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山有木兮木有枝
文拉法辛2019-11-18 10:453,037

  过吃饭,林梦和南宫寒就坐上了去皇宫的马车,本来就是被吵醒的林梦,在马车上被晃了几下就昏昏沉沉、迷迷糊糊的犯困,不一会就睡着了,在马车上东倒西歪的,南宫寒静静的看着,在林梦差点撞上车框的时候及时伸出了援助之手,最后没有办法,只好让林梦靠在自己怀里睡觉。

  马车走的不快,用了有半个多时辰才到皇宫门口,南宫寒拍了拍林梦的脸,说:“到了,下车了。”

  林梦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南宫寒的腿上,有点羞涩,赶紧起来,说:“到了?”

  “嗯,下车了,马车不得入内。”

  “哦。”

  下了车林梦才发现,皇宫门口这么多人和车,看来这次宴席办得很庞大啊,应该很热闹吧!

  南宫寒看着林梦傻愣着不走,伸出手,说道:“走啦。”

  林梦回过神,有点害羞的牵上了南宫寒的手,两个人慢慢的走着,林梦低着头,看着牵在一起的手,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有点快。

  一路上时不时的有人过来和南宫寒打招呼,林梦就站在一旁笑着陪着。

  等人走了,林梦会忍不住吐槽一下:“王爷认识的人真多。”

  看着林梦和南宫寒手牵着手,林木很是欣慰,当时一道圣旨下来,林梦死活不肯嫁,说心里只有太子一人,不能嫁给七王爷南宫寒,可是最后不知道太子与她说了什么,竟然同意出嫁了,现在看来,两个人还是很幸福的。

  于是朝着南宫寒和林梦走来,耷拉着脑袋的林梦听见南宫寒说:“岳父大人。”林梦赶紧抬起头,果然看到了林木,说:“父亲。”

  “嗯,看到你们这样我就放心了。”

  “岳母没有一起来?”南宫寒说。

  “你岳母她身体不好,有时间带梦儿回家看看她母亲吧!。”

  “是。”

  “那我先走了。”

  “岳父大人(父亲)再见。”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

  林木走后,南宫寒说道:“我怎么觉得你有点怪怪的。”

  “没有啊!”

  “没有吗?”

  “没有,快点走了,热死人了。”

  “嗯。”

  又兜兜转转了几条路,林梦看到一个亭子,说道:“我们休息一会吧!我要累死了,这衣服笨重的厉害。”

  看着林梦额头微微渗出的汗,说:“好。”

  两个人来到亭子里坐下,林梦习惯性把一条腿伸在了凳子上,南宫寒看了她一眼,林梦赶紧把腿放了下来,嘿嘿傻笑两声,说:“王爷,我们一会是要去拜见皇上皇后吗?”

  “不着急,宴会上自然会见到。”

  “哦,那我们来这么早干嘛?”

  “喝酒吟诗,射箭蹴鞠。”

  “啊?那我干嘛?傻傻看着吗?”

  “你也可以参加。”

  “我?有什么好处吗?”

  “拔得头筹,风光无限;一败涂地,沦为笑柄。”

  林梦撇了下嘴,说:“就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奖励吗?”

  “没有。”

  “那我干嘛要参加这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还不如在床上躺着惬意。”

  南宫寒刚要说什么,被一个不速之客打断了,“王妃嫂嫂,你今天很不一样啊!美艳动人,倾国倾城,一定秒杀所有夫人小姐。”郭柯轩不理南宫寒,却把林梦好一顿夸。

  林梦哈哈一笑,说:“就你会夸人。”

  “我说的都是实话。”

  两个人聊起来完全忽略了南宫寒的存在,而这个男人是不容忽略的。

  “时候不早了,走了。”南宫寒冷冰冰的说。

  林梦和郭柯轩对视一眼,小声的说:“没人理他生气了。”

  “走还是不走?”南宫寒看两个人没有跟上来,再次冷冰冰的说。

  “走。”林梦和郭柯轩异口同声的说。

  本来手牵手两人组,变成了南宫寒孤家寡人前面走,林梦和郭柯轩后面有说有笑的跟着。

  好吧,心疼南宫寒一秒钟。

  不知不觉到了诗会,郭柯轩问道:“王妃嫂嫂作诗一定很厉害吧!一会让弟弟见识一下呗。”

