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小九哥2019-11-14 09:393,183

  我又依次试探性地踩了巽宫和离宫,都是一样的情景。再踩周围其他的五个宫门,也是一样的向下黑洞。中宫离亭子边沿有一米多的距离,按照周围八宫的延伸方向,中宫之下应该有一个很大的锥形空间。

  但是,要去踩中宫,必须要经过周围八宫,这种情况,直接跨过去还是非常危险的,毕竟不知道下面是什么。想着我就往包里摸螺旋管,摸来摸去也就那么几种装备,螺旋管却不在其中。我忽然想起来,我们在树上防御狼群的时候,我的螺旋管被老爷子递给江浩了,心说这运气也太背了,真是找啥没啥。

  叶子正围着九宫八卦图转圈,仔细的看了每一块翻开的石板,眉头紧锁,似乎并没有什么发现。

  看着眼前这八个黑洞,我在脑子里迅速回忆奇门遁甲关于生门的算法。小时候,老爷子教过我先天奇门和隐踪奇门,由于没有罗盘,我就在地上刻画起来。奇门遁甲门派众多,仅我学过的这两派,对于方位星神和门宫命理的算法都不一样,其他逍遥奇门、神通奇门和道家奇门的算法就更不一样了。

  正纳闷这两大门派要如何融合一下,却被叶子叫停了,“别比划了,这个地方是独门通道,就跟密码锁一样。如果和田生命公司的人说的是对的,那这种术数命理的东西,就是周武王误导世人而推演的。西周时期,这种阉割后的奇门遁甲,在民间应该算是通用技术。那个年代,敢到这里的人,必然都会这些东西。既然张天师有《连山》刻本,采用这种东西做密码,我想这本身可能就是个陷阱。”

  我一听觉得很有道理,用奇门遁甲难住古人的概率,要比难倒现代人低得多。而且,如果这路真的是张天师自己日常走的,确实没必要符合什么规律。如此说来,这里设置九宫八卦的目的,很可能就是为了给那些精通奇门遁甲又自命不凡的不速之客,埋下一个陷阱。

  我开始担心起老爷子,他很擅长这些东西,人又比较固执,如果他们到了这种地方,肯定会按照奇门遁甲的走法,必然会落入张天师的陷阱,我的心里不由捏了一把冷汗。

  见我站在那里不动,叶子喊了我一声,“你还愣着干嘛,快去找记号。从刚才的碑林迷阵来看,这个张天师,很擅长利用别人最为依赖的技能,这些误导人的奇门八卦就不要看了。”

  “找记号?”我有些不解,这张天师给自己修路标,九宫八卦就是最大的记号,难道还有其他记号吗?

  “刚才那人既然引我们过来,应该会留下记号。”

  “可是我们连那人是谁都不知道,万一这记号是个陷阱呢?”

  “如果没有那人的指路,我们估计要困死在碑林中了。既然他愿意救我们,必然有他的用意。”

  我一想也是,就跟着叶子开始复原九宫八卦的石板,里里外外的查找一番。

  如果是在光线充足的地方还好,有什么差异很容易就能看出来。但在这里,手电射程不到五米,在亭子边上看对面都非常模糊,加上这碑亭中的黑色石板上,密密麻麻的刻着各种符号,找起来相当麻烦。

  我们绕着八卦图,找了不下十圈,除了这八卦中宫看的不甚分明之外,其他地方几乎都找了个遍,却仍旧一无所获。

  我实在是没耐心了,“会不会根本就没有记号?”

  叶子也停了下来,但并没有回答我,显然她早就有觉悟了,只是不愿意放弃希望。思忖片刻后,她对我道,“我们来做个模拟,如果你给人留记号,你会留在什么地方?”

  我刚准备说,我从小到大根本就没留过记号,忽然脑子里就意识到了什么。“记号?我们刚刚在进碑林的廊道里就看到过记号,那个记号也是在我们找通道找到几乎绝望的时候,才看到的。那个记号出现在入口前面的第68块台阶上。”

  叶子的脸色瞬间就变了,“记号跟门隔这么远?”

