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皮箱?
南泽尔2019-11-11 09:462,879

  在距离海营五十多公里的一片开阔地上,竖起了四根骇人的巨大金属柱,每根的直径足有六七米,高度没法计算,反正你要想看它的顶部,需要把脖子仰的发酸了才行。每根的距离是一公里左右,以一字型分列开来。离柱子不愿处半公里就是已经快要干枯的黄海,现在黄海的最深处只有不到一百米了,说的惨点更像内陆湖才对。

  海风依然刮着,但只是散发着咸味的热风,由于没有了雨水,顺带着连冬季也消失了,噢不对,是只剩下夏季才对。

  从此,再也听不到天气预报里有关季风和台风的字眼了。

  “想当年我竟然还因为台风吹的严重,专门躲到山里去呢。”

  正干活的一个中年人一脸的酒糟鼻坑,看着他仿佛就能闻到酒味,光着上身,但没见多少汗水,只有一层白色的碱一样的贴在身上。因为日照太厉害,汗还来不及流出形成水滴就直接被蒸发成盐了。

  大家都叫他祝大叔,经常一起来海边搬地心泥,由于他喜欢说些以前的事情,人们都开玩笑叫他“过去式”,和他开什么玩笑人家也不急,包括孩子,所以人缘非常好。

  “那次我倒是躲到山里去了,可我妈因为收拾东西没走掉,等我回来时,房子已经被吹倒了。”

  旁边人问:“那你妈呢?”

  “被压倒下面了,还泡着水里面,我回来时,浑身都发白瘀肿了。”

  周围人一片安静,这句话直接把天聊死了。

  “但今天我想起来,我妈也算是死的幸福,能死在淡水中,还能吹着凉风,比我现在强多了吧。说真的,我还真羡慕她,走的太是时候了,要是赶到现在死,估计都闭不上眼,什么破烂世界。”

  人们一片唏嘘。

  “哎,过去式。”

  小东家拍拍手凑了过来:“我问你下,听老人说,以前这个黄海一到冬天还有冰凌期是吗,就是海面上全是冰,连船都下不去,是真的吗?”

  “过去式也是你叫的?”祝大叔笑着说道。

  “何止啊,从渤海湾开始一直到黄海直到东海一部分的海岸线全是冰,但不能上去踩,掉下去就没命。”

  “一到那个季节我们打鱼的就该休息了,一年中最闲的时候也就是此刻,天天喝酒泡澡堂子,那叫一个舒坦,啧啧,怎么跟做梦一样。”

  “什么叫泡澡堂子啊大叔?”

  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问道。

  祝大叔看了眼,知道年纪小的还真没洗过澡:“洗澡就是在一个热腾腾的水塘里,人泡在里面,把身上的污垢洗掉,就跟你现在用细沙干搓一个道理,但舒服程度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辈子你也别想洗澡堂子了喽。”

  小东家也细细听着,他少年时期肯定洗过,但真是没一点印象了,还得靠祝大叔来帮着回忆起来,虽然大家都在默不作声低头干活,但毫无疑问的是,每个人对过去那些美好回忆都早已心驰神往。

  这几根柱子叫“神针”,是政府用来挖掘深泥的设备,名字是取自西游记里的定海神针一说,一定是这些擎天柱让当局想起了孙悟空的金箍棒在东海里时的样子。“神针”的运行全是自动化控制,但就一点不好,每隔两天就需要有人把堵塞在底部周围的沙土清理下,这个工作毫无疑问的就由小东家和祝大叔这样的三类公民承包了。虽说不大公平,但政府为了抚慰民心,承诺每干一次清理工作,就奖励每个人一张黑卡片,这可以免费打一次能量锤,对于这些低收入的人来说确实吸引力非常大,毕竟一次能量锤一根银笔的代价不是普通人所能承受的。

  按类分公民听起来有些像元朝时期臭名昭著的四等人之分,虽说没那么令人发指,但也有失公平社会的初衷,这问题还是祝大叔说得透彻:“别说现在这会儿了,就是放到干旱以前,世界就没公平过。应该这么说,有人类这个物种开始,就意味着不公平时代的开启。所有政客和理论书上讲的功能公平理论加一起,都比不过他们兜里那些发臭的金笔和现在手里的黑卡片来的实在。”

