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世界真变了
南泽尔2019-11-08 11:302,563

  一队蚂蚁整齐的从一块干涸的土地上爬过,令人惊奇的是,这种没有眼睛的微小物种,竟能巧妙的避开地面上巨大的裂缝,而不至于集体翻车,俨然一队受过良好训练的士兵。

  蚂蚁应该说是地球上最神奇的动物了,渺小如此,却连台风也吹不动。历经了若干次地球上惊天动地的气候灾难,连几千种各式各样的恐龙都被灭的踪迹全无,可它们顶却住了,真正称得上是最顽强的物种。

  领头的蚂蚁是只强壮的工蚁,两只巨大的与自身不成比例的触角,不停的来回晃动,以此来判断前方的路是否通行。当然,它们还可以依靠嗅觉来探明前方是否有食物,以此来弥补视觉上的缺憾。不过,在这个地表温度足有五十度的火烫程度而言,嗅觉大打折扣。它们在这片安静的只有风声的白天孤独的行军,不愿意多停留一刻。

  蚂蚁的脚再小,也是怕热的。

  突然,零头的工蚁停下了脚步,发现正前方有不明物体,它的经验告诉它而且是个异常巨大的家伙,但可以肯定得是绝不是食物——气味上没有警报。

  领头的工蚁想绕过这个障碍,但貌似这个东西有些过于巨大,最好的途径是选择爬过去,于是在榜样的带领下开始了攀岩运动。

  小东家梦见自己回到了小时候,在海滨游玩的样子。妈妈带着自己和妹妹,在满是人群的沙滩上挖坑埋人,没什么可埋的,只好把妹妹埋住。等妹妹挖好了,再埋自己,这样竟然能玩乐一下午不知疲倦。妈妈则在一旁戴着墨镜静静的看着,自己只要一出格欺负妹妹,妈妈就果断的呵斥住,看来妈妈还是向着妹妹的。

  每次想到此处,小东家就揪心的难受,以至于不止一次的怀疑过自己的真实身世。周围的人群恍恍惚惚的总是晃来晃去,不知道在干什么,总之就是一个乱。妹妹从远处跑来手里举着冰淇凌,这让小东家很是兴奋。

  不过……

  小东家停住了迎上去的脚步:妹妹的腿不是刚刚被自己埋在脚下的沙滩里吗?什么时候跑开的,自己怎么一点不知道。低头看了下脚下的沙滩,发现躺的竟然是戴着眼镜的妈妈,而妹妹则在一旁边吃边笑的看着自己……

  小东家感觉自己的脖子里痒极了,一惊醒坐了起来,下意识的用手拍了拍,原来是几只大蚂蚁。他心想真得感谢这些蚂蚁,要不是它们,自己能活活晒死在这里。想去被刚才自己弹飞的那只蚂蚁,心底竟有一丝歉疚。

  自己干了一夜的活,在报废的那口深井里,挖了五米深才见着泥,手套都用烂了一双。想起泥,小东家赶紧伸手摸自己的背后,还好,还在后背包里背着,如果丢了或被人偷了,一夜的苦力就白干了。

  一个人走在满是沙土暴的城市里,依稀能看清那些被埋住的大楼露出来的部分。

  “青岛理工学院,如果妹妹还在的话,也该上这个学校了。”

  妹妹喜欢理工,早说过要上大学就一定去学理工科,小东家想。

  街道安静的像坟场,与坟场不同的是,坟场还能长满了草和花朵,而这里却看不到一丝绿色。陪着他的只有呼啸而过的风声,除此外就是死一样的寂静,这让小东家心里很不安,他害怕一个人的时候,尤其是来城市里。

  想到这里,他加快了脚步,争取天黑前赶回海营。

  他感觉喉咙里干渴的难受,想起估计是昨天干活太累太出力了,消耗了太多的水份,但离下一次能量锤还有两天才能打,这几天只能靠仙人掌和泥来艰难度过了。想到此处,伸手从背包里抓了一块包着防晒布的潮湿的泥,贪婪的放到嘴里嚼了起来,瞬间感觉舒服多了。

  看着不远处有几座跟船帆一样的建筑,小东家知道这是青岛奥帆中心,离海营不远了,心里一高兴脚步更快了。

  不远了出现了一块极大的玻璃一样的幕盖,一眼望去看不到边际,玻璃罩的下面全都是些低矮的石头建造的简陋房子。

  “终于到了。”

  小东家浑身轻松了下来,穿梭在玻璃幕罩里的人群中。

  这是一群衣衫褴褛的人们,由于十六年没有下雨,世界上所有的农作物全都死了连植物也只剩下仙人掌活着,所以在没有植物纤维的情况下,衣物就变得十分紧俏稀少,等同于一根银笔的价值,普通人根本买不起。经常是一件衣服穿三四年,直到漏出屁股变成叫花子才换。与其说这是人群,不如说是丐帮大会更贴切些。

  人们之间很少交谈,都是擦肩而过,大概是因为怕说话多了流失水份,彼此间并没过多交流。如果确实需要沟通,也只是极间断的词汇,历史发展到今天,所有以说话为内容的工作全部消失,包括主持人和相声。

  小东家没有做任何停留,直接去了市政厅,他要把昨天挖的那些新鲜的泥趁早卖掉,不然干了就不值钱了。卖完泥后,顺便买了点仙人掌和盐,花去了他刚刚赚的12根铜笔中的三根,他揣好了剩下的钱,朝海城深处走去。

  “耳朵哥?我回来了。”

  推开一座处于海城南边的一座用岩石搭起来的小房子门,见没人回应,就大模大样的走了进去。

  房间里的一切都是石头做的,石桌石凳连睡觉的床也是石制的,这也可以理解,反正没有树木了,人类只好又一次无奈的回到石器时代了。不过,有一点和石器时代还真不一样,那就是科技的发达。早在四十年前,人类就有航天飞船派去了太阳系外,遗憾的是至今未归,大概真是凶多吉少。

  “东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挖着泥了吗?”

  一个小孩子跑了进来,伸手翻他的那只脏兮兮的口袋。

  小东家还没说话,就听见广场上的大喇叭里通知的声音。

  “所有二十岁以上的三类公民请注意了,半小时后到市政厅登记下一次的采掘任务,不去者停发一个月的能量锤。”

  停发一个月?那还不是叫人直接死吗?

  政府越来越过分了,以前好好言劝说的哄着去干活,现在可好,直接威胁上了,那以后岂不是该用刀胁迫去了?

  “我用去吗?东哥。”

  小孩问道。

  “我倒是想和你换换,就怕你爸打死我。在家呆着等你爸吧。”

  似乎想起个事情:“哎,你爸呢?出去开工还没回来?”

  小东家忽然感觉脚好像踢到了什么软物体

  “你家怎么会有只皮箱?”

  一声惊叫吓了小孩一跳。

  十六年没有一滴雨水,除了蚂蚁蜥蜴还有屎壳郎,所有动物全部死光,连植物也只剩下仙人掌,怎么会有只皮箱?摸材质一定是动物皮做的,但令人费解的是为何能保存的这么好,除了外观旧点,丝毫没有破损的迹象。

  “我爸昨天带回来的,在哪捡的我也不知道。”

  小孩干净的眼神不像在说谎。

  “但我爸再三警告我,他不在场的时候绝不可以打开箱子,绝不可以。”

  小东家盯着皮箱发呆,他有种预感,自己的人生会因为这只旧皮箱而改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七只皮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七只皮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