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尚公子的诗歌
花枝舞2019-11-10 09:192,561

  长生真言:“一段危机结束,就是下一段冒险的开始。”

  你认为身边的每一个人很平凡?

  不是你过于自诩优秀,就是不善观察。

  看人和看书一样,需要静静的读,静静的品。

  每个人都需要一个叫静静的女孩守在心里。

  出了钟家大院,林间的小路上。

  尚衍又客气的问爷爷:“夏前辈,官府昨夜吃了亏,今日白天必定在附近严查,你们也到我府中,盘桓几日吧。”

  爷爷坐在驴上正美滋滋的闭目养神,还没回话,从驴屁股上的背篓里,伸出一个猴脑袋,问道:“你家有啥好吃的?”

  尚衍等人都露出笑容,看着立了大功的小猴,他说道:“都是你没吃过的好吃的。”

  猴儿拉了拉爷爷的衣服道:“病老头,我们就去盘剥他几日吧。”

  众人哈哈大笑,爷爷笑着说道:“盘桓!呵呵,听这猴儿的吧。”

  众人有说有笑的走在路上,背后的太阳渐渐升起,为他们照亮前方的道路,两侧的树林中传来了清脆鸟叫。

  水猴子跳出背篓,一下子跳上树枝,一声啸叫,引的树林中的鸟儿全部飞了起来。

  天柱心情大好,唱起了山贼歌,尚衍为他击掌:

  “日头出来喽嗳,下山去劫道喽,路遇个小娘子,背着胖娃娃喽,哎,这个咱不能抢啊,抢了老婆骂啊。

  日头在当中喽,山中去劫道喽,来了个穷书生,背着半筐书喽,哎,这个咱不能抢啊,比俺还要穷啊!

  日头下山喽嗳,啥也没劫到喽,寨主厅上问呀,问俺为什吗啊,哎,贪官堂中坐,财主没出门啊,哎哎哎,嗨,哎哎哎,嗨呦。”

  陆怡君被逗的咯咯笑:“天柱哥,果然豪气啊,唱的山歌真豪放。咯咯。”

  天柱说道:“见笑了,敢请陆小姐也唱一曲可好啊。”

  陆怡君本就不是个过于娇羞的人,被天柱一首歌引得有些喉咙痒痒,说道:“我可不会唱你们那种山歌,为大家吟曲诗吧。”

  大家同说一声好。

  陆怡君缓缓地吟道:“结伴在林路,远避深庭院。山林朝日起,惊鸟飞又还。若问何顾尔?心远志自坚。天地有豪杰,英雄出少年。此中有我卿,问君几时见。”

  天柱敬佩的说道:“陆小姐的豪气在这诗词之间,胜我十倍啊!哈哈。”

  尚衍道:“陆小姐果然是心有志向的不凡女子,巾帼不让须眉啊!”

  陆小姐说道:“献丑,尚大哥也该来一曲了吧。”

  尚衍羞愧道:“我哪里会唱什么歌啊!大家不要难为我!我晚上请大家喝好酒。”

  猴儿急忙说:“不喝,不喝,头晕!”

  众人哈哈大笑,天柱激将道:“人家陆小姐都唱了,你不唱,十分失礼哦!”

  陆怡君没有说话,只是一直回头看着尚衍,尚衍被看十分不好意思,无奈地说道:“看来,你们是不会放过我了,我给大家讲个故事吧。想当初,在雪狼国……”

  陆怡君小嘴一噘,转过头去。

  天柱道:“哎呀,尚大哥,不要扫兴嘛!唱一段,唱一段。”

  尚衍道:“罢了罢了,你们要舍得死,我就舍得埋。你们听好了!”

