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为了真相,豁出去了
莫浅笑2019-11-26 10:112,064

  封景琛目不斜视地走了出去。

  陆拾染轻舒一口气,记好地址,径直跑向公交车站。她有自知知明,未经邀请上他的豪车,弄脏什么东西,还得赔!

  宾利从公交车前不急不徐地驶过,她脑中有一首旋律突然响起:到哪里找这么吝啬的人……

  先赶去医院看爸爸,他现在没意识,削瘦如柴。陆拾染给他擦洗完脸脚,累得满身是汗,坐在走廊上,握着一杯凉茶,看着走廊上的斑驳阳光发呆。公司现在倒了,债务累累,她迷茫,不知所措,甚至连哭都哭不出来,肩头仿佛压着千斤重担,喘口气都累。

  咚咚,高跟鞋的响声从前面传来。

  抬头看,是爸爸的老同学、刘律师拎着公文包、一脸忧色地过来了。

  “刘律师。”她挤出笑脸,起身相迎。

  “染染,你不能坐在这里,求芝和大通公司要求偿还债务,你们公司可能过不了多久就要进入司法拍卖程序了。”刘律师担忧地说道。

  “全权委托您吧。”陆拾染无奈地说。

  “还你家的房子,无限责任公司就是这样,你也是公司的大股东,个人财产都得用来清偿全责,你的房子也保不住。”刘律师把文件拿出来,列出最大的几笔债务给她看。

  陆拾染看了会儿,忍不住头疼。她不是不知道这里面有猫腻,好端端的公司,那么精明的爸爸,怎么突然就陷入了这样的危机之中?可惜她回来的时候爸爸已经倒下了,她一直在求学,对公司的事也不熟,无力挽回,所以公司一败再败。

  “您看着办吧。”她长叹,苦笑道:“大不了睡桥头下面去。”

  “我还有套小房子在出租,正好还有半个月租期就到了,先给你住着,不要你们租金,就是位置偏一点。”刘律师抚了抚她的头发,关心地说:“你还年轻,慢慢来,会好的。”

  “谢谢刘律师。”陆拾染眼眶有些红。

  “公司这边的事我全权给你办,你把委托书签好。”刘律师飞快地拿出笔,让陆拾染签字,“振作点,没什么事是过不去的。我毕业的时候,可真睡过车站呢,是你爸把我接到你们家,帮我熬过了那段时间。”刘律师感概地说。

  “你们怎么就没结婚呢?说不定我就是你的女儿了。”陆拾染打趣地问。

  “哎,有些人太熟了,就是成不了夫妻。”刘律师推了推眼镜,收好了东西。几份彩页从她的公文包里滑落出来,上面有醒目的麋鹿岛酒店几个大字。

  “这是家新酒店,有个同行问我愿不愿意进入他们的律师顾问团。你爸公司的事确实古怪,你爸爸的吴秘书已经进了麋鹿岛酒店工作了。所以我决定加入他们,看看这吴秘书捣什么鬼。”刘律师见她看彩页,索性递给她。

  陆拾染呼吸一紧,她何尝不想知道真相?

  麋鹿岛酒店。

  奢华的大堂弥漫着复古气息,一篷绿油油的植物中,中古时期的战甲立于大堂中间,一只小鹿标本仰头看着盔甲,让人仿佛穿越千年时光。

  独树一帜的风格!

  刘丽已经替她约见了人事部经理,所以她可以直接上楼面谈。陆拾染轻吸气,踏进了电梯,她没有打过工,不需要,父亲也不舍得她屈于人下。这是她人生中的第一次!

  人事部在三楼,经理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叫张叶林,瘦高瘦高,眼神矍铄,看到陆拾染的那一刹那,眼中亮光一闪。

  “先去大堂实习吧,这两天有个会议在我们酒店召开,会有很多外国朋友,你英文好,正好用上。”张叶林飞快地填好了表格,把胸卡给她,微笑着点头,“去十楼领工作服。”

  “谢谢。”陆握着胸卡,感叹人熟好办事。

  银色的电梯正好抵达这一层,电梯门打开,封景琛独自站在电梯里,眸中微露愕然。

  陆拾染硬着头皮走进去,不知道要不要打声招呼。电梯上显示是去十九楼,没记错的话,是前晚她留宿的楼层。

  她摁了十楼,硬梆梆地靠着左边站着,等着他问她为什么来这里,琢磨一些铿锵有力、且充满正能量的词句,准备反击他。

  可惜,他一声不吭。

  电梯到了九楼时,陆拾染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眼看电梯门就要打开了,他突然出声了。

  “跟我去楼上。”

  “啊?”陆拾染一楞,飞快地扭头看他,难道要把她弄去那屋里严刑拷问,他不会觉得她是为他来的吧?

  “我只是找一份工作。”她小心措辞。

  “给你工作,跟我去楼上。”他低眸看她,黑黝黝的瞳仁仿佛能吸魂夺魄。

  “简直戴美瞳了。”陆拾染小声嘀咕,不甘心,可又不好拒绝。从现在起,他不仅晚上是老板,白天也是!

  为了真相,豁出去了!

  这是他的办公室,通层打通,视野开阔,摆着兰花隔架,阳光从整面玻璃幕墙投进来,满室温暖。

  他解开领扣,转头看她,干净的下巴有些高傲地抬着。

  陆拾染被他这性感的动作弄得吓了一跳,赶紧退了一步,紧张地问:“干什么?”

  “给你一个小时,把文件翻译出来。”他拿起桌上的一撂文件,丢到她的面前。

  她的成绩还算过得去,英文流畅,翻译这些文件没问题。

  她小声问:“要写出来?”

  “电脑。”他径直走到办公桌后,往皮椅上一坐,专心办公。

  陆拾染的手机不停地响,都是陆杨泽用别的号码发来的短信,要与她见面。

  “把手机关掉。”他头也不抬地说。

  “不能关……”陆拾染赶紧说:“我爸爸还在医院里,我怕有什么事。”

  “拿过来。”他还是不抬头,直接向她伸出了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妻似宝,闷骚老公宠翻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妻似宝,闷骚老公宠翻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