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什么来头?
小九哥2019-11-14 10:223,511

  我们在树上僵持了几个小时,狼群果然就熬不住了,开始交头接耳的躁动起来,似乎在商量着什么。很快,老爷子的经验就奏效了,狼群在密谋之后就逐渐离开,只留下九只狼,分成三波围在离我们三十多米远的地方,仿佛下定决心要把我们困死在树上,老爷子心心念念的车轮战终于开始了。

  看着狼群逐渐走远,老爷子似乎是要部署什么,就问小九哥,“你有把握解决几只?”

  小九哥仍旧是悠闲地躺在吊床上,听到老爷子叫他,就伸了个懒腰,“不急不急,等狼群走远再做商议。”

  老爷子却坐不住了,气得脸色通红,对我们道,“把你们的背包都打开,我看看都有什么武器。”

  装备都是小九哥准备的,一路过来只顾得赶路,都没仔细看过。我和江浩按照老爷子的吩咐,把武器包翻开给他看,里面都是些多功能的砍刀、匕首、登山镐、螺旋管之类的户外军品。

  现在户外工具设计的都很人性化,很多品牌都有自己的通用接口,可以灵活组装。老爷子盘算了一下,要了我们的螺旋管和锯削匕首,很快就组装了两个一米五左右的“长矛”。他递给江浩一支,道,“一会狼群走远,你们两个拖住左边那三只。”安排好之后,他便躺下不再说话了,气氛再次陷入沉寂。

  江浩接过长矛,不知所措的看了看我,我也只好回应一个无奈的表情。

  就这样过了二十多分钟,小九哥掀开盖在眼睛上的衣服,缓缓地活动了一下身子。他四周张望了一圈,除了留守的九只,其他的狼早已没了踪影,就对我们道,“狼从远距离进攻都是直线扑咬,尤其是腾空的瞬间,脖子和腹部都会露出破绽,抓住时机攻击它的软肋,才能一击毙命。否则,被它们贴身围住,就相当危险,你们在树上看着。”

  他的说话方式就像通知一般,根本不给我们商量的余地。只见他手握长刀纵身一跃,就地一滚就向前面的三只狼冲了过去。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着实把我们吓了一跳。

  狼群也没有防备,先是一惊,然后就从三个方向围了过去。我们在树上捏了一把汗,还在犹豫是不是要下去帮忙,就见前面三只狼已经迎面向小九哥扑了上去。

  电光火石之间,蓝色刀光一闪,中间那只率先扑过来的狼,脖子一红,就朝他怀里摔了过去。小九哥右脚一用力,身子顺势向左后方一转,避开摔过来的死狼,刀刃朝下向右后方一插。只听一声惨叫,长刀正中右狼胸部,他左脚就地一转,右腿已经抬到刀背之上,猛然侧踢,右狼下巴中招,直接向后飞了出去。

  就在此时,左边的狼已经迎面扑来,眼看就要咬到小九哥面门。千钧一发之际,他右手滑过刀柄,长刀绕着左手向下划过一个半圆,锋刃朝上,直接就刺进了左狼的咽喉,接着又是一个侧身抬腿的侧踢,左狼腹部受力,也从刀刃上飞了出去。

  整个动作只持续了十几秒,迎上来的三只狼已经毙命,我们在树上看的目瞪口呆。

  抽出刀后,小九哥没有片刻停留,他转身抡着胳膊一甩,长刀脱手而出,接着又是一声惨叫,左边十米开外灰黄色的狼,脖子中刀,向后翻了过去。跟它一个方向冲过来的两只狼都被吓傻了,条件反射的回头去看。

  小九哥三步并作两步,一个腾空侧踢,正中右边那只痴呆老狼的脖子,老狼瞬间就向后滚了出去。与此同时,他手里也没闲着,抽出腰间的匕首,上身一扭,向左一个鹞子翻身。左边那只狼还没反应过来,刃口就冲后脑大椎压了下去,随即又是一声哀嚎。

  后赶来的三只狼已经贴身围了上来,小九哥落地收刀,想借着冲力滚出狼窝。但如此近的距离,根本就无法避开三狼的围扑。他刚站起来,后面的三只狼就紧跟着扑了过去,眼看就要抓到他的后背,我们在树上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千钧一发之际,只见他猛然转身,右手反持匕首,直接就塞进了身后扑咬的灰狼嘴里,然后左脚蓄力,右腿一边一脚,左右两只狼就向后滚了出去。

  咬住匕首的灰狼还在凶狠的扑腾,小九哥的右臂在灰狼嘴里向下一压,灰狼重心不稳,抬起的前爪瞬间就被按了下去。他趁机掰开灰狼下嘴,挪出右手,匕首猛的向里一推,就卡进了狼嘴深处。

