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贪心的夫妇
花枝舞2019-11-17 11:233,267

  三日之前,飞龙城附近一条河流的岸边,天色才蒙蒙亮。

  奔腾湍急的河水从北面流下来,在此转个弯,向东而去。

  河道渐宽,水流缓了下来,在此处分叉,一股继续奔流向东,一股被挡住,形成了一处宁静的水潭。

  平静的水面上,掠过一只小水鸟,从水中衔出一只小鱼,带起了一圈圈的涟漪,水波荡至岸边,惊扰起了一道小小的旋风。

  在布满了污秽之物的河岸上,奇臭难挡,上千只大大小小的苍蝇组成的一道龙卷风,嗡嗡的宣示着它们的领土。

  今天,这里多了一位不素之客,让它们烦恼和愤怒。因为这个人的味道,不是腐臭的,还有些香,就这样出现它们的饭桌上,让它们自发的组成了一股强大的黑色抗议队伍。

  远处,小心翼翼的跳来了一瘦一胖两个身影,他们口鼻遮着块布,拿着扫把,蹦跳在污物之间,嘴里不停的诅咒和谩骂着,向这里走来:

  “这个小王八蛋,供他吃供他喝供他睡,他还跑,临走还将猪粪泼的到处都是!”

  “我若捉住他,定要将他剥皮抽筋,我咒他十八代祖宗天天生活在如此臭气熏天的地方。”

  “我咒他家亲戚世世代代生活在猪屎尿里。”(实在不能写太脏的脏话,以后这对夫妻说话请自行脑补十倍)。

  他们边诅咒,边把猪屎尿扫到一起,那是上好的肥料,一点儿也不能浪费。

  猛然间,那精瘦男子发现河岸上还趴着一个人。叫道:“该宰的,你快过来。”

  那肥妇人回了一句:“挨千刀的,怎么了?”

  两人站在水潭边,男的说道:“不知道死没死,若是死了就当猪肉卖掉。”

  说完,用脚将这身粘秽物的人踢翻过来,看见是个脸带红斑的少女,又用手指探了探鼻息,抬头说道:“还没死。要不要补一下?”

  肥妇人端详了这少女的衣着穿戴之后,说道:“别急,你看这女人衣着讲究,身上还套着一件盔甲,说不定是谁家的小姐。救了她说不定还能有赏钱,不比你那几斤肉值钱?”

  男的低下头摸了摸少女身上的宝甲,说道:“恩,有道理。能是谁家的小姐呢?”说着便开始用那扫把扫着少女身上的秽物。

  肥妇鄙视的说:“挨千刀的,扫不干净的,把她衣服扒掉,去将她拖到上游干净些的地方,冲洗冲洗。”

  男的嘿嘿一阵坏笑说道:“你不怕我不老实了?”

  肥妇人鼻子哼了一声,道:“长这么多恶心的红斑,我都分不清是屎还是斑了。她身上全是屎尿,你要能下的去屌,老娘也佩服你。”

  说完,二人扒了这少女的衣服,来到上游干净些的地方,一个抽打衣服盔甲,一个揪着少妇人头发或手臂用猪棕毛刷子狠狠的洗刷着她的身体。

  这时候,那个少女清醒了过来,挣脱出男人的双手,捂住胸口,逃向水里说道:“你们是谁,这是哪?”闻到自己身上一股恶臭,马上又蹲下洗起自己的身体来。

  这男女对视一眼,肥妇人客气的说道:“这位小姐,你不要误会,我们是在帮你洗刷污秽之物。你叫啥,家住哪里?”

  在他们看来,那少女并未理他们,还是专心致志的洗着身体。

  其实不然,她是每隔十四天彻底失忆一次的,当今飞龙国的公主尉迟玥。

  她正在想自己是谁?家住哪里?为什么会在这?

  肥妇自以为那是有钱小姐的正常脾气,殷勤的说道:“你先自己洗干净,我去给你拿一套衣服。”说完拉着男的走开了。

  男子不放心的回着头张望,说道:“别让这鸭子飞了,我在暗处盯着。”

  肥妇一个白眼给男人,说道:“她光着屁股能去哪?你快去把猪屎清理干净,熏的我头晕。”

  肥妇将那盔甲拎在手中,感觉甚轻,自言自语道:“这肯定是件宝贝,在水里摆摆,就干净了,还是如此之轻。”

  在路过伙房的时候,嫌弃的把那少女的衣服扔进了火堆。

  尉迟玥换上了肥妇给她拿来的一件极肥大的衣服套上,出了水,随着肥妇从另一边走进院子。

  只见院门处挂一幅幌子,上面写“朱记”两个字,进了院子发现这里还算整洁,只是空气中弥漫着腐臭和脏器之味。

  尉迟玥虽然今年二十八岁了,但是由于当年的遭遇,心智相貌还停留在十四岁的年纪。

  她张口问道:“你家中怎么会有这么大刺鼻的味道?”

