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顾江的办法
舌辛2019-11-16 16:082,511

  “偷车贼”顾江扫了眼一左一右挟持自己的保镖,冲坐在他对面的林清远干笑,“清远,有话好好说,干嘛动手动脚的?多粗鲁啊!”

  顾江是中法混血,眉高骨深,一头俏似泰迪的咖啡色卷毛,明明是快奔三十的人了,却因为那张娃娃脸让他看起来像二十出头。

  他穿了件范思哲今年春夏新款的花衬,轻薄的衬衣下隐约可见性感白皙的肌肉线条,185的身高让他远远看去就像一只巨大的花蝴蝶。

  跟他对面西装革履一丝不苟的林清远形成了鲜明对比。

  林清远凤目半阖,气定神闲,“你不跑,就没人动手。”

  顾江心虚的咧嘴一笑,露出他整齐的大白牙,心道:“一年不见,这家伙气场怎么越来越强了?”

  当年自己捅了那么一个大篓子,林清远红着眼睛把自己揍了一顿,他都以为两人因为一个女人要断了兄弟感情了。

  幸好在部队的那两年让林清远成熟稳重了很多,就算他再恨自己,也没真把兄弟感情断了。

  他在国外逃避了三年,觉得自己对不住兄弟,受不了内心煎熬,就梗着脖子跑回来,想让林清远给他个痛快。

  结果林清远那段日子刚接手康远集团,每天忙得和陀螺一样连轴转,哪里还顾得上他!

  他看林清远没事人的模样,以为他早就把许澜忘了,便心安理得的又回去过自己的潇洒日子。

  直到今年年初他才意外得知,林清远居然还在找许澜!

  顾江得知后摸着自己的脖子害怕的想,“俗话说,宁毁十座庙,不拆一桩婚。这对苦命鸳鸯被我害成这样,而我这几年居然还毫无愧疚的潇洒度日,总感觉要遭天谴啊!”

  顾江惴惴不安,想起坚持不懈找了六年的好友就更慌了。

  他以前自动送上门想求一个痛快,现在却是怕林清远和他秋后算账了。

  所以他拿到学位证书后一直不愿回国。

  前几天林清远发消息让他回国,他就知道自己的好日子终于过到头了。

  在国外天高皇帝远,林清远看不到他,自然也就想不起伤心事,再加上他事务繁忙,根本没功夫远渡重洋来找他麻烦。

  可一旦自己回国了,天天在他眼皮子底下晃,让他想起自己把他女人坑跑的事,按林清远的武力值,估计医院就成了自己的家了!

  顾江欲哭无泪,“可惜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

  林清远一个消息发来让自己回去,按他一根筋的性子,就算自己躲到天涯海角都会被他找出来!

  他不敢不回啊!

  顾江正在出神时,身侧的保镖动了。

  他抬头看去,杨秘书礼貌的冲他点头示意,把保镖领了出去。

  顾江心里纳闷,“怎么?这是有悄悄话要跟我说?”

  林清远凤目微眯,冲他扯了扯唇角。

  顾江突然感觉一股寒意席上心头,如坠冰窟,生生打了个激灵。

  十分钟后,拿着文件路过的杨秘书突然听到总裁办公室里传来一声惨叫。

  他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

  顾家的小少爷正被总裁反剪双手按在茶几上,两双大长腿在地上划拉,把沙发都踢出去好远。

  杨秘书看了眼面如寒霜的总裁,加快步子从门口离开。

  “也不知道总裁最近是不是犯水逆,追女人坎坷也就算了,连刚回国的多年好友都惹得他发这么大的火!”

  杨秘书咕哝着刚走远,办公室里紧接着就传来的顾江的求饶声。

  “我去!我去!我去把误会解释清楚!”

  满脸怒意的林清远闻言松开手,正了正衣襟,在沙发上坐下,严谨自持得仿佛刚才使用武力的人不是他。

  “当年要不是你捅娄子,我和她如今也不会变成这样!”

  如果顾江当年没照顾错人,许澜也不会觉得全世界都抛弃了她,在她外公去世后孤身一人出国。

  这几天,只要一想到这些事,林清远就觉得心中疼痛难忍。

  那段绝望的日子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顾江龇牙咧嘴的揉着胳膊,一脸憋屈的把蹬开的沙发又推回来,“唉,当初是我的错,是我对不住你!”

  刚才他不过嘴贱的调侃了一句“人追不回来就算了”,没想到林清远说翻脸就翻脸!

  他感觉自己的肩膀都要被卸下来了!

  为防止林清远再大发雷霆,他只能尽挑好话说:“现在人回来了就好了,我去把误会解释清楚,你们俩再好好谈谈,你再哄哄她,重新把人追回来。”

  林清远紧皱的剑眉微缓,看了顾江一眼,觉得他总算说了句人话。

  误会解释清楚后自己肯定会把人哄回来,还用他多说!

  顾江见林清远脸色微缓,心下松了一口气。

  林清远好在还顾念着多年兄弟情,愿意给自己一个机会弥补过错。

  顾江心想:“解释清楚也好,这个误会不说清楚,三个人都痛苦!”

  许澜以为林清远背叛自己心怀恨意。

  林清远一口黑锅背了六年,如今就算找到人对方还在恨他。

  而自己对兄弟心怀愧疚,寝食难安。

  想到这里,顾江更加坚定了要将误会解释清楚的决心了。

  可是又该怎么解释呢?

  直到出了康远大厦,他还在考虑这个问题。

  “贸然前去,就算许澜还记得我,但想起当年我维护许思思的样子还不恨死我!哪里还听得进我说的话!”

  “不行,我不能直接去,得先找个人打头阵,减弱许澜对我的防备心!”

  可这人又要找谁呢?

  顾江痛苦的抱头转悠,苦闷的揉着自己一头卷毛。

  口袋里手机震动,是见他还没到家的顾妈妈打电话过来询问。

  “对了!”顾江打了个响指,笑容灿烂的看着震动的手机,“可以让许澜的妈妈帮忙去解释啊!”

  顾江从小被家人宠着长大,就连周围的亲戚朋友都是被父母捧在手心长大的。

  父亲可能会严肃些,但妈妈向来都是温柔如水的啊!

  不然怎么会有“世上只有妈妈好”这话呢?

  顾江从小就被顾母视若珍宝,简直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推己及人,他自然以为许澜的妈妈也无比疼爱自己的亲生女儿。

  他想:“虽然许家没有自己家和睦,但总归是一家人,血脉亲情是割舍不断的。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许妈妈再怎么无情都会心疼自己的亲生女儿!”

  而且,就算许澜脾气倔,面对自己的亲生母亲,总会多一份信任,多一点柔情。

  “让她的亲生母亲去解释,总好过跟她没交情的我去解释!”

  顾江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好。

  手机还在震动,他接通电话,“妈,你认识许太太吗?”

  “不是不是,不是制药公司的许太太,是那家HW服装品牌公司的许太太!”

  “对对对,哎呀,现在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我回去和你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就是豪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就是豪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