  “嗯,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看来这人好像并不喜欢在最受关注的地方留记号。”她转身就去看碑亭口的八块石碑。

  我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便追问道,“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我不敢肯定,但是我好像被人跟踪了,我来的时候,廊道里并没有任何记号。”

  我也很意外,本以为是江家爷孙或者日本生物公司留下的记号,但是刚才这风铃引路的做法,根本不像江家爷孙的做派。如果真如叶子所说,有人跟踪了她,而且这批人很可能只是先锋部队,否则也用不着留记号。如果真是这样,那这深山之下可真就热闹了——叶子、和田生命公司、江家爷俩、我们四个、还有留记号的神秘人。这些人究竟是来干什么的呢?

  叶子打断了我的思绪,在对面喊道,“找到了,在这里。”

  我绕到她那边,果然在石碑后面有一个“下”字的刻痕,字体跟我们在廊道里发现的记号很像,我能断定就是同一个人留下的。我又用手电照了照其他的石碑,都是一片空白,“应该是这个无疑了。”

  “走吧”,叶子对我道,显然是让我探路的意思。

  翻开石板,黑漆漆的地道非常瘆人。好在这地道还比较干燥,石台阶走起来也很方便。我们小心翼翼的向下走了十几米,地道就出现了转弯,变成螺旋向下的样子,很像九十年代流行的旋梯。

  “你说这张道人会不会是个女人,要不然这石阶为什么只有半只脚宽?”我跟叶子调侃道。

  “应该不会,那个年代,女人是不让修道的。”

  看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心里却觉得有些好笑。一路聊着,大概五六分钟后,旋梯就到头了。

  出口是个虚无的空旷空间,空气中的浓雾稀薄了一些,但狼眼手电的穿透能力还是有限。我们绕着走了一圈,空间不大,是个方方正正的小房子,左右和前方,各有一个门洞一样的入口。门洞里一片漆黑,手电照进去,什么也看不见。

  “中间这个门洞大一点,我们走中间的吧。”,叶子语气非常肯定,但却并未行动,而是回头看着我。

  显然,她并不是在等我的认可,而是希望我来探路,我已经认清了她的嘴脸。

  在这种陌生恐怖的环境中,我是没有太多主见的,点点头“嗯”了一声,然后拉着绳子,缓慢的向中间那个大门洞里摸去。

  虽然叶子说这是活人住的,但我从心里是不相信的,除了小龙女,我还真没听过喜欢住在地底下的人。如果这真的是商周时期修建的,那个时候地多人少,能在这深山底下修建这种浩大工程的人,出去建个紫禁城都不是什么难事,怎么可能住在地下。

  门洞只有两米深,通过后又是一个手电照不到边的漆黑空间。在地底下待久了,我已经逐渐适应了这绵延不绝的黑暗。

  出了门洞两三步,微弱的手电光中,出现了几个模糊的影子,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我的鸡皮疙瘩立刻就起来了。想到“日”字空间的死人,我的胃里就是一阵翻腾,脚控制不住的往后退。

  叶子跟在我身后,并没有看到前面的情景,见我不对劲,小声问道,“怎么了?”

  我侧侧身,给她让出一条路,指了一下地上的东西,“前面有尸体?”

  她一听也愣住了,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去,却什么也看不到。

  我左腿向前迈了一大步,尽量让尸体影子落在手电光可以穿透的范围,回过头让她仔细看。只见她眼睛瞪的极大,脸都快扭曲了。

  我心说怎么比我还胆小,只听她“啊”的一声大叫,扭头就跑出了门洞。

  我也意识到了不对,回头一看,一个面容狰狞的血人,赫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血,似乎他身上所有的血,现在都包裹在了身上,就像从血池里捞起来的一样。它身上的血已经完全凝固了,根本就不像一个活人。我脑子里嗡的一声,两腿一软就坐倒在地,差点就晕了过去。

  大概过了零点零一秒,摔倒的疼痛感又让我清醒了过来。虽然只有一瞬间,感觉却极其漫长,这血人的动作,像极了电影里的丧尸。

  幸好他走的缓慢,给了我喘息的瞬间,我爬起来屁滚尿流的就向门洞狂奔。

  刚冲出去一步,砰的一声,我的脑袋重重的撞在了门洞边的石壁上。刚才侧身给叶子让路,又被血人吓倒在地,我已经忘了我的正后方,已经不是进来的门洞了。

  这一下撞的极重,我整个脑袋都麻木了,脸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往下流。血人的恐惧还在蔓延,此时我也顾不了太多,把绳子往它身上一扔,扶着石壁就向门洞外跑去。

  叶子早已消失在黑暗中,我刚跑出门洞,就听右边一个细微的声音在叫我,“这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