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旁观者
小九哥2019-11-13 19:423,424

  昏昏沉沉,意志逐渐消散,最后一丝意识告诉我,我可能要永远留在这个地方了。

  人在死亡之前,可能都会有所觉悟。但大多数人在将死之时的顿悟,都来不及传达给活着的人。也许,有些东西是必须要自己经历才能获得的,比如临死前的顿悟。可是,人之将死,顿悟了又有什么用呢。又或许,生命本来就是这样荒唐。

  曾经的一切,在我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快速翻过。作为一个从小就被父母遗弃的留守儿童,我这二十多年的生命,除了被老爷子逼着学习各种讨厌的古书,我再也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其他的意义。

  我也曾无数次的思考过生命的意义,思考过死亡。思考人在临死之前,是身体先停止生命,还是意识先消亡?思考过,人在睡觉之时,意识又到哪里去了……

  甚至,我也曾想过自己的无数种死法。比如,为了报复我那狠心的父母,在他们眼前跳楼,看他们会不会后悔;比如,跟着江浩和小混混打架,轰轰烈烈的被砍死;比如,为了心爱的姑娘而死;再比如,静静地躺在躺椅上老死……

  可是,无论何种死法,我从来都没想过,会这么窝囊的被吓死,这样像蝼蚁一样悄无声息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甚至连个临终前的观众都没有。那些我曾幻想无数遍的轰轰烈烈,如今看来都只是个笑话。在这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我连要反抗什么都不知道,就已经被吓得魂飞魄散。

  最让人恐惧的,莫过于恐惧本身。这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即使是最强壮的人,也无从抗拒。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了,仍旧处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靠着冰冷的石碑。

  我竟然没有死?

  刚才恍惚中所想的一切都没有发生,我还是我,碑也还是碑,周围依旧一片虚无,没有半个光点和任何声音,除了我肚子叫的声音。

  崩溃过后,生活还是要继续。

  在经历刚才临死前的挣扎后,我渐渐地恢复了理智,开始想到老爷子他们,一大堆可能性在我脑海里一一闪过。在这空旷的碑林之中,如果他们有什么行动,不可能不告诉我,除非,他们中招了。我拍了一下脑门,既然我还活着,还能喊他们,如果他们听不到,或者无法回应,那肯定就是他们中招了。

  如果是遇到了什么机关,至少也会反抗一下,就算老爷子和江浩都被秒杀,小九哥那么厉害的人,至少也能发个临终信号。我又想到毒草林里悄无声息死掉的蜥蜴,但瞬间又排除了这个可能,如果他们都中毒了,那手电应该也会开着,总不至于同时都没电了……

  想了无数种可能,又一个个的否定了。难道是我自己出了问题?我中毒出现了幻觉,或者这一切都是在做梦?我使劲咬了下自己的胳膊,疼的我眼泪都要掉下来了,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从成都出来,我像个婴儿一样,一路都在依赖他们,甚至连刚刚走丢的时候,潜意识里还是希望他们能够找到我。可这凶险的古墓之中,又有谁能一直照顾谁呢?既然他们突然失踪,肯定是遇到了什么状况,或许他们也命悬一线,现在还等着我的救援呢。想到这里,我鼓起勇气,扶着石碑站了起来。

  手电光太弱,刚才这两公里都是沿着石碑走的,现在我却极度厌恶这些误导人的冰凉东西,尽量走在远离石碑的地方。还没走几步,我脚下的地突然下陷,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一个狗吃屎就跌了下去,我整个人都摔懵了。

  手电滚出去四五米远,但奇怪的是,光线却比刚才强了很多,看来这手电也是个吃硬不吃软的货色。

  爬起来之后,我大概检查了一下膝盖的伤势,好在这墓道只有两米多高,我并没有骨折,身上的疼痛也还可以忍受。

  在手电的光晕下,我的左侧就是一面石墙,看来这里应该才是真正的墓道。我对古墓的了解也只限于老爷子曾经讲过的故事,当时只觉得好玩,除了里面各种恐怖的机关,其他的现在大多都忘了。如今亲身经历却又是一番景象,我的警惕性也提了起来。沿着手电滚过去的轨迹,我缓缓的挪到了手电旁边,抓起手电就向四周扫了一圈。

