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绝望
小九哥2019-11-13 17:523,575

  “这些不是墓碑”,老爷子摸着江浩的头,“你小子回去还得多读读书,毛毛躁躁下斗不是什么好事。古代的石碑主要是用来记事题词的,到了宋代以后,才大范围用做墓碑。”

  我把手电照在门洞和碑林之间的棂星门上,上面阴刻了三个字。

  江浩眼尖,“棉花唐,上面写的什么呀?”

  “看不太清,应该是写的谁的陵吧”,我向棂星门走去,“上面是钟鼎文,好像是‘玄清宫’三个字。”小时候,我跟着老爷子学了一些古文字,这种简单的还认识一些。

  “玄清宫,这不是康熙皇帝住的吗?”江浩不得其解。

  我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你说的那是乾清宫。”

  他尬笑道,“反正都差不多~”

  老爷子听到我们说玄清宫,还有点不相信,走上前来一看,也是一脸的疑惑。“这墓葬也太超乎常理了,大大小小的墓我也见过不少,头一回进道士墓就这么邪门。”

  “道士墓?”我有些难以置信,“古代的道士都这么有钱吗,竟然能修这么大规模的陵墓?”

  “别说你,我也很难相信,但这玄清宫确实就是道教本宫。棂星楼上刻的是钟鼎文,应该是春秋之前的墓葬。光这药王谷和眼前的石碑林,就已经赶超当时皇陵的规格了,不简单呐,不简单……”

  老爷子还在感慨,就被小九哥打断了,“按照连山残卷的记载,商周时期有很多先进的技术,修建这样的墓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关于商周的史料很少,也无从考究,但小九哥的话总是带着难以反驳的底气。

  走进碑林,上面果然都是各种叙事的壁画,我就近看了一下旁边的石碑,刻画的是一只牛头人身的怪物。虽然画的非常象形,但那个时候的绘画过于简单,表现力度还是有些欠缺。

  我又接连看了十几个,发现这竟然是连续的叙事场景,讲述的大概是这样的故事:一群先民在田间劳作,旁边的山林里突然窜出来一只牛头人身的怪物,怪物力大无穷,残忍嗜血,一连咬死了好几个村民。中午去送饭的人发现了田里的尸体,就回去禀告族长,族长带着一大帮人开始上山除妖,却损失惨重。

  活着的人就找官府求援,当时的长官认为是牛妖作祟,下令处死了所有的牛,并设下陷阱要抓捕牛妖。这一举动不仅没有奏效,反而激怒了牛妖,浩浩荡荡的除妖部队,一夜之间全军覆没,这件事直接惊动了当时的天子。

  天子召集群臣商议对策,但朝野上下却人心惶惶,根本无人敢应战。无奈之下,天子之好指挥祭祀大典,厚葬所有被杀死的牛,并用童男童女祭奠牛妖,但这也并未能缓解牛妖之患。

  一天,天光穿云普照,一位鹤发童颜的道人乘云而来。他带领先民,在江边摆下巨石阵,以自己做为诱饵。当天晚上,江边星光攒动,翌日清晨,先民就发现牛妖已经被道人抓住了。先民群起而要杀之,却被道人阻止,他挥了挥手,便乘云而去。道人将牛妖带到天子面前,朝野上下一片哗然。

  接下来的石碑,画风就陡然一转,变成了无数军队修建一座宏伟神塔的场景,并在塔前举行的一场盛大的祭祀活动。

  故事画到这里就差不多结束了,没想到这碑画的内容竟然如此离奇,我完全摸不着头脑,心说难不成这里的碑林会是山海经的一部分刻本?

  正思索间,却发现手电光已经暗了下来,应该是电量不多了。这种手电是进口的户外专用设备,防水防摔,续航能力也很强,我看到时还非常意外,没想到小九哥竟然拿了批水货给我们。

  碑也看了几十块,我就回头去找江浩他们,没想到这四周碑林竟然一片漆黑,根本看不到他们三个的手电光。我心里一阵发毛,难不成他们的手电也都没电了?

  想着,我就冲着来的方向喊了几声,却并没有人回应。我以为他们是在恶作剧,但考虑到老爷子和小九哥都不是那样的人,就意识到了情况不对劲。

  我回头扫视了一圈,这空旷的空间,除了我自己微弱的手电光外,再也看不到任何光源。我做梦也想不到,就在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里,三个大活人突然就在我的身边消失了,一阵寒意猛的向我袭来。我真想给自己两个嘴巴子,刚才只顾着看碑画,却忽视了身边人的动向,现在后悔也晚了。

  “老爷子~小九哥~江浩~”,我连续喊了好一阵,仍旧一点回应都没有。此时,我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恐怖:在这深山之下的碑林中,只有我一个人,连唯一的手电也快没电了……

  又喊了几分钟,仍旧没有任何回应,我顺着来的方向往回走,却怎么也找不到刚才的棂星楼和我们出来的门洞。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走错了方向。刚才着急找老爷子他们,慌乱之中,只是凭着感觉的方向往回走。如果我在看碑画的过程中,不知不觉拐了弯,那么就很容易走错方向。

