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背后的火焰
花枝舞2019-11-14 12:003,738

  众人总算是追上了毛驴,黑蛋背着爷爷也不敢跑太快,不是他不能,而是他怕走丢了陆怡君,只能跑两步等一等,再叫一声:“我在这。”

  这是一棵孤单而巨大的飞龙珠树,长长的气根从树冠中垂下来,占地足有半亩地那么大。

  爷爷看着树说道:“飞龙珠树都是一片一片的,怎地这棵自己独自长在这里?我看这树十个人也不一定能环抱的过来呀。”

  陆怡君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追到小白身前,扶着驴脖子,边喘边道:“臭小白,你跑什么跑,追死我了。”

  船家随后也跑了过来,一屁股坐下,大口喘着气说道:“这这这是跑到哪里来了?”

  大家才观察此地地形,此处被水道三面围着,像是一个河道急弯的滩头,对面岸上都是高高芦苇。只有来时那一条路能走,还要趟过一片浅浅的水流,此地就像一个孤岛一样,漂在水面上。

  夏爷爷心想:“如果在这里住一晚,明日就可以还有一天找寻仙草了。”

  他大呼小叫的说道:“哎呀!这里真乃一块宝地啊,远处雪狼山可以看到白白的山顶,这叫白银闪闪玄武座,东边是一片飞龙珠树林,这叫翠围墨墨青龙守,南边西边都有水,这叫碧水双双白龙护。

  此地是三面环水,一面向林,中间一棵苍天古树,在风水上,可以说是天罡地煞九五至尊,三龙守一塔的宝穴啊。谁要是能埋在这里,子孙必定封侯拜相。

  如在这里睡上一晚,也至少能金榜题名啊。”

  夏爷爷激动的说完,看向众人。

  黑蛋在专心的收拾着毛驴身上的行李,陆怡君摸着驴鼻子,在和小白说着悄悄话,只有船家坐在地上张着嘴,呆呆地看着自己。

  夏爷爷并没有因为只有一位听众就扫兴,反而高兴的坐在船家边上继续忽悠起来。

  陆怡君安抚着毛驴,小声质问黑蛋:“你看不出来我和小白都不喜欢这里?你们到底来扎鳄湿地找什么?”

  黑蛋踌躇的看着陆怡君,说道:“我们进来,是寻灯语烛音草的。”

  陆怡君轻哼一声道:“我就说嘛,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没找到吧?”

  黑蛋苦笑道:“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找到。不过我爷爷说他见过。”

  这时,边上传来了爷爷激情澎湃的声音:“你别不信!那巨龙的头比你船还大!”

  黑蛋捂住脸,陆怡君生气说道:“我要回去。”说着,就要拉着小白离开。

  黑蛋拉住小白的缰绳,诚恳的说道:“现在天色已晚,夜间无法辨别水道,肯定是来不及的,明天一早,我送你出去。”

  陆怡君挣开黑蛋拉着缰绳的手,说道:“放开!”气呼呼的坐在地上。

  小白把头低下,用脸蹭着陆怡君,好像是在安慰她。

  黑蛋搭着帐篷,爷爷凑到近前,小声说道:“你这个憨货,还不快去找仙草。”

  黑蛋没有停下手中事情,说道:“你不怕我被猪婆龙抓去吃了?”

  爷爷呵呵笑道:“你当我传你这腿脚功是假的么,它怎么可能追的上你!呵呵,就算是快追上了,你只需转个方向,它是尾大不掉,马上又会拉开距离的。”

  黑蛋噘嘴说道:“那我也不想去,今日昨日,已在此地转了几圈了,半个影子都见不到!”

  爷爷摸了摸胡子说道:“这个仙草嘛,也要讲个仙缘,我想了想,找不到是正常的。”

  黑蛋停下手中事情,不耐烦的说:“你也说找不到了,还叫我去找。要去你自己去吧!我马上要做饭了。”

  爷爷嘿嘿一笑,并不生气:“嘿嘿,逆孙,仙缘已至啦,你现在去找一定能找到的。”

  黑蛋不解,看看四周道:“仙缘在何处呢?”

  爷爷面带玄机的贱笑道:“你看,这是就是仙缘。”

  说罢,抬手薅下了黑蛋一缕头发,黑蛋疼得捂着脑袋,龇牙咧嘴。

  “爷,这干什么!疼死啦!”

  只见爷爷张开手,手中头发,随着风,飘向远处,他笑道:“看,仙缘已至!”

  黑蛋捂着脑袋,看了看随风而去的头发,心疼的说道:“啥意思?”

  爷爷收起笑容,板起脸,气鼓鼓的说道:“有风啦!你且再去那片地方,只要听到,烛爆之音,肯定能寻到那灯语烛音草啦!笨货!”

  黑蛋挠了挠头,心想:“那片地方,林高草低,确实是不容易找到小小的一株草,要是能听到声音,应该有希望。”

  他拿上背篓说道:“我再去试试。”

  爷爷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说道:“你放心,这回一定能找到。”目送走了黑蛋。

  爷爷回来对着船家说道:“船家,你们这撑船的都会钓鱼吧!”

