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望天龙
小九哥2019-11-13 19:563,444

  上古时期的墓葬,价值远远高于近代墓,因此,闻风望气之术在沟子里的地位也非常高,是所有土夫子梦寐以求的绝技。可惜的是,这种方法非常晦涩难懂,普通人就算知道秘诀也不会用。也正因为如此,闻风望气之术流传没几代就成了传说。

  九地判官是唐朝第一官倒,开山鼻祖叫上官锦霖,有“望气勘九地,闻风判千军”的本事。传说他通过闻风望气,就能对方圆十里的地形和敌军的兵力阵型了如指掌。凭着这身本事,他跟着李世民南征北战,立下了汗马功劳。唐朝建国后,上官锦霖被封为光禄大夫,官拜正三品。

  但是好景不长,贞观期间,崇文抑武之风盛行,这文不能吟诗作对、武不能挥刀断马的光禄大夫,在太平盛世就显得有些多余。正三品的官职也非常尴尬,在朝中处处受排挤,后来就连上朝的资格都没有了,成了一个虚职。

  上官锦霖很不甘心,就想了个主意。一天,他给李世民献了一件稀世玉璞,李世民看后非常高兴,就问他这宝物是从哪弄来的。上官锦霖告诉李世民说,“此乃春秋楚国公土藏,臣于梦中遇九地之神,说吾皇德被天下,九地之下,愿臣于吾主。”

  李世民对上官锦霖了如指掌,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鉴于新朝刚立,国库亏虚,自己这个老部下当年也是立了汗马功劳,于是就封他为九地判官,负责管辖九地之下,这九地判官就成了名正言顺的皇家官倒。

  上官锦霖将这闻风望气的功夫总结成了《闻风望气诀》,用来操练官倒军。据说,谏臣魏征年轻时就与上官锦霖私交甚好,后来活捉东海龙王,靠的都是上官锦霖闻风望气的功夫。

  麟德二年,不知什么原因,上官家族被满门抄斩,历史上也鲜有记载。有人说是因为高宗废后事件中,上官家族得罪了武则天;也有人说,上官家族联合边军企图谋反。但最被认可的说法,却是李唐王朝想要抹掉李世民的污点。当然,从西周的鬼畜军,到明朝的血滴子,这种皇家卸磨杀驴的事也不在少数。

  虽然上官家族被灭门,但这闻风望气的功夫却莫名其妙的在民间传开了,并且沿用了九地判官的名头,成为唐朝民间盗墓第一大门派。然而,九地判官这个名字,却是当时朝廷最忌讳的,民与官斗终究自伤,由于种种原因,很快这一门派便销声匿迹了。

  江浩还沉浸在九地判官的故事中,老爷子似乎已经定好路线了,只是在不依不饶地等小九哥的确认。小九哥仍旧面无表情,但我却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悲戚,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老爷子好像笃定小九哥知道些什么,我不清楚他是什么用意,只听他分析道,“这里有八条水脉,按照闻风望气的说法,界水聚风应该是在某一条水脉的源头,通过山脉引风而聚;印木止土应该就是在土石相接之处,以覆土修墓道,以嵌入的岩层掩藏地宫。我猜想,这个神仙墓,很有可能就在这营地附近,只是入口比较隐蔽。你再好好回想一下当年的剑斗,看能不能看出点什么?”

  在老爷子的再三追问下,小九哥无奈,只好回应道,“当年我是被蒙着眼睛的,什么都不知道。不过,近代风水讲究寻龙点穴,墓葬大都在顺山聚水的山脉脉眼上,既然这里的山脉和水脉你已经去过,说明我们要找的墓,在风水格局上必然是反常规的。如你所说,风水之术在每个朝代都有演变,如果古代风水真的存在一个断代的大逆转,那这个墓很有可能就是远古时期的墓。我认为,这土石相接的范围太大,虽然容易藏墓,但并不是最好的位置。按照你画的图,这些水脉并没有直接汇入周围的大河,而是流入地下,形成罕见的百川归元之势。如果这些水脉能够汇聚在一起,汇聚点就是最有价值的宝眼。”

  他分析的似乎很有道理,但老爷子却犯了愁,“虽说风水之法,得水为上,水盛则气足,但若墓在水下,一旦气散就容易变成败穴……”

  我对远古风水也只有耳闻,但古人修墓,终究还是图个子孙旺达,如此反常理的猜想,也让我有些难以接受。

  见我们都疑虑起来,小九哥就补充道,“我不了解风水,只是跟着你们的说法做了个猜想。大多广为流传的规矩,最初也都是为误导外人,掩盖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如果风水真的有逆转,那么后世的风水规矩,很有可能就是前人故意设置的陷阱。上古墓葬之所以很难被发现,应该也是因为这个吧。”

  老爷子是我们这里唯一精通风水的人,纠结归纠结,要拿主意,还得靠他。就在他静心沉思的时候,江浩忽然如梦惊醒般拍了一下脑袋,“我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又一直说不上来,现在总算想到了。你们说,我爷爷和我哥都不懂风水,他们会怎么走呢?”