  那肥妇年纪大概四十多岁,满脸横肉,身材臃肿,尉迟玥身上的衣服,是她早些年前的,如今穿不下才舍得给她。

  那肥妇用肥脸费力的挤出一个笑容说道:“你看不出来吗,我家是屠户啊。”

  尉迟玥是真的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的,睁大眼睛问道:“屠户?屠户是做什么的?”

  那肥妇抠了抠鼻孔,心想:“这小姐,不会是个傻子吧,还是真的大户人家的小姐,屠户都不知道,我要套套她的话了。”

  她笑着说道:“你家平常吃肉不吃?”

  尉迟玥将手指放在嘴边想了想,说道:“应该是吃的吧。”

  那肥妇听完这句话,抹了一把脸,懵了。

  心道:“吃就是吃,不吃就是不吃,什么叫应该是吃的吧?”

  又问道:“你昨天晚上吃的什么?”

  尉迟玥挠了挠头,嘻嘻一笑说道:“嘻嘻,我忘记了。”

  肥妇皱眉心道:“看来是捡了个傻子。”

  不再有好脸色,问道:“你可还记得,你家在哪里?父母叫什么?”

  尉迟玥皱起眉头,抿起朱唇,使劲的想了半天,说道:“我真的想不起来了,但是感觉我好像生活在一座很大的房子里,父母也很疼爱我。”

  听到很大的房子,肥妇又费力的挤出一个笑容,说道:“那你再好好想想,我去给你弄些吃的。”

  对于满脸肥肉的人来说,假笑真的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因为要调动所有面部肌肉,才能完成一次假笑。

  肥妇为了让自己理理思路,揉了揉自己有些发酸的脸,走到后院,找到自己男人。

  “挨千刀的,咱们好像捡了个有钱人家的傻子。你今天上城里卖肉时,留意一下谁家丢了小姐,我感觉我们要发财了。”

  黄昏,朱屠户回到家,一脚踢开门,放下身上的兜子,喘着粗气说道:“该宰的!水。”

  肥妇扭着肥大的屁股走了出来,殷勤的递上一碗水。

  “可有人寻这个傻子?”

  朱屠户喝下水,举起空碗,按到妇人手中,气哼哼的说道:“没有,我要好好问问她才行。”

  说罢,门也不敲,直接推开,走进了尉迟玥的小房间里。

  尉迟玥此时正在坐在床边上苦思冥想,自己是谁?来自哪里?见有人进来吓了一跳。

  朱屠户直冲冲的说道:“你若想早些回家!必须要多告诉我们些事情,今天我帮你寻了一天,也没听说有谁家丢了小姐。”

  尉迟玥也很委屈,说道:“我若能想的起来,定会告诉你,此刻我比你还心急。”

  肥妇一把拉住就要开骂的朱屠户,说道:“你身上可有什么信物,让我们看看,也好帮你寻找。”

  尉迟玥看看自己套在身上的宽大袍子,摸了摸胸口,说道:“没有。”

  那男女看着尉迟玥耳朵和脖子上也是空无一物,无可奈何的出去了。

  两人来到自己的房间,朱屠户气烘烘的拎起桌上的茶壶,为自己倒了一碗水,水溅到桌子上,到处都是。

  肥妇进来后,回身关上门,擦着桌子,说道:“挨千刀的,你急什么?才一天的光景,飞龙城这么大,慢慢找就是了。”

  朱屠户急躁的说道:“我怎么感觉她是装的,你说会不会是谁家丫环,偷了东西,跑出来的?这女的脸上长着如此明显的红斑,若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飞龙城中怎么从来没有听到人提到过?”

  肥妇走到桌边坐下,赞同道:“别说,你说的也有道理,若是大户人家有此长相的小姐,肯定早就传的满城风雨了。大内侍卫军司魏定中的大龅牙,郭大人家三片嘴的丫头,虽未见过,但是全城人都是知道的。”

  朱屠户焦躁的在屋中踱步,说道:“就是嘛,我在酒肆茶寮中,从未听到过谁家的小姐是满脸红斑的。晚上就将她赶走,不然还多吃咱们一顿饭。”

  肥妇回身摸着装龙鳞宝甲的柜子,美滋滋的说道:“这姑娘身上穿的宝甲,我方才问她,她好像也没有印象,这买卖做的不亏。你再打听几日,若真的没有寻找到,再说。”

  朱屠户气鼓鼓的说道:“那也不能让她这几日白吃饭,让她去喂猪扫圈。”

  肥妇眯着眼缝,略有所悟的说道:“我看她细皮嫩肉的,不像干过力气活的,倒是像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她说记得她家房间很大,你猜会不会是王宫里的皇亲国戚?”

  朱屠户略一琢磨,说道:“也有可能,万一得罪了皇家王室,可是杀头的罪过,我明日到王宫附近打听打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异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异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