空碗要饭。

  爷爷发现这店里的伙计居然没有向外赶,反而那掌柜从柜台里亲自拿出一个馒头来迎。

  明显是事先准备好的。

  乞丐接过馒头向掌柜深鞠一躬,向掌柜手里塞了一只野花编的花篮,转身离开。

  爷爷笑着喝了一口茶,心道:“那馒头和花篮内定有玄机,应该是一封密信。如若是当初自己年轻的时候,肯定就跟出去看看热闹,如今这个腿脚,哎,还是算了吧。不过晚上定要多加小心,别是进了一间黑店。”

  正在此时,黑蛋那个飞龙吸水的吃面大法,甩到爷爷脸上几滴汤汁。

  爷爷发现黑蛋面前一摞空碗,而他的手正伸向最后一碗面,不由得骂道:“你这个饿死鬼,居然吃这么快,这碗给我!”

  正当爷孙两个抢面的时候,外面进来一个拿画像的人,他们也没注意到。

  此人正是陆家的杂役李四,他走在柜台前,指着一张蒙着半张脸的女子画像道:“掌柜的,您可看见过这画像中的女子?”

  那掌柜看了一眼还在笑闹的爷孙两个,露出一个笑容,两撇胡子微微上翘,优雅的说道:“女子么?在下从未过这名女子。”

  李四一拱手道声谢,走了出去,刚出客栈的门口,听到一声驴叫,他不禁偏头一看。

  只见那马棚之内拴着一头白驴,待细细观瞧,这不正是自己家那头小白么?!

  小姐一定在此!

  想到这,李四马上笑着跑向了外面,像是捡得了什么天大的宝贝。

  待用过那顿汤水飞溅的面条晚饭之后,已是月照窗棂。

  夏爷爷开始让黑蛋溶解药丸泡脚搓腿,并嘱咐道:“今夜睡觉不要脱衣服了,我恐有事。”

  黑蛋莫名其妙的问道:“爷,你看到了何事?说来听听,也好让我有些江湖经验。”

  爷爷捋了一下山羊胡,得意满满的说道:“你呀,就知道吃,你可曾注意那掌柜的?”

  黑蛋边搓着腿,边说道:“掌柜的,爷爷是说那个独眼龙吗?我看着像个教书先生似的。”

  爷爷微微一笑,道:“呵呵,普通的教书先生都是带着一身酸臭之气,动不动就如那陆书呆子一样,之乎者也,咬文嚼词,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读过几天书是的。

  那掌柜的可是大气多了,眉宇之间透着威严和权势,说话言简意赅,清楚明白,举手投足举重若轻,衣服用料考究,做工细密。能是个客栈掌柜的?我跟你姓。”

  黑蛋诧异的说道:“我们就是一个姓啊!爷!”

  爷爷被呛到,坚定说道:“我跟他姓!”

  黑蛋说道:“爷,看长相就知道他今晚要出事?”

  爷爷又得意的说道:“光看面相还不够,你还要观察他的行为,今天他一个掌柜的亲自给乞丐拿馒头,然后手中又接过了乞丐的花篮,你说这是为什么?”

  黑蛋想了想,说道:“我认为这掌柜和乞丐都是好人,掌柜的有涵养,懂得尊重别人,帮助了人却不让人感觉有所亏欠。乞丐有志气,虽贫贱却不白拿食物,不劳而获。”

  爷爷白了黑蛋一眼,骂道:“呆瓜,他们肯定在交接情报。”

  黑蛋恍然大悟,说道:“哦,也有可能。”

  爷爷叹息道:“你呀,没事少读点书,脑子都变木头了。书上只是劝人向善,把世界描绘的多么美好,而不提人的私欲和丑恶。

  你可知道,其实人做事说话都是有目的性的。而目的性首先都是从自我的角度出发!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呆瓜。”

  黑蛋听到后,马上擦干腿上的药水,穿上裤子,提上鞋子。

  爷爷很奇怪,忙问道:“你这是要干什么去?”

  黑蛋紧了紧裤带,说道:“我去提醒一下陆小姐!”说罢便跑了出去。

  爷爷冲外叫道:“不如让人抓了她,我们也落得清静啊!”

  随即又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这个憨货,那种女子怎么会中意你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异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异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