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有钱人就是这么任性
莫浅笑2019-11-26 10:072,215

  “啊?”那个吴律师不是叫他封总吗?是他!

  “我这里有好几个丫头正打听他的事呢,听说未婚,这些丫头正涂脂抹粉,准备赶过去参加酒会,要把他拐回去,哼,一群不要脸的臭丫头。”林晴诗语气恨恨。

  “你自己也想去吧。”陆拾染戴着耳机,在屏幕上翻找封景琛的资料。确实是他,除了公司介绍,没有别的消息。

  陆拾染关上手机,满脑子都是封景琛。这是一个挺好看的、标准的有钱人。小气巴拉,生怕别人抢他的钱,这一点和爸爸一样!陆拾染叹气,那么怕钱被陌生人拐去的爸爸,现在只能躺在医院,任凭陌生人把他的大把大把地花掉了。

  下周的医药费怎么办?

  她小心翼翼地翻了个身,一朵兰花从木头床栏里伸进来,扫到了她的鼻尖,她仿佛又闻到了封景琛指尖上的香。

  手机响了,是许杨泽发来的微信,低沉而熟悉的声音传入耳膜,“染染,你在哪里?我会向你解释。”

  陆拾染胸膛里又被怒火填满,很想痛骂他一顿,但捏着手机又什么都说不出来,悲哀和痛苦让她感觉到肺都快爆炸了。

  她捏紧手机,又缓缓松开,重复了二十多次之后,把他的名字划入了黑名单。

  他已选了别人,再骂再恨再悔再怨,又有什么用呢?

  就像警察大姐说的,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多的是,她陆拾染就找不到好男人了吗?

  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京剧高亢的唱腔吵醒了陆拾染,一睁眼睛,花白的头发正在她眼前晃。

  “懒虫,你应该去准备早餐。”老爷子瞪着眼睛,怒视着她。

  陆拾染摸出手机看,才六点半而已!

  天啦,这点债可真不好还!她揉了揉太阳穴,苦笑着坐了起来。

  “你苦着脸干什么?你属苦瓜的吗?年轻人不早早起来干活,迟早要当肥婆。”老爷冷笑,拎着小熊去一边坐下,晃着脑袋听京剧。

  陆拾染冲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一跃而起。她昨晚的湿衣服已经烘干了,就挂在一边。是昨晚的那位阿姨帮忙烘干的吗?她换好衣服,找到厨房。厨房就在花房一角,欧式开放式厨房。最奇葩的事是,冰箱里全部放着面条,各种品牌,意面,挂面,手擀面……

  她打了个鸡蛋,放了点葱花,煮了碗热汽腾腾的面条过去,可是老爷子居然开始打鼾了!

  陆拾染好想揪着他的鼻子让他起来吃面啊!她忍了忍,把面放到一边,准备再去睡会儿。

  “你,把面给琛琛端去。”老爷子突然睁开眼睛,冲着她的背影嚷嚷。

  我去……这诈尸一般的惊魂一刻,把陆拾染的魂都快吓飞了。她猛地转过身,深深吸气,挤出笑脸说:“琛琛在哪里呀?”

  “他八点要游泳,现在六点五十五分,你去把面端过去,他吃了正好游泳。”老爷子板着脸,指着电梯说:“去楼顶上。”

  这一对神一样存在的爷孙!

  陆拾染对着空气挥了几拳,端着面上楼。楼顶另有一间房间,外面是蓝盈盈的游泳池。

  有钱人就是任性!陆拾染面无表情地敲着门,大声喊道:“琛琛吃面。”

  一连敲了十多下,门终于打开了。

  封景琛眉头微皱,一身干净整齐的灰色衬衣、长裤出现在陆拾染的眼前。

  什么?她为什么叫他琛琛?大早上的她睡不好,也得好好恶心恶心他啊!她面无表情地把面往他面前一递,大声说:“老先生说,让你赶紧吃面,吃了就去水里划拉几下,上班去吧。”

  他早点走了,她才能溜走去看爸爸!

  封景琛的神色更加古怪,房间里有女子的声音传出来。

  “景琛,是谁啊?”

  陆拾染楞了一下,往他那边张望,只见一个长发及腰的女子正一边放下袖子,一边缓步走出来。这女子漂亮,应该是三十岁左右,眉眼里染着沧桑,微厚的下唇,让她看上去风情万种。尤其是一身真丝睡裙,白皙的皮肤上还印着指印,让人忍不住遐想……

  是他太太?陆拾染没回过神来,女子已经主动接过了碗,温柔地说:“哦,这是给琛琛的吧,谢谢你。”

  “不客气,我的工作。”陆拾染笑笑,原来是两夫妻住在这里。

  “大嫂,我先走了。”等她进了楼道口,封景琛扭头看向房中,十岁左右的男孩正在伸懒腰,趿着拖鞋往外面走。

  “你就走啊?”女人面露不舍,把面放下,拿过了他的伞,“我送你下去吧。”

  “不必了,诚诚,以后你妈妈半夜发病,要先给医生打电话。”封景琛叮嘱道。

  “知道了,叔叔。”男孩点头,坐到桌边开始吃面,哧里呼噜的声音在房间里响个不停。

  “景琛。”女人抱着伞,亦步亦趋地跟了出来,一直送他到了电梯,眼巴巴地看着他问:“晚上还来好吗?哦,老爷子时间不多了,我们多陪陪他。”

  “看情况。”封景琛眸子里黯光闪了闪。

  “那,我做晚饭等你?”女人仰头看着他,手拉住了他的袖子。

  “晚点吧,我让吴秘书打电话给你。”封景琛没有抽回袖子,只用手捋开了她脸颊边的头发,语气温和。

  “好,我做饭,我去买菜。”女人满脸欣喜,主动替她摁开了电梯。

  电梯门缓缓打开,陆拾染瞪着眼睛看外面……她不是有意偷听外面人说话,而是这破电梯,到底怎么下去的?

  女人也楞了一下,微笑着问:“小姐,下班了?”

  “是,现在可以走了吧?我这都算加班了。”陆拾染瞟封景琛,小声嘀咕。

  “嗯。”封景琛往电梯键上摁了组数字,电梯门缓缓合上,把满脸期待和兴奋的女人关在外面,把陆拾染关在了他身边。

  陆拾染突然觉得浑身不自在……想什么呢,陆拾染,眼睛能看别处吗?她一手摁着自己的脸,往右侧摁。

  封景琛从电梯墙上的镜子里看她,眉头微微皱起。

  电梯里的气氛很怪异,好在电梯很快就到了,陆拾染侧过身,挤了满脸的笑看他,“老板先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妻似宝,闷骚老公宠翻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妻似宝,闷骚老公宠翻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