  本想先熟悉一下环境,不料,就在我手电一扫而过的刹那,右方三四米的地方好像站着一个人。

  群居是人的本性,落单了之后,我对同伴的渴望达到了极点。接着这么快就看到了人,我心说这老天爷也太照顾我了。

  刚准备问那人是谁,忽然我的脑子里闪出一丝异样的感觉。人?刚才我从上面摔下来,加上捡手电的过程,趴在地上足足有两分多钟,这个人就这么站在黑暗中静静地看着我。

  来这里的几个人里——老爷子、小九哥、江家爷仨,一共就这么几个人,如果看见我摔成这样,绝对不可能袖手旁观。除非……

  我想到了廊道里的那群尸体,脊背就直冒冷汗。

  老爷子说,盗墓贼大多都是亡命之徒,古墓遇同行,必然有伤亡。所以,对这种人,完全没必要客气。况且这古墓之下,王法不彰,一切约束地上的法律,在这里都鞭长莫及。

  求生的本能,让我瞬间就起了杀心,盘算着给他来个先下手为强,可能这就是我唯一的活路。

  两军交战,暴露位置的一方通常都挂得快,我玩了这么多年游戏,这个道理还是知道的。这个人并没有用照明装备,我也跟着关上手电,悄悄的向旁边挪了过去,如此,那人就不知道我的位置了。同时,我悄悄的摸出了腰间的匕首,学着反恐精英,做了个反向持刀的防御姿势。

  按照刚才手电一闪而过时那人的位置,我悄悄的挪到他的左前侧两三米的距离。如果他要是在刚才我们之间的那条线上,刚好就是我的攻击范围,我就可以猛扑偷袭一刀。而如果他要是换了地方,我就得关上手电再次隐藏起来,继续跟他僵持。

  想到这里,我咬了咬牙,手电一晃,见那人竟然没有动,然后黑暗中一个虎扑,一刀就从那人的天灵盖就扎了进去,接着就是人倒地的声音。

  现实中杀人的感觉真是难以描述,跟玩游戏有天壤之别。动手之前,我既紧张又超级亢奋,现在人倒地了,却又极度害怕起来。这一瞬间,我突然理解了那些一时冲动,错把现实当游戏的网瘾少年,但亢奋过后的恐惧和后悔,也是刻骨铭心的。

  我打开手电,双腿颤抖的不断后退,这不照不要紧,一照我就不寒而栗。只见这人眼洞凹陷、面部坍塌、张大嘴巴、身体扭曲的倒在地上,死状极其痛苦。他头上插着我的匕首,却一点血也没有,显然已经死了很久。

  我被这情景惊呆了,下意识的往后退去,却被一个东西绊倒了。慌乱之中,我手电光一晃,发现刚才绊我的,也是一个死状极其恐怖的尸体,现在这东西正被我压在身下。我的脑子嗡的一声就炸了,迅速翻身,屁滚尿流的爬起来就躲到一边,拿着手电快速的又扫了一圈。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整间墓室五十平不到,一共有五具这样的尸体,应该都是在毒草林里中了毒。我心有余悸,找了个离尸体远一点的地方,扶着墓墙定了定神,然后四处寻找出口。

  墓室两边各有一个通道,看样子应该是个中通的贯穿结构。危险的环境里,走大路是人的本能,我条件反射的向宽的那一条通道走去。刚才吓得不轻,我极力想离开这个墓室,但仍旧十分谨慎。

  手电摔好之后,视线也好了很多,狼眼手电的聚光效应很好,一进墓道就能看到十几米外的墓墙和两边的岔道口。这条墓道有两米宽,我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并没有遇到什么机关,很快我就拐到了右边的岔道。岔道两旁接近地面的位置,并排分布着很多方孔,不知道是排水孔还是其他的什么。接着又是一个向右的拐角,我心说按照这个走势,很快就又要回到刚才那个墓室了,心里开始郁闷起来,但脚并没有停下。

  果然不出我所料,在下一个右拐之后,我又回到了刚才没有选择的那条窄一点的通道里。我又试着走了另外一边,竟然是一样的对称结构,这整个墓室竟然是个“日”字型的封闭结构,除了中间墓室里的那几具死状恐怖的尸体之外,根本没有任何东西。

  我开始纳闷起来,如此大费周章地凿出这么个“日”字型的空间,难道就是因为墓主人想要在地底下弄个太阳?

  我在这封闭的墓道里,漫无目的的转了一圈又一圈,既找不到出口,也琢磨不出这个“日”字型的空间究竟是用来干什么的。“日”就是太阳,我嘴里不由自主的嘟囔着,突然灵光一闪,我想起了血骨如意的葵花鬼脸,心想难不成这“日”字形空间,就是代表葵花鬼脸?但又觉得不太可能,毕竟比例差异也太大了。

  想着想着,脚下突然咔嚓一声。我低头一看,一只巴掌大的蝎子被我踩死了。我有些纳闷,这封闭的墓道里,哪里来的蝎子,刚才怎么没看到。

  不经意间,我回头一看,就见甬道两边的排水孔里,不断有蝎子往外爬,数量越来越多。我瞬间就直冒冷汗,快速向前跑。

  好像我的脚步能唤醒下面的蝎子一样,只要我跑在甬道里,本来空空的甬道,两边的方孔立刻就会有蝎子钻出来,还没跑完一个日字型,我身后的蝎子已经像潮水一样跟了过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