  想着,我就去查看我所认为的第一块石碑,令我百思不得其解是,这跟我看的第一幅牛妖偷袭先民的碑画一模一样。棂星门虽然只有三米多高,但在这里,也算得上是地标性的东西,不可能凭空消失。

  此时,我的脑子里正飞速旋转。

  我又想到了小九哥说的静阵,但就算静阵再厉害,也应该符合物理定律才对。从棂星门到我看的最后一块石碑,最多也就走了三四十米,如果这个距离都还能让我们中招的话,那这阵法也太厉害了。

  我对阵法没有任何了解,唯一知道的就是小九哥在毒草林里讲的东西。按照他的说法,很多静阵都是通过障眼法来迷惑敌人的。

  理智告诉我,这种时候一定要镇定。我努力的想着这碑林的各种可能性,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这里如此多的石碑,不可能都是叙事的,就算这墓底下埋的是神仙,他也没有这么多的事要记。

  所以,这碑画必然有很大一部分是循环重复的,如果有两条或者更多的碑画,排列顺序跟我看的最后一个石碑相连,那么我只要沿着一条路径往回走,回到的石碑就一定和我看的第一幅一样,但位置却完全不同。

  想着我又仔细看了一遍我认为的第一块石碑。由于碑画是最早期的雕刻手法,辨认起来有些吃力,所以我看的都非常仔细。古代的石碑都是一块一块手工雕刻的,即便是刻画的内容都一模一样,两块石碑的布局也能看出来差异。

  让我震惊的是,这块石碑和我脑海里第一块石碑的细节,竟然一模一样,简直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在手工雕刻领域,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所以,我非常肯定,这绝对就是我来的地方,但石碑旁边棂星门的位置却空空如也。

  那么大的东西,突然间就消失了,简直太匪夷所思,我怎么也想不通,除非,我遇到了鬼打墙。

  鬼打墙这种事过于邪乎,我也只是有所耳闻,但未被科学证实过的东西,我还是不愿意相信的。我努力的转移注意力,让自己再理智一点,尽量回避这种离奇的想法。

  突然,我想到了小九哥所说的连山残卷,他说这本书记录了大量商周时期的先进技艺。如果古代真有什么先进技术,能批量雕刻出一模一样的石碑呢?虽然我自己也不相信,但也比鬼打墙要来的靠谱,我只能抱着试一试的侥幸。

  按照这个假设,这碑林必然是循环往复的,我一路看过去的这个故事循环,最多也就三四十米。就算我回来时完全走到了相反的方向,也不过百八十米的距离。即便我们的手电都没电了,但声音总是可以传播过去的,我靠着石碑就开始大喊。

  事实证明,我想的还是太简单了。

  虽然没有任何回应,我仍旧是声嘶力竭的喊着,直到嗓子实在是没力气了。求援无果,我浑身的鸡皮疙瘩开始竖了起来。

  我喝了口水,拿着微弱的手电在碑林中摸索。这里简直像迷宫一样,无论怎么走,四周都是一模一样的石碑。我突然想到了前不久看的一个电影,是关于沙漠探险的,在这种四周环境没有明显辨识度的地方,要想走出去,就必须沿着一个方向一直走。因为,就算这古墓空间再大,也是有尽头的,只要我能走到边,就能绕回到进来的门洞。

  打定主意后,我找了个作为基础的石碑,沿着认定的方向一路摸索下去,越走越觉得这碑林浩瀚。大概过了有半个多小时,按照平时走路的速度,应该也有两公里了,却仍不见边际,我的信心也逐渐消耗殆尽。

  这碑林之大,完全超乎了我对古墓的认知。如果我走错了方向,现在离起点至少也有两公里远,无论是手电还是声音,现在都难以让他们知道我的方位了。

  求生的欲望让我不停的挣扎,但这里就像是沼泽一样,越挣扎就离起点越远,也越让我绝望。

  一个人迷失在这深山之下,最要命的不是食物和水,而是直击内心的恐惧。我忽然想起了地震救援的纪录片,大多数被困的遇难者,身边3米之内都能发现没有吃完的食物,因为人即使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也能坚持七天。但救援大数据统计,地震被困者的平均存活周期却只有三天半,有很大一部分人,都是精神崩溃或者恐惧而死。

  我也曾听过一个困在山洞里、靠吃老鼠和蚂蚁活了十几年的人。但知道和亲身体验完全是两码事,看了那么多大道理,此时却怎么也说服不了自己,我还是被这莫名的恐惧吓得浑身冰凉。

  我关上手电,靠在冰凉的石碑上,任黑暗和恐惧无情的向我袭来。脑子里一片混沌,什么都没想,脑仁却窒息的难受。脸上已经完全失去了感觉,直到一股咸咸的液体滑进嘴里,不知道是鼻涕还是眼泪,我也懒得去擦。

  那一刻,我彻底的崩溃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