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湿地霸主
花枝舞2019-11-14 12:002,367

  当日,果然有一陆姓老者领着一群人前来找陆怡君,尚衍好吃好喝伺候着,临走一指说道:“飞龙城方向。”

  而此时三人已来到了一处码头之上。

  黑蛋惊讶的说道:“什么!三个人你就要五贯钱,太贵了吧。”

  船家煞有介事的说道:“现在那片水域长出一只猪婆龙!足有三丈多长,已经毁了三只船九口人了,你可问问看,除了我这船,谁还敢去!”

  黑蛋说:“猪婆龙?可是鳄鱼么?”

  “是”

  “为何只有你去的,别人去不得。”

  船家一手插起腰一手指着船,骄傲的说道:“你看见没,我这船围子包的都是铁皮。”

  又小声神秘的说道:“不瞒客官说,我这船是官家的,平常都是查私盐用的。”

  黑蛋为难的说道:“那也太贵了吧,我们三个人三贯吧。”

  船家摆手说什么也不答应,最后说道:“那也不是按人头收的呀。再说你还有一头驴呢。这样吧,你先给我五贯。如果遇不到猪婆龙,我退你一贯。”

  商定好价格,三人一驴上了这码头上最大的船。

  一路上,陆怡君站在船头,爷爷坐在舱里,毛驴小白和黑蛋站在船尾。

  陆怡君看到晴空万里,碧波荡漾,绿苇如海,鸟鹳成群,仿佛身在天堂般的感觉。

  船橹轻摇,水流平缓,每到一处,都是一幅画作。

  她看到一对天鹅在水边交颈,一只丹顶鹤昂首向天长鸣,清澈的湖水中,大大小小的鱼儿自由自在的游戏。

  陆怡君知道,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什么大小姐,什么礼教,去他的囚笼,我只要自由!

  毛驴小白,一直盯着船尾的水面,它发现水中有根很粗很丑的木头,已经跟了很久了。

  那清澈的湖水,它非常想喝几口,它感觉这个木头非常影响自己喝水的心情,便一直等着它消失。

  可是,那丑木头却一直跟着,这让小毛驴心情非常焦躁,但越焦躁越渴。

  小白决定,试着喝一口。

  它摇摇心爱的铃铛,给自己鼓了鼓劲,低下头,喝了一小口,又马上抬起来,看那木头没有任何反应。

  小白感觉湖水真的好甜啊,比河水干净,比井水温暖。它开心的把嘴放在水里,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这时,那丑木头突然向船尾冲来,小白马上抬起头,不料那木头冲出水面,一下咬住了它心爱的铃铛。

  小白边退边大叫:“救命,这个丑木头要抢我的铃铛!我才不给你!”

  当然,在众人的耳中只能听到一个词:“儿啊儿啊”

  长生真言:“怎么区分善或恶?它们肯定不会写在谁的额头上,更不用相信谁嘴里说的。其实不难,就在于危急关头他的反映和取舍。”

  船家大叫一声:“不好!”

  陆怡君回头一看,只见一只和船头一样大的鳄鱼头,正横在船尾,嘴好像已经咬住了心爱的小白。

  它可是自己从小养到大的,是自己走遍世界梦想的翅膀。

  她大叫起来:“啊,快救救小白。”

  黑蛋一直坐在小白边上,从后面望着陆怡君的背影,想着去哪里学学武功,好保护这个大小姐,她与尚掌柜是不是已经走到一起了?

  听到叫声,他吓得一惊,回头一看,只见一个水淋淋的鳄鱼头呲着尖牙,就在自己脸前。

  他下意识用手撑脚蹬,退后了几步,直退到了爷爷待的小船舱内。

  夏爷爷坐在船舱中,翻看着一张旧旧的草纸,那草纸是他爷爷,当年简单勾勒的湿地草图,再转个水湾,就应该到了当年发现那仙草的地方了。

  他正收起地图,美滋滋的笑着,突然感觉到船剧烈的摇摆起来,待听到声音一看,大喊道:“着!”扔出一包药粉。

  船身剧烈的摇晃,船家艰难的控制着船,喊道:“快把驴推下去,船要翻了!”

  陆怡君哭道:“不要,黑蛋求你救救它。”

  黑蛋刚才离的最近,他看到,猪婆龙并没有咬到小白,而是咬住了它脖子下的铃铛。

  此时,他鼓起勇气,从行李中,翻出一只镰刀,对着铃铛处的绳子砍了上去。

  猪婆龙,在这片水域已经当了几年的霸主了,它认为任何食物的生死,都是由它来控制的。

  “吃?太低级了,自己想吃什么就吃什么,除了那种吃过飞龙珠果实的水豚,鱼啊鸟啊都吃腻了,就算是两条腿的直立食物,也不算是什么美味!”

  今天,它看到有一只漂亮的白色食物,感觉应该很好吃,并且它还会叮当叮当的叫,十分有趣。

  猪婆龙心道:“本霸主先尾随它们一会儿,一定要做到一击必中,不然可能再也遇到这么有趣的食物了。

  它在喝水,太好了,就是现在。”

  当猪婆龙冲出水面时,它感觉,此时此刻应该有美味温和的血,流进自己的喉咙里。

  但是……

  “咦?怎么感觉是硬邦邦的!

  这白色的小食物劲头还挺大,居然不能把它拖进水里!

  谁拿东西丢本霸主!

  哦?什么情况,怎么感觉白光一闪,本霸主又掉回到水中了!这卡在嘴里这硬邦邦的是什么?

  呃,怎么感觉头有些晕?这根木头怎么漂的这么快,才掉下来,就漂了这么远!

  哼!在本霸主这片水域还能跑得了么?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等等,怎么会游起来的时候跑偏?

  头还是有些晕,先休息一下吧。

  咦,这硬邦邦的东西虽然塞牙,但我也会叮当叮当的叫了,哈哈哈。”

  铁围船上

  夏爷爷对猪婆龙扔出一包拍花子迷粉,黑蛋砍断了拴铃铛的绳子,猪婆龙一下子失重,掉回水中,船家见状马上飞快的摇起橹,逃离此地。

  陆怡君抹着眼泪穿过船舱,踩着爷爷的脚,飞奔向小白,一把抱住它的脖子哭了起来。

  小白心道:“这个丑木头力气真大,差点被它拽进水里去!它还抢了我的铃铛,漂亮的君儿姐姐来安慰我了,我要大声向她诉苦,她可能还会给我买个新铃铛!”

  “儿啊,儿啊!”

  夏爷爷开始向岸上瞄,只是被高高的苇子挡着什么,也看不见。

  终于,发现一处苇子稀少的泥滩,爷爷喊道:“船家,快从这靠岸吧,我们上岸躲躲。”

  船家在三人的帮助下,把船推上岸,猪婆龙没有跟上来。

  爷爷说道:“到了这,你们就都要听我的了。这个地方太危险,不能久留。”他指了指远处的飞龙珠树林。说道:“那里才安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异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异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