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神奇的鲨鱼皮
南泽尔2019-11-16 15:362,490

  白天正午时分,阳光正是一天中最刺眼和最炎热的时候,人们但凡有点脑子的,都不会选择这个时候出来干活和工作,基本上都在家中眯着,以保持那来之不易的水份。

  不幸的是,小东家出来了,虽然是被迫的。

  原因是房子竟然在这会破了一个洞,还正巧在头顶上,这下可好,一束强光直射屋内,倒是省了电了,但温度确实受不了。

  小东家只好身上抹上深海泥,上了屋顶。

  深海泥和深井泥都是三类人群的必备用品,白天出门就得擦上,不然水份流失那么快,政府规定的五日一打能量锤,不够了是要自己加钱买的,这谁受得了。当然,一二类人群自然用不着这些有碍观瞻的污泥,他们有的是保持自己体内水份的方法。

  有高级锁水面霜,有定水油,实在懒得擦,直接用银笔不断的买也可以,总之,有钱人的日子不叫日子,叫神仙的生活。

  就在这么较劲的大中午头,远处走来一个笔直的身影,走进了才看见,这是一个年仅古稀的奇幻老人。

  说他奇幻一点不夸张,因为在这个摄氏四十多度的室外,老人还穿着黑色燕尾服,手提着一个特大号行李箱,缓步走来。

  “小伙子,我想问下,青岛海营哪里有卖四号机械生油的。”

  小东家没有说话,老人又问了一遍,这才抬起头。

  “你是和我说话吗?”

  “很显然是。”

  老人笑着说。

  “这个时间段,外面好像就只有咱俩。”

  小东家用手剥去糊在眼睛上的泥块,仔细端详着眼前的老人。身材很矮小大概只有一米六五,和女孩子身高相仿,但一点都不胖,并没有啤酒肚,白色的头发和黑色的胡子,给人的感觉显得异常的精神,干练。

  身上的燕尾服在这个滚地包的黄沙年代竟也能保持的如此干净,真不知道是如何做到的。更为诧异的是,在如此高温下的日晒,加上一身厚厚的衣服,老人头上没有一滴汗——一定是用了什么新型的锁水油吧,小东家想。

  “老人家,你说你什么时候出来不好,非在别人休息的时候出来,我即便告诉你卖机械生油的地址,可老板都在被窝里睡觉。”

  “这倒也是。”

  老人一转身,就想往回走。

  “哎哎,等下,你要真想要机械油,我这倒是有,而且还是十几年前,大干旱前的正宗货,以前都是给豪华车专用的。”

  “是吗?”

  小东家翻箱倒柜找出那一盒机械油,吹了吹上面的土,又用衣袖擦了擦,交到老人手上。

  “德国科伦产五号机械润滑剂,二一三七年六月产,有效期六年,你这个可以进博物院了。”

  老人还给小东家。

  一听过期了,小东家急眼了。

  “机械油还有效期这一说?又不是什么食品,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你不会是诓人呢吧?等下别走,和我说清楚。”

  “没事,清瑶,你先回办公室吧,这里没你的事了。”

  王一尘既不挣脱耳朵的揪拽,也不生气,只是静静的看着虚张声势的耳朵。说他虚张声势是因为真正发怒的人是能看出来的,起码要有一身的杀气和决绝的眼神才行,而耳朵的眼神则是试探性的忐忑。

  “你的箱子就在那里,如果那能叫做箱子的话。”

  王教授用下巴一努。

  在教授后面的桌子上有个全息式的扫描仪,下面又个炒菜锅大小的方块台子,像一只手出来的大手,托住了那只皮箱,在做着全息扫描。各种数据和信息源源不断的迸出在眼前的大屏幕上面,反正耳朵也看不懂,他所关心的是——怎么样拿走自己的东西。

  “你这是在干什么?别毁了我的盒子!”

  “说实在的,放下你家床下才是真正的被毁,现在还真不是。”

  教授整理了一下自己被拽歪的衣领子,信步过来站在耳朵旁边轻声的说。

  “我毁?为什么?”

  “我想知道你是从哪里得到这个箱子的,能告诉我吗?”

  教授并未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再一次提问。

  “怎么?这很重要吗?”

  耳朵小心的试探,他怕对方有不好的企图。

  “是的。”

  教授的语气不容辩解。

  “是在青岛海营边上的挖泥的神针废墟下,每隔一段时间,神针就要转移,留下的废墟下面,我和几个渔民一起找到的,为此我付出了五根银笔才让我带走,可真是出了大血了。”

  现在想起来,耳朵都觉得心疼。

  “这就对了,全都照的上了。”

  耳朵一脸茫然。

  “经过这几天研究,这只皮箱的表皮是什么做的知道吗?”

  “不是皮吗?”

  教授快晕菜了。

  “是什么皮?”

  “你知道?反正不是恐龙皮。”

  “确实不是,但也差不多。”

  “这种皮是一种叫古巨齿鲨的皮做的,这种动物早灭绝了,距今大约有四十五万年。”

  “……”

  “那这个箱子会不会是原始人做出来的?”耳朵感觉自己问了句低智商的愚蠢问题。

  “原始人有这个工具和技能吗?”

  教授微笑着回答。

  “现在只有一个解释,箱子的制造者一定是夏朝或者更早的人类制造的,至于为什么能找到巨齿鲨的皮,这就不清楚了。”

  “又是夏朝,不会又是那格族吧?”

  耳朵的下巴快合不上了。

  “那格族?你为什么这么想?这个还不能证明,但也不排除这个可能性。”

  教授低头思索着。

  “现在问题的关键是,箱子上为什么没有开口,连条缝隙都没,里面的幼崽是怎么放进去的?”

  !!!

  里面还有幼崽?巨齿鲨的幼崽!

  史前的物种现在还能看见!

  就是这个前几天被自己当作枕头的玩意?

  里面竟然有条鳄鱼?虽然是死的,也足够让人吓到尿裤子了。

  耳朵没想到更吓人的是教授的进一步推测。

  “我大胆的出个结论:之所以会没有开口,是因为开口在内部,咱们根本看不到。”

  “为什么里面会有只幼崽?因为这个幼崽就是缝合开口的始作俑者。”

  “古人是非常聪明的,远超我们的想象,这只皮箱外表是一只母巨齿鲨,被人杀死后,并未挖空内脏,而是带着自己孵下的蛋一起放在了一起,随着蛋的孵出了幼崽吃不上东西,只有吃自己母亲的尸体,随着尸体被吃空和干燥,外面的表皮会收缩变硬,加上尸体本身会释放酸液,也带有黏性功能,渐渐的成为了封闭的样子,而那只小巨齿鲨也活活的被困住,饿死在里面。”

  “所以我们在外面看不到任何接缝和开口,秘密就在这里。”

  耳朵的嘴巴一直张着,像那只嗷嗷待哺的幼崽,教授用手满满的给他合上。

  口水滴了教授一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七只皮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七只皮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