  “怒涛云卷雪狼山,雪飞鏖战金戈断,孤影遥望山海关,酒祭亲仇泪如泉。”

  此诗半唱半念,没有任何曲调,却被尚衍吟唱的非常悲怆。

  大家都沉默不语,眼前出现了大雪茫茫,连于天地一线的景色。

  硕风凛冽,袭万物似虎啸龙吟,咆哮的风云快速的变化着,如愤怒的海涛。

  雪狼山下,满天狂飞的雪花中,发生着一场惨烈的战斗,锋利的刀剑枪戟都打断了。

  最后活下来的人,看着远处的雄关,天下第一关,山海关,洒下杯中浊酒,纪念亲人和发誓杀掉仇人,泪水模糊了视线,如喷涌而出的泉水。

  大家仿佛听出了尚衍那迷离的身世,或许更应该听他讲讲那个故事,也许那故事说的就是他自己。

  此时水猴子打破了寂静沉重的气氛,说道:“独眼的,你唱的果然难听!”

  尚衍最先自嘲地哈哈大笑起来,众人也都跟着笑起来,气氛才变的不那么压抑了。

  黑蛋听着他们的的吟唱,也被感染的意气风发,心道:“两个汉子果然都胸中有天地,英雄气盖世,我一定要向他们一样,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学些真本事。”

  一行人在下午时分来到了尚家大宅,一座六进的大院子。

  院子中有不少佣人打扮的家丁,但是做立行走没有半点奴相,都像当过兵似的挺胸抬头,没有一个含胸塌背的。

  有几个还缺胳膊断腿,从身边走过,会透过来一阵肃杀之气。

  见到尚衍,他们也不鞠躬也不说话,而是双脚一并微微低头。

  尚衍带着大家边参观,边向里走,也没见到一个女人。

  走到最后一进,是一个演武场,中间用青石铺成一个大圆圈,里面有两个汉子在过招,两侧放满了兵器,角落上还有一个大沙坑,也有两个汉子在角力。

  夏爷爷道:“尚掌柜,你这是军营还是家院啊?”

  尚衍说道:“夏前辈有所不知,在下从小喜欢舞枪弄棒,便这样布置了。”

  天柱摸着两侧的刀枪说道:“尚大哥这些个家丁,个个武艺高强,身手不凡啊,比我这两下子强多了。”

  尚衍诚意邀请道:“让天柱兄弟见笑了,你可愿下场走两圈?”

  天柱忙摆摆手,说道:“算了吧,我可知道自己的斤两,盐贩怎么也打不过官军啊,哈哈。”

  尚衍客气道:“呵呵,兄弟说笑了,你那一叉杀龙的事迹只怕已经传遍龙江县了。”

  天柱一本正经的说道:“嗳,大哥有所不知,夏爷爷知道,我家是猎户出身,这打猎物和打人可不一样。

  打蛇打七寸,杀狼踢后腰。这猪婆龙浑身鳞片如铁一般,只有眼后脑下面两侧那里是软骨的,又被黑蛋兄弟溜了半天,累瘫了才让我捡了个便宜。若是平常杀它当真是要费些力气的。

  我的长处是做生意,自爷爷死后,我下了山干起私盐的买卖,只用几年时间就在龙江县盖了宅子,开了几处买卖,雪狼城内也有我的两间正经铺子。”

  尚衍诚恳的赞道:“雪狼城都有?若是当今君王知道,定给你个户部大员当当。呵呵。走,我们去正厅喝茶。”

  众人喝茶聊天,一直聊到晚饭结束,吃过酒饭,宾主尽欢,尚衍问道:“大家可吃好了?”

  大家纷纷称赞,雪狼国美食别具风味,道道精美。

  小猴儿却说道:“其他还好,就是最后一道菜太硬了,也没啥滋味。”

  众人疑惑,还真没注意最后上的是哪个菜,尚衍好奇的问道:“硬!?哪个呀?”

  小猴儿爬上桌子,举起桌上小托盘中的牙签。说道:“就是这个,还是小美人聪明,一口没吃!”

  众人哄堂大笑,爷爷笑的又咳嗽了起来。

  小猴儿不明究竟,接着说道:“病老头,你笑啥,就看你吃这个吃的多!”

  众人又是一阵笑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异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异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