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连山残卷
小九哥2019-11-13 17:503,618

  小九哥见情况不妙,助跑向右边洞壁一蹬,越过横躺的断尾蜥蜴,从另一边拉着我就往出拽。幸好那只断尾蜥蜴横了过来,刚好挡住了后面的大蜥蜴。

  老爷子早已在外面一线天出口处接应我们了,见我们出来,拉着我们就往一线天里塞,自己则在后面断后。他刚进入一线天,后面的鹿角大蜥蜴就追了过来,猛地撞在一线天的入口缝壁上。

  这里是瀑布的下游,在齐小腿深的溪流里根本跑不快,眼看无数的小蜥蜴争先恐后的从大蜥蜴身上跳过来,就要追上我们了。

  “快跑”,老爷子嘶吼一声,他掏出信号枪,照着入口的岩壁就是一枪。“砰”的一声,信号弹撞到石壁立刻就燃烧了起来。隔着七八米,后背一阵热浪袭来,也不知断后的老爷子情况如何。

  我惊魂未定,向后瞟了一眼,就见他们三个都俯身半趴了下去。“卧槽”,我心里暗骂一声,竟然没人提醒我,但好在这七八米的距离已经消耗了冲击的热气,我并没有被灼伤。但卡在狭缝里的大蜥蜴就倒霉了,信号弹刚好就打在它脑袋边的石壁上,在高温的灼烧下,鹿角都被烧出了一个豁口子。其他冲过来的蜥蜴群被灼热的信号弹逼了回去,惨叫连天,只剩十几只小蜥蜴躺着水冲了过来。

  我在最前面,一口气冲出去三四十米。前方一线天突然结束,一个断崖赫然出现在我面前。我没刹住车,猛的就跌了下去,四脚着地的扑落到断崖下的水池里。

  刚还庆幸这断崖只有一米多高,接着就被重重地砸进了水里。原来江浩也没刹住车,我没有准备,还在大口喘气,鼻子里瞬间就呛满了水。

  短短几分钟之内,先是挨了一脚,然后又跌到了石底水潭里,还被一百八十多斤的江浩砸了一下。当我被拉出水潭的时候,身上已经多处麻木了。

  穴居蜥蜴大多怕水,见蜥蜴群没有追过来,小九哥捡回抛出去的长刀,除了两只跑得快的窜到了山谷里,其他顺水冲下来的几只蜥蜴,都被他一一拍死了。

  眼前是一个圆形的山谷洼地,直径大概有三百多米,四周都是陡峭的岩山。山谷里薄雾弥漫,非常壮观,我环视了一周,除了攀岩之外,似乎这一线天就是唯一的入口。

  出了一线天,外面又是毒辣辣的太阳,但这山谷里风很大,我浑身都湿透了,脸上晒得发烫,身上却被吹的凉飕飕的,这感觉很不舒服。

  “在这休息一会罢”,老爷子过来检查我的伤势,“幸好这峭壁下被瀑布水流冲出一个小水潭,刚好给你做了个缓冲,只是一点皮外伤,没什么大碍。”他拿出一个棕色的小瓶,给我擦了点乳白色药膏,皮肤顿时奇痒无比,我想去挠,却被他阻止了。

  我们坐下来休息,小九哥则在观察四周的地形。

  江浩脱下上衣,使劲的拧着上面的水,问老爷子道,“刚才那蜥蜴是什么品种,竟能长那么大?”

  老爷子拆了两根烟塞进檀木烟斗里点了起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些应该是四角龙蜥,是龙进化后的一个变种,没想到能在这里碰上。”他说的很平淡,似乎对这东西并不陌生。

  “龙?那不都是传说吗?”我一骨碌就坐了起来。

  小九哥正背对着我们,冷不丁的插了一句,“很多传说,都是为了掩盖一些已经暴露的事实,而刻意编造的。你越不信,就会想尽一切借口去否定它的存在,从而忽略一些真实的东西。当很多人相信龙只是传说的时候,这些事实就成了故事。”他说话的方式,像饱经沧桑的老者,缓慢、平淡,却又不容置疑。

  “他说的不错”,老爷子瞅了眼他的背影,抽了口烟,“起初我也不相信有龙,直到我去了一个汉墓,才发现这种东西真的存在。在那个汉墓的壁画上,描绘了汉朝军队围猎一条龙的场景。”

  “围猎?”江浩打断道。

  “对,围猎。他们用铁链将一条龙重重缠住,缚在巨大的青铜柱子上。按照壁画上的比例,那条龙应该有十多米长,两只硕大的龙角格外显眼,就跟刚才那只蜥蜴的角一模一样。”

  他抽了口烟,继续道,“后来我查阅了很多古籍史料,发现从远古时代就已经有驯龙的记录了。只不过,那个时候的龙并不叫做龙,而是叫虺,是一种两角四腿的蛇型猛兽,通常被驯养为战争工具。历史上第一个驯服恶龙的就是炎帝,当年,炎帝为了打败黄帝,驯养恶龙作为自己的坐骑。人们把骑龙的炎帝当作龙神,后来传说逐渐演变,炎帝就成了双角龙王的模样。到了帝舜时期,虺才改称为龙,并且还册封了专门驯龙的豢龙氏和御龙氏。但在那个汉墓的壁画中,当时的人似乎并没有打算驯龙,而是想要举行一场隆重的屠龙仪式。”

  “古人不是将龙奉为神兽吗,怎么会屠龙呢?”