  灰狼嘴里松了力,被横卡着的匕首一顶,脑袋一仰就要往后退。小九哥顺势抓住灰狼前腿,对着灰狼胸口猛踹一脚。刚才还龇牙咧嘴的灰狼,瞬间就哀嚎起来,倒在地上开始抽搐。

  他抽出灰狼嘴里的匕首,向第一次踢飞的痴呆老狼迎了过去。老狼一看情况不妙,竟然避开了他。哪知他的目的却是老狼身后的长刀,他虚晃一枪,快步冲向长刀。

  老狼发现被耍了,以为他要逃跑,见其他两只被踢飞的狼已经在追,就又壮着胆子跟了上去。

  小九哥顺手从狼尸上抽出长刀,跑到前面粗壮的松树上借力一瞪,反身长刀一斩。追过来的三只狼没想到他会有这招,根本来得及躲闪,其中两只狼的后脑都已中刀。

  落后的老狼见情况不好,扭头就想逃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小九哥落地之后,胳膊一甩,长刀再次飞了出去,逃跑的老狼“嗷”的一声惨叫,右边的后腿就被卸了下来。

  小九哥快步跟上捡起长刀,将两只受伤的狼一一处死。

  整个打斗只持续了两三分钟,我们在树上看的目瞪口呆,简直像在做梦一样。惊愕之中,我撇了一眼老爷子,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的表情竟然复杂了起来。

  平定九狼之围后,江浩率先从树上爬下去接驾,我也跟了下来,问小九哥,“你的胳膊伤的重吗?”

  “是呀,九爷,赶紧让唐爷爷给你治治”,江浩殷勤地关切道。

  小九哥伸出右臂,把血红的袖子往上一撸,转了一下胳膊淡淡说道,“没事”。

  我顺着他的手臂一看,除了隔着衣服印上去的几个牙印子和浅浅的刀背印子,确实没有任何伤口,才放下心来。

  “你还会金刚不坏神功,太厉害了,收我做徒弟吧,九爷。”江浩喜欢舞刀弄棒,看了刚才那一幕,羡慕的哈喇子都要流下来。

  我故意打趣道,“是不是比你家的形意拳厉害多了?”

  “当然、当然……”

  被小九哥抢了风头,老爷子似乎有些不太高兴,坐在吊床上拆着‘长矛’对我们道,“刚才他避开了狼的獠牙,直接把手伸进了它的磨牙区,用刃口卡住了狼的上牙,所以那狼嘴里才使不上力。”倏尔,他又摇了摇头,长叹一口气,“哎,孺子不可教哟!你要是学会了家忠那套本事,杀几只狼也不是什么难事。”

  江浩显然难以置信,“我爷爷真有这么厉害?”

  老爷子失望的摇头叹息,没有再回应他。

  拆完‘长矛’后,他扶着树张望了一圈,“狼群已经走远了,它们的方向跟我们不一样,只要在它们换班之前离开这里,应该就能避开了。”他将我们几个人的背包都扔了下来,自己也缓缓地爬了下来。

  江浩和小九哥上去收吊床,老爷子拔出锯刀就来卸狼腿,嘴里还不停哼唱着,“难得一上山,狼腿来加餐,红肉配白酒,赛过活神仙……”

  我则赶紧拿出防水袋去装他的劳动成果。

  “我们身上有血腥味,还是快些赶路吧,这些狼鼻子很灵。”小九哥看着狼群离去的方向道。

  老爷子也附和道,“他说的对,都耽搁大半天了,否则天黑就到不了临时寨了。”

  溪流都在山谷里,小九哥顶着一身狼血也没地方洗,但山上的好处就是杂草较少,走起来要方便很多。我们加快脚程,晚上六点半左右,就赶到了老爷子说的巫山临时寨。

  时隔五十年,这里早已是一片狼藉,茅草屋顶已经全部坍塌,只剩下部分土墙,孤零零地立在那里。

  “这究竟是个什么斗,竟然还需要扎营?”

  老爷子没有理会我,他看着这个地方,似乎有些伤感,点了支闷烟抽了起来,“晚上就在这里休息罢,你们两个生火把狼腿烤了。”

  我进了残寨,刚准备找地方生火,就看到一堆新烧的草木灰,我冲外面喊道,“这里有火堆,应该是江爷爷他们留下的。”

  听到有发现,他们都跟了进来,老爷子摸了一下草木灰,“山里雾大,这堆火灰还很蓬松,应该是今天上午才熄灭的。”

  看着江浩担心的样子,他继续道,“既然他们在这里生了火,说明还是安全的,明天加快脚程应该就能追上。现在天色已晚,想追也不可能了,我们明天早些动身,浩子你也别太担心了。”

  江浩欲言又止的“嗯”了一声。

  此时的江浩突然沉默了,我反而有些不太习惯,想去安慰他,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只好自顾自的去捡柴生火。

  小九哥仍旧是一脸漠然,见我们已经开始烤肉了,就对我们道,“营地附近肯定有水源,我去打点水。”他拿着水壶和手电就出去了,根本不容我们反应。

  看着他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朦胧的暮色里,江浩突然问道,“老爷子,这九爷到底是什么来头,身上的功夫也太离谱了吧?”

  “你也看出来了罢,这孩子,人狠话不多,谁也不知道他究竟经历了什么。”老爷子转头看了看小九哥离去的方向,缓缓的抽完最后一口烟,“二十三年前,一弘刚出家那会,在寺门前捡了个弃婴,就收养在寺中。我当时没怎么关注,直到这孩子十三岁那年,跟着刀疤李参加一次淘沙行动,七个老江湖都折在了里头,只有他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