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夏一诺出世
花枝舞2019-11-17 11:143,125

  长生真言:“理想,比较远,不能没有,因为它将决定你前进的方向,使你的人生不再感觉到空虚和迷茫,而变得有意思起来。

  目标,比理想近些,也许伸手就可以触到,但也需要你努力奋斗,自己去争取。”

  黑蛋见到三人都抢着去,不禁着急起来。

  对他来说,自出村子以来,经历了这些事情,见到了尚衍、钟天柱和仇继飞的英勇,已经在心中给自己定下了目标,做好了当一个顶天立地男子汉的准备。

  而送密函则可以成为一个英雄。

  对陆怡君的爱慕,让黑蛋产生了很大的勇气,他自己想出的主意,自己拔的仙草,怎么能把这当英雄的机会让给旁人。

  更别说是心中的女神,体弱的爷爷,不愿说话的莫惜金了。

  他坚定的说道:“我一定能完成这个任务,谁也别抢,你们谁都没我合适,只有我才不会引起姬忠良的注意。”

  仇继飞用期待的眼神看着父亲,认同了这个想法,等待着父亲做出最终的定夺。

  仇老将军将身子坐的更直了一些,望着这个黑黢黢的小朋友,紧紧的锁住黑蛋的眼睛。

  他心中也有疑虑,将如此重大的事情,托付一个孩子,万一要是出现闪失,不单是仇家的生死,还有可能影响飞龙国啊。

  可是,没有比他再合适的人选了,仇继飞说的那几条都将刺杀的主谋指向了姬忠良。如果换上别人去送密函,说不定未见到公主,就被控制起来了。

  只有这个十几岁的孩子,才不会引起那个谨小慎微的老朋友,相识五十年的老伙计,注意和猜忌。

  他真的会那么做吗?他没道理去胁持公主啊,对他有什么好处呢?他的权力还不够大吗?哎,但愿是一场误会吧。

  黑蛋感觉自己要被仇狮子老辣的眼神剥光了一样,手足无措,焦躁不安。

  众人也在等待着老将军最后的判断,他若说句“不妥”该有多好。

  大厅犹静,只有院内的知了不歇的鸣叫着,将暑气连同焦躁带进来。

  终于,这位老将军开口说道:“年轻人,老夫相信你可以做到!”

  仇狮子说话了,老将军的威严像一把无形的锁头或是一副缰绳,把众人思路收得紧紧的,不容得谁再出言反驳。

  三人的思绪慢慢的调整着,开始企盼黑蛋可以做到,并且平安归来。

  在这个世界上,男人最怕的不是失败,而是没有机会展示自己的能力,如果有这样一个机会,谁拦着他,谁一定会被这个男人埋怨一辈子。

  大家都知道这个道理。

  夏爷爷脑海中还在反复掂量着,是该给孙子安全,还是给他这个机会。他不禁想用边上的黄金百两买一次占卜,得到一个自己满意的结果。

  夏家唯一的血脉,是看着他平安长大,还是任他在风雨中高飞,做长辈的自己绕不过这个难题。

  最终,他也像自己的爷爷那样,决定放飞希望——让这只雏鹰凭自己的羽翼高飞。

  “男孩子总有一天会变成男子汉的,也许此行很危险,但自己终是不可能陪伴他一生的啊。”夏爷爷心头安慰着自己,也点了点头。

  仇继飞接着父亲的话说道:“父亲,我带上三十个亲兵,与黑蛋兄弟同去,若是姬忠良真的挟持了公主,不如直接将公主救出来。”

  仇老将军,摆摆手说道:“殿下若真被挟持了,区区三十个人如何救得出来,就算能出得了王宫,也出不了飞龙城。”

  仇继飞将脑袋耷拉了下来,挥起拳捶在自己腿上,三十个亲兵已是极限,若人再多,行迹难免被人发现,反而更加麻烦。

  仇老将军说道:“但是,你还是要去一趟京都。”

  仇继飞又扬起头,等待着父亲的命令。

  仇老将军说道:“若是姬忠良真的做出这等忤逆之事。我将尽起飞龙国之兵,讨伐他,保王清君侧。之前你要先将你母亲她们接出来才是,以免被人要挟。”

  接着又向黑蛋说道:“你的计划没有问题,我写一道密函,藏于仙草中,你必须请殿下亲自观看,切记不可让姬忠良在侧时发现。若是姬忠良没反,公主看到信,也只会奖励你的。应当不会有什么危险。”

  微微一顿,又语重心长的对黑蛋说道:“黑蛋,飞龙国的正统能否延续下去,就靠你了!”