  老爷子摇了摇头,淡漠的看着眼前的山谷,“我也一直想不明白,当时我还年轻,下了墓就要听筷子头的,所以也没能仔细看。后来,我带人再次去了那个汉墓,才发现屠龙之事起于商朝,并在西周达到巅峰,那汉朝军队屠龙,只不过是效仿前人罢了。龙虽然凶猛,但四条腿很难支撑长身体的运动,行动迟钝的缺点,导致它们被大量屠杀。龙之所以消失,很可能跟商周时期大量的屠龙活动有关。但从后来的史料看,龙并没有灭绝,而是发生了进化,刚才我们看到的四角龙蜥,很有可能就是龙的后代之一。十几年前,洛阳鬼市里出现了一只新鲜龙角,最终拍出三千万的天价,应该就是从这种有角龙蜥身上来的。”

  老爷子正讲得津津有味,突然就被小九哥打断了,我刚放松的神经再次紧张起来。

  只见他一脸严肃的指着谷中一株孤零零的灌木,“这山谷有问题,你们看那只蜥蜴。”

  我立刻爬起来,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薄雾之中,只见刚刚逃跑的蜥蜴正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

  江浩瞅了半响,还拿出了望远镜看了又看,对小九哥道,“没什么问题呀?棉花唐说这蜥蜴怕水,刚从水坑里趟过来,可能是在晒太阳吧,您老该不会是想赶净杀绝?”

  “另一只在那边”,小九哥指了另一个方向,“它们都死了。”

  “不会吧”,江浩满脸疑惑,“刚才不还活的好好的,要是淹死也应该死在水坑里才对呀。”他捡起一块石头,朝蜥蜴的方向扔了过去,可能是距离太远,蜥蜴并没有任何反应。

  见没打着,他又捡了两个小石头,道,“这里雾大,刚才没估算好距离,不算数,这回肯定能打到。”

  这次离蜥蜴近了很多,有一个就在蜥蜴旁边两三米的距离落地,蜥蜴仍是一动不动。

  “可能这只蜥蜴喝饱了水撑的慌,懒得动”,江浩有些不服气,又捡了个石头就准备往外扔,却被老爷子阻止了,“不用费劲了,确实死了。”

  老爷子要了江浩的望远镜,饶着山谷来来回回的扫了一圈,随即便啧啧称奇。

  我和江浩立刻凑过来问他怎么回事。

  他端着望远镜,边看边对我们说,“刚才到这个地方,我就觉得有些不寻常,但山中多雾是常事,也就没多想。现在看来,这地方竟然是个罕见的药王谷,很多都是《中华本草》里记载的珍稀品种。这里光热充足,终年又有雾气笼罩,才造就了这个绝世罕见的药王谷。奇怪的是,这里应该是树木生长的好地方,可是却只有这些稀疏矮小的灌木和草本植物,沟壑之间连杂草都难得一见,确实相当蹊跷。”

  我接过望远镜,发现这些奇怪的植物,确实是一株一株、或者一片一片生长的,“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就像有人专门设计的一样。”

  江浩也迫不及待的从我手里抢过望远镜,一本正经的看了又看,“怎么像个茶园子。”

  老爷子嘬了口烟,喃喃道,“药毒不分家,很多罕见的药材也都具有很强的毒性,既能互促共生,也会争夺资源。既然这些药材长到了这里,经过千百年的生长繁育之后,不具竞争力的品种逐渐被其他物种消灭,才形成了这样一个相生相克、外物不侵的稳定系统。你们看,这些药草都在自己的区域内自相生长,即没有向外扩张,也没有枯死萎靡,真是天生的君臣佐使!”

  他瞅了瞅旁边的小九哥,继续道,“这药王谷内应该充满毒气,不仅是植物,就算是外来的动物也无法在这山谷里存活,所以蜥蜴才会死在里面,我说的没错吧,小九哥?”

  小九哥点了点头,“这是有人按照这些植物的生长规律栽培的,否则很难形成这样的格局。”

  “也就是说咱们闯进了人家的药园子了呗,那这种药的人住在哪呢?”江浩拿过望远镜又四处张望了一圈。

  “已经死了”,小九哥淡淡的道,“多亏唐仪受伤,否则我们贸然闯进这阵法之中,现在躺在谷中的可能就是我们了。”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解的问道,“什么阵法?”

  “古代打仗讲究摆兵布阵,这个你们应该知道。但有些阵法并不需要人,叫做静阵,我们面前的就是静阵的一种,这些最早都是源自奇门遁甲。早期的奇门遁甲有大奇门和小盾甲之分,小盾甲讲究顺势,利用天时、地利、人和,实现士兵的攻防隐现;而大奇门则讲究造势,以人之通达,师天地造化,天人合一,操控万物。但是,大奇门过于复杂,后来逐渐就失传了,静阵就是从大奇门中演变而来。”小九哥说着就回头看了一眼我们身后的一线天,“进到这一线天之后,突然就天昏地暗,我就在想是不是遇到了高人,直到看见这个山谷,才确定这一切都不是偶然。我曾经在连山残卷中,看过殷商王亥引风吹雨的记载,这里的布局如出一辙,并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提到连山残卷时,我不知道这是一本什么样的书,但见老爷子脸上的表情,突然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