  林梦尴尬一笑,她哪里会做诗啊,说:“我还是算了,看看就好。”

  “王妃嫂嫂可是有名的才女,不用这么谦虚。”

  林梦心想:那个才女可不是你眼前的这个林梦。

  三人落座,正式参与诗会活动。

  林梦看着桌子上的酒,笑着就端了起来,一饮而尽。南宫寒看了她一眼,说:“适可而止。”

  “这些果子酒可醉不了人。”

  现在是击鼓传花游戏,鼓声停,花落谁家,谁就要赋诗一首。

  本次主题:中秋佳节。

  游戏欢快的进行着,时不时的有人起身赋诗一首,大家也都很给面子的鼓掌叫好。林梦觉得很是无趣,这根本就是相互吹捧好吗?

  她还在愣神,玫瑰花落在了她的桌子上,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朝她看了过来,郭柯轩小声的叫道:“王妃嫂嫂到你了。”

  林梦这才反应过来,看着大家盯着自己,感觉死定了,一定会成为笑柄吧!她带着讨好的眼神看向南宫寒,南宫寒却选择视而不见,林梦在心里骂了一声:王八蛋,见死不救。

  于是硬着头皮站了起来,林梦一脸茫然的想:这可怎么办呀,别说作诗了,就是背诗……背诗,对呀,不会作诗,背诗总可以吧?林梦你可真聪明。

  她在脑子里迅速了过了一遍自己的诗句储存,还真有关于中秋的。

  于是缓缓道来: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

  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果不其然,一首诗背完,大家都惊呆了,不一会就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南宫寒也禁不住侧目。郭柯轩更是直接说道:“王妃嫂嫂,你真厉害。”

  林梦微微一笑,心里:能不厉害吗?这可是经历千年而不衰的名诗佳句。

  林梦坐下来得意的看向南宫寒,说:“可是让王爷失望了?”

  看着林梦嘚瑟的样子,南宫寒再次选择视而不见。

  林梦讨了个无趣。自己吃起了酒。

  本次主题:酒

  游戏继续着,林梦吃着菜,喝着酒,看着别人玩着游戏,好像还挺惬意的。

  这次好死不死的轮到了南宫寒,林梦一脸看好戏的样子,南宫寒白了她一眼,诗句脱口而出,林梦都听傻了,这个男人难道真的是魔鬼啊,功夫那么好,作诗也这么厉害,还让不让人活了。

  林梦嘟着嘴气鼓鼓的看着他。南宫寒得意的坐了下来,毫不在意的听着别人的赞美。

  本次主题:相思·爱情

  林梦一听,这南朝挺开放呀,这主题都敢拿出来说。于是不经意的看了南宫寒一眼,结果南宫寒也刚好看向她,四目相接,林梦的心明显快了一拍,赶紧撇过头不去看他。

  其实南宫寒依然。

  就在两个人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的时候,郭柯轩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自己的花,神不知鬼不觉的放在了林梦桌子上,小声的说道:“王妃嫂嫂,又到你了。”

  林梦一惊,不可思议的看了郭柯轩一眼,好像再说,怎么又到我了,郭柯轩一脸牲畜无害的看着林梦,说:“可能是王妃嫂嫂运气比较好吧!不如你就作首诗送给我表哥,让他高兴高兴。”

  林梦扭头看向南宫寒,南宫寒又是那张冰块脸,又冷又臭。对着这张脸怎么可能写出爱情的诗句来。

  但是想躲也躲不掉啊,林梦再一次不情不愿的站了起来,想着这些日子发生的点点滴滴,很自然的背出了那首越女诗: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背完这首诗,林梦都不敢去看南宫寒的脸,郭柯轩说道:“王妃嫂嫂,你果然不是一般人,这青天白日的当众撩拨我表哥,小弟佩服佩服。”

  林梦给他一个白眼,说:“背首诗,你哪那么多废话!”

  “嫂嫂是恼羞成怒了吗?我怎么觉得脸有点红了呢?”

  郭柯轩这是明知哪壶提不得偏要提哪壶。

  林梦不理他,给他个无趣,可是,郭柯轩会自己找乐子呀,说道:“表哥,你不要回诗一首吗?”

  南宫寒直接给了他一个刀子眼,郭柯轩瞬间就怂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杀手王妃有点萌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杀手王妃有点萌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