  黑蛋攥紧拳头,咬了咬嘴唇,坚定的发誓道:“老将军放心,若是带不出旨意,我便死下在飞龙城下!”

  爷爷和陆怡君皆是一惊,这等重誓立下,真的再无回头路了,没想到黑蛋能有如此决心和志气。

  仇老将军趁热打铁,大叫一声好!

  说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江山有待新人出啊。不知道你可有官名?”

  爷爷接着话头说道:“这孩子父母已失踪多年,走的那时他才一岁,还未来得及起大名,不如请老将军给孩儿起个官名。”

  仇将军说道:“如此,我收他当义子,从今日起加入军籍,赐他一个名字,就叫一诺吧。大丈夫一诺千金。你可愿意?”

  黑蛋非常高兴,也很兴奋,他本想着事办成了,再提出跟随老将军参军的想法。

  谁想到今天就能实现梦想,他立在厅中,咧着嘴傻乐,大声说道:“愿意。”

  仇继飞走上前来,给了他一个熊抱,说道:“好兄弟。”

  爷爷也捋着胡子,将那份担心暂时放下,说道:“还不跪下叫爹?”

  仇继飞和黑蛋一起跪了下来,冲着仇将军喊了声爹。

  仇将军见此,也非常高兴,唤家丁拿来一把宝刀送给黑蛋当作见面礼。

  晚上,大家在将军守备府用过晚饭,黑蛋和仇继飞带着三十个亲兵,准备上路了。

  城门口,夏爷爷看着黑蛋,有些不舍,突然发现这个孙子已经长的比自己高了,爷爷摸着黑蛋的肩头,说道:

  “孩子你长大了,都比爷爷高了……

  此去,一路多加小心,临行前,爷爷嘱咐你三句话,你一定要记牢。

  第一,遇事不要紧张,多动脑子,肯定有办法解决。第二,先谋而后定,千万莫要冲动,凡事要想周全些。第三,你还没有给夏家留下香火,有危险就跑。”

  最后一句,声音很低,生怕被边上的人听到。

  黑蛋第一次离开爷爷,身负重任去请旨意,本来是意气风发,豪情壮志,听到最后一句话,眼角湿润了起来,跪下给爷爷磕了三个头,说道:“孙儿记住了。”

  陆怡君走上前来扶起他,说道:“一诺,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没想到你也有如此惊人的气概,我会照顾好爷爷的,你拿到旨意一定早些回来。我……会每日给你祈福的。”

  黑蛋见到陆怡君欲言又止,美目朦胧了起来,甚是感动。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自己还没有资本给她什么承诺,与她也没有任何关系,也从没敢向她表白过什么。

  黑蛋暗暗发誓,这回一定做个样,给自己的女神看看。他终于有勇气直视女神的眼睛了,郑重说道:“怡君,国家有难自当算我一个,好男儿自当为国捐躯,我若回不来,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和小白。”

  陆怡君的泪瞬间滑落了下来,捂住夏一诺的嘴,说道:“你一定要回来”。

  夏一诺忍住了想上去抱住陆怡君的冲动,狠狠的点了点头。

  莫惜金走上前来,依旧没有说话,用拳头捶了捶自己的胸口。

  夏一诺想他的意思,可能是已经拿自己当个男人看了,让自己挺起胸膛,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吧。

  他也攥起拳拍了拍自己胸口,又看了一眼陆怡君,希望他照顾好陆怡君,莫惜金冲他点了点头。

  夏一诺意识到,与真君子交谈,动作反而比语言更加郑重和直接。

  猴毛毛此时跳了过来,他终于看明白了怎么回事,对夏一诺说道:“黑脸的,出去玩要小心坏人啊。”

  大家破泣为笑,毛毛虽然是只小猴子,认为他说的这句话却是真理啊。

  爷爷、陆怡君、莫惜金也纷纷对仇继飞送上了马到成功的祝福,告别就算结束了。

  夏一诺和仇继飞必须日夜兼程,在一切事情还没有进一步恶化前赶到京都,他们打起了马,踏着月光奔向了飞龙城。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此时的宫中早已物是人非,王宫早被鸠占鹊巢,公主已经张冠李戴了。

  实现诺言,活着回来。

  在这个时空之内已是绝无可能了,世事往往就是这样。

  有的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有的人知可为而不为,有的人不知不可为而为之。

  不分对错,不畏生死,只为了那一句承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异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异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