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一只眼的代价
南泽尔2019-11-15 14:162,281

  坐在车里的马伟进想着刚才和擦鞋老人的对话。

  看着这个老人身在底层,却乐观如此的态度让马伟进很感慨,原来有人的要求是这么的低,只求每次能按时打能量锤就好。什么地球毁灭,什么飞船的船票,从不过份觊觎。人一旦没有了过高的追求和目标就会活的十分坦然和自在,就可以不被一切所束缚。

  人生不过百年。

  我马伟进深居豪宅,身在高位,出门有人陪同,即便在这个缺衣少吃的年代,也没短了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待遇。这又如何?能活到一百岁吗?能活到两百岁?不也是七八十年就魂归黄土,和这个一年不洗澡,五天才打一次能量锤的老人一样的归宿,谁也跑不开这个俗套。我又比他能强多少呢?

  上下几千年,其实是个殊途同归的历史。

  不管是谁杀了谁,谁登上了皇位,谁政变失败成功,最后都是一堆尘埃而已,尘埃是不分好与坏的,更不分富与贫,分的只是能否让人记住。

  马伟进顿时觉得自己很失败,从头到尾的失败,彻彻底底的不打折扣的失败。所有眼前的这些财富和地位都是假象,甚至是上天给自己开的一个大玩笑:你尽管拥有了一切,这一切是别人企及一生都达不到的,但上帝一挥手就什么都留不下,哪怕是一张桌子。那我和一个普通的擦鞋老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颓丧的马伟进强装着一副满是信心的样子,因为车里还有尤建,绝不能在属下面前流露出自己的半点软弱。

  “吕工程师在哪?”

  “在上海海营,那里的能量锤出现了一些问题,离子压缩器有点毛病,他去看看,马先生。”

  尤建恭敬的说道。

  “走,去上海,顺道去看看清瑶。”

  顺着海边的沙地,这辆大马力沙滩轿车开了五个小时才到达上海,这时已经是晚上了。

  上海这个全国最大的城市,现在成了全大规模的海营,也是亚洲联盟的首府所在地,各种国际友人自然少不了,虽然是大干旱时代,但还是显现出比别的海营热闹非凡的景象。

  在马氏基地的一座办公楼里,吕标洋还在趴在桌子上看着各种呈上来的离子分析数据表。

  “休息一下吧,我的吕工程师,再把你累坏了公司可怎么维持啊?”

  吕标洋抬起头,揉了揉仅有的一只左眼:“哦,是马先生来了,什么时候到的?”

  吕标洋在十几年前进的公司,应马伟进要求寻找水资源的可替代品,他试过很多方法,但任何方法都是以植物为依托的,现在植物都没了,你去哪找水?都以失败告终。就在大家伙都快丧失信心之际,还是小姑娘的马清瑶说了一句话,拯救了这个计划。

  “你们总想着找替代品,为什么就不能换个思路,在现有的基础之上,寻找出地下水的开采方法呢?毕竟全球这么大的海面下面都是水啊,虽是海水,但净化系统早就实现了,现在需要的就是怎么样更为科学节省的供给人类。”

  对啊,树没了,草没了,但下面的泥土还在,全球占七成面积的泥沙足够人类用上几百年了,几百年之后什么样,上帝才知道。

  还有个重要问题。

  既然水紧张到如此,以后绝不可能再像现在这样喝酒大口大口水了,吕标洋研究发现,其实人一天当中喝的很多水都是处于浪费状态。一个人一天中正常的小便次数是七到十次,这些一部分是正常的人体代谢,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喝多了所致,什么叫渴了就喝水?有时候人体是会欺骗自己的,为什么有时候你感觉很饿,但过了一段时间后,这种感觉就会减轻?就是这个道理,科学家们管这个叫做人体需求假象。

  有了这个思路,下一步需要解决的就是注入方式了。人在极度饥渴的情况下,饮尽的水大都满足了虚假需求的那部分,真正维持生命所需的水其实很少。

  不能喝那就打针。

  那就像医院那样以注入的形式。把水压缩进去,然后打入人体。

  关键问题在于:水是可压缩的吗?它又不是固体。液体本身分子式排列就比固体紧凑多了,压缩起来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但吕标洋就是把不可能变成可能了。

  同样是换个思路来思考问题。

  既然分子式是紧凑型的不可改变,那原子呢?离子呢?吕标洋用两千个日夜研究发现,在特定条件下,水也是可以压缩的,这个特定条件就是:氦。

  在加氦的水中,吕标洋发现离子异常的活跃。做个实验,在一公斤的水中加上氦,经过一阵激烈的重组碰撞后,原本一瓶子的水,现在只需要一个汤勺的大小,令人震撼的是,重量还是一公斤。

  真是划时代的一项重大发现。

  鉴于这项发明太重大,等同于给了全世界一个希望,让大家在这个干燥的世界有信心继续活下去,联合国决定和马伟进公司合作经营这个项目。

  这就是今天看到的能量锤的前因后果,但代价也是巨大的,为此,吕标洋由于长时间的盯着电脑,熬瞎了一只右眼,马伟进则耗费了两百亿金钱。同样,收益也是同样乐观的,全世界都在打能量锤,就算每次挣十根铜笔,世界首富是妥妥的了。

  从此马氏能源集团驰名天下。

  “王教授走前说过什么吗?”

  耳朵问小东家。

  “他只说了你们一定找不到小欣姐,还有就是给你留下了地址,让你有空一定去找他。”

  说着,递给耳朵一张标签。

  “边界学社。”

  “上海海营南京大街第1805号。”

  “就这些?没别的了?”

  “噢对了,他临走前把箱子拿走了,说钱等你过去找他再给你,反正不知道你要多少钱,有什么问题见面说。”

  “什么?箱子拿走了,你现在才说!”

  耳朵一下炸了锅了。

  “不是,不是我,是你一进门就问我这个那个,我还没机会告诉你。”

  小东家像个受气的小媳妇那样红着脸低着头。

  “好了,别怪他了,他最笨你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去一趟上海就是了。”

  颜琴在旁边拉着耳朵。

  “收拾下东西,我陪你去。”

  “还收拾什么?现在就走,我自己去。”

  耳朵拿了点银笔,摔门而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七只皮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七只皮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