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一念微光2020-01-14 09:532,387

  镇北侯没回答他,反而问道,“陛下记得你我初见是在哪吗?”

  “在漠北”

  “不是,你我初见便是在这御花园。那时的陛下五六岁的模样,穿着明黄色的太子正装,行为举止颇有一国之君的风范。你我见面陛下对臣说的一段话,臣至今未忘,陛下说,“将军远在漠北,舟车劳顿甚是辛苦,三代忠良守卫漠北更是忠贞不二,我朝能有莫家这样的忠臣良将实乃荣幸之至。”

  “漠北偏远连带着从漠北而来的我们,也一向不为人重视,可在你眼中竟是如此不同,那时候我就想你将来登基一定会是个好皇帝,而莫家也甘愿为你牺牲。你初到军营我便认出了你,一边暗中让云辰照料你,一边准备精兵为日后做打算。”

  “将军,是朕错怪你了。在这里朕要向你道歉。”

  陛下能谅解臣,已然不错,陛下的歉意臣怎能承受的起?”镇北侯慌忙回道

  “不,将军承受的起,就凭着这三年荣辱将军也承受的起。”

  镇北侯推辞不过,便受了江淮一拜,此等礼遇当真独此一份。

  拜过之后,江淮挽留道“侯爷来盛京一趟,舟车劳顿半月本就不易,如今既然误会已清,漠北安宁,还望侯爷能在盛京多留几月,好好体会一下这盛都长安的繁华。也让朕能同侯爷多相处一段时日”。

  “ 盛京繁华热闹是不错,可王侯不回驻地,逗留盛京本就会引起非议,陛下还是不要为老臣开这个特例才好。”

  “侯爷多虑了,我已命人在宫外为侯爷修建镇北侯府,以后侯爷便可常驻盛京,如此一来无人会议。”江淮言辞恳切地挽留道

  “这,那好吧。”镇北侯顿了顿说道

  镇北侯一行人留了下来,搬去了宫外的镇北侯府居住,江淮做这样的决定其一是弥补对镇北侯的亏欠,其二是为了能和云初多相处。三年前那初生的情愫不足以支撑他们走过后半生,况且她在盛京受了三年苦,心中必是伤痕累累。他所要做的便是重新追求莫云初,等到她愿意打开心房重新接纳他,再以盛世婚礼将她留在身边。

  自镇北侯留在了盛京,江淮去侯府的次数日渐多了起来,美其名曰是去和侯爷商讨军事,有助于边域安定,实则在侯爷那呆了不过半个点便直接去找莫云初了。为此事镇北侯很是纳闷,特意问了莫云初,她不肯说,还是莫云辰站出来解释清楚的。老侯爷开明,觉得既是两情相悦也并无不妥,便也没再干涉,转而专心去照顾他的小孙子了。明馨在莫云初走后不久便生下了莫家的嫡孙,莫鸣贺,小家伙虽生在了动乱年间,可身体健康,活泼可爱,三年来也是养的白白胖胖甚是喜人。

  某天号称是勤于政事的帝王又在该批折子的时间去了镇北侯府,他怕莫云初说他惰于政事,特意命侍从带上了折子,坐在她院里的小石桌上便那样静静地看她在一旁侍弄花草。这样的安逸时光是他从未想过的,幸好那个被他弄丢的姑娘又回来了。

  时间呆久了,待莫云初剪完枝叶一回头便看见某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很是尴尬,瞟了一眼放在一旁堆积如山的折子忍不住道“陛下,折子放在那时间久了,不看看吗?”

  “不妨事,回去再看也来的及”江淮拖着腮,满眼笑意地看着云初,仿若三年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年轻将军,眼里是漠北的疆域土地和身旁灵动温婉的莫姑娘。

  一句话弄的云初不知该如何作答,脸上泛起红晕,尴尬的转过了头。正当气氛沉闷的时候,莫鸣贺那小家伙跑了过来,用白嫩嫩的小手拉着云初,软软糯糯地喊道姑姑,爹爹喊我们去吃饭了,还有那边的那个伯伯一起去。”他用另一只手指了指坐在桌子边的江淮。

  江淮一听到那声“伯伯”惊地嘴里的茶差点都喷了出来。 明明他和云初相仿的年龄 ,也算年轻俊朗,怎么他就成了伯伯呢。

  云初也听笑了,笑着问道“为何要叫那个哥哥伯伯呀?”

  “因为爹爹说过看到年龄大的男人都要叫伯伯的,会显得有礼貌。”小家伙很巧妙将这个锅甩给了不知情的莫云辰 。

  听到年龄大这几个字,江淮一脸黑线,手中的杯子都端不稳了,心中念道,他是该提醒莫云辰好好教育他儿子了,至少这称呼该改改了。

  莫鸣贺小手紧紧抓住云初往前小跑,江淮被丢在后头,一个人没落孤独。莫云初本想回头看看他,可莫鸣贺跑的急,她也顾不上江淮了。若是让旁人知道堂堂一国之君在镇北侯府受着这待遇,真会惊掉下巴。

  不知为何自云初回来后,这莫鸣贺便异常粘着她,晚饭的时候,明馨叫他回去也不应。搬来了小凳子,偏偏坐在莫云初和江淮之间,将两人硬生生隔开了。其他的人看着这局面甚是尴尬,可小家伙哪知道这些,扭了扭身子便紧挨着莫云初坐下了,等着她给他夹菜。

  好在小家伙吃饭老实,帮他夹好放在盘子里,便一个人认认真真地吃起来了,期间也没出什么岔子,这顿饭吃的也算平淡,少了君臣之礼倒多了些家中的温暖,照旁人看来还是像极了一家人。三年的刀光剑影,血战沙场一开始走上这条荆棘之路是为了复国,可真正坐在这个位置,所面对的尔虞我诈却来的更多。在镇北侯府的这几日他却是感受到了来自家庭的温暖,那是他内心深处最渴望的东西。

  晚饭之后,小电灯泡莫鸣贺被抱回去睡觉了。终是剩他们两个人,在后花园散步。晚风习习,吹过脸颊有着些许清凉,江淮解下自己的披风,披在了她的肩上,仔细地系好披风带子。

  莫云初看着他,浅浅地笑着,脸上微红“多谢”

  “我们之间还需要这么生疏的词吗?”江淮看着她,眼神中有波光流转。紧接着江淮又道,“过两日江洲水患要商量赈灾的事,可能会忙些,没办法来看你了。”

  “赈灾之事关乎民生更加重要。”

  “你这么善解人意,当真比从前不一样了。”江淮看着莫云初,眼中尽是温柔,可随后又说道,“可还是怀念那时的你,肆意欢乐,无忧无虑。”他搂着怀中的姑娘,心中空的那一块地方被填满了,尽是温暖。

  他从未想过,三年前他作出那样的选择,陷莫家于危难之中,如今他的姑娘还能原谅他。走过硝烟弥漫的沙场,走出波诡云谲的斗争,当下江山犹在,佳人在侧,老天爷当真待他不薄。日子还长,他们的故事也在继续,他相信总有一天他可以用十里红妆,万里山河将云初迎入皇宫,执掌凤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漠北情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漠北情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