  我恍然大悟,看来聪明反被聪明误的不只是狼群,还有我们这群思维定势的人。“如果他们没有得到其他信息的话,那么唯一能传递信息的就只有血骨如意。”

  江浩立刻掏出手机,照片拍的还挺全,上下左右都拍了好几张,老爷子接过手机,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

  这是一个无尾盘的多关节如意,手柄上的骨缝如竹节般突兀可见,颈上一百度的弧形回转上,连着小葵花一样的圆盘,上面那个丑陋的鬼脸依旧让人非常讨厌。

  老爷子翻来覆去也琢磨不出什么东西,嘴里不停的嘀咕着。我也看不出什么,正纳闷间,江浩补充道,“这鬼脸下面还有一个像塔一样的图案,只是反过来拍的时候,刚好被手柄挡住了。”

  老爷子又划到如意背面的照片,仍旧看不出个所以然。

  世界有两种人的思维最难理解,一种是绝顶聪明的人,另一种就是傻子,因为这两种都不按正常人的套路出牌。江家爷孙虽然不傻,却都是直脑子,这里唯一跟他们思维模式相似的,就只有江浩。想到这里,我就对江浩说,“如果是你,你会怎么走?”

  他很痛快的摇了摇头,“没想过,如果是我,我就不来了。”

  我一听就差点吐血,拍了他一巴掌,怒道,“那就现在想,按照血骨如意的指示。”

  他闭着眼睛故作冥思状,大概过了一分钟,对我们道,“我觉得吧,这个东西可能是反过来用的。你看这血骨如意上其他东西都是天然形成的,只有鬼脸背面的塔是雕刻上去的,如果塔顶朝上的话,那么这东西倒过来就是这样的”,他比划了一下如意倒过来的样子,“你们看这像个什么东西?”

  见我们都不说话的瞅着他,江浩继续道,“我感觉这可能是一个立体地图,塔应该就是神仙墓的位置,而手柄就是下去的路。这个手柄是不断向下的,按照这个走向,应该是河流的下游。既然是神仙墓,肯定就是最大的河吧!”他就看了一下小九哥,“九爷刚才说河流下游是好地方,我感觉应该也在那里。”

  小九哥仍是面无表情,眼里那丝悲戚早已烟消云散。

  果然是简单粗暴的江家思维,我心里不禁感叹,有时候想太多,还真不是什么好事。

  老爷子并没有去过这些水脉的交汇处,我们也只好碰碰运气,假定这些水脉最终都会汇聚到一起。

  确定好路线后,小九哥就带我们到他打水的地方,我们顺着溪流一路向下,大半天脚程就到头了。终点是一个直径一百多米的圆形水潭,四周确实有很多小溪在此汇聚。水潭被一座非常陡峭的高山环抱,有三分之一都在山下的空洞里,应该是连着地下的暗河。

  “这河到头了,不会是让咱们跳到这水潭里吧”,江浩有些迷。

  老爷子也在纳闷,“如果按照血骨如意的形状,神仙墓就应该在这水潭之下。”

  我们绕着水潭走,快到岩山正对面时,才发现,青黑色的峭壁上隐约的一线天光。原来这岩山之中竟然有一道极其狭窄的天缝,像是被一刀劈开了一样,景象非常壮观,简直难以用语言描述。

  老爷子对古墓很有直觉,一看这地形就觉得非同寻常,大笑道,“真是绝了,世上竟然有这种奇山。你们看,这座山出现在水脉交汇处,界水止土。迎水的这一面,山体天然成喇叭状,藏风聚气,又能通过狭缝将风水灵气引到山体内,供养天龙。这狭缝之中,应该蕴藏着极佳的风水宝眼,看来我们找对地方了。”

  狭缝就是水潭在山里的泄水口,只是目前水位较低,狭缝内的河床完全裸露在外面。六月一般都是河流汛期,这里竟然像枯水期一样,看来这附近的地下水系非常发达。

  我们沿着潭边绕到山下,里面非常潮湿,到了裂缝口,才发现这地方竟只能容一个人通过。刚开始一段还是很直的,走进去二三十米,山缝就像蛇一样蜿蜒起来。

  山势既高又陡,从狭缝里抬头看,天就像一条苍龙。

  “天分星宿,地列山川,气行于地而成形,形丽于天而生象”,老爷子看着头上的天缝直咋舌,“这地形叫望天龙,葬在此地的人,后代如果能活到成年,就会飞龙在天。望天龙在自然界里极其少见,少有的几处也都是人为修凿的,规模一般都非常小。在古代,这种墓葬一旦被发现,就是谋逆的大罪,是要诛九族的。”

  我不懂天象,但外面还是阳光耀眼的晌午,走进狭缝,瞬间便觉得天昏地暗,说不出的诡异,仿佛两个世界一般,我们不得不打开应急手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