  同一时间,飞龙国京都,飞龙城,丞相府中。

  一间宽敞的大厅内,一个华服英俊青年和一位耄耋老翁坐在屋中。

  青年挥袖,让站在厅中的三个女子退下。

  开始了一段隐秘的对话。

  “爹,三个女子都训练的惟妙惟肖了,特别是小蔓,她身材声音最像,做宫女时间最长,了解公主颇多,心思也细密,就连公主的字也能模仿。”青年道。

  老翁眼睛微睁似闭,面无表情的说道:“很好。办大事,须更加小心谨慎。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尉迟玥!自君王、王后亡故后,只思报仇不问国事。飞龙国都是由我在呕心沥血的处理朝野之事。

  朝堂之上只识丞相不识公主,此为天时。

  过几日,望海国来袭,那仇老狗必定远赴边关阻击,京城只有我等在,此为地利。满朝上下多我门生旧故,此为人和。

  到时我们就行动,你再将计划详细的复述一遍,万不可出现纰漏。”

  “遵命,那日夜晚,爹爹去公主宫中请奏,携一公主替身,就小蔓吧,然后爹爹称有刺客,将皇宫中侍卫都调往公主宫中护驾。

  我带领三十名死士,杀死老道姑。爹,为保万无一失,我还特训了三名手弩死士,百步穿杨弹无虚发,再涂上剧毒。”

  老翁微微点头。

  青年继续说道:“待杀死那个老道姑,我来禀报已将刺客抓住,爹爹再将侍卫遣散,我再将公主……”青年做了一个紧紧握拳的手势。

  接着说道:“孩儿还将那天所有侍卫都换班成自己人,保证他们守口如瓶。

  待小蔓替下公主,杀光所有近身的宫女太监。再召告天下,公主将与孩儿成婚,把那仇老狗调回京,半路杀之。

  若他不回,就赐他毒酒,说是公主赏赐他的喜酒,量他不敢不喝!等到大事成功,小蔓再将王位禅让于爹爹。嘿嘿。”

  此时,老翁将眼睁开,射出两道寒光,说道:“恩,你去办吧,切记别出现任何纰漏,你进那老道姑处也要戴上面罩,且不可以身犯险靠近她。

  这老道姑武功高得很,你将那件“龙鳞宝甲”套在里面。不知道老妖婆是命大,还是有什么神通,前几次下毒都毒不死她。要么也不必如此麻烦了。”

  青年恭敬的说道:“孩儿遵命。孩儿退下了。父亲早些休息吧。”

  老翁摆摆手,青年恭敬的倒退着,退了下去。

  屏风之后,一个人影走出,向老翁深揖一礼,说道:“丞相,可知为何屡次都不能将那道姑毒倒么?”

  老翁非常客气的说道:“勾长老请讲。”

  勾长老,名勾窃。

  他自夸起来:“这道姑原本是大理寂照寺,苍圣神尼的徒孙,武功内力得到真传,颇为棘手。当初老夫曾迷晕过她两次,她是吃一堑长一智,所以她的饮食从来都不假他人之手,凡是接人待物,也都留个心眼。”

  老翁笑道:“原来如此,我说呢,哈哈,原来是被长生圣教给吓破胆了,故此,才有如此强的防人之心啊。

  不过她是比丘尼出身,为什么现在穿一身道袍呢?”

  勾长老浅施一礼,请命道:“这个原因我也不知。

  丞相,老朽想再毒她一次,虽不说有十足把握,但如我不行,恐怕这世上再无人能毒倒她了。”

  老翁微微思考片刻,说道:“就不劳烦勾长老啦,万一打草惊蛇,那仇老狗不离开飞龙城,才是真的麻烦。”

  勾长老点头说道:“还是丞相考虑的周全。”

  老翁又说道:“望海国那边,今夜就烧林么?”

  勾长老说道:“丞相放心,我教已出重金与大名王商定今日之事。如有半点不妥,小老儿断不敢来回复丞相。”

  老翁低头收颌,眉毛一挑,眼珠向上,看向勾长老,一字一句的说道:“那望海国不会真的攻过来吧?”

  勾长老也一挑眉毛,眼珠向上,看着丞相一字一句的说道:“如果我说此次望海国领兵之将,已是我教中人,丞相是否可放心呢?”

  老翁两声假笑道:“哈哈,圣教百年基业,老夫我有何不信啊。”

  勾长老也附合的干笑两声。

  老翁制住笑声说道:“圣教又是献出龙鳞宝甲,又是重金的,果真只要那公主,再无其它?”

  勾长老肯定的说道:“确实,再无其它。”

  老翁缓缓说道:“不是老夫不信你,只是这圣教助我登上王位,付出如此之大的代价,却只要一个人,老夫甚是不解啊。”

  勾长老深施一礼道:“此乃本教机密,教主有命实不敢告知,还请丞相见量。”

  老翁笑道:“也罢,呵呵,过了六日,消息就应该到了。”

  长生真言:“价值在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标准,但不会相差太多,当一份大大的便宜摆在面前,很少有人不动心,特别是自作聪明的人。”

  同一时间,飞龙国与望海国的交界之处,扎鳄湿地对面飞龙珠树林边。

  一员望海国的领兵大将,手持马槊立于马上,他的脸颊消瘦如刀削一般,唇边留着三缕坚毅的短须,表情严肃。

  马前跑来一望海国士兵,报:“齐将军,飞龙珠树林已点燃五十个火头。”

  头盔下的阴影里,本看不到他的眼睛,却因为不远处一团团烈火逐渐燃起,从他的眼中也开始烧起一道道炽热的火苗。

  他只说了一声“撤”拨马离开了。

  火光映射在他背后的铠甲上,好像他的胸中正在燃烧着火焰一般。

  不远处,一株发光的小草,在风中瑟瑟发抖,仿佛想立刻生长出一双长腿,远远逃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异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异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