  毕竟世界发展到今天已经不是什么王侯将相的时代了,不会再以人种来划分等级,目前世界通行的办法是以纳税金额的多少,依次分为一类公民,二类公民和三类公民。要说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最明显的一点就是能量锤的注入次数。一类的人注入次数不限,每天想打几次打几次。二类的是三天一打,当然这些都是需要缴纳金钱的,也就是一只银笔的代价。而三类由于经济原因不可能出得起钱怎么办?活活渴死?那不能够,政府也不是周扒皮,要敢那样做早被三类公民起来造反了。作为福利免费提供给他们这些没钱的人,不过作为代价需要出些劳务,类似于古代的徭役。即使如此,作为三类人群,也只能五天打一次能量锤。

  每个人在自己的脖子上,有一个小烙印,里面是等级芯片,这就相当于身份证了,走到哪里都能被警察一眼识别:一类的是五角星,二类的是菱形,三类的则最多是三角形。当然,这个也不一定是终身制的,当你某天发了大财,到政府申请还是可以更换成二类乃至于一类的。

  干了两天活的小东家一身疲惫的回到海营自己的住所,刚躺下想睡,就想起了那只两天前见到的那只皮箱,忽的坐了起来直奔过去。

  一进门,看见一个身材瘦削的深棕色皮肤男子在吃着他买回来的仙人掌,身边的小孩则在一旁玩着石头磨成的匕首,在地上画着什么。

  “耳朵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吃饭的男子头都没抬地回道:“昨天。”

  继续一番埋头苦吃。

  小东家只能坐在床边默不作声看着他吃,他从小就怕这个叫耳朵哥的人,倒也没打过他,但说不上来反正就是打心底敬重害怕他,他说的每一话都不敢反驳,哪怕是错的也不敢。

  好不容易男子吃完了,小东家试探着问了一句:“床下那只皮箱……”

  男子猛的抬起头,直愣愣的盯着小东家:“你打开了?”

  “没有没有,我动都没动,皮球说了,说你再三交代不让动,所以…”

  原来男子的孩子名叫皮球,明明是个瘦弱的孩子,怎么起这么个不体面的名字真令人费解。

  男子看了看床下:“皮球,把箱子拿出来,你去门口玩会吧,爸爸有事和你东哥商量。”

  男孩出去了,耳朵抱着皮箱交给小东家:“你好好看看吧,就这玩意,不是不想让你动,主要我还真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真怕你们出危险。”

  小东家这才看清怀里的这个东西,与其说叫皮箱,还不如说是盒子更合适。方方正正也就算了,更奇怪的是没有把手,连开口都没,甚至连条缝隙都没有。一张整皮做成的,手工非常精细,而且外面还有些看不明白的纹饰,花花绕绕的布满了整只皮箱,真不知道当初人是怎么把东西放进去后又封好的。小东家拿起晃了晃,似乎有东西在里面,而且还挺沉,不会是一把金笔吧,那样就真发了,三个人全部换成一类身份都有可能。

  “别晃了,万一是爆炸物,你这么一晃,咱们都完了。”

  小东家一惊,乖乖的放到了石桌上。

  “不打开看看嘛?”

  耳朵想了想:“暂时不打开,让我再想想。”

  “有什么想的呀,万一打开是金笔呢?你不早说想让皮球进二类公民吗?这要全是金笔,进一类人都行。”

  “万一里面什么都没有呢?”

  耳朵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不开的话,即使里面是空的,咱们还能卖些钱,如果开了里面是空的就不值钱了,只能卖皮子钱了,虽然皮子挺值钱,但最多卖五根银笔,不如卖个箱子让大家猜赌里面的东西值钱,这就叫噱头懂吗?也许碰见个有钱人给的就不止这个数了。”

  小东家恍然大悟,老狐狸就是老狐狸,算计的够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七